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焦点.观察

大地放歌——凉山广播电视台彝语频道试播11后正式开播

作者:甘建荣 加拉 沈岚 等 发布时间:2020-06-26 原出处:​凉山日报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shibo.jpg

彝语频道试播开通仪式。


大地放歌——凉山广播电视台彝语频道试播11年纪实

甘建荣 加拉 沈岚

奔腾不绝的大江大河,滋润着西南高地这片富有古老文化、神奇传说、迷人景观的土地——凉山彝族自治州。万卷山河,大地放歌,在州委州政府的坚强领导下,2009年元旦试播的彝语频道,让凉山各族同胞收看到了彝语电视节目,此后,历经十一个春华秋实,彝语频道终于华丽转身。这,无疑是关乎凉山主流媒介和传播民族文化的一件盛事;这,无疑将让凉山电视人继续根植这方热土,以深潜的感受和体验,迹写风物人情,纵情放歌。

万山千水,沟壑纵横。凉山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和四川省内民族类别最多、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地区,也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由于地理位置相对闭塞,凉山还有占绝大多数的彝族群众仍然用母语交流,约有半数左右的彝族群众不能完全听懂、看懂汉语广播电视节目。彝、汉节目布局上的失衡,势必造成广大彝族群众不能有效地接受现代文明常识和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语言障碍带来的传播受限,严重削弱了全州广播电视的传播效果。

2009年元旦,彝语频道的试播讯号从凉山广播电视台机房播出,从这一天起,灿烂悠久的彝族文化在方寸荧屏之上,闪耀独特的光华。这是传播党和政府声音的一个重要平台,是传承与发扬民族优秀文化的一个关键载体,尤其对广大的凉山彝族观众而言,母语频道是他们万家欢乐的精神源泉之一。

试播的彝语频道紧紧围绕州委州政府中心工作,在建设美丽幸福文明和谐新凉山的蓝图上,自觉提高政治站位,着力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唱响主旋律,凝聚正能量,加强民族语言的对口宣传,以民族根脉为地域特色创办电视节目,切实发挥频道助推彝区脱贫攻坚、民族团结、禁毒防艾、社会稳定、健康文明的积极作用,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11年,不过是白驹过隙、刹那芳华。而于凉山电视人来讲,却是用忠诚的信念,为凉山发展提供强大舆论支持的一段漫漫征途。这征程,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凉山电视人以铿锵的力量,记录着彝族群众发生的深刻变化,记录着凉山大地正在华丽蝶变的历史性跨越。

凉山的脱贫攻坚,既是扶贫工作,也是民族工作;既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不仅关系到几百万凉山各族人民的福祉,更关系到全省乃至全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大局。凉山电视人积极发挥电视形象直观、易于接受的宣传教育媒介作用,在助力脱贫攻坚战役中勇挑重担,通过彝语栏目、彝语影视剧和综艺节目,引导彝区群众“拔穷根”“去顽疾”“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

荜路蓝缕,停辛伫苦。11年来,彝语频道已经建立完整的采、编、播体系,每天从上午7点30分到次日凌晨1点滚动播出,多档日播和周播栏目天天精彩呈现,《彝语新闻联播》《彝乡风》《彝语动画廊》《彝州艺苑》《经典诵读》和《彝语电影电视剧》总有属于自己的受众,频道已经发展成为凉山大地上涵盖面广、内容丰富、社会美誉度较高的电视频道。

筑台引凤,携手远航。《科普苑》是凉山彝语试播频道与州科协联合开办的一档用母语传播、传授农业实用技术的栏目。美姑县村民莫色乌嘎向来用心收看,搜罗资料,不耻下问。近年来,他通过养鸡,不仅自己告别了贫穷,而且还带动村子里的其他农户科学养鸡,正奋进在奔康路上,仅养鸡这项,全村60户人,户均收入2.7万元,收入最低的家庭可收入1.6万元。在州县科协的技术支持下,昭觉县大坝乡的吉子史格投资400万元建起了养猪场,带动专业户51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0多户,一年出栏生猪3000多头。德昌县农村专业技术协会副会长杨万泽是彝语电视栏目的忠实观众,从事蜜蜂养殖30余年的他,于2018年3月与美姑县政府签订协议,负责在美姑县组建养蜂专业合作社,支持农户扩大养蜂和种植油菜规模,提供科学饲养管理技术支撑,切实帮助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实现多渠道增收,助力凉山科技扶贫。

