魔幻情结 现实关怀——吕翼小说创作研讨会在北京鲁迅文学院召开

作者:朱 镛 发布时间:2011-06-22 原出处:彝族人网
2011620下午,彝族青年作家吕翼小说创作研讨会在鲁迅文学院召开。此次研讨会由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鲁迅文学院、云南省文联、中共昭通市委、昭通市人民政府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中共昭阳区委、区政府承办,何建明、李敬泽、吴义勤、张水舟等近20名评论家、作家对吕翼的小说进行研讨。中共昭通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杨军,中共昭阳区纪委书记、宣传部长杨军,云南省作协主席黄尧,云南省作协副主席、秘书长杨红昆,云南省作协副秘书长胡性能参加了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彝族作家、诗人普驰达岭参加了研讨会并作了题为《站在人性土壤上歌唱的作家》的发言。jC6彝族人网
 
jC6彝族人网
 
吕翼工作于昭阳区文联,近年来创作势头较好,作品日趋成熟。已在全国的文学刊物上发表小说多篇,出版作品集5部,获得省级奖励近十次。参加过全国社会主义新农村文学创作基地的挂职写作和2007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于2011年进入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学习研讨会上,吕翼感慨地说,写作是他的又一种生活,一种理想王国里的生活,在其间可以可歌可哭,可笑可泪,可以借他人酒杯,消心中块垒。听了各位专家的发言后,他打量文学和生活有眼光有了提升,内心的很多东西被打碎和照亮,眼前的迷蒙层层退出,开始思考另一个层面上的东西。他认为,昭通是个幸福的文学港湾,云南文学的星空暖风吹拂。能够聆听各位领导和专家对其作品的解剖,倍感幸福,深表感谢。jC6彝族人网
 
本次会议由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主持。在研讨会上,大家秉承鲁院风格,有一说一,对吕翼小说创作进行了深刻剖析、研讨,总结其创作经验,也指出了他的缺点和不足。与会者一致认为吕翼是一个有潜力的作家,有对生活的了解,对生活的热情,是值得期待的一个年轻作家。jC6彝族人网
jC6彝族人网
jC6彝族人网
 
以下系部分领导、专家发言:jC6彝族人网
 
杨 军(中共昭通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今天能与各位专家在此欢聚,倍感欣慰,倍受鼓舞。吕翼小说研讨会的召开,是对昭通作家群的厚爱。长期以来,各级作协高度重视对昭通作家的栽培,倾心关注昭通作家群的成长,为他们搭建、提高更大更高的平台,让他们不断提高,不断发展壮大。……希望吕翼能通过这次研讨,实现创作上的进一步突破,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也希望昭通作者秉持坚忍不拔、顽强拼搏、百折不挠的精神风貌,继续发扬敏于学习、勤于思考、开拓创新的优良传统,创作出更多更好、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
 
郑 明(云南省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我们的作家遇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如何进一步掀进文艺大发展、大繁荣,这不仅仅是吕翼需要思考的,也是我们更多的文艺家需要做的。要为时代鼓与呼,写出更多更好的文艺精品,特别是要关注底层、关注弱势群体和农民。今天这个座谈会,不仅是对吕翼作品的研讨,也是对昭通文学的打量。这也是我们的方向。昭通作家群关注的是农民,今天这么多的大家,都来为他的作品进行研讨,很真诚,非常感动,很受启发。体现了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作家的培养,也体现了大家们对年轻人关怀与扶持。
 
何建明(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作协副主席):吕翼坚持现实主义的写作方向,坚持三贴近,有鲜明的文学追求意识和文学理想,特别是对农村题材十分熟悉,非常有潜力,精神非常可贵。他所选择的方向,是他获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有着极其鲜明的写作风格,生活在第一线,敢于担当责任。在文学传承方面,有着很强的责任。《割不断的苦藤》中,前面三分之一较为拖沓,后半部分特别出彩,非常到位,对生活很熟悉,非常有意思,收尾有意境。其他的小说也体现了他的写作风格。
 
李敬泽(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昭通作家群在中国文坛上是一个很有影响的群体,和市委、市政府的关心是分不开的。吕翼主要是写农村题材的,对生活有深入的了解,有认识生活的热情。需要更深入更自觉的思考。吕翼是从基层一步步走出来的作家,对乡土人物有着诚挚的感情,苦寨、苦水、辛苦……让人深思。有诚挚的感情,是写好作品的前提。辛苦这个人物的基调是好的,但需要给这个人物更有力的东西。吕翼的写作是有巨大的潜力的,值得我们期待的。同时,一定也要想一想,为什么要小说,为什么要写这样的小说。
 
