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云南景东彝族招魂与超度文化解读

作者:王海滨 李国东 发布时间:2014-12-23 原出处:《彝博通讯》 彝族人网

 9RV彝族人网

  摘要:招魂与超度都是景东彝族民众为了使灵魂能够正常生活起居而举行的一系列宗教仪式活动,招魂与超度,体现了景东彝族民众的群体思想观念:万物有灵、灵魂不死与灵魂永恒。
 
  关键词:景东彝族;招魂;超度
 
 
  招魂和超度都是景东彝族民间流传已久的社会、宗教现象,它最大程度的体现了景东彝族民众对死亡的两种不同的生存态度。展现出了景东彝族民众对一个生命的敬畏和善待。同时,用招魂与超度这种特殊的宗教活动仪式,来表达景东彝族民众对残酷现实生活的一种抗争和对心中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是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的一种具体表现。在医术和科学技术还不发达的年代,他们用这种独特的仪式为个人和集体注入新的生命力量,解脱眼前面临的各种困境和磨难,从心底解除景东彝族民众的精神压力,放下心理包袱,顽强与自然、社会作斗争。招魂与超度的根源,其实就是安慰个人和集体心理,使用心理战术,使其个人和集体能够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招魂与超度是两种不同的宗教仪式活动,两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招魂主要以具体的生命活体为对象,而超度则主要以抽象了的“生命体”—灵魂为对象。前者一般有相通(即巫师)来进行完成对人、兽、禽、五谷、村子、大山(村子、大山景东彝族民众认为是有生命的)等的离体灵魂喊话,用生动地灵魂语言感动离体而去的灵魂,使其再次回到生命的本体,让生命重新充满活力,喊魂没有固定的语言文字;而后者只有哟殁泼(即毕摩)才能够完成对灵魂的超度,超度的对象是离开肉体无法回到生命本体的灵魂,超度吟诵对亡者的缅怀和“教育亡魂要懂得各种道理、不要忘记祖先传下的道德规范,在阴世也做一个好人。”[1]最后“解结消灭”肉体生时所犯的罪恶,以此让亡魂在另一个世界能够重新做人,其吟诵时都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文本,哟殁泼按照固定文本依次吟诵。
 
  一、景东彝族招魂与超度的共同介质
 
  招魂与超度是一种宗教信仰仪式活动,理念高于常人。“彝族深信灵魂和肉体是可以分开的”[2],当有人出现身体虚弱、精神异常、病魔缠身等症状,就说明灵魂离开了肉体,各种抵抗力下降,才导致不干净之物放肆的侵袭肉体,使肉体产生异状;包括家禽家畜发展不顺,田间地头农作物长势不好,或是整个村子、整座大山异于往年,这都是灵魂离开“肉体”后产生的一系列负面连锁反应。而超度主要针对肉体已经丧失呼吸能力的生命体,当灵魂久久离开肉体,肉体就会停止呼吸,同时离开肉体的灵魂因没有气息而无法再次进驻生命体,而只能永久性的离开生命体。但离开生命体的灵魂其实并没有死亡,没有死亡的灵魂始终得有个归宿,而指引归宿的这个过程就是人们常说的超度。
 
  在招魂与超度仪式活动中,共同介质有:
 
  1、“香”。“香”是朽松木根碾碎成粉后与粘性植物浆混合搅拌,最后附在一尺长削制的小竹棍而成。这里的“香”是景东彝语“ɕɔ33”的音译,而“ɕɔ33”即:魂、灵魂、鬼。其中“ɕɔ33”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进驻肉体或暂时离开肉体还可以再次进驻肉体的“ɕɔ33”,即:魂、灵魂;一层是无法进驻肉体的“ɕɔ33”,即:鬼。它是两种生存形态下灵魂的称呼与汉语解释。用这两种作为香的原料与各地彝族和当地民间传说有一定的关系。各地彝区把竹视为救主之物,而景东彝区大多民众则把松视为自己的祖先,“烧香”的过程就是与祖先、灵魂沟通的过程,香火中产生的烟雾能够翻译传达相通的喊话和哟殁泼吟诵的经文。
 
