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八十)—— 向靖再婚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9-04 原出处:彝族人网

  正月初八祭龙,婆婆把向靖结婚的日子定在正月初六。祭龙后寨子里就不会有多少人了,所以办喜事的都得赶在祭龙前。

  大年初三,大表哥就上我们家里忙着写请帖,向阳和婆婆坐在旁边念着不得不请的亲戚朋友的名字。婆婆说向靖是二婚,不适宜大操大办了!最后只请了十来桌客人。

  李文秀忙着打扫卫生,以前向靖一个人在的时候,都没好好打扫过。对于李文秀,我们都不是很了解,听大表嫂说,她老公死后,她在西双版纳已经先后嫁过两次了!那么向靖就是她的第四任丈夫。

  初三晚上,向靖和李文秀都要在我们家吃饭,我终于可以近距离地看看她了!粗略地看第一眼,觉得李文秀老了!再细致地看,还是觉得她老了!她的眉毛细细的,看起来几乎没有,只得用眉笔画了!画得弯弯的。她的脸很宽,下巴却是尖尖的,肤色很白,白里透着红血丝。角质层很薄,薄得叫人不敢用手去触摸,怕一摸就破了!可能她那几天没睡好觉,眼袋浮肿着,还有黑眼圈,笑起来的时候爬满了皱纹。

  知道向灵芳眉毛绣得好,李文秀就央求灵芳在婚礼前帮她绣一下,灵芳答应了!说晚上就给她绣。

  待其他人都吃饱走开后,李文秀跟我和灵芳抱怨起向靖来,她说觉得向靖很执拗,有时候就是一根筋。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家里什么都是向靖说了算,她做不了主。想着她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只得说好话安慰她,虽然我也知道向靖的脾性就是那样的。

  初六早上,我下去寨子里买东西,在路上碰巧遇到江云。她抱着她儿子,和她的一个亲戚说着话,看来她也要祭龙以后才回她老公家那边去。看到我后,她问我哪天回去的,我说回去有一段时间了!说话时我偷偷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就看了一眼,她好像有一点尴尬,或是慌乱,我对着她微微一笑,然后丢下她走了。婆婆说,江云在路上遇到她们时从来都不说话,我想江云应该是还没完全放下吧!她还在怨婆婆她们。

  江富的前妻石一妹也是初六结婚,她嫁在中寨。向靖她们两个人像约好了似的,在同一天结婚,江富和江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啊!都是他们兄妹两不要了的!如今却在同一天再婚了!

  婆婆把江云以前戴过的银饰品都找出来给李文秀戴上了!江云走后,她的银饰品一直都是婆婆收着的,我的也让婆婆收起来了!她说那些银饰品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不能弄丢了!

  彝族的衣服又宽又大,李文秀穿上后显得又矮又胖。李文秀说她看见美食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所以她才长胖了。向靖很瘦,和李文秀站在一起看起来很别扭,有点不协调!

  到了吃饭的时候,婆婆让我抬个木盘子下去,从向靖家拿一些饭菜回去给向银杏姐弟两吃。她叫我在家里照顾好她们两个,说是因为风俗习惯他们不能回家去了!只能躲在我们家里,等到向靖他们的婚礼办完了才能回去。

  我无意中看到向银杏坐着在发呆,心事重重的样子。谁都不知道,其实她还是很难过的,那个时候,谁都会难过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就不正常了。妈妈一个家,爸爸一个家,爸爸跟一个她们完全陌生的女人结婚,她们两姐弟还不能在场,这怎么说都会让人难过的。

  突然间心疼起两个孩子来,看到她们那可怜的样子,我在心里发誓,为了孩子们,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婚。

  向靖收到一万多块钱的红包,下午三点磕头,他们又收到几千块的磕头钱,加起来总共两万多。还没等人走完,李文秀就迫不及待地拉向靖到房间里数钱,我看见了,灵芳看见了,婆婆也看见了!