叶 梅(《民族文学》主编)看了吕翼的作品,我觉得他的优点有两个方面:一是植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根子扎得深。二是其作品带着七彩云南多姿多彩的色彩,这些色彩是民族性的、地域性的。作品写了一些官场中的小人物,非常真实。一些作品是超现实的,可以和山水对话,可以进也可以出,是优势也是长处。建议把坚守和开掘处理好,要充满自信,同时也要借鉴和创造。
 
胡 平(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吕翼小说达到这样一个程度,相当的引人瞩目,说明昭通作者不错,作家的心境特别好,在这个心境下可以写出不错的作品。短篇小说《行走的秩序》这个小说很有意思,写了一个交通警察,其交通规则和全国的规则不一致,很绝妙,很有意思,具有强烈的反讽和荒诞,有很强的现实感,《割不断的苦藤》有一定的想象力,里面人物的取名有些才气和味道,很鲜明,很有刺激感,显示了一种思维方式。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出生很重要,把副县长的命运和他的出生联系起来写作,是很有意思的。作者想象力还是可以的。
 
尹汉胤(中国作协创联部副主任):吕翼的创作始终坚持自己的创作观念,作品表现得非常好。沉浮于命运中的小人物,他写得非常不错。他的短篇里,人物非常鲜活。从《孝子》这篇作品来看,母亲保持了底层的尊严,面对苦难,淡定从容,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十分坚韧。吕翼以药来暗示中国的农民,有很大的隐喻性,暗示传统文化,以地域特色文化熬出了中药的精华,那是中国的精华。从作品里可以看出吕翼的生活经验丰厚,体现了他文学独创性的体验。冷水泡茶慢慢浓,吕翼的小说提供了很多经验,新的思维进去了,一定要往前走。在《你的爹我的儿》中,无形之手在维护正义,生活底子深厚,不是概念化的。同时,吕翼要真正地知道自己,把浮华去掉,坚持自己的风格。
 
张水舟(作家出版社副总编)吕翼的小说具有魔幻情调和现实关怀,当我在吕翼的小说中,发现大量的、浓郁的、不断涌现的魔幻情调,欣喜之情可想而知。中国作家太现实了,现实有余,魔幻不足。在《割不断苦藤》里的魔幻,像冰块一样神奇。他的魔幻不是一种点缀,不是外在涂抹的色彩,而是有机的一种格调。他的作品有些现实不能现实主义地反映,所以需要魔幻,我想吕翼就是这样做的。世界这么魔幻,作家怎么办?或者是接近真相地说,没有办法。这样一个关怀现实的作家,他过于现代,他除了把笔触伸向小人物,关照他的渺小而卑微的命运,他还能做什么呢?连现实都不能批判,我能体会吕翼写作的困境。严肃的故事不能严肃地讲,吕翼只能魔幻了。我没有误读他的小说,他从叙事、写景、抓物等,表现出了自己的格调,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大有希望的作家,并希望他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成为一个民族文学的代表人物。
 
吴义勤(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吕翼是一个有自己的艺术气质和艺术感觉的作家,他的个性非常鲜明,他在处理题材、人物、语言等方面都有耐人的意含和品味。他能同其他作家区分开来,这是很有潜力的。他的小说处理了一种独特的生活经验和审美经验,现代性之外的经验和现代性之后的冲突处理得很好。他的小说具有现实性,如《月亮之上》有一种更空灵更成功的小说,《你的爹,我的儿》艺术水准很高,《此河彼岸》具有社会现实感。同时也指出了中篇小说《割不断的苦藤》对人物精神的挖掘还不够细腻。jC6彝族人网
jC6彝族人网
邱华栋:(《人民文学》编辑部主任)看完吕翼的小说,我很惊喜。我对短篇小说的评价更高一点,三个短篇小说都不错,显示了吕翼的控制力。吕翼的短篇小说《孝子》,就控制得好,故事的设定,人物的塑造,细节的刻画,结尾的收官,都很好。短篇小说《你的爹,我的儿》,在叙述上有讲究,连环地出现了一串人物,构成了很好的叙述语调,很抓人。故事带有魔幻色彩,带有地域文化的浓重痕迹。带有着生命的野性之美。而且,这篇小说有骨头,也有肉,是处理得很好的一个短篇小说。短篇小说《行走的秩序》,写的依旧是小人物,故事我不大有兴趣,但是小说的技术是很好的,控制得好。三个中篇小说,一个个的鲜明的人物,折射了作者的生活很扎实,观察很仔细,细节很生动。但结构上,叙述的重点上,有的小说显得漂移。不够确定,显示了作者在驾御这样的体裁的时候,谋篇布局上还有些毛躁。
 
