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彝诗动态

《凉山日报》推出《四川彝族短诗大观》(第二集)

作者:阿毅 发布时间:2015-07-25 原出处:《凉山日报》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彝山彝水,彝诗豪迈
——《四川彝族短诗大观》(第二集)


  生存压力的不断加大,生活节奏也就自然而然一天比一天加快,因此,人们对长文章的阅读早已经出现明显的审美疲劳。作为纸质媒体的文学副刊,诗歌“短而精,精气神”是我们所提倡的。因此说,诗歌需要具有穿透力的短句,诗句更加需要晶莹剔透的小螺丝钉。
 
  当下,短诗短句成为阅读视角疲劳的一种有利拯救,短诗也就需要用简短的语句来渗透深刻、高清的思想,用简单朴实的短句来表达多层面的内涵,让读者在阅读短诗的时候轻松自如、全身心愉悦,不至于让读者在读长篇文章的时候那么费力,这样的“短诗工程”迫在眉睫。
 
  无论是长诗还是短诗,当其分享到诠释着人与自然的一首首灵性之诗的同时,读者还应该分享到一种阅读短诗所带来的轻松自如与自得其乐般的全身心通泰之审美愉悦快感。
 
  如果说一篇长诗它需要诗人的心智与综合能力,与对时代风云变幻的抒写与把握,那么,短诗更加需要作者“以小见大”、“以点带面”、“以偏概全”的高度概括能力。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短诗需要“一针见血”,需要“立竿见影”,需要“开门见山”,需要铿锵有力,更加需要轻松自然。短诗的定限不是无休止,而是灵觉,短诗的最高境界是灵思妙想。
 
  这些年,你不难发现许多诗人的诗句越写越长,连篇累牍感的长句比比皆是。真是“懒婆娘的裹脚布越裹越长”。诗人觉知到灵心灵性时,理应识别出人性与道义。也应该认出人类的触角与处境。
 
  有人说,诗歌是语言中的精华,诗歌是语言中的盐。这些话一点也不假。那么,我们可以这样说,短诗也就是诗歌的眼睛,“画龙点睛”不能说不重要。
 
  常说“浓缩的都是精华”。在诗歌诗句越写越长的今天,我们不得不对短诗短句的回归抱有希望,也报以虔诚的高瞻远瞩。
 
  彝族诗歌评论者沙辉曾经这样说过,“在这个喧嚣的时代,追求简约实在是一种可贵的取向和人生态度”。枝繁叶茂,根深蒂固,从来都是由最初的两片简简单单的叶子萌芽开去的。
 
  无论是人为的残枝烂叶,还是自然形成的枯枝败叶,同样都是因为物极必反抑或是过往而不及带来的生命早殇和抵达极致的最终结果。自然定律不可抗拒,宜短则短,当然,宜长则也得长,十个手指参差不齐,那是因为使用力的功能各异而定。
 
  短诗需要“以小见大”,需要“以点带面”,需要“以偏概全”,也需要“简明扼要”,更需要“画龙点睛”和“一针见血”。是的,短诗需要干净利落,单刀直入心脏,需要“短兵相接”,更加需要“短刀直入”灵魂的柔软处。
 
  当然,值得要说的是,诗歌并不是把诗句排列成短句就是诗歌,也并非把诗句切成片段就是诗行,诗歌的诗句口水化已经成为当下诗人不可阻挡的通病。散文走向诗歌化是一种心灵视觉盛宴,那么,诗歌写出散文化,是一种对诗歌的损失与损伤以及损害。
 
  有诗友说,诗歌是最美的语言精华,如果散文化了,则失去了诗歌的本质,读读古人,便会发现,他们对诗歌是如何的敬畏,再看今人,诗人对诗歌又是多么的肤浅与轻薄,诗人是怎么样用没完没了的长长语句来蹂躏或者说践踏诗歌的。
 
  笔者曾经阅读过一位诗歌作者的一行诗句,这诗句居然有117个字;也阅读过一部长篇小说,一个自然段就有2000多字符。阅读之后令人感到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人生需要简意,诗歌,需要短句。
 
