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彝族作家起云金长篇小说《彩虹桥》连载(5)

作者:起云金 发布时间:2022-12-03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image.png
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像小妹跟着哥哥一样走在江云的后面,也是陪江云去看他的哥哥玉江,同时也是去看若干年前与自己订娃娃亲的那个男人。水月神态像一副什么事都与我无干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走在后面,可心里想着,那男的还在娃娃时就被父母把他与自己联系在了一起,心里难免有一丝的紧张,反映到脸上的表情显得有点胆小和害羞。有了心事,脚步就慢了下来,不知不觉落在了江云后面一大段,而江云想见哥哥的心特别的迫切,恨不能三两步就飞到玉江身前。这么多年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长得什么样,除了说长得像自己,毕竟是另一个男人。谜就要从这一刻解开了。当他缓过神来时,发现水月落在后面了,他看到前面爸爸领着两个人在等他,而他也停下来等水月,毕竟他俩要一起走去见那个传说中的哥哥玉江。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本来在专注地看着走在前面的弟弟江云,长得和自己同班的男生差不多,高高的个子,俊秀的脸,没有想象中乡下人那么黑,衣着还算整洁,眼看就要到自己面前了,他却转回去等身后的女孩。玉江也随弟弟的目光落在了水月身上。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觉得那不是一个女孩,那是一只刚从花丛中飞起的蝴蝶,清新自然、优美,他在城里生活长了,从未见过如此清纯灵秀的女孩,脸上藏着一丝丝羞涩和迷人的微笑。他猜出来这是苗洪叔叔说的他的姑娘水月,名字和人在这刻对上号了。玉江希望她和弟弟江云走快一点过来,埋藏了十多年的弟兄感情,在这刻就像个火炮一样要点火爆炸了,专注而隆重,更何况有一个美丽的女子一同走来。他感觉,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传奇美妙。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水月快步赶上江云朝大家走来时,她大胆地扫视了下眼前等着她和江云的人,第一次真实地看到了母亲多少次传说中的订娃娃亲的这个男生,长得和江云、雪峰干爹真像,俊秀的脸比江云润白一些,双眼比江云凶狠一点,衣着比乡下的江云青春一些。当她发现玉江在看着自己时,不由自主地靠近了江云一点,当江云和她走近他时,水月离开江云走到父亲苗洪身边,左手拉住爸爸的右手,有点怕生人的感觉。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峰和凤玉在看着两兄弟见面的变化,像上街买东西似的,把两个双胞胎兄弟一一对比着,想找出他们的不同和相同的地方,两兄弟在相互搜着对方。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玉望了一眼玉江,两人的眼神像约过一样,一齐向江云和水月看去,这就是传说中的双胞胎弟弟江云和他的同乡水月,又用目光引领着江云、水月,看着玉江说,这就是你玉江哥,江云本想用最大的声音喊一声哥,当他喊出哥哥时,声音刚好让所有现场的人听得到。玉江也高兴地叫了一声江云弟弟,转过身来把江云搂靠在自己肩膀上。一对双胞胎又像回到母亲的子宫里一样,紧紧抱在一起不想分开。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峰望着两兄弟亲密地拥抱在一起说,你俩兄弟的长相一点没变,像刚出生时一样,除了脸一个俊秀一点,一个粗犷一点,衣服不同外,个子一样高,头发、眼睛、身材、嘴巴、下巴、脖子、手脚都长得一模一样,今年又一起考进了同一个学院,这是天意,这是命运。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和江云兴奋地听着爸爸说话,两兄弟对望了一眼,转望着雪峰,同时喊了一声爸爸。他上前一步将两个儿子搂在怀里。搂着的手不断拍着两兄弟。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峰说:我们一家人,啊,所有人一起去照个相,你妈来时一再叮嘱要玉江照个相回去给她看看。苗洪也插话说,一定要照个相,水月她妈也想看看玉江长什么样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认了弟弟江云,玉江觉得故事还没完似的,这水月怎么不来认自己为哥哥,要是有水月这样一个妹妹多好,他看着水月比自己的几个堂妹都清纯可爱,可她却不是自己的妹妹,心里有一点点失落。想走过去单独和水月打个招呼,可父亲和奶奶没有安排的意思。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玉说,我们先去吃饭,去吃春城有名的过桥米线,吃好后去找个照相馆照个相。