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荷 记(组章)| 普驰达岭散文诗集《途经之水》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20-06-20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作者按:一世洁癖的我,对荷之傲骨,早膜拜三生。过往之点滴,来生之修持,无不在一次次与荷而立中释然,以而立之年,涂荷之一世轮回,偶得《荷记》四章,留存于此,观照一生,虽懵钝,但足也!

春  荷

白驹过隙,细雨和风,正是一抹春阳入怀时,是谁牵着远方的灵魂,让玉莲抵达春天的码头,拨亮一夜城池阑珊的灯火。

一米阳光,两袖细柳,又是谁让碗莲在一亩瑶池低低地飞?

与荷为邻,春的脚步被一池之水的沉默高高举到柳梢,万物的思想在沉睡中,与荷一起醒来,亭亭出水,秀逸美艳,香远益清。

春当键,柳作丝,荷为舞,最怜红粉几条痕,卉之英茂,花之独灵,只待三千蝴蝶穿过冬天的手,落坐在春荷含苞的枝头。

空谷幽兰,春荷临风。叶为衣,花为裳,莲作杆,霓裳水国,美不胜收,碗荷美艳,一世绝伦。

碧波之上,袅袅婷婷,藕植墨写澄澈,莲亮血色光韵。清风为伴,冉冉飞梦缭芳馨;浩浩气节顶天地,贯日月,无悔前世与今生。

细雨新蕾,和煦风,柔柔花,商隐锦心绣口,有诗道:惟有绿荷红菡萏,翠减红衰愁煞人。

今生,与荷为舞,春在前,载荷于后,三杯两盏,春荷为谁哭,爱情在天啸。

岭南王,金沙印,是蛮是夷谁枭雄?

如梦令,三山过疆,颜尽开!


夏  荷

隔岸而坐,思绪流沙。只有那汪放置目光的瑶池,一株夏荷款款而来,叶脉舒展,脸庞透绿,身躯玉洁,楚楚临风。

时光如水,岁月已深。只是一秋之遥,而荷的玉洁早已盛放在我记忆的长河,缓缓趟过我流放多年的眼角。

这个夏天,我只能守着那汪荷池,落座为一条安静的河流,弯曲着身躯,让款款的思念沦陷于夜的无眠,让一颗心在自己的弧度里向你漂泊而去,浪漫而来。

我在岸上,荷立瑶池,我如那枚盘坐千年的石头,与水为邻,沉而默间,已白发苍苍,空留一腔忠贞与肺腑,只有舌尖上的语言在内心牧放着你的玉洁冰清,临风清清。

你说,夏荷待开,只为我。

你说,你是我前世亲手种下的一株碗莲,夏莲万亩早已开遍,只有你,是长在我心横切面上的那朵莲,沉睡千年,只等我词谱玉莲、诗写婵娟。

与荷而立,我渴望安眠在这些无风的时间里,守候着荷莲盛开在内心深处温软的角落。

我渴望时间都属于我自己,让空荡荡的守望,最终回到内心深处,坐成一汪瑶池,让那株荷莲,在静静的时光中网住我的一生。

多少年来,在与时光对峙中,我始终想象着能在自己的心尖上找到一个真实的位置,安顿我渐行渐远的步履,独自守候在碗莲的肋骨之上,让情的枝叶在海誓山盟中慢慢变老,让爱的段落在地老天荒中缓缓流芳。


秋  荷

雁掠秋空,行云带雨。我醉晚秋影孤零,谁怜秋荷不思归?

放眼一亩瑶池处,昔日荷摇浪千顷,今夜波曲叶枝残。 

秋水长,月如冰,暮色根藏莲藕肥,岸柳垂塘雨潇潇。

三分秋色,二分霜寒,心绪萧瑟两茫然。

鸳鸯别蒲沧浪夜,连天秋雨纤纤指。

孤舟一叶,风零一秋,残荷一池。

秋临风卷帘,寒晚露殇荷。淡淡眉枯,纤纤指黄,盈盈一水情难问。

一秋冷翠,一季遗香。亭亭轮回,一世气节,我心向荷谁皈依?

 

冬  荷

漫雪关山,冰天瑶池,冬荷入梦。

梦里春秋,落花千尺,岁月流转。

那些与红尘绝缘的影像,那些在流光中枯萎的记忆,一段一段,一枚一枚。

一夜飞雪,已落三千。荷之过往,楚楚韶华,已被一湖冰清尘封。

冰天猎猎,日子留白,关山陈仓,余香暗渡。

秋风已落,冬风已起。白雪漫漫间,山隐水落,冰荷两重天,隔岸三生石。

石站立,冰躺身,荷入住。

苍穹人生,飘渺虚无。

冷月寒光,梅影凄楚。

离愁长,情路短。

此去瑶台,山几重?水几弯?

地已荒,天未老,冬荷似禅:傲骨隐忍,参禅一生,轮回修持。

淤泥当床,冰湖作被,多情关山,冰心一壶。

待来年春开,山醒来,冰醒来,冬荷醒来。

发水的芽,长水的叶,盘水的根。

夏风落落时,荷披水之霓裳,立石之骨头,结碗莲之心。

把玉洁冰清的美名亮在湖面:临风楚楚动人,繁华盖世无双。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