一个个与彝语电视结缘的故事,让彝族儿女的梦想照进现实,迎接着充满美好希望的明天。

回首来时路,以2009年元旦为坐标的11年路径图,标示的是凉山广播电视人守初心、担使命、尽职责的赤忱守望。

电视频道作为现代传播的一种媒介,其寓教于乐的社会功能相当凸显。凉山电视人只为将民族传统文化与人文风骨之美展示于荧屏之上,只为将彝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展示于观众面前,最后终于换来涓滴之意,只待汇成大海。他们群策群力,激情飞扬,点亮荧屏的奇葩,悄然绽放万千观众的心房,先后推出的《中国彝歌会》《彝历新年晚会》《彝族相声小品大赛》《彝族原创诗歌大赛》等一场场特别节目盛况空前,为千家万户带去酣畅淋漓的饕餮盛宴。其中,旨在提高道德修养、审美情趣,从而形成正确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玛牧》经典诵读比赛,微信公众号投票总量超过2400万。

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是党的新闻舆论工作中守正创新的一项重要任务。凉山广播电视台在坚守正道、改革创新中,以媒介融合的发展思维,吹响了激越的号角,打造出了彝汉双语的“两微、一端、一网”产品。其中,中国彝语APP、中国彝语公众号是全国首个以“彝语”作为传播手段的新媒体平台,凭借网络媒体的先进技术,宣扬彝族地区的发展成就,宣传多彩的彝族文化,传播凉山各民族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时代新风貌。

网络通达,无限可能,试播的彝语频道还与总部在北京的彝族人网深度合作,同步开通了直播信号,像一根纽带,维系着川滇黔桂彝族同胞共同的民族情感和中国民族一家亲的文化认知。

吉克阿优是万千农民工中的佼佼者,在东部省会城市打工期间,他笔耕不辍,出版了一部诗集,北京的某机构还根据他的事迹拍摄了一部纪录片风格的电影。“无论我走多远,只要守着电视机,或者手握着一部手机,我就可以听到美妙的母语,甚至偶尔也能看见家乡的父老乡亲。在遥远的异乡,无需借酒浇愁。”他如是说。

主流视野,时代情怀。11年的坚持和守望,只为期待彝语频道的正式开播。不胫而走的消息传到祖国各地,在那里学习、生活和打工的彝人无不欢欣鼓舞。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新时代赋予凉山电视人工作的新内涵和新使命。为积极消除少数民族群众在地域分布、语言文化、职业结构、城镇化进程等方面存在的疏离和隔阂,消除族际交往障碍,彝语频道将在努力办好《跟我学彝语》的基础上,增开一档全新的栏目《学说普通话》。

在承继中与创新,在创新中承继,凉山电视人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谋发展,砥砺奋进,忠诚担当,植根这片深情的土地而纵情高歌。

过去未去,未来已来。既往的成绩再辉煌,都已经成为历史,而今,彝语综合频道站在了全新的起点上,正坚定地朝着美好的明天奋进。


曾经的那份守望

何吉英

b2.jpg

在从盐源帮扶回来的路上,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激动的声音:“‘凉山彝语综合频道’批下来了,十一年啊,我们共同争取了十一年!”听到这个消息,我眼眶湿润,忙道:“祝贺!祝贺!”很高兴这个期待已久的事项终于落地,也谢谢凉山广播电视台的同志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个消息。是啊,彝语频道身份的确定,意味着民族地区广电事业的发展又向前推进了一步,真是感慨万千……

车窗外,路旁那略显苍枯的树木被时快时慢的车速留在了身后,脑海里浮现出与此相关的一幕幕。

那时,我刚从县上调到州上,荣幸地被推荐选举成为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为了更好的履职,在关注交通、教育、医疗卫生等事业发展工作的同时,我始终把坚持讲好“北京话、四川话、凉山话”作为己任,同时作为一个凉山人,作为一个彞族人,希望“凉山彞语频道”能够拥有合法身份,能够上卫星电视,更好地覆盖广大彝区,成为自己履职5年里每年必提的提案。