  弗莱格说,聪明的人有长的耳朵和短的舌头。《中庸》中说,“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常说,“如果你简单,这个世界就对你简单”。物理学贵在以近知远,以易知知难知,以可知知不可知,超越距离。汉语中有这样的词语,比如:言简意赅、删繁就简、简明扼要、简而言之、外简内明、排沙简金、省烦从简、言简意深、以简御繁、以简驭繁、辞简义赅、语简意赅、言简义丰、简要不烦、简要清通、简截了当、简傲绝俗,等等。
 
  这说明“简与短”的重要性,对诗歌的写作依然有用。胡言乱语、鬼话连篇、信口开河的长诗句应该适可而止的时候了。
 
  当下的诗歌越写越丑、越写越水的症结所在是什么,当下的诗句越写越长的原因究竟在哪里?仔细想来那是多方面的,比如,个人的言语表达能力、思维模式、文化水准、概括能力等等,尤其是诗句的长篇化,相对而言是因为许多作者词不达意、言不及义,也有言不尽意等等造成的不利因素与最终结果。
 
  《诗经》一书里留下的305首诗歌大都是短诗。阅读明末清初著名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八大山人,八大山人会让人领悟到“化繁为简”的艺术理念。最后要说的是,这个时代人们都在追寻纯粹和简单!
 
  远离喧嚣,简单而从容。摒弃冗长,追寻精短,而赋予精气神。文明走向趋同,文化基于求一,并不是固守单调。
 
  常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针尖显小却能够拥有无与伦比的穿透力。滴水穿石的道理人人皆知,毛泽东说过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话也妇孺皆知。
 
  尘埃虽然微不足道,可是能够堆积成阡陌纵横的肥沃土壤。颗颗雪粒一夜间能够覆盖大地,这就是“以小见大”,这就是“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人生虽短,却能够折射出人类文明史的点点滴滴灵光!短诗短句亦然。



天问

  □安东

  天问

  地球死了

  宇宙会哭吗

  

  人类死了

  地球会哭吗

  

  鱼儿死了

  大海会哭吗

  

  我死了

  人世会哭吗

  

  □的惹木呷

  黄昏与远方

  坐下身来

  让心灵和大地

  离得近些

  这世界啊

  

  日落

  八百里戈壁上

  蚁群沿着一节枯干的草叶

  从容爬行

  

  就这样坐在这里

  草木安静 庄稼饱满

  路在山上 山在远方

  远方的远方依我而坐

  

  伴着风声雨声花开声

  和叶落声和岁月流逝

  和瞬间永驻的声响

  你坐在这里

  

  你摊开四肢像一块

  沉默的石坐在这里

  一如此刻

  你坐在远方

  

  □鲁娟

  西昌的月亮

  清晨的栀子花

  和今夜的月亮

  一样好看

  它们皎洁的光

  印在杯中

  印在书上

  印在佛的额头

  印在亲爱的你心间

  坦白说,这么多年

  我们丢掉了多少黑暗

  才能看清它们的明亮

  

  □伊萨

  低处和高处

  十个祖先住在高处

  五对黑臂膀挨着云朵

  我仍在低处住着

  因为生活高高在上

  便于仰望

  

  □马海吃吉

  自由青春

  晴日,灵魂在山里流浪

  雨夜,灵魂在家中高清

  人生无忧无虑

  为了你,我愿

  付出我的所有

  

  解脱,在一个

  自由的世界里

  接受一切招魂的仪式

  接纳宁静天空下

  一泼泼 熟悉的

  或者陌生的人

  最后的诉说

  

  □马布杰伊

  心底索玛

  掏空诗歌的内核

  篮子里

  一度苍白

  玛瑙的色泽

  在废弃的旧纸堆里

  在雨过天晴时

  一次次 寻找你

  依旧袅娜的容颜

  