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到春城公园边的一家照相馆里,凤玉安排大家一一照相,先是照了一张合影,三个小孩站在前面,三个大人在后面。凤玉和玉江在中间,雪峰与江云、苗洪与水月在左右两边,照相的人喊笑一笑,大家一齐努力把最好的笑脸留给摄影师。第二张是雪峰与玉江、江云照。第三张就是凤玉与雪峰三父子照。第四张就是江云与玉江两双胞胎兄弟照。第五张是苗洪与水月照。凤玉去与老板算钱,玉江说,奶奶,加一张,我和江云、水月照一张。凤玉说,我忙昏了头,是要让你们三个兄妹照一张,现在又都是校友了,玉江以后要多关心江云和水月,他俩从乡下来,你在春城什么都熟,有空领他们到各景点转转,说着又把三个人领到摄影师面前叫他又补了一张。凤玉说,玉江是哥站中间,江云和水月站两边。摄影师说,都是兄妹,还这么拘束,要像在家里玩耍一样放开一点,中间的哥哥搂着妹妹。玉江一只手去扶着江云的肩膀,另一只手抬起又放下,一直不敢去扶水月的肩膀。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玉冲着玉江说,平时胆子怪大的,今天见着水月就像猫一样,她是江云的小妹,也是你小妹,你搂着她的腰,快点。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的手按奶奶的要求,伸去搂着水月的腰,像完成任务一样被动,当手接触到水月柔软的腰时,心里在狂跳,脸红了一下,水月的脸也红了。摄影师说,这表情好,咔嚓按下了快门,三个青年的青春留在了相片里。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走出相馆,将江云和水月送回了学校。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雪峰和苗洪回到了招待所,离别时,雪峰说明天要赶回县城,已出来四五天了,假期后天就到。凤玉一再劝说多留几天。雪峰和苗洪说是要走。凤玉说,那我晚上去叫相馆加班赶相片,拿回去给那秋沙看看她长大后儿子现在是什么样子。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叫着爸爸、叔叔再见。回家的路上,玉江问奶奶,水月为什么叫自己的爸爸为干爹,干爹是什么爹,怎么自己从来没听说过。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玉说:这我也不知道,我下来问下你爸吧,少数民族地区的事古怪的多。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一早,玉江去了学校,凤玉来送照片给雪峰和苗洪,把他俩送上了回县城的车,忙乱中忘了问什么是干爹一事。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校园里的生活平淡而紧张,四年的大学时光马上就要结束T,玉江和江云已成了铁杆兄弟,除了上课和周末玉江回家外,两人都常在一起,除了衣着外长的十分的像。同学和老师时常把他俩搞错,只是水月最了解他两兄弟了,从未认错过一次。长相是一模一样,但玉江在城里长大,江云在乡下长大,各自的气质是不同的,平日里她和江云走得更近一些,两人是高中同学,经常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玉江有时看到他俩约在一起来找他,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总觉得水月是自己的妹妹,可更像江云的妹妹,自己和水月隔着点什么似的,是什么东西又说不清。水月也觉得与玉江在一起有那么一点距离或陌生感,与江云好像什么也没有。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学毕业前,整个校园充满着希望和焦虑。同学们都想冲出校园走向社会、服务社会,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可又在依恋着校园,单纯、无忧无虑,充满读书声和笑声的校园是美好的。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近几天除了想着毕业分工的事,总感觉心里很烦躁,除了要走出学校失去同学,还好像要失去点什么。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和江云因为各自忙毕业论文的事,跑图书馆査阅资料的时间多了,很少来找玉江。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同宿舍的同学杨玉对玉江说,你的小弟、小妹这几天怎么不来找你了,你那水月小妹名字好听,人也长得像月亮一样美,水一样秀气,学校规定不准谈恋爱,毕业了,能爱上她做老婆是多美好的事,到时我得叫你哥哥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说别打这歪主意,那是我的小妹,女生那么多你去追别的吧,分工后她就要回金沙江边去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到杨玉想去追水月做女朋友,玉江心里感觉要保护好水月,这两天心里烦躁就是因为没见到水月,以前天天在一起倒感觉无所谓,几天不见倒觉得不可缺少。想着想着,玉江觉得从见水月的那一天起,水月已是自己心中的一道风景。