守望和坚持之初,我之前的很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代表和委员都在各自的平台上分别提交过关于“凉山彝语频道”的相关建议,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在我的履职中,我必须为此继续发声,穷尽努力。

“凉山彝语频道”试播以来,我一直是它忠实的观众,感受到了它一步步的完善、成长和成熟;倾听到了无数的彝区群众期盼彝语频道能走进千家万户,为他们送去毫无语言障碍、入脑入心的党和政府的声音,以及喜闻乐见的电视节目;目睹到了彝语频道工作条件的简陋,以及他们积极争取多方支持,努力将彝语频道作为深入宣传国家法律和政策,推动彞区乡村建设、健康文明教育、普及科技知识、传播先进文化、促进民族团结、传承和发扬民族文化工作的激情和默默无闻的奉献。

那五年,凉山广播电视台不断给我提供最新的信息和相关数据;那五年,我也根据国家广电总局的答复不断地充实提案的内容和调整建议的可行性。2016年,我针对答复里提到的卫星覆盖区域的客观性,我将彝语电视节目的覆盖调整为云南、贵州和四川三省,同时结合实际,阐述“彝语频道”助推彝区脱贫攻坚中的现实意义和深远意义。但遗憾的是,国家广电总局最终给我的答复是“将认真研究,争取纳入相关项目支持凉山彝语频道的发展,申办卫星电视频道程序严,有很多评估要求暂难实现”。这次回复后,我也完成了全国政协委员的使命和身份。

我的提案诉求,终究没能如期实现! 但因五年来,我心里始终有着牵挂,以至于之后的国家民委来凉山调研、中央统战部培训中征求学员凉山脱贫中还存在的问题和困难,我都会积极发言,就“凉山彝语频道”的合法化和上卫星电视频道的必要性、可行性继续呼吁。

“送你回家,还是到单位?”

驾驶员的问话,把我这一路的思绪拉了回来。

“到州人大。”说完,我深深地舒出一口气,感慨这些年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也衷心祝愿“凉山彝语综合频道”获得“准生证”后越办越好,更由衷期盼着,“凉山彝语综合频道”哪天能通过卫星频道,走进广袤彝区的千家万户。

b3.jpg


我和彝语试播频道的“情缘”

木帕古尔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叫补各洛呷的小山村度过的,那时村里还不通电,电视、碟子这玩意压根就没见过,更别提什么看电视这种不可思议的追求了。这个情景大概要回望20多年前了吧,某年某月的10日恰逢比尔拉达赶集,我第一次在那条与村庄相隔几公里的小街上看到了一部激烈的枪战片,傻傻地以为电视里是真刀真枪地干,唯恐子弹能穿过电视屏幕飞过来,当演员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吓得我有点儿怕。

我是个挺幸运的人,在村小读完三年级后被送到县城里就读,要知道,寄宿班特别适合像我这样的孩子。犹记得当时学生宿舍楼下住着两家人,左邻右舍的,连客厅里的电视机都几乎一模一样。截然不同的是,其中一家的门常常关得紧紧的,我们屏住呼吸,偶尔可以从门缝感觉到里面的节目真精彩,但还来不及偷偷看它几眼就被发现了,主人猛地起来,朝我们狠狠一瞪,我们便赶紧逃之夭夭;另外一家就比较豪,门始终向我们敞开着,闲暇之余,主人窝在沙发里,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这动作行云流水般的一气呵成。每到傍晚,我们便陆陆续续赶来,挤挤挨挨蹲在人家的门口边看边说边笑,满是人间烟火气息。

不觉间,我考上了大学,并在邛海之滨的学校度过了大学时光。2008年10月,凉山电视台彝语中心组织了一次编外合同制人员招聘考试,很多近在咫尺的、远在天边的彝族大学生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时正在读大二的我也报了名决定试一试。后来,通过各种选拔,我很幸运,能够和其他五名考生一起走进了凉山电视台彝语中心,我的记者生涯从这里开始。

