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焦点.观察

小村子里南诏国王的后代

作者:张恒钊 发布时间:2019-07-27 原出处:云南小村子

未标题-10.jpg

公元902年,曾经强盛一时,威震中国西南部及东南亚一带的南诏王国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权臣郑买嗣谋杀了最后一位南诏王舜化贞,接下来在羊苴咩城(今大理)大开杀戒,将南诏王族800余人屠杀殆尽。风花雪月之地血流成河,染红了洱海。传承了十三世253年的南诏王国灭亡了。

未标题-11.jpg

未标题-12.jpg

残存下来的南诏蒙氏王族面临着灭顶之灾,该向何处去?才能逃脱血雨腥风。回到最初的家园,巍宝山下的龙兴之地,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于是,这些落难的王公贵族,扶老携幼向南而去,穿过蒙舍川,沿着阳瓜江,藏匿进了巍宝山的高山密林,回到南诏开国之君细奴逻曾经牧耕的那片土地。为了躲避追杀,不得不改名换姓,取“蒙”字的草头和宝盖,分别为“茶”和“字”,于是茶、字两大家族就繁衍生存下来,历过了1000多年的历史长河。

未标题-13.jpg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城头变幻大王旗”,这些王族后人陆续搬回到细奴逻曾经躬耕和发迹的新村,那个巍宝山下曾经紫气升腾的地方。这些不忘根本的人,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祭拜先祖细奴逻,一直延续到现在。

未标题-14.jpg

未标题-15.jpg

前新村在巍宝山脚下,依山傍水,风水绝胜,是一个出帝王的地方。村口有一处土墙环绕的菜地,如果不是村里人告诉我们,很难想象眼前这截随时都可能倒塌的断墙埂子,竟然就是南诏国第一位君王细奴逻的房屋遗址。不过历经1300多年还能保存下来这点踪迹,可以看出村里人的悉心照料。遗址的旁边就是村里的打歌场。前新村是一个彝族为主的村子,全村64户,285人,大多都是姓“字”,也就是说都是蒙氏的后人。彝族人民热爱打歌,每逢节日,或者婚丧嫁娶,都要聚在一起,痛痛快快跳上一场,唱上一夜。不过在这块打歌场上跳,只限于一般的节日,而村里最重要的祭祖仪式,是在巍宝山上的南诏土主庙,最盛大的打歌自然也是在土主庙的门口了。

未标题-16.jpg

正月十四至十七的祭祖是前新村民一年一度的重大活动,而且随着影响的扩大,全国各地的彝族都来到这里参加这项活动。不管怎么说,一个由彝族建立的大国的开国之君,自然值得所有的彝族把他当作自己的先辈,进行祭祀。南诏土主庙相传建于公元714年,南诏第三代君主盛逻皮受唐玄宗旨意在巍宝山为其祖父盖庙塑金身,唐皇敕封细奴逻为巍宝山巡山大土主。也就是说,前新村民的祭祖活动已经有1000多年的历史。

未标题-17.jpg

未标题-18.jpg

未标题-19.jpg

从村里到土主庙要走半个小时左右。主持祭祀的人家在正月十四即上去做准备,十六日为正式祭祀日期。祭祖会由全村人轮流来办,每户依次做会头,会头除了带领大家祭祖以外,还要负责操办饮食,要摆几十桌。实际上对祭祖的准备在一年前就开始了,因为要准备那么多人的饮食,还要用猪头来供奉祖先,所以,会头还要承担养猪的重任。好在按老规矩村里每户都要出1升苞谷给会头,帮助他把猪养好。