这几天水月和小弟江云都没有找自己,莫非他俩也像杨玉说的在发生着什么故事。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他拿起一本书装着去背书的样子,对杨玉说,我到图书馆去借一本书。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在校园里转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江云、水月的影子。他走到江云和水月的教室看一下,也不见他俩。他来到学校阅览室,扫视了一圈,看见水月一个人在一个角落的桌上查看资料,旁边不见江云,一颗紧张的心才落下来,只要水月是一个人心里就踏实了,自己装作无意间看到水月的样子,在水月对面的桌子上座下,找来一本书翻看着。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见有一男生在自己对面座位上,抬眼望了一下是玉江,向玉江笑了一下,又继续查自己的资料。有时无意间抬起头,却看见玉江今天不像往常对自己那样,老是盯着自己看,像一只蜜蜂盯着一朵鲜花一样,怕自己被别人采走了似的。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当玉江发现水月看到自己盯着她看,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带眼连耳朵通红了,为了避免尴尬说:我也是来找你手里拿着的这本书,老师叫我们看看,对论文答辩有帮助。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已经习惯了男生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只是没有想到,时常在一起的玉江从未有这样的异样的眼神。眼前的他是自己娃娃亲时的丈夫,要不是社会发展,也许早就是一家人To从第一次见面,水月觉得玉江除了不像乡下小伙那样黑实外还是一个好小伙。心里这样想,脸却红了,自己怪自己为什么此时会有这种想法。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看到了水月娇羞的脸,像月亮从云彩里慢慢钻出一样,红润洁白的,一下把自己的心照亮。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水月,越这样想,越情不自禁地盯着水月红着的脸一直在看。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想,玉江不能这样看自己,这么熟的兄妹,不是兄妹,在乡下也是表妹,表妹就可以相亲。水月想,这农村的想法怎么这样,更不能是表妹,不是亲妹,不是表妹,那这是什么妹,难道是古老的娃娃亲。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也觉得奇怪,自己脑海中会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和水月坐在书桌的两对面,心里各有各的想法,却努力把目光放在书本上,毕竟是在公共阅览室,又不能说话,只能偶尔用目光交流一下。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阅览室的另一个角落,江云也在认真地看着书,偶尔也抬起眼看着水月,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女生在,江云都要首先用眼睛搜索一下水月,这已成了一种习惯了,保护水月是父亲和苗洪叔叔交给他的责任。四年了,他一直保护得很好,从没有男生、女生欺负她,当然那些色眯眯的眼睛他是无能为力管的。至少,水月没有向他告过什么状。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看了几次水月,他觉得今天水月有点不专心,他看到水月有好几次在冲着坐在对面的男生笑,这是江云从来没有发现过的。江云把目光放在那男生的背影上仔细打量,这背影很熟,特别是头发,好像天天看到,神情也很熟,突然想起自己的哥哥玉江,心里涌起的愤怒一下子消退下去了,对水月也放心了,连原来想站起来过去看看水月是否在看书的想法也没有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从那天以后,玉江每天只要没课都来约江云、水月一起去图书馆或阅览室看书,三个人都习惯了。毕业论文通过了,分工的事又摆在了三人面前,玉江对自己的分工是有把握了,奶奶凤玉说土司老祖爷已和市上相关领导打过招呼,留在春城是没问题,只是江云和水月分往何处还没有定数,如按常规,又要分配回到金沙江边或边远少数民族地区。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星期六回去找到奶奶凤玉,要求帮个忙给江云和水月分工想个办法。凤玉想起了四年前雪峰领江云来报到时,杨副主任说以后有什么事要帮忙的找他。凤玉答应了玉江的请求,答应去找领导看看。玉江看着奶奶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高兴地喊着谢谢奶奶,心里想,如果水月和江云留下来那是多么美好的事,三个人又可以在一起了,近期不知为什么,心里一直迷恋地想着水月。