  2、鸡或鸡蛋。“鸡”是景东彝语“ʥɿ33”的音译,“ʥɿ33 ɕɔ33i33”直译即:叫鸡魂。巧合的是“招魂”、“叫魂”在景东彝语中也是“ʥɿ33 ɕɔ33i33”。这就值得我们思考,“鸡魂”为什么就可以取代其他魂的称号?即:叫其他魂为什么就只说叫鸡魂呢。经过实地调查发现:鸡在景东彝区的民众心中属于阴阳动物,可以在两界中传达信息,即:信使。招魂后此魂在什么地方、魂是否回到了肉体或是否还能够招引回来,都可以在招魂所用的鸡头、鸡骨等部位看出。若某人即将死亡,亲朋好友家中的鸡也多会在夜间出现异常:不敢归圈、直脖散鸣、耸毛防卫、嘴啄圈梁等等。
 
  鸡在超度中也不可少,人刚刚落气或没有落气的瞬间,必须捉只小鸡,鸡脖放入亡者手中由亲人帮助亡者把小鸡捏死,俗称接气。接气就说死的是鸡,而非人,人其实还安然的活着,只是换了一种生存方式。人亡故后出山,也必须将一公鸡放在灵柩前,来守护、陪伴亡者和等待开框作为扫框所用。此地民众讲:无论时隔多日,此鸡一般都不会死亡和走丢,日夜会在灵柩周围寻食和栖息、不走远,直至亡者被安埋。
 
  3、松卦。松卦是招魂与超度占卜所用,它们传达出的信息是招魂与超度仪式是否成功,是仪式中的最后一个环节。有现场念神后的松枝制作而成。“松枝”景东彝语“thɑ21ɕɔ33mə33”音译,这里的“ɕɔ33”即:魂、鬼。无论是相通还是哟殁泼,都是人,人就有着他的局限性,虽然可以通过各种道具来完成招魂或超度,但是相通和哟殁泼也无法完全领悟仪式中的信息,无法完全知晓此次仪式是否成功。也就是说,在仪式中,灵魂能够知道相通和哟殁泼所说之语,但相通和哟殁泼不一定知道灵魂的情况,整个仪式总体处于单向传播。那么,仪式结束之前,就得有一个反馈成效的信息,这个信息,就是松卦。截取一段拇指大小一寸长截口60°念魂后的松枝,平均剖开两半,合拢抛向东方三次,自由下落,落地后平行移动旋转(非翻转)合拢,合成原样的次数即就代表着招魂与超度成效的高低。
 
  二、景东彝族招魂与超度仪式
 
  (一)招魂的类型及其仪式
 
  从彝族招魂仪式上看,其活动仪式可以分为大、中、小型招魂仪式。[3]景东彝族当地的招魂仪式也和其他彝区一样,但仪式场合的大小不同,招魂所用道具和主持招魂的主人公会有所不同。平时中型招魂仪式最多,所以一般说的招魂,其实指的都是中型的招魂仪式;大型招魂很罕见,几十年或几百年才会有一次;小型招魂一般也只有每年农历二月八和农历六月二十四才进行,所以大型招魂和小型招魂几乎都被调查者所忽略。
 
  1、大型招魂仪式,又可分显性和隐性两种形式。大型的显性招魂仪式主要有相通和哟殁泼共同参与招魂,这里的招魂也隐含了超度,招活者度死者。念词声音响亮、明晰、悲怆,常人也完全可以听懂相通和哟殁泼吟诵的内容。但现在活着的人几乎都没有谁真正在现场听到过和看到过这种类型的招魂,一切仪式都只是口传保留下来的,老人偶尔提及也会不寒而栗,很多老人都不愿提及。相传,这样的大型招魂仪式,只有民间出现各种疾病,导致一县人口大面积死亡和感染,危机到一个县的生死存亡,或是连年干旱、洪灾等自然灾害,致使连年整县几乎绝收才会举行。
 