未标题-20.jpg

未标题-21.jpg

未标题-22.jpg

未标题-23.jpg

正月十六日,土主庙里已经是烟雾缭绕,不断有人来上香,以及做饭的炊烟弥漫了殿宇。从城里请来的洞经会早早就在这里奏起1000多年前的音乐,加上苍翠的柏树,古老的庙宇,恍惚间就让人感到梦回南诏。“问南诏五百里山河,寸土皆非,归来福地洞天,不忘昔日耕耘处;与李唐十三传终始,雄图何在,似此闲云野鹤,获遂当年崖穴心。”土主庙门口的对联讲述着南诏国的故事,王霸雄图尽归于尘土,也许巍宝山上的悠然生活才是一个家族长盛不衰的保证。就算是一个梦吧!对前新村的这些王族后裔来说,太上老君就是造梦的人,他把一个巍宝山上悠游自在的农民变成了一代帝王,又把帝王的子孙们变回了山上的农民,这就是所谓的轮回了。梦醒了,还在巍宝山上,枕着山花野草,看着身边的牛羊和天上的浮云。妻子来送饭的时候,会不会还有陌生的老人来要饭吃?会不会又坐上了金銮殿?闲云野鹤与雄图霸业都只是人世间的一个梦。

未标题-24.jpg

未标题-25.jpg

未标题-26.jpg

祭祖仪式开始了。礼炮声中,唢呐吹起,洞经响起。在道士的引领下,人们排成长队,领头的两个老者一个用盆装着一只煮好的鸡,鸡嘴里插两扎青松毛;另一个抬着猪头。后面的有抬红糖的的,抬黄纸的、抬水果糕点的,还有的抬着小香炉,还配上一朵茶花。妇女们都换上了彝族的盛装,每人手持三支或七支香,向山上而行。首先要到山上主要的宫观巡游一圈,代表巡山,同时也拜祭各路神灵,请求保佑。接下来吹吹打打回到南诏土主庙,越过用板凳搭成的“阴阳桥”,来到威武而又慈祥的先祖细奴逻面前,恭恭敬敬地献上香火纸钱、各式牺牲,或默念或倾诉对历代祖先的追思,以及得到祖先佑护的愿望。大家一一磕过头后,会头一家人将供桌上的猪头抬到明年祭祀的会头跟前说,今年的祭祀活动我们已经做完了,明年请你带头祭祖。同时把猪耳朵切下来交给下一任,这样,一年一度的祭祖活动就顺利完成了交接。

未标题-27.jpg

祭祖结束了,但巍宝山的热闹还没有完。到了二月初一,就是朝山大会,据说细奴逻被太上老君点化那天是二月初一,在他称南诏王后要求他的子孙每年从这一天开始,都必须来这里拜谢太上老君半个月。久而久之,成了一直延悉至今的朝山会。在朝山会结束的最后三天,也是巍宝山歌会的日期,来自周围各县市的人们都要来巍宝山对歌、打跳,顺带进行物资交流。据说歌会的起源是人们在这里载歌载舞庆祝细奴逻凯旋归来。

未标题-28.jpg

每年的山会期间,巍山和邻境大理、洱源、弥渡、南涧、漾濞、凤庆、云县等市县的各族人民群众身穿自己的民族服装,怀着喜悦的心到到巍宝山朝山赶会。巍山民间洞经会在各个殿宇里演奏古朴优雅的洞经音乐,给这座名山增添了迷人的色彩。各地商业单位和个体商贩在巍宝山摆摊设点,经营饮食、食品、山货、书画、儿童玩具、地方名特产品等。到了二月十三至十四日,人们又汇集到打歌场,周围山寨的彝族群众身着绚丽的民族服装,带着乐器,汇集到打歌场,围成圆圈,举行打歌活动,他们歌唱爱情,歌唱幸福美满的生活;歌词内容丰富,舞姿优美,旋律古朴优雅。人们先是围观歌舞,随后都情不自禁地加入打歌行列,打歌队伍多到数圈,人数多达数千人。人们尽情地跳啊唱啊,直到太阳落山方散。如今在巍山县的倾心打造下,已发展成规模浩大的中国彝族祭祖活动。

未标题-29.jpg

南诏国已去多年,但人们对祖先的追忆却在心里,一代又一代。兴也好,亡也好,宫阙万间都作了土。不一定要什么伟烈丰功,还是衣食足的生活更为安定,更为幸福。

未标题-30.jpg

未标题-31.jpg

(文图/大狗熊 张恒钊)

编辑:邱文华 发布: 邱文华 标签: 小村子 南诏国王 后代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