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说到四年前的事,玉江突然想起四年前问奶奶水月为什么叫父亲雪峰干爹的事,过了这么多年了,玉江大着胆子问了奶奶:水月为什么要叫我爸为干爹?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凤玉先愣了一下,望着玉江心想,这孩子怎么又问起这事了,雪峰叮嘱不要告诉玉江,以免城里人笑话孩子影响成长,除了玉江外大家都知道,自己是不能告诉他了,万一真影响到玉江,自己对不起雪峰和玉江。对玉江说:这事我忘了问你爸了,应当是他们当地的一种风俗习惯吧。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听了奶奶的回答,信以为真,但心里在想,既然水月喊爸爸为干爹,水月和江云一定知道这是什么风俗,下来问水月好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想到水月,玉江把什么都忘了,满脑子是水月坐在自己对面读书的样子。对奶奶说,我到学校找同学去,转身就飞步走了。奶奶心想,玉江是不是喜欢上了水月,那么水灵的姑娘,如果自己是小伙也会喜欢上她的,如果玉江喜欢上水月自己也不会反对。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一次玉江没有先去找江云,而是先去找水月,去到水月宿舍,宿舍的人说,水月和他哥出去了。他一听就知道是江云,心里开始恨起弟弟来,喜去悲生,越想越气,回想着三人在一起的情形,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近期江云看水月的神色有点异常。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飞快地在校园里转了一圈也没找着水月,跑到图书馆阅览室门也关着,心里本来就十分的不舒服,找不到江云和水月,这“干爹”的事无法解开,这江云又把水月约走了,还不在校园里,会去哪儿呢?脑海中不断搜索着水月和江云他们三人平时去过的地方,文林街有一茶室,可看书,喝茶只要五分钱,水月喜欢看那儿的书,喝那儿的茶。玉江嘴角一丝冷笑直冲文林街茶馆快步走去。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和江云在茶馆看书,看到玉江的到来有些意外,平时星期天玉江是不找他俩玩的,而且今天玉江的脸色没有往日在一起时的善意,一脸的苦相哭不成笑不像的,想笑又笑不出的样子。茶馆里不能说话,江云跟玉江走了出去,水月正看着书。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见江云出来笑对着自己,自己也没有流露出什么,说:“我一个人在家闷不住,也想来这儿看书,碰巧你俩也在。”嘴里说着话,可脸上的苦涩还是没有消去。江云说:“进去喝口茶吧,天气这么热,水月也在里面。”江云以为玉江没有看到水月。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随江云进到茶馆,在江云座位旁边坐下,水月见玉江进来,微笑着小声说:玉江好,你难得来这地方。玉江说:有点事路过,我想你们在这点就来找你们。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和水月继续看书,玉江拿来一本书怎么也看不下去,多少次话到嘴边想问水月什么是干爹,可又用一口茶水将话压了下去,这儿毕竟是喝茶看书的地方。他一会儿看书,一会儿看水月,又用余光扫一眼江云,一连喝了三杯茶。他实在忍不住,对江云和水月说,我们到下面春城公园走一走,有句话想问水月一下。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说我就知道,你跑这儿来一定有事,刚才还说是路过,好吧,我也看累了,想去走走,这一毕业说不定哪年才能回来。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个人走出茶馆,来到了春城公园边,玉江又说不进去T,就在这围栏边看看,三人又走近公园围栏边,面向公园斜靠在围栏上。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斜过脸笑着对水月说: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却一直忘了,今天又想起,你为什么叫我爸叫干爹,还是什么风俗。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和水月都听到了玉江的问话,水月害羞地低下了头,江云却笑了起来。江云故意对水月说,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叫我爸为干爹,我也想知道。越是这样,水月越是害羞地低头不说。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有点责怪地盯着水月说,你不说我就要亲你一下。水月说,你敢亲,你弟在的。玉江说,正因为他是我小弟我才要当着他的面吻你。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被逼无奈,想说又说不出口,转过脸去对江云说,江云哥知道,你去问他。