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七十七)——奔赴葬礼的路上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7-03 原出处:彝族人网

  外婆安葬的前一天,向阳早早地回到寨子里,拉了满满一车的菜。看着向阳拉那么多的菜,舅母和李玉山什么也没有说!他们还是和以往一样。主管知道菜已经拉到后,马上吩咐人把菜拿到厨房。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看到向阳脸上带着恼怒的表情,主管抽出一支九九烟递给向阳,并拍着向阳的肩膀说:“辛苦了向阳!现在你是外婆最有出息的外孙,所以你就能者多劳,多多担待一点啊,你看戴绿然也不在,你为外婆做的,我们都看得见,你外婆她老人家也看得见。”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嗯!嗯嗯!知道了阿舅,你也辛苦了啊!”向阳有点尴尬地对主管说。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主管能那样说,显然他已经看穿了向阳心里的想法!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回到家里见到我后,向阳对我抱怨道:“我做了这么多,他们竟然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直接无视我的付出,哪怕他们对我说一句辛苦了之类的话!我心里也会好受一些的。”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嗯!我也觉得舅母这个人有些过份。”我算是肯定向阳说的话。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是啊!虽然有些话只是客套话,却是可以抚慰人心的,让心里不平衡的的人找到一些平衡感。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向阳继续气愤地说:“舅舅不在的时候是这样,外婆不在了还是这样,好像什么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欠他们的呀!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以后外婆不在了!我再也不管他们了,都是扶不起来的猪大肠。”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舅母说得最多的话还是那句,“舅母什么都没有,我过得艰苦,你们也是知道的,办法还是你们多想一点吧。”就这样, 他们理所当然地接受着大家给他们的一切。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吃过午饭,向灵芳和我忙着梳妆打扮,下午三点我们就要从家里出发去外婆家。贝玛和跳舞的人都请来了,还有乐队,其实乐队就是吹唢呐和敲锣打鼓的。贝玛在堂屋里诵读着经文,乐队和跳舞的人在房顶上舞动着。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小姨和姨夫他们也来了,戴绿果和李林萍的头发都已经盘好,看我们没盘头发,她们两建议说:“头上要戴银饰品,最好还是把头发好好盘起来,要不然帽子会往下塌。”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向灵芳和我都不会盘那种头发,很麻烦的,婆婆又没时间帮我们盘,我们两只好把头发高高地束起来扎在头顶,帽子倒是能戴上了,就是不太稳。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向银杏还属于小姑娘,不用戴帽子,等我们几个都穿戴好的时候,差不多也要出发了。我数了数,人很多,还算热闹,连着贝玛和跳舞的,大概有六七十个人。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出发前向灵芳一再地警告我说:“大嫂,我再提醒你一次,等下不要偷偷地照相或者录像,人家看着不好。”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我嘴上答应她了!心里觉得其实没什么,有些人家的葬礼还专门请录像师去录像呢。一出门,我看到向阳和一个堂弟正在录像拍照,我也掏出手机,录了起来。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婆婆说去赴丧的女人走在路上时都要打伞,遮着一点,让我也打着。我一看,才发现她们每个人都已经打着伞了,半遮半露的,像准备出嫁的新娘。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那头大黄牛倔强地不肯走,好几个人来拉它,它都不动。还有那头大黑猪,无论如何也不走,堂哥他们把它死死拴住,使劲地拖,它干脆睡在地上,再也不起来。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众人说:“不能这样拖的,会把猪拖死掉。”一个堂弟开着皮卡车去,他说不如把猪抬到他车上拉着过去算了!大家就听他的,把猪抬了上去。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有几个堂哥一边走一边在前面放着鞭炮,大黄牛被吓得跳了起来。我说怎么不把牛也绑在车上拉走呢!他们说牛和羊要人拉着走过去才好,反正路也不远,只需要走几公里,慢慢拉着过去就行了!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堂哥和向靖找来绳索,把大黄牛的四只脚都分别拴了起来,让它能走路却不能跳,这样就要好几个人去牵那头黄牛!那头可爱的黑山羊被吓坏了!