没错,真的是幸运,一路上我遇到了很多贵人。州电视台的院子并不算大,却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初来乍到,感觉一切都那么的新鲜,新环境、新体验、新频道,给我们新的憧憬。2009年1月1日,凉山电视台彝语电视频道正式对外试播,我们昂首挺胸,告诉自己这将是一块奋斗的净土,值得我们为之挥洒青春。后来,我成为《彝乡风》栏目组的一员,我们不再是一个小个体,而是一个大团队,每一帧镜头,每一句解说词,都凝聚着大家的力量和智慧。走在千里彝乡,有时想起小时候蹭电视看的情节。在电视台的这几年,为撰写节目解说词,我会参与全程现场采访录像,也会挤出时间去电视台的编辑室观看后期素材剪辑过程,有时还会参加解说词的录音合成。我们的领导话不多,但是说一不二,无论走到哪,大家待他都很热情,就像老朋友般。或许是因为大家对工作的投入感动了彼此,相处中也是其乐融融,各司其职,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在电视台的这几年,可谓踏遍了千山万水,我们敬畏这片土地上的每一缕阳光,每一抔土,我们用清澈的镜头捕捉彝乡的巨变,用多情的笔端记录彝人的生活。

我想,若有所失,亦若有所得,到处走走看看,敢于走出舒适圈,就是凉山电视台试播的彝语频道带给我最大的感悟,也是我青年时期收获的最大财富。2013年9月,我又回到了自己当初开始的地方——昭觉拉达。多么幸运啊,以这么清澈的方式,能与某些人相遇,相遇在这个富有诗意的季节……三年后的某一天,我很幸运能够回到母校从事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让我能有闲回眸过去,有闲触摸未来。如今,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已结婚生子,家里客厅电视墙上的电视机越换越大,手机里的电视节目也越搜越多。每当夜幕降临,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收看丰富多彩的彝语试播频道电视节目时,我才恍然大悟,幸福原来与容易满足有关。有时候,我也会静静等待或扪心自问,活在爷爷故事里的英雄支格阿龙啊,你何时也会出现在电视动画片里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说几句简单而又温暖的彝语,让孩子们听听,看看……

前几天,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告诉我,试播长达11年之久的凉山彝语试播频道将改名为“彝语综合频道”正式播出。听到这个好消息,我欣喜若狂,我更多的是希望一只只勤劳的“小蜜蜂”,一如当初的英姿勃发,给观众带来更多甜甜的作品,也祝福我们能够抓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遇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把彝语频道办得越来越好。

黑格尔曾经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当皓月当空,夜阑人静,天空中有几颗闪亮的星星,谁可曾数过?!


走远了,一句彝语即可抹去乡愁

吉克阿优

法国著名小说家阿尔丰斯·都德说:“母语是民族的标志和象征,一个民族的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据统计,在全世界现存的6000多种语言中,大约2000种语言有书面文字,其中,1000多种语言处于极度濒危和严重濒危状态。但是,不断迁徙的彝民族没有丢掉自己的文字和语言,现今,我们依然说着彝语。

这古老而沧桑的彝文,形如蝌蚪,字数较多,但流传下来的彝文典籍甚多,所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军事、医学、算术、地形、地貌、生物、农牧等,无不包含着彝族先民的智慧。

小时候,我读彝汉双语班,小学毕业后,在家里放了三年羊,也算是村里能识文断字的后生,但放羊归来后,常去村里的农民夜校学习彝文。只是为了生计,早早就外出务工。在钢筋水泥筑成的城市里摸滚打爬,母语却成为工友听不懂的“外语”,只好入乡随俗。这么多年过去了,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母语。

2007年夏末,我孤身一人在北京市某快餐店打工,有一天晚上,下夜班经过阜成门地铁站附近的一座天桥,天桥上挤满行色匆匆的陌生人,我立在天桥上注视着桥下来来往往的车辆,突然,耳边响起了一句彝语——“北京的夜灯,真美!”

这一句突如其来的母语,即刻消融了我所有的劳累和倦意,那一刻,我的身体仿佛被电触了一下,傻愣愣地站着,等我回过神了,她已经和我擦肩而过,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在离家那么远的地方,偶闻一声乡音,这个地方就变得特别的温馨和亲切。

这些年,我居无定所,越走越远,早已习惯了独自一人浪迹天涯,当然,母语被各种各样的方言压缩在梦里,也只有在梦里,我才没有孤寂。一个人在异乡,牙牙学语,那种无奈,又有几人能体会其中的苦涩? 走得越远,乡愁的滋味越是千奇百怪。