说着自己从两兄弟中间蜻蜓似的跑开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了,看他两兄弟如何办。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想不到水月会这么做,自己刚才还说不知道,现在不知如何说,看到哥哥反倒轻松了,自己却紧张起来,水月在一旁偷偷看着两兄弟在笑。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不得不说了,本来父亲是不准他告诉玉江和水月小时候的事,水月这么美,自己也不想告诉哥哥,这一段时间,特别是今天他发觉,玉江对水月有点不对劲。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看到水月笑,自己想着乡下娃娃亲的事也笑了,玉江等着弟弟回答,却只听到笑声。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故作严肃地对水月说,水月妹过来,我告诉你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水月不想过来,江云走过去把水月拉了过来站在自己旁边,三个人站成三角形。这个秘密不是我想说,是玉江哥哥逼我说的:你为什么叫我爸干爹,因为,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阳光普照的下午,穿开裆裤的两个娃娃,在父母面前订了娃娃亲,这男的是玉江,女的是水月,如果在农村,水月和玉江早就当爹当妈了。说完自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不知道,水月和玉江是什么反应。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真正的毕业到来了,玉江学历史分到了市博物馆,江云分到市民委,水月分到了怒水。当三个人知道分工情况后,谁也不高兴。玉江责怪祖爷、奶奶为什么不帮水月的忙。奶奶凤玉回答,上面的领导只答应帮一个人,除了你弟江云,还能帮谁。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知道分工后,安慰水月。水月说,我早知道会是这样,我也很高兴,有了工作能为家里做点事。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自从那天知道自己与水月订过娃娃亲后,找水月的次数更多了,有时当着江云的面也故意叫水月老婆。说等工作报到后去怒水看水月。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私下对水月说:按大人的安排,要将她安全送到父母身边。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看着玉江,玉江走马灯似的来找自己,对自己这么关心,忽然觉得不知如何是好。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知道水月留不在城里而分到怒水,心里觉得有点对不住水月,如果江云不是自己的亲兄弟,一家人也不会这样关心他,那水月也就留下来了。有时又觉得水月留下最好,近段时间他觉得见不到水月心里很慌,他觉得江云打着父母叮嘱照顾水月的旗号照顾水月有点过分了,自己去找水月的时候江云都在,同宿舍的几个男生都想去追水月,看着江云和水月兄妹在一起就只是说说而已。现在知道江云与水月不是兄妹,觉得江云对水月也不怀好意,特别是那天在春城公园边说干爹一事,江云心里还有点恶意。玉江有点责怪大人们怎不早点把这订娃娃亲的事告诉自己。这其中还有江云、水月,他们一直都知道,只有自己一人蒙在鼓里。想着想着,就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要离开春城回老家见父母后再去怒水报到,江云已向单位请了假送水月回去,玉江难受得几晚没有睡着。他幻想着在学校的时候是三个人,现在水月与江云两人在一起,会不会有什么故事发生。他看出江云外表黑黑的一副诚实相,可每次学校考试都很好,脑子很灵。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对奶奶凤玉说,自己想随江云、水月回老家去看看母亲,自己也记不清母亲长什么样子。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奶奶凤玉说,你的行踪我做不了主,你是你祖爷的命根子,他一天不见你都要问你去干什么,这事得你祖爷说了算。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说,求奶奶帮我去说说情吧。凤玉说,你祖爷他很固执,年岁又大,大家都要顺着他,前次我帮你说水月分工的事,被他骂了一通,说我多管闲事,自家人都差点帮不了忙,还管别人,他问我水月是什么人,我说是江云那边的老乡同学,他说差的人情多了不好。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说,祖爷有点自私,只管自家的人。奶奶凤玉说,这不是自私,他们这一代人经历的事太多,这是他们骨子里留着的家族观念,只顾家族,很少关心生人,我记得小时候祖爷是当土司的。