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普驰达岭散文诗|像山有灵伟岸 如风诗意自在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20-05-0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一)


大西南,山岚含神性,风舞自由天。

南高原,水敛似花开,诗行风雅颂。


(二)


多少次打马从大凉山走过,扑面而来的一切事与物,让这片诗性的土地充满温暖。

所有的想象宛如隐遁山林的修持者,随时可以张开智慧的翅膀,如鹰盘旋高天,日夜守护着茫林山间的飞禽走兽及无数植物。


(三)


这是一片诗性的土地,山谷林涧的每棵树、每座山都有神灵护佑,而作为人仅似陌客路过,对山的一切,他们的心里都满怀尊重与敬畏。


(四)


多少年来,我始终以虔诚的目光,仰望着这片土地,每一片自由洒落的阳光下,都鲜活着满山遍野的生命,她们盘踞着沧桑的年轮,诉说着大西南不老的传奇。

多少岁月,我举起轻如月光的眼眸,打量着南高原深情的夜晚,在每一缕充满温情的月光深处,灿若星河的岁月,绵延着不绝的挽唱,吟咏着大西南古老的歌谣。


(五)


在这片母性的山川河流间,人们敬畏天地、顺应天地自然法则,自古与万物生灵一同构成了极地金沙江两岸独特的信仰认知体系。虽然那些深烙在族群的整体过往记忆中的众神,像远去的时光退隐至云端山巅,然而那些对天地万物的认知方式,如同在一脉相承的血液中隐伏的基因,不时在彝人现实的地域生活中撒下智慧的鼓点。


(六)


在这片充满神性的天空下,绵延千万年的父子连名谱系承载着彝人高挺的英雄髻,祖先崇拜灵舞而出的氏族谱牒,鼓点浩朗,声响铿锵。他们在这里播种爱情,他们也在弯弯曲曲的金沙江两岸收获希望。


(七)


在火塘边诞生,在火光中归祖。我们都将如来之初,站在足下的土地,又将回到足下的土壤。在人性的天平上,万物都将归一。


(八)


当人凭借比飞鸟鱼虫、花木草树多出来的那些智慧,以为可以主宰这个世界时,却忽略了我们所能看见的远方的远方,忽略了我们视野之外及想象之外更辽阔无边的认知和时空。


(九)


灵魂在灵动,肉体在消亡。鱼不知有水,水不知风动。在欲望在飞翔,信仰在濒危的当下,当我们以一个民间诗刊的背影站立于天地之时,我们该以山民的神态仰望天际密布的星云,我们该以风语者的姿态叩问天地,我们要像河流一样弯曲着泽被两岸的生灵,学会如风拂细柳,润物细无声。


(十)


诗人写诗,人在诗中。诗人的生活,有个看不见的轴心,诗外的一切都是他诗写的质料。诗人写诗,诗学理念在诗歌中,诗学审美在诗中,诗学体验与修辞,修养在字里行间。诗学不是个虚词,它是一个实在活现在诗人文本中的文字涵养。

轻依岁月,静听自然,天幕如雪。

半盏茶香,悟道天地,参禅一生。

其实,诗学就是参禅的人生哲学。写诗,我们该像山民自在,我们该如山风自由,我们也该似大山伟岸有灵。


(十一)


“山风”天自在,审美有万千。在前行的路上,我们该“像山伟岸有灵,如风自在诗意”,始终用笨拙的笔触描摹那些浮躁之下寂静中孤独的抵达,延展《山风》“山岚含神性,风舞自由天。水敛似花开,诗行风雅颂。”的想象空间与存在哲学。


(十二)


诗歌最先让人记住的,不是它的内容,而是它的声音。就如《诗经》是一种声音,《离骚》也是一种声音。诗人,最重要的,不是写出了什么内容,而是发出了什么样的声音。诗歌的声音是诗人最本质的形象。


(十三)


不同的音符产生不同的声响,音符能处理的事情,总比音乐的想象更多,诗歌能改变的事情,同样比文学的想象更多。

作为“山风”首刊和集结号,在前行的路上,我们应该远离或拒绝那些“站在人群中,看不见人群;站在背影里,忘记了背影;坐在石头上,忘记了依靠;移行于岸上,忘却了大海”诗写者。


(十四)


“山风”是自由的思考行者,文风不可碰瓷。缘此,期待栖居在“山风”中的诗人们,以诗歌的方式感恩着远去的先祖和脚下的大地,并在神性的境界和凡俗中,用诗歌方式与过去和未来对话,生发一个真诗人那充满人类良知的嗓音和手势,最终抵达与回归人性的诗性的土壤。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