不住地叫换着,它不想往前面走,老是往后挣扎,有一个人在后面赶着它,它只有挣扎着往前走,也许动物们都知道,它们去了就得死,所以才拼命地挣扎,却又无法挣脱!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婆婆和小姨一边哭一边唱着,跟在人群的最后面,我和李林萍一开始走在她们前面,后来我悄悄退到了最后面,在后面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前面的每一个人。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向阳和那个堂弟依然在前面拍照,向灵芳和戴绿果并排走着,很惹眼。她们两都穿着高跟鞋,走得有些吃力,穿的民族服装很好看,上面缀满了银饰品。看着她们,有惊艳的感觉!值得大家把照片放到朋友圈里,她们两个是人群里最美丽的彝族女子,不,是彝乡最美丽的女子!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李林萍穿着一双平底鞋,衣服和大家穿的差不多,身上戴的饰品少一点。她背着小女儿,走在婆婆和小姨的身边,不停地安慰她们,让她们别哭了!不管什么时候,李林萍总是那么暖心!灵芳和戴绿果则说:“知道怎么说她们都不起作用,我才为她们准备了擦鼻涕的毛巾,再哭两天,就没得哭了!就让她们哭吧!发泄出来也是好的。”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向阳说我穿彝族服装没她们好看,我说那是肯定的嘛!毕竟我是汉族姑娘,就算穿上彝族服装,也不会有彝族姑娘身上的那种韵味!那种韵味是天生的,装不出来的。 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是特别的,介于彝族姑娘和汉族姑娘之间的那种特别。有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局外人,而她们都是在这个局里的!我在外面看她们。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黄牛又跳了起来,向靖仔细一看,发现绳子断了一根。我说拴在羊角上的绳子很长,一个堂哥把拴羊的绳子割下半截去拴牛,拴好才继续走,平时只用走四五十分钟的路程,我们走了两个小时才到。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刚到舅母家寨子里,远远地看见舅母带着几个披麻戴孝的彝族女子跪在路上等着我们。她们都低着头,手放在棕榈垫子上,我看不到她们的脸,只听到她们哭唱的声音很大。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路两边的台阶上或是房顶上都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看着走在我前面的婆婆、小姨、李林萍、向灵芳、戴绿果,还有跟在后面的我和向银杏,我们每个人都穿着美丽的彝族服装,戴着色彩斑斓的银饰品。再看看站在两边观看的人们,我又想起我弟弟说的那句话,他说彝族的姑娘是用来展示的,没想到我作为彝族人的儿媳妇,也像姑娘一样展示了一回。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向灵芳喊我,她让我听好了到时候该怎么做,我听进去了,她怎么教我我就怎么做了!因为以前我从来没当过女儿,只是当过儿媳妇,所以我得听她们的!虽然照做了,心里还是觉得很别扭,舅母和几个比我辈份大的人跪在我面前,要我去扶她们,太折煞我了!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到了外婆的灵堂外面,我也跟着哭了起来!外婆的几个侄儿子和李玉山他们跪在里面朝着我们低头哭着,我们同样要走进去把他们一个个扶起来。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按规矩,葬礼前一天晚上我们必须留在舅母家的,那天晚上舅母家里人很多。灵芳说舅母家人那么多,我们带着几个孩子不方便,所以我们只得带孩子回家去等第二天再返回舅母家。 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早早的,堂弟的朋友就开着车去接我们了!向灵芳和我都重新整理了头发和银饰品,害得他在车上等了我们很久。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到了舅母家吃过早饭后,主管招集外婆的亲人们去采芭蕉,大家把芭蕉从外面的芭蕉树上采下再放到外婆的灵堂里,跟外婆作最后的告别,过十二点就要送外婆上山了,贝玛还在诵读着经书,跳舞的那几个人在舅母家外面绕着八字舞着扇子……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最后还要做一件事,去舅母家上面,外婆的本家请毕摩,我们就不用去了,外婆的那些侄儿子和侄女去就行。他们跪在外面等毕摩,外婆的儿媳和侄儿媳们跪在上去的路上等他们,舅母依然跪在最前面。跳舞的那几个人在门口跳着舞等着,吹唢呐的卖力地吹着,敲锣打鼓的一刻也没停下来过。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直到毕摩被请出,外婆才可以送上山去安埋,孩子让向银杏看着,我也跟了去坟地!姑娘儿媳妇和贝玛,还有跳舞的都走在前面,其他的人抬着外婆的灵柩在后面跟着。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已经有人在坟地上准备着了,外婆的遗体一到就可以安葬,贝玛还在不停地诵读着经文!外婆的墓地离外公的墓地有点远,我问婆婆为什么不让外婆跟外公在一起!她说因为外婆是摔断了腿才过世的,属于意外死亡,所以不能入祖坟。u9W彝族人网


u9W彝族人网

  有人说下午可能会下雨,我们只在坟地停留一会儿便回了!u9W彝族人网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