  逐一抚摸心中

  那些铜质的伤口

  山谷空旷 是我

  与这个世界之间的

  距离

  惟一的抚慰,已在

  金色的花瓣上

  重蹈覆辙

  

  在长途跋涉的酒杯里

  饮尽这一生的情

  词语的火焰 像一场

  大雪滚滚而来

  湮灭过往

  浩然的披毡

  是否如同 在我心底

  疼痛多年的索玛

  

  □吉克约嘎

  鹰在高空

  看吧 在蔚蓝色的高空中

  一只鹰 从来不会

  向任何事物低头屈服

  在狂风暴雨中

  鹰依旧是那么的高贵

  带上梦想

  去追逐自由之翼吧

  

  鹰在高空中哭泣过后

  依然会笑着面对

  它在等待

  等待重新飞上高空

  孤零零的鹰

  它拼命的扑打翅膀

  它在挣扎

  它不想放弃

  因为它没有忘记

  它是一只 翱翔在

  空中的雄鹰

  它想回到蓝天中

  回到属于它的天地

  

  □邱蓉

  高傲的音符

  夜已很深 其实

  也不是太深

  苏尼的那一声声响鼓

  已经直达纯洁的灵物

  一首歌无止境地在悲伤

  那位多情的诗人

  被爱染红的诗文击伤

  夜,卡住咽喉

  无法呼吸

  每年的今天

  我们都理直气壮

  拥有的任性

  在彩色的明光里摇晃

  

  在堆满丰谷的屋檐下

  笑靥,自然而然

  山坳,所有女人的密语

  一直隐藏在夜色中

  荡游,言笑,暗香

  被写在善良人的指尖

  在另一个世界 允许我

  安静地看,去听,去想

  请我取走 属于各自的文字 在一个个浅浅的笑意里

  写下 永远高傲的音符

  

  □阿洛可斯夫基

  那一年

  那一年,他的天一黑

  再也没有亮

  那一年,人们都没有哭泣

  那一年,内心滴的血

  浸红了一条山路。

  那一年,夜静,火灭了

  围坐于火塘边的人

  揭开心底,全是

  一串串有伤口的故事

  这一年,人们忽然发现

  这片土地上 有一朵云

  一直白白嫩嫩地走过

  

  □阿索拉毅

  图腾

  火已经无法表达

  我对你的渴望

  虽然我渴望火焰

  在每一个灵魂的深处

  静静地燃烧

  

  当骨头有了钙质

  滚滚风沙

  自然挡不住一只猎鹰

  只管往前飞

  年迈的枯树会述说

  大江大河的形成

  不只是一天两天

  

  当骨殖丈量起土地

  决定就不必后悔

  海角天涯

  总有一片 属于

  蓝天的大海

  古老泛黄的土石墙

  又一次点燃

  不再仇恨的篝火

  

  孤独的婴儿

  哭泣着黎明

  愿望直抵灵魂中

  寄居的太阳

  痛苦无神的眼珠

  一直远望着

  对面那片绿林

  有一只蚂蚁

  又一只蚂蚁

  一天天艰难地走过

  而风沙冷冷地吹拂着

  一棵要死的孤冷枯树

  图腾 一种焦急等待

  一直 魂魄不散

  

  □阿洛秀英

  心静

  给自己一个空间

  静静地

  与空气分享喜怒哀乐

  它会容我讲

  故事的平凡

  好像是一起分享

  同桌的晚餐

  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待它尘封

  回忆聚又散

  晚安 过每一个夜晚

  

  □陈宏

  谁之过

  山秃了

  只有陈腐的一棵棵树桩

  山鹰必定含泪远飞

  山空了

  只留下千穿百孔的肌肤

  子孙万代面临西北风

  民穷了

  只有在不眠长夜中遥望

  辛酸而艰难的迁徙

  一年年荒了地

  一寸寸土壤

  只有长满低矮的杂草

  干枯的叶子

  随风飘落

  心也跟随 飘零

  