2009年1月1日,凉山广播电视台试播彝语频道,这是全国彝族自治州首家开通全彝语的电视频道,我一旦闲了下来,就拿出手机,常常搜一搜“彝语频道”,其中的《彝乡风》和《彝学访谈》就是每天必看的两个栏目。后来,每当辗转难眠,手机里《彝语新闻》这档节目成了我私人订制的“安眠药”。

2012年春,我陆陆续续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试播的彝语频道节目成了我快速获取创作素材的一个来源,我在手机APP、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经常“关顾”这个频道,看得多了,我也慢慢变成了一个学富五车的农民工。因为经常关注“中国彝语”客户端和微信公众号,就认识了主持人邱蓉。在外飘荡了近十年,她的节目和声音是我治愈乡思病的“秘方”陪我走南闯北了多年。

2016年7月,我回凉山,一开电视机,我不再纠结彝语频道的节目内容,每次,注视着电视机左上角括号里“试播”两个汉字,内心深处却是排山倒海。我在想,彝语频道试播了这么些年,已经深入民心,为什么这两个字还没有取消呢?

彝语试播频道,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可以在无形中赐给我莫大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感。无论我走多远,只要守着电视机,或者手握着一部手机,我就可以听到美妙的母语,甚至偶尔也能看见家乡的父老乡亲。在遥远的异乡,无需借酒浇愁。

迈克尔·克劳斯教授是美国知名语言学家,他曾在美国语言学会的年会上直言:“假如有一天,地球上90%的人类语种灭绝了,那么,语言学就是历史上唯一看着自己消失的学科。”这个警告,看似杞人忧天,但绝不是信口雌黄。

众所周知,从2000年起,每年的2月21日是国际母语日。这是1999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在第30届大会上提出的一个倡议。一个民族的语言既是这个族群交流的一种工具,也是这个族群的文化和历史的代表。当下,母语濒危已经成为一种全球现象,有时候,我在猜想,如果我一觉醒来,我不会说彝语,那么,我的根在哪里?

那些年,孤身在外闯荡,每当夜深人静,我总会思考我将何去何从。不管走到哪里,哪怕是一条彝语频道的天气预报,都能让我觉得异地他乡的黑夜倍感亲切,纵然一个人北漂,也不再孤独。

在车间里,有些工友常用手机看片,国语的、英语的、日语的、韩语的……我从不去问他们有无真的听明白其中的对话,因为有时,我会把手机架在机器上,收看彝语电影,我也从没想过他们会有什么反应。他们总会惊奇地问道:“你们彝族也有自己的文字和语言?”

我只是微微一笑,不作回答。在外谋生,一句彝语即可抹去我的乡愁,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同身受,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前几天,听闻我“追捧”了11年的彝语频道就要正式开播,民族自尊心油然而生,喜极而泣的我泪水也失控了。说真的,很感谢那些为彝语综合频道坚持不懈的工作人员,正因为他们的坚守和努力,才有彝语绽放出无穷无尽的光彩与魅力。

对于一个远离家乡的彝人,彝语综合频道永远是治疗乡愁的一剂“良药”。


努力办好彝语综合频道助推彝区加快发展

杨洪清

彝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光辉灿烂的文化,对开发祖国大西南、巩固边疆、建设边疆,对中国革命和建设都作出了极为重要的历史贡献。据统计,目前我国彝族人口已超1000多万人以上,主要分布在云、贵、川、桂等省区,讲凉山彝语北部方言的彝族人口已超300万人以上,占全国彝族人口的三分之一,主要聚居在四川省凉山、乐山、攀枝花、雅安、甘孜、宜宾、泸州、成都、眉山等州市,以及云南省丽江、楚雄、昭通、大理、迪庆的部分县市区。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沐浴着党的民族光辉政策,有关彝语的广播、电视、电影的播放和译制机构相继设立,从而使广大彝族同胞收听、收看到了党和政府的声音。特别是2009年凉山广播电视台彝语频道试播以来,为大力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普及科学技术、文化知识,传承和弘扬彝族文化、脱贫攻坚、禁毒防艾、拓宽广大彝族群众的视野,转变思想观念,丰富彝区群众文化生活,增强民族团结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受到了各级党政领导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同时也得到了广大彝区社会各族各界的普遍欢迎和衷心拥护,被誉为彝族广播影视媒体文化建设事业史上的一大盛举。实践充分证明,在新的历史时期,彝语广播电视频道不仅是密切党和政府与广大彝族群众的联系,宣传贯彻党和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最有效的渠道,而且也是彝族群众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解放思想,拓宽视野,增长见识,更新观念,丰富生活,传承弘扬和传播彝族优秀文化的重要途径,也是一项深受广大彝族同胞喜闻乐见,助推脱贫攻坚的惠民工程和民心工程。