普驰达岭(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作家、诗人)吕翼是云南昭通的彝族作家,是站在磅礴乌蒙山水之间,用理性的目光透穿南高原,书写着滇东北鲜明的地域色彩,并站在云南乡土歌唱人性之美的一位优秀作家。作为从泥土中来的农民的后代,吕翼的身上承载了太多乡土的负担,他的满腔悲悯,他的绚丽青春,他生命中的悲喜离合,都挥洒给了乌蒙山腹地的这片土地。小说《你的爹,我的儿》,《房顶山的鸟》,《谁能告诉我》等都以悲情之笔写出了人世的苦难,写出了现实生活的荒谬与残忍,他致力于人性土壤的深度建构,在解剖社会的复杂性,探究人性的丰富性上,表现出了一名作家可贵的社会责任感和现实担当精神。
 
成曾樾(鲁迅文学院副院长):我比较喜欢《月亮之上》,这篇小说对地层写作的爆发力和震撼力让人吃惊。《此河彼岸》写出了城市人生活闹心的事,反映出了作者对作品的驾驭能力和结构的把握。《行走的秩序》能让人产生联想的可能性很多,有一种寓意,从一个层面表现了一个社会的缺失,一些细节写得很美。吕翼的作品能让人产生联想和寓意,这样的写作表现了作者的担当意识,直面人生的,表现了一种社会责任感。同时,也谈到了不足之处在于结构不足,如<割不断的苦藤〉,缺乏一种全盘的规划。
 
施战军(鲁迅文学院副院长)吕翼是个非常诚恳的作家,一心想把小说写好,展现个人特色,在不同的文章里面作了不同的探索。《割不断的苦藤》是一个长篇的容量,写成了一个中篇,情节难以展开。我最喜欢的是中篇小说是《月亮之上》,最好的短篇小说是《行走的秩序》,有对当下的生活的超越性的考虑,不是虚化的落点,非常机智。有人生哲理,很了不起,含量大,比较讲究。埋下了很多惊心动魄的伏笔,是这个小说叙事的动力之一。《你的爹我的儿》也很好,人物性格鲜明。
 
张 柠(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短篇小说写得非常好,有相当的好的布局能力,有很多奇的东西。奇的东西来自于他对昭通地方文化的把握,这篇小说修改了我对吕翼的判断,《你的爹我的儿》这小说很不错,节奏非常紧凑。在这个小说里看出了作者的技术。我强调写作的技术。写村里的事,他更得心应手,写到城市的东西力不从心,呈现不够。作家最重要的还是想象,在想象的前提下完成。
 
李新勇(江苏作家、鲁十五学员):在小说写作日益功利、日益随意的今天,读吕翼深刻、有社会责任担当的中短篇小说,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启示。吕翼的小说不管从创作的数量还是创作的水平,均已达到相当高度;尤其是创作思想、作品内涵,都已相当成熟。这跟他的文学追求、勤奋程度和天赋秉性有关。他的小说深刻地反映了社会现实,是有社会责任担当的小说作家。小说批判人性的不堪,却正是对人性尊严的真诚看守。吕翼小说语言的最大特点是绵密,细节描写充分,不急不慢,充满生活气息。但在短篇小说中,有的时候过于绵密,小说的推进速度似乎慢了一些。预想的空间过大,读者容易出现阅读遗忘,如果不是一口气读完,不容易体会到作者思想的精妙。
 
郭 艳(鲁迅文学院教学部副主任)吕翼的创作社会价值的评价,作为七十年代以后的作家,能提供前现代性鲜活的资源。《月亮之上》、《孝子》中等对悲凉命运的提示与一些名家的作品是有相通之处的。现代化转型过程中,城市生活对人的逼压,民族之间是不同的。时期有着很多的困域,寻找到自己的写作符号。他写作认真,非常有潜质,小说在很多路径上创作。城市转型中,他的东西有的非常好,但还需要找到更好的契合点,写出更好的作品。
 
白 描(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吕翼的写作是有根的,有情的,是很用心的一个作家。他正在寻找他的叙述和表达,自己的话语体系和叙事风格。吕翼有现代意识,拿捏得非常好,他的探索是很有意义的。同时,在白描和重彩之间摇摆,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摇摆。我对吕翼有期待,他占有有非常好的资源,期待看到昭通这么一个民族这么一个作家的不一般化,期待看到一个独特品格的作家。有他独特的地域元素,这个民族的审美趋向斑斓一点,多彩一点。他所写的人物有巨大的悲情性,一个人堕落了,作者没有概念化,对主人公有着复杂的感情因素。
 
(朱镛根据录音整理)
责编: 尼扎尼薇 上传: 普驰达岭 标签: 魔幻 情结 现实 关怀 吕翼 小说 创作 研讨会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