  大型的隐性招魂,并没有什么特殊仪式,主要是在山中建塔,用塔招引山魂,并振住山魂。一般每层塔身正中均有佛龛或塔周围都会有不同形状的浮雕佛像、山脚到塔修建宽阔笔直大道等。但这种招魂如振文塔,就是希望修建此塔后能够有能人诞生,由此修建此塔,塔上还郑重用阴刻行书题联一副“巍峨振起文明笔,安固坚培翰墨风”来招引山魂。若出现几十年或上百年都没有能人诞生,景东彝族地区民众就会认为山魂已经走失,山魂的走失导致此地不灵不捷,这时就需要进行隐性招魂, 
 
  2、中型招魂仪式。中型招魂仪式有相通来完成所有招魂过程,一般念魂都在家中举行,也有部分在野外举行。家人出现异常:生病、身体无故虚弱、偶然疯癫等家人都会带上一个鸡蛋和三炷香纸去相通家,让相通掐算。算出原因后请相通施法念魂,一般算出的有三种情况:魂无故自己走丢,找不到归路;被阴差抓捕,在阴路路途中;被肉体前世所欠债主所扣留。前两种都在家中举行,后一种在山头举行,景东彝族民众把此种情况称之为“还山头愿”。
 
  招魂中相通烧香杀鸡请各路大神各路神仙一站一站完成招魂,直至把魂引领到家:“茶米油盐酒,奉上来,东边走失东边来,西边吓到西边回,路口三个你莫怕,一直向前莫回头,太阳公公出来啰,太阳公公送你来,太阳姐姐出来啰,太阳姐姐送你来,七十二个拐弯送你来,七十二个凹子送你来,太阴公公出来啰,太阴公公送你来,太阴姐姐出来啰,太阴姐姐送你来,三十六个水泊送你来,三十六条河流送你来......路见白虎你莫怕,路见红蛇你莫急,一路走回来,一路送回来,各路公公姐姐送回来,送回来,家神公公你管好,家神姐姐你管好……”念诵过程中相通扣头请求,偶尔默念,最后看卦结束仪式。
 
  3、小型招魂仪式。小型招魂又叫自家叫魂,在农历二月初八和农历六月二十四每家家长就杀个鸡烧点香纸,给自家的家禽家畜和农作物招魂。这两个节日又叫动物叫魂节与庄稼叫魂节。前者念魂的时候一般不出声默默吟诵,吟诵好后给鸡圈、猪圈、牛羊圈等挂一个水瓶,瓶内放入五谷盐米茶等,与瓶同挂青松果青松枝,杀鸡献饭;后者一般在地中举行,选一棵茁壮庄稼苗,插松枝、盖小房、杀鸡献饭撒松针、树杆子(火把杆)、默念魂经,最后点火撒香面完成招魂。
 
  (二)超度仪式
 
  超度又叫“指路”,在彝族民间有两种说法。即:一是毕摩指引亡者之魂一“站”一“看”,又一“站”一“看”这样逐“站”归祖,最后“指引”至祖先发祥地,与祖先一起生活起居;二是更高一层的“指路”,有哟殁泼(毕摩)指出亡者活时所犯罪恶,再加以“解结消灭”,最后教导亡魂应该如何为人处世等等,以教育为主,指路为辅。景东彝族地区的超度就属于后者,指路过程只是简单的被提及,更多的是德化教育。超度仪式如下:
 
  在堂屋设灵堂,灵堂一般有两种模式:亡者还在堂屋灵柩中或亡者已经送出堂屋归山。一般两种都在亡者亡故当天,有亡者长子和哟殁泼带上三炷香、三份纸、一把刀、一把伞、三尺红布去山中找自己祖先灵牌树。灵牌树按照自家称谓而定,有松、葫芦、糠皮等多种,葫芦灵牌特殊,一般自家每年都要种葫芦,把小葫芦样好的留下,等家中有人亡故就拿出来用,其他树木灵牌树,按称谓寻找直径8cm左右的灵牌树,有哟殁泼念魂,劈树一刀,若此树能够胜任灵位,则无反应,若无法胜任,树在劈口处会自行扭曲,得再找它树,直至找到。哟殁泼烧香纸、念魂、截取一段30cm左右的树干、红布包好,放在长子之背,打上伞,按来时原路返回(必须按原路返回,期间长子不能被太阳照射到头部,否则会被亡者带走),背进堂屋,放至灵牌位。
 