在土司边界上,另一个土司的人来偷我们土司领地一户人家的羊,那人差点被发现的人打死,祖爷对打人的人没有追究,祖爷说,自己土司领地上的一草一木都要保护,何况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其他土司的人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有其他土司在管他们。我当时也理解不了,现在到城里,特别是在民委工作这几年我理解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见到了祖爷,祖爷高兴地把玉江叫到自己身边说,玉江是个乖重孙,听话的重孙子,几个土司在一起时他们都说我有福分,有这样一个听话聪明帅气的重孙,我找老领导要他们帮你分个好工作都愿意帮,还想张落着帮你找个好媳妇。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说,谢谢祖爷了,这年代了媳妇哪有别人帮找的,自己慢慢去找。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爷说你这人从小就不缺媳妇,你来我家前,你妈就给你订了个娃娃亲,只可惜我们傣族地方不兴这个,也不知那女娃娃长得怎样了,说不定在金沙江边彝族地区早当妈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了祖爷的话,想起江云和水月要回老家,心里想,怎么连这么好的土司祖爷也在蒙骗着自己,这样的好事怎么不告诉自己,一直在保护着江云和水月,看了祖爷一眼,祖爷一脸慈祥的笑容,看不出他有一点私心和欺骗感,对祖爷说,自己想爸妈了,工已分了,想请假回去看他们一下,自己不知妈长什么样。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爷说:玉江真是个孝顺的孩子,我早就想送你回去看看你奶、你妈,可社会一直变来变去,金沙江民族地区路途遥远,车不通,江水又大,桥也没有,很危险,放心不下你回去,等你再长大一点,工作一两年我托你们馆长送你回去,馆长是当年我们土司一个仆人的儿子,那时我对他们好,现在他们也对我好,常来看我。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说,我长大了,自己会照顾自己,江云也要回去。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爷说,你才大学毕业,还是孩子,哪会一下子就长大T,江云是江云,你是你,各管各的,万一路上有个三长两短,我这一家族以后怎么传下去,你是我们一家的命根子。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说我长大了,我会一路保护自己的。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爷说,你还小,还是个孩子,从小到现在一天在学校、家里,社会是什么,世面都没见过,哪就会长大了。工作一年半年我派人陪你回去,或者派人去把她们接上来,我也年年想你妈,你妈当年长得像仙女似的,我们这一家人娃娃都长得好看,你也长得像王子,不过,你原本就是我们土司家的王子。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爷一直笑着说话,可每句话都很坚决,又是命令,他还是这个家的土司祖爷。玉江也不得不听。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玉江到学校找水月做离校的告别,水月宿舍的女生说,水月和江云昨天就走了。走在路上玉江很失落,想着水月和江云坐在一张车上,坐在两个相邻的位子上,想着他俩,自己被一个骑单车的人撞倒了,头上一个大肿包,爬起来摸摸没出血,骑单车的老师一看是学校的学生,领去学校医务室处理了一下,一再问头疼不疼,要不要住院。玉江去镜子里照了一下,只是头上红肿,说没事就回家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吃饭时,祖爷看到玉江红肿的头说,我就说你是孩子没长大,你说你长大了,走路都把头弄成这样,真是个孩子,人长大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人哪有那么容易长大的,记住,你以后还要吃多少亏的。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奶奶凤玉望着玉江可怜地说:祖爷真是神,说得多准。玉江觉得自己只是被单车碰了一下,就被他们说成这样,也不好争辩,只顾吃饭,尽快逃离他们的视线,回房间看书。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和水月真的像玉江想象的那样,两人坐在班车的最后一排,_开始两人都看着窗外、路上,颠去簸来,有时是水月靠在江云身上,有时是水月靠在江云胸前,一切都很正常。在半路威楚住了一晚,第二天继续坐车赶路,路况没有什么改变,可进入了大山,水月晕车了,开始还忍着,后来还是靠在江云的胸前了。在车上江云也不敢搂抱水月,只是双手抓着水月的手,任水月的头在自己胸前慢慢摆动。江云低头看着水月的脸,从未这么近的看过,水月闭着眼,江云就大胆地看着。当水月睡醒睁开眼,发觉江云在盯着自己的睡脸,左右一看,发觉自己斜靠在江云的肩上,挣脱江云抓着的手,不好意思地坐直起身子来。