近日,欣闻凉山广播电视台彝语综合频道,被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由试播转为正式播报频道。这是全体彝族同胞政治、文化、生活中的一件特大喜事,非常值得我们全体彝族同胞可贺可庆! 凉山彝语综合频道的正式开播,是得益于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的结果,是国家广电总局重视的结果,是省、州党政领导和社会各族各界大力关注支持的结果,是我州宣传、广电影视、新闻主管部门和凉山广播电视台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同时也是各级党政领导和职能部门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党和国家方针政策、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凉山州自治条例、凉山州彝语文使用工作条例的具体体现;是各民族语言、文字平等、互相尊重、互相学习、坚持“三个”离不开,不断增强民族团结的具体体现;是传承、传播和弘扬彝族优秀文化、振兴彝区乡村发展战略、助推广大彝区脱贫攻坚奔小康,促进广大彝区政治、经济、教育、文化、卫生、“三个”文明建设各项事业全面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在凉山广播电视台彝语综合频道正式开播之际,作为彝族的一员,我提出几点不成熟的意见和建议,仅供参考。

一、党政领导重视是关键。彝语频道试播的11年来,克服了各种困难,经过全体电视工作者的艰苦努力,取得了较大成就,为升格成正式开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要更好地适应新时代发展的要求,离广大彝族群众的期盼、与省内地市州兄弟台、甚至与州内的一些县市电视台的办公条件相比较都有较大差距。凉山广播电视台是州委州政府的喉舌,是向州外、省外宣传凉山、介绍凉山、认识凉山、开发凉山、建设凉山、发展凉山的重要新闻媒体和窗口,是党和政府联系彝区广大群众的重要桥梁和纽带。一定要在人员编制(双语采编人员、节目主持人务必要从高等院校彝语专业的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中择优录用)、经费、设备配置更新,激励机制、经济待遇等方面给予强有力的支持和关心,为新闻工作者创造一个干事创业的良好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环境,用感情招人、用人,用待遇留人。

二、打造精品频道是目标。党委和政府的宣传部门、主管部门要加强政治领导和业务指导。凉山广播电视台彝语综合频道的全体工作者,一定要高举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旗帜,坚持党在宣传思想、新闻战线上的方针政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唱响主旋律、讴歌新时代。人人争做政治坚定、业务精湛、作风优良、开拓进取、勇于探索、勇于实践、吃苦在前、乐于奉献,让党放心、人民满意的新闻工作者。在采访、编审、翻译、配音、节目主持、栏目开设、人员管理、制度建设、设备使用、维护、更新等方面,必须下苦功夫。真正做到节目内容健康向上,丰富多彩,观众喜闻乐见、百看不厌。影视作品和自办自创节目,翻译、配音、主持播音一定要切实做到精准无误,语言、文字要彝汉同步。将彝语综合频道办出水平、办出精品,办出一流、办出最具彝族特色的频道。

三、各族同胞支持是期许。各民族,尤其是彝族同胞无论担任什么职务、无论从事什么工作,不分男女老幼都要坚持收看彝语综合频道,千万不能忘记了自己的母语,千万不能不认识自己的文字,要以使用母语、学习本民族文化为荣。学习、传承和弘扬本民族的语言文字,是《宪法》赋予广大彝族同胞最基本的权利和义务,同时也是彝族同胞的历史担当、历史责任和最基本的素质要求,我们不仅自己要学习、使用彝语言文字,还要教育好一代又一代的子子孙孙学好、用好母语。此外,要积极认真地学好国家通用语言汉语普通话,各级各类学校一定要高度重视“双语”教育,纳入教学计划,实行目标考核。

总之,彝语综合频道的开播,是广大彝区群众对电视文化的迫切追求和美好愿望;办好该频道是各级党政领导、主管部门和职能部门共同努力奋斗的目标。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