  等李文秀从房间里数完钱出来后,向灵芳她们两个人一起收拾着碗筷。收酱油的时候,灵芳发现剩下好多瓶酱油。

  她随口对李文秀说:“这种酱油好吃,等明天婚礼办完了,我要拿几瓶上去大哥家里。”

  婚礼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就没有几个人了,向灵芳想起拿酱油的事,却发现酱油都不见了,她到处找也找不到。后来灵芳想,那些酱油可能被李文秀藏起来了,就没好意思再找。

  吃过晚饭后,婆婆叫帮忙的人到向靖家里把剩下的肉和干菜都分了,剩饭也分一些给她们喂鸡去。

  待她们拿菜走了以后,婆婆让向靖去叫姑妈。因为初六那天是个好日子,姑妈家请了几个人帮忙拆房子,第一天拆。按照当地的风俗,第一天拆房子是不能赴喜宴的。婆婆知道大表哥他们都很忙,她想让姑妈到家里拿一点剩菜过去给干活的人吃。

  正当婆婆拿了食品袋往里边铲肉的时候,李文秀对婆婆说:“阿妈,别分完了,留着一点,他外婆也爱吃剩菜,还有我们也要吃的,留着一点吧!”

  看着桶里的半桶肉和菜盆里的剩菜,再看看李文秀有些着急的样子,婆婆说她知道,会留着的。她放下装满菜的锅铲,没有再继续把肉往口袋里倒,她把空了的菜盆都拿到外面洗干净了才回家,婆婆一直跟我们住在一起。

  从向靖家回去后,婆婆对灵芳说:“今晚我分菜的时候,你二嫂让我多留着点,说是要给她母亲也送一点过去。”

  “阿妈,那你留了吗?”

  “就算她什么都不说我也会留的,那点事情我会不知道吗!只是没想到她那么迫不及待地说出来了。”说完婆婆叹了口气。

  “阿妈,今天我本来打算拿几瓶酱油上来的,可是我找不到了!昨天我跟二嫂说过要拿几瓶的,今天酱油就不见了。”灵芳小声地对婆婆说。

  听向灵芳说完后,婆婆又叹了口气说:“看来他们我是靠不上了!唉!只要向靖过得好,就随他们去吧。”

  想起李文秀迫不及待数钱时的样子,想起分菜时她着急的样子,又想起她和向靖都结婚了,还从没给过她和向银杏姐弟两什么东西……婆婆的心凉了半截。

  祭龙后,我们又离开了寨子,几个孩子马上就要开学了,向灵芳和我们一起离开的,她又去了昆明。

  大表嫂在孩子开学前一天才离开寨子的,她问我说:“向靖和李文秀吵架了,你知道不?”

  “不知道啊!他们为什么吵的?”我吃惊地问大表嫂。

  “听你姑妈说,是舅母把她们的钱和首饰都保管了!李文秀又不敢说舅母,所以呢!就和向靖吵起来了。”大表嫂说完后问我是怎么想的。

  我对大表嫂说:“也许谁都能看出来,李文秀不是因为喜欢向靖而嫁给向靖的,那她图什么呢!”

  “但愿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如果嫁给向靖之前,她在西双版纳真嫁过两次的话,会不会是骗婚呀!就是利用结婚来骗取钱财。”大表嫂瞪大眼睛惊讶地说道。

  大表嫂这么一说,我才想起,他们没有结婚证,不过他们结婚的钱已经被婆婆收起来了!向靖拿去说要给李文秀看病的那些钱,是向靖自己攒着的。拿给婆婆保管的那些钱,也是婆婆和李文秀的妈妈商量之后决定的,是李文秀的妈妈让她们交给婆婆保管的,其实她心里是极不情愿的。

  李文秀说她以前很少回家,一直在西双版纳,她妈妈一个人在寨子里,与猫狗为伴。李文秀还有两个妹妹,她们也嫁得远,只能偶尔回寨子里看看老母亲。我去过她家,老人对我们很热情,她看起来很朴实,很慈祥,她那只小黄狗也在,它不咬我们,很可爱,又通人性。另外她还养着好几十只鸡,就养在她房屋前的树林里。看到李文秀母亲的情况,我就不相信李文秀会骗婚,除非她不要她母亲了!

  向银杏忧心忡忡地和我说“我大爹和你过年时给我的压岁钱加起来有六百块,她说让我给她帮我保管着,等开学时再给我,但是她到现在也还没给我。”

  我说再等等看吧!看以后她能不能还给你。

  孩子开学后的一天,向靖突然找到了我,他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说让我办一张卡帮他存着。我问他要去哪里,他说李文秀在个旧打工,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跟他说她生病了!让他拿着钱去给她看病。

  向靖走时一再叮嘱我,让我一定不要告诉李文秀,他让我办卡存钱的事。

  没过几天,向靖又回家去了!跟婆婆说李文秀去了西双版纳,打工去了!要到过年的时候才回去。nRv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连载 小说 我在彝乡的故事 八十 再婚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