在座位上坐了一段路,又遇下坡,一个急刹车,江云和水月同时朝前倒,江云下意识地一把抱住了水月,自己的额头碰到了前面座位靠背上,碰起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司机说,停下车,刚才有一群牛突然从箸弯中出来,这是回族地区,牛很值钱,有规定要爱护少数民族地区财产,所以我们到这儿都很小心,刚才对不住大伙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和水月下了车,水月看着江云额头上长出的红包,又心疼又好笑,说你成仙了,长角了,问痛不痛,一边走近一边摸着江云的额头,用嘴吹着凉气。水月觉得小时候自己哪儿弄疼了,大人也是这么做的。江云感觉被水月摸着的地方有一点电的感觉,被水月吹着凉气的地方说不疼就不疼了,他希望水月一直这样吹着。当他低下头让水月吹疼处时,他的双眼就在水月高耸的胸脯前,鼻子就擦在水月胸前的衣服上,闻到一股特别的少女香味。第一次看着水月的一对乳房如此美丽,在他眼前一动一动的。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班车司机老李看到江云受伤也过来帮水月给江云看碰肿处,看着水月吹气疗伤也笑了起来说,这管用吗?水月说,吹吹就不疼了,他都说吹过就不疼了,说着停止了吹气。司机说我车上有备用酒精,说着把江云拉到车门旁,自己上车拿来一小瓶酒精,撕了点棉花,蘸了酒精帮江云把肿的地方擦了擦,说没事了,大家上车,还要赶路。上车坐下后,水月觉得有点对不起江云,江云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受伤的,时不时转眼去看江云的额头。水月也感觉到,江云看自己眼光不像从前,看自己更大胆了,以前不敢看的胸前,从给他吹气后现在敢盯着看了,而且脸也不像以前那样被她发现后会羞红。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三天到了蜻蛉县城,江云先到他家里又回去老家。水月说,自己长大了,自己一个人敢回去。江云说,这是你爸妈交代给我的任务,要我保护你,我一定要亲自把你送到家。水月说前几次你送我回去,村里的人都问我你是不是我的男朋友,村里的人闲话多。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故作镇静地说,不会吧,我怎么没听见。水月说,你又不生活在那里怎么听得见。不送你,你干爹、干妈会骂我的,可惜我不是那个订娃娃亲的哥哥。水月见江云又拿他哥哥来气自己,干爹干妈疼自己,也只好答应江云去江云家。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下午雪峰、那秋沙看见江云和水月回来,高兴地问这问那,问玉江怎么没一起回来。江云说,哥哥他分在市博物馆要上班。那秋沙说,玉江相片里长得好看,人一直没见着。雪峰说,玉江长得像江云,水月你说给是。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见干爹这么一问,心里把玉江和江云对比起来,回答干爹干妈道:都长得一模一样,在校园里还有老师把他俩认错。说着看了一下江云,江云也忙着说,同学们都说我两兄弟很像。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那秋沙说:本来就是,双胞胎兄弟哪有不像的。水月多住几天,叫你爸妈来接你。水月说自己长大了,要自己回去。雪峰说,那叫江云送你吧,我们很忙。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江云送水月坐车回金沙江边水月家紫丘村。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把水月送到金沙江边紫丘村里o水月妈岩花早早来江边等他们,看着小船上的一对青年男女,脸上笑盈盈的。水月出落得像一个大姑娘,和她一样大的姑娘在村里有的已当妈了。一个女大学生,大学毕业,在这一带开创了历史,更让她高兴的是,雪峰的两个儿子都在校园里、在回家的路上随时保护着水月,不受其他男生的欺负,还有,如果水月在他俩之间发生点什么,那也是允许和希望的。这次又是江云陪着女儿水月回来,加之村里的一些闲话,虽然是闲话,可那是让人高兴的闲话。玉江只是儿时见了一眼,可他是江云的双胞胎哥哥,江云这么俊秀,城里长大的玉江也许比江云更帅。水月的心好像是透明的,可以看到紫丘村。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小船靠了岸,岩花就赶过去扶水月下船,水月甜甜地叫着妈妈。岩花说,女儿长高了,一家人都在等着你回来。江云也乖巧地叫着干妈。这叫法是上次父亲送水月和自己到春城,水月叫自己父亲干爹后,雪峰说,水月都一直叫干爹干妈了,你也改口叫水月爸妈干爹干妈吧,过后水月妈又会说我们到城里后看不起她们一家。岩花听到江云叫自己干妈,也十分高兴地答应了_声,唉,江云真懂事,每次都是你送水月回来。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帮水月把行李从小船上抬下来,水月和江云、岩花一起走到了岸边。岩花望着划在江中的小船说,划船的人命也真苦,命都掌握在龙王老爷手里。