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呷,你的请柬

作者:吉克阿嘉莫 发布时间:2016-10-09 原出处: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看着夕阳西下,估摸着也快到晚饭时间了。我随手关了电视,走进厨房准备做点饭。刚走进厨房客厅里的电话就一直催命似的响着,我颤颤巍巍的走向客厅,等我走近时电话早已挂断。不竟有些埋怨起自己这个笨重的身体,65岁了,也是时候认老了……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拿起电话回拨回去,响了良久,电话被接起,那一声“你还好吗?”让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电话里这个声音,虽有些沧桑的感觉,但一定是他没错。那个我日日夜夜思念着的人。在失联了40年后,他又一次出现了。我还在沉浸在震惊中时,电话里传来对方的下一句,“乌呷,后天我孙子结婚,你的请柬我给你寄过去了,就是怕你换号了,想确认下。”我停顿了半响才轻轻回了句,“好的,我一定赶到。”然后双方又一次陷入沉默,我慢慢放下手里的电话,走向卧室,拿出箱底的那本相册,回忆一个冷不丁又都回来了……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40年前的最后一通电话和今天何其相似,那个我一直爱着的男人,在电话里平静的告诉我,“乌呷,我明天结婚,你的请柬我给你寄过去了。”然后一样的双方陷入久久的沉默。可惜那次我并没有回答,只是果断挂掉电话,然后躲在被窝里哭的稀里哗啦,到最后也没有告诉他,我们的孩子快要出生了。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后来我听说他的妻子很美,我也听说他们一家生活的很幸福,妻贤子孝,一家其乐融融。而我的孩子在出生一个月后夭折了,而我也没有再嫁给其他人,在经历着一个人的天长地久,享受着一个人独自的浪漫。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手指不经意间划过当初我们相爱时,一起照的婚纱照。记得那个时候的毕业生都喜欢带着自己的另一半在校园里照所谓的婚纱照,我和他无疑是其中的一对。照片里的两个青涩情侣眼角都洋溢着幸福,或许那个时候是真的相爱吧。相册或许是很久没有翻开的缘故,窗外的微风吹来,上面的飞扬的灰尘一不小心就溜进眼睛里,也给了我一个可以大胆哭泣的理由。眼里的泪珠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滴接着一滴,不断往下。哭累了,我将相册放回箱底,去给自己做饭。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吃完饭,也没什么心情看电视,就早早的躲进被窝里了。秋天的夜里,除了窗外的明月和冷风外,更多的是屋内的冷清和孤寂。我还是和以前一样,静静地一个人躺在这张偌大的双人床上,双手环抱着自己,却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都是我和他的过去……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我以为这个人早就被我尘封在记忆里了,整整40年,今夜我才发现即使时间再长,当初那种相爱时的悸动、分离时的撕心裂肺都记忆犹新,放佛就在昨天。40年前,相爱了5年的我们分手了。原因很简单,他是黑彝,而我是白彝。似乎在40多年前的我们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许年少轻狂的我们,对待爱情总是多几分自我,为了所谓的自尊,即使再爱也不愿开口挽留。自然的他也并不知道,在他离开时我已有了一个月的身孕,我竟这样静静地准备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一切。分手不久,在他母亲的安排下,他娶了别人。身怀六甲的我收到了他的请柬。当然我也就有了理由不去参加他的婚礼了,自那以后失去了彼此的消息,整整40年,我所知道关于他的消息都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的,我每天收集着这些微乎其微的消息,只要和他有关的我都收藏着。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他。我也以为,这辈子我们都会形同陌路,再相见,彼此只是陌生人。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40年前,孩子出生不到一个月就夭折了。伤心了一年后,我开始找工作,找到的工作并不是太好,只是能够养活我自己。这么多年来,身边不是没有追求者,他们中也不缺乏想要和我共结连理的人,只是我是个固执的人,心门一旦关上就很难找到一个再让自己满意的人。这么多年来孑然一身,我也并不是说非要念念不忘,希望有回响。我只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坐着两个人的事情。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我披上外套坐在书桌前,拿起压在抽屉里的日记本。40年前的日记本早已变得泛黄,翻过一页一页的日记,相爱的日子变得那么清晰。X年X月X日,天气晴,今天我和他在一起了……日记的第一页,只是简单的几行字,勾勒出了当初自己当初羞涩的模样,嘴角牵强的笑笑,心里失落极了。继续往下翻,那些相爱时的各种心理变化都跳跃在这几张泛黄的纸张里。往昔的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我想至少在相爱的那段时光里,我该是幸福的。想着想着手指抚过日记本的最后一页,也是短短的几行字,X年X月X日,今天我的孩子夭折了。两行清泪地落在我的手背上,冰冷的可怕。用手擦掉眼泪,决定明天还是去参见婚礼。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看着镜中自己早已满脸皱纹的模样,我还是小心翼翼的为自己化了个淡妆,穿上很久没有上身的彝装,还是赶往婚礼现场了。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当我风尘仆仆的赶到婚礼现场时,首先看见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他,已经70岁的他,还是和当年一样,站在人群总是能够一眼就识别出来。我开始变得紧张,也变得愤懑,双手紧攥十指掐进手掌里,也不觉得的疼。慢慢的时间在流失,我也慢慢放松,他笑着向我走来,给我一杯果汁说,“你还和当年一样……”我怕他提及太多过去,也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抢着说,“呵呵,时间太久都记不起自己什么模样了。”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来了一个50多岁的妇女打破了沉静,估计就是他的老婆了,我笑着说,“嫂子,我来讨杯喜酒喝。”她笑笑说,“随我进来,我们家老头子总是念叨着你,今日一见果然……”她还没来得及说完,我抢着说,“谬赞了。”或许是感觉到了我冰冷的目光,她没有继续说下去。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40年前我错过了他的婚礼,40年后却带着对往事的释怀参加了他孙子的婚礼。时光真好,让所有的爱恨情愁都随风飘去。“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是我一个人的地老天荒。如今他的孙子都结婚了,而我还是孤身一人。但我却不恨他,这是一场之关于自己的执着,当初选择不婚,也不是为了等他回来,我也知道我们不会又在一起的一天,当年我就是想自己一个人慢慢去享受爱他、等他的整个过程。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我时常想,40年前要是他知道我已经怀有身孕,他会不会为了和孩子留下来?如果他知道我一直在爱他,他会不会为了我坚持和我在一起?如果他知道我一直在等他,他会回来吗?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了。如今年过六旬的我,早就没有了当初的矫情和执拗,也没有了当初的执着,可是时光就算改变了我身上所有的缺点,也不能将他带回我的身边了。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知道又如何呢?我还不是照样执着的等了他40年,即使这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婚礼结束后,我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不辞而别了。我想这或许是我们最好的离别方式。后来我换了手机号,搬出了原来的地方。永远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如同40年前一样,唯有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等他了,我也等不起了,40年后的我估计早已化成了一缕青烟,早已不在人世,而他估计也早就不在了。我们的故事就会随着我们记忆的消失消散在人海。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笔者语:本故事纯属虚构,故事情节若有雷同请谅解。这个世界多得是渣男贱女,但也从来都不缺少痴男怨女。等待似乎成了很多人不明智的选择,但换个角度想想,等待其实也是一个人的浪漫。t6i彝族人网


t6i彝族人网

责编: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