  □沙玛中华

  思念故乡

  贫瘠俄的土地

  一直养活不了

  日益膨胀的物欲

  抖抖泥土

  扛上装满乡思的行李

  日晒雨淋

  寒风刺骨的夜

  卷缩在被窝里

  用拙劣的文字诉说心事

  

  把思念折成枕头

  一夜又一夜把愁绪灌醉

  孤寂在暗夜里飞舞

  唱一首家乡的歌

  我把母语珍藏在心底

  待到春暖花开时

  与亲人分享

  

  □千山松颂

  过去

  过去是一盏小小的灯

  时而明亮 时而漆黑

  当我再次想起过去

  我的一切

  不再流泪 不再低头

  这一刻 过去

  我脚下的一座山

  垫我高度

  让我俯瞰未来

  

  □吉日莫铁

  地球的耳语

  我生来就在天上

  仰望着太阳

  俯瞰着月亮

  大气是我的衣裳

  

  我生来就在天上

  陆地作高冠

  里边藏着海洋

  

  我会刮风还会下雨

  就像我的主人

  会快乐

  也会忧伤

  

  □贝史根尔

  相处相近

  来吧,这样静静的夜晚

  我们感到了幸福的生活

  也许,我不经意中

  你已经破门而入

  

  来吧,可爱的,来吧

  就在这宁静的夜晚

  温暖的火塘噼啪燃放

  让我们烧些土豆

  唠些沉甸甸的家常话

  

  来吧,亲爱的,来吧

  我们就这样相处相近一会儿

  犹如一杯浓酽的泡水酒

  岁月和日子很快会过去

  

  □米赢

  明天,我相信

  在时间的筛上

  光阴一簸

  我们都无法握紧对方的手

  纷纷下落

  

  或者,在下落的河流中

  你可以看见

  你的青春和我的暮年

  在城池的站台边上

  嘻嘻哈哈打着算盘

  合计所有人上车前

  剩下的那点笑脸

  和幸福

  

  明天,我相信

  我会第一时间

  找到我爱的那个人

  她也会在晨曦中

  移动自己的那盘

  整齐划一的人生格局

  

  我能肯定的是 今夜

  我躺在90度的诗歌上

  想象 却被冬天烧坏

  

  □木帕古尔

  我知道

  我知道

  你曾经徘徊

  在白天与黑夜的边缘

  你用你的方式

  衡量不一样的高度

  翻过的山不算高

  淌过的河不算深

  

  我知道

  你不必多说什么

  让岁月见证你的蜕变

  你站在木府山下

  晨曦洒满你的世界

  你走在比尔河畔

  微风抚摸你的灵魂

  

  □蒋志聪

  日子

  撕下一页昨天

  没有血腥

  捏成一团

  留下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风沙在用心地填埋

  翻开一页明天

  感到从没有过的疼痛

  是岁月被我绞割

  还是我被岁月绞割

  日子还在继续

  星月还在轮回

  我依旧

  期盼撕下无数的日子

  让日子继续把我雕刻成历史

  

  □吉木五乃

  黎明

  黎明已经成熟

  在阳光山脉还未苏醒之时

  在大山的气息中

  我是一个看不见的黑夜之子

  星光隐去了沉默

  接下来便是母亲的呻吟

  

  山谷的村庄

  在黑夜中悄悄苏醒

  多少呼唤声

  从昨日的黄昏一直延伸

  此刻的黎明,我欲用

  全身的力量去换取

  母亲一时的欢乐

  火塘边,只剩一个

  叫做孤独的影子

  老人的村庄

  失落的村庄

  在回忆的河流中

  飘荡着娘亲的泪花

  

  □伍远朋

  锄头

  磨了又磨的锄头

  蹭亮,迎接晨曦中

  第一缕阳光

  追随喜鹊歌声

  下地

  白发,是早春的芦花

  日升而出,日落而归

  母亲,用锄头似的腰杆

  托举秋香

  稻麦落地,颗粒归仓

  弯弯镰刀

  是父亲佝偻的腰

  见证着

  丰收的喜悦,快乐的时光

  