一个月前,江岭村的岩小岗和两个渡船的被水冲走了,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尸体,江云爸听说是岩小岗掉江里还下来了一次,要是能架桥多好,看不见的江水下面暗藏凶险。江云听到岩小岗这名字很熟,又一时想不起来,眼睛在顺着小船沿江向上看上去,当看到江边若隐若现的马帮路口,突然想起来,岩小岗是爷爷、父亲赶马帮时最年轻的伙伴,听父亲说,后来马帮散伙了,他自己在江边渡船为生,和父亲关系很铁,他当年还喜欢上岩花干妈,岩花是江边的一朵花,喜欢的人多,没看上岩小岗,就这样被江水吃了多可惜。问道:干妈,岩小岗是怎么死的。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花说:听说那天大晴白日的,岩小岗也不知道上游会下雨,约了几个要好的兄弟到江中下网打鱼,听说还打到一条大鱼,几个人在船上高兴得只顾着想法把鱼捞上来,哪知上游下了大雨,江水涨了上来,把上面渡口搭的简易木桥冲毁了,木头顺江而下,把岩小岗他们打鱼的船打翻,因为他们几个专注于捞大鱼,没有看到冲来的木头,连人带船被木头撑出十几米远,他们本来会凫水的,可江水太深,吃了几口江水就没有力气了,等到人们发现小船时人已不知冲到哪儿去了,至今都没找着,家属只好把他们用过的物品、衣服请个毕摩来为他们指路。那毕摩是江上游岩头村的,他来时还到我家坐了一下,以前拜我爸为师,人也老了。他说这江水太无情了,可人们又拿它没有办法,除非架桥,让江水永远臣服在桥下面。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听着也很悲伤,这架桥的事父亲在他面前提过无数次了,希望他读大学学到知识后能改变金沙江的命运,在这江上架一座桥。脑海中回忆着岩小刚那祥和的面容,心里有一丝不安,这些人的死怎么总是与金沙江桥联系在一起,万一水月哪天过江也……他不敢再想下去。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听着她妈妈的话,这江水冲死人的事,她听得多了,有些麻木,只是每次从江边过时,她都有点害怕。小船在江水上摇动,身边不是有父母在,就是有江云在。冲着江云说,这金沙江几千年了,人们总拿他没办法,唐僧取经回来,经书都还被水淹呢。说着脚朝家的方向走去。岩花、江云也跟了上去。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江云在水月家住了一晚,岩花干妈、干爹对他很好,比自己的父母对自己还好,连洗脚、洗脸水都是岩花端来,以前来水月家这是水月做的事,水月现在好像不愿做了,也不陪他喝茶。他知道水月隔几天要去怒水报到,自己的时间不够,父亲也叫他把水月送到家就赶回,这一路危险特别是七八月雨季。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水月和岩花又把江云送上了小船,望着江云到对面下了小船,上了岸,走出她们的视线才回家。回家路上,岩花对水月说:江云这孩子不错,我看他对你也很好,几次都是他送你回家。说着话,望着女儿的表情,希望看出点什么,此时她自己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岩花姑娘,一个纯洁的小姑娘,心里想什么,总会在妈妈的眼光里流露点什么出来。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没有像她妈想象的那样抬头,或脸会红一下,她若无其事的边走路边看着路边的野花说:那还不是干爹、干妈叫他送的,他最听他爸妈的话,他有那个土司祖爷,帮他分在了春城市民委,以后在城里谁还会来走这山路。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花听出水月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可听到土司祖爷,她又想起了与水月订娃娃亲的玉江说,听说江云的哥哥玉江也和你们读一个学校,不知长得怎样,两个双胞胎,当年比江云长得好看,土司只选着他。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妈的问话水月不得不回答,她早就知道母亲要问这个问题似的随口答道,城里长大的,比江云高,没有江云黑,他俩长得一样,老师、同学有时也会把他俩弄错。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岩花说:人世间的事,有些事很难说清楚,鬼使神差你们又变成了同学,他知道与你订娃娃亲的事吗?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依然像背台词一样回答:知道了,在快毕业前几天,玉江问江云,江云告诉玉江的。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了水月的回答,岩花的心像解开了一个谜团一样,心里轻飘飘的。但女儿回答的语气让她有点失望。心想:也许现在的女孩就是这样吧,书读多了,见识多了,什么都变了。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水月在家在了三天,父亲把她送到了怒水州上班。怒水州又把水月分到了文化局工作。yIa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