  灵牌树按一定的长宽高雕刻成陵墓状,一个底座,一个墓心,墓心有完全相同的两块灵牌树雕刻而成,中间写进生年死年,生时家住地,死时安埋地,孝子姓名等,镶进银器,合拢插入底座,孝子滴血认亲感恩,归放牌位。
 
  哟殁泼找好10种不同实物,一升杂粮,杀鸡献神,在堂屋门口插半米左右柏枝或万年青,用线连接灵柩与门口树枝,无数香倒挂线中,用白布盖好灵柩。此时,哟殁泼点燃线中香开始超度亡魂吟诵《咽喉经》(即《指路经》),孝子跪于灵柩前一边听一边烧纸、扣头,直至超度完毕。念词一般涉及“伏以”、“志心皈命礼”、“散花真文”、“望乡台召亡安灵科”四个章节,一是指引亡者归祖,二是教育亡者为人处世。
 
  三、景东彝族招魂与超度所折射的文化
 
  在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的情况下,一个人甚至一个集体,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生命都是非常脆弱的,甚至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到生命的危机感。景东彝族地区的彝族民众,曾经大多都居住在高寒山区深山里,衣食难觅,甚至食不果腹,生活情境非常艰辛。这就导致此地很多彝族民众对生命的畏惧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 一方面要面对残酷的生存挑战,一方面还要延续繁荣子孙后代。面对死亡,就产生了诸多的幻想和期盼,于是,“灵魂”一词就诞生在了景东彝族民众的祖辈心中,成为了祖辈对自己憧憬美好生活的一种心里期望与依托,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灵魂身上,认为肉体的死亡是为了灵魂更好的生存。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合理的就会存在。一种风俗的盛行,必有其原因和基础,不一定现象落后,就与时代冲突,非得以科学、理性的现代文明为标准去界定它。[4]景东彝族地区彝族民众的招魂与超度,就有着它存在的特殊意义,它不以时间和年代的更替而消亡。它体现和折射出的是景东彝族民众对生与死的特殊情感,即万物有灵、灵魂不死与灵魂永恒的群体思想理念,灵魂是当地民众不可缺少的精神依托,是当地彝族民众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不可分割不可替代,更不可散失。
 
  招魂是使肉体能够更好的生活,而超度则是使灵魂能够更好的生活。两者传达出的信息都是对生命的珍惜、爱戴和尊重,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期待和抚慰。生死轮回,在景东彝族地区的彝族民众心中,都是平等的,有活力的生命体,这不仅流露出了此地彝族民众丰富的想象力,超脱世俗的乐观态度,而且能够坦然面对生与死,对未知世界的美好生活充满期待与向往,在残酷的现实生活中,找到了心灵的依托。生死观念的诞生,可以说一方面融合了其他彝区的生死观,即彝族本身固有的群体思想理念,幻想现实生活与美好生活向往的共同追求;一方面自身的地理环境和文化发展使群体彝区民众自然的认同了灵魂文化。
 
  总之,招魂与超度,体现出的是景东彝族民众内心深处潜藏的一种群体心理依托,展现出了景东彝族民众对生命的珍惜与热爱,尊重死亡,喜看生死,爱戴生命,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一种精神寄托和乐观喜幻情怀。
 
 
参考文献:
 
[1]伍雄武、普同金等著.彝族哲学思想史[M],北京:民族出版社,1998.7:134.
 
[2]牛军.彝族的死亡观与祖先崇拜[J],民族艺术研究.2003,2:57
 
[3]朱文旭.彝族的招魂习俗[J],民俗研究.1990,16(4):42
 
[4]王先灿,蒋绍云.漾濞彝族的招魂风俗[J],大理学院学报. 2012,11(1):17
 
 
作者简介:
 
  王海滨,男,1980年生,云南昆明石林人,云南民族大学民族文化学院讲师,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毕业,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献专业博士后研究,云南民族大学民族文化与旅游资源开发专业硕士毕业。
  王海滨博士
编辑: 发布: 标签: 云南 景东 彝族 招魂 超度文 化解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