  □吉伍子琪

  太阳风

  唇间飘来两朵云

  夜半敲击你的门

  总有潮湿的温柔

  牵出火热的你

  飞出山崖里筑的巢

  伴着雨的名片

  亲吻野玫瑰的花瓣

  像男人粗狂的胡须

  吹灭周遭的谶语

  

  □阿苏越尔

  火塘

  阿爸走了

  从山上砍来的柴禾

  还在火塘内燃烧

  

  阿妈老了

  火塘边的三个锅桩

  还在选择陪伴

  

  我们长大了

  各自的火塘已不再

  燃烧同一个故事

  

  布谷鸟来了

  布谷鸟 就像

  我们远方的亲戚

  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苏文权

  存活

  把自己的身体放进

  水里。让水像阳光般

  漫过我的每寸肌肤

  将冰凉的感觉比作

  春天。然后存活于

  两个世界

  

  我就在白天过后

  把自己埋在黑夜里

  倾听夜的呼吸

  比燃起的草

  更具有温度

  

  □阿炉·芦根

  火焰

  前进或退缩

  如果决定远行

  请带上一碇银

  于最后时刻,买一枝松

  吊青你诗意的痛楚

  

  如果决定回归

  趁早,搜寻半坡上的

  一方小坪,标注朝向

  

  趁早,叫焚尸人轻点

  火焰,须加上自暴自弃

  这样,完得快些

  

  诗还在注解

  树叶上的符号,有鸟鸣

  但,矮不过自己

  写在土地上的姓氏

  模糊不清

  

  这样就好了

  我的一生不需定位

  所以,最后被唤作

  火焰

  

  □加潘布哈

  美梦

  路,一头连着城市

  一头伸进彝山

  家谱,一头系着祖先

  一头系着自己

  

  黄昏

  压弯山脊

  经书焚烧

  爷爷自尽

  父亲在悄悄占扑

  

  我

  栖在城市高楼的枝头上

  梦回南方高原

  梦见绿洲

  梦见游荡的羊群

  

  □孙锦屏

  看云

  轻轻地推开

  昨夜的

  月寄相思

  目光在清晨的窗外

  越过灿灿的菊

  越过悠悠的篱

  越过盈盈的水

  看云

  看山腰的云

  看山顶的云

  看天空自由来去的云

  看云的时候我是云

  云是云家乡

  云是我家乡

  

  □玛惹阿且

  亘古山峦

  那一刻

  我只想 驻守在

  这亘古的山峦间

  这一刻 我只原

  静静守候

  就要盛开的索玛

  情依旧在孤独中释放

  让我身似浮云心如飞絮

  去倾听 每一朵

  花开的声音

  去凝视每一朵花

  绽放的过程

  徜徉在花的海洋里

  做一个 自由

  而幸福的人

  

  □吉时拉根

  大地的声音

  深沉的土地

  进入了更长的睡眠

  

  幽远村口 清晨

  弥漫的炊烟袅袅

  晚归的耕牛 深深的呼吸

  拉起 对冬日长长的叹息

  万千物种

  只见有升腾的气流

  

  瓦板屋下的火塘

  一次次扣问 雪族

  十二支系的来龙去脉

  屋檐下的阿爸

  只留下壁上的掠影

  留下 越来越清晰的记忆

  雪地里 阿爸的影子

  不言不语的睡去

  我看见

  我那泪滴破碎的声音

  泛起了一片 大海的涟漪

  隔着雪地我仿佛听见了

  大地的声音

  

  □阿库乌雾

  阳光在我们中间

  一只剽悍而孤独的虎

  以它的睿智

  以它超群的冷静

  默默地在

  更高更远的山头

  注视着 倾听着

  

  阳光在我们中间

  阳光掀开一层层的绿波

  锯沫沙沙地落下

  万木复苏的日子

  黑蚁搬迁的日子

  鸣带来土地的声音

  圣者在土地深处

  正接受切割

  

  阳光像小狗一样

  窜进我们的肉体

  寻找最后一处恶臭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