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七十六)——外婆葬礼前的点点滴滴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6-13 原出处:彝族人网

  逢洛勐街赶集的那天,婆婆带着我去买菜,向靖和一个堂哥去买黄牛和黑山羊,黄牛都散乱地拴在街口,黑山羊很温顺,一群的聚在一起,有些颈子上还挂着铃铛,它们不挣扎也不跑,就那样等待着决定它们命运的那个人到来。婆婆还要去找几只本地鸡,外婆的葬礼上要用的。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她打电话给小姨,问她家里有没有本地鸡,小姨说有,我们就一起去她家了,她们还要商量葬礼那天的事情,小姨说李林萍和我也要盛装跟着去,因为我们都是外婆女儿家的儿媳妇,意思就是说,我们随婆婆她们,也做一回女儿,像姑娘家一样的打扮,穿着艳丽的彝族服饰, 还要佩戴好看的银饰品……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我嫁过来这边后,可从来没享受过做女儿的待遇呢!以前不管去到哪儿,都是儿媳妇,这回终于可以尝尝做彝族女儿的滋味了!”我尽然有些兴奋地跟李林萍说。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李林萍也有些兴奋地说:“不光是你,我也没做过女儿呢!除了结婚那天戴过银饰品,其余的时间我就再也没戴过了!”听她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她和我一样呢!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临走时,小姨从她家门口的梨树上采下一口袋梨子,让我们带回家给几个孩子吃,戴绿果要送我们下去公路上,看她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我让她赶紧回去了!我说万一摔着怎么办!她说她已经穿习惯了,一点问题都没有。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还不到葬礼的那几天,买回家的牛和羊我们得拉去山上放,第一天,灵芳带着孩子们去放了!回家后她对我说:“大嫂,明天还是你去放吧!我实在是吃不消了!对了!你家大儿子一天到晚哭着呢!”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我问她为什么哭,她说他们几个都爬得上去那个小土坡,就是他爬不上去,所以他就在那里边抱怨边哭。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我把我大儿子拉到跟前,问他是不是这样,他委屈地点着头,眼里还含着泪水,看他穿着一双不太好运动的凉鞋,我鼓励他说:“儿子别难过,是你的鞋子不好运动,明天我们还去放牛的,你去的时候换一双鞋子,我带你去重新爬一次,只要你多些耐心,不要急躁,一定能爬上去的!”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灵芳否定了我的说法,她说:“大嫂,你要让他从他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怪鞋子。”我说我是在给他自信。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因为在那几个孩子当中,他的身体是最不敏捷的,他们都爬上去了!唯独他没爬上去,这肯定让他觉得很受挫,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有他的优点,也有他的缺点,我们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否定了他。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第二天,我真带他们四个孩子去了!向银杏的弟弟,垚垚和我的两个儿子,他们一起重新去爬了那个土坡,我也去爬了一遍,发现那个土坡土质疏松,容易塌落,我儿子老是爬不上去的原因就出来了,他的体重比他们几个重,他的速度也比他们慢,我教他们爬那个土坡的速度要快,最好不要停留,最后他们全部一次就爬上去了!我儿子才笑了起来!后来他们几个又开心地去骑牛,逗小羊玩,我都被他们那种纯真感染了!就给他们拍了照。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也许是因为跟着我可以玩得比较开心的原因,几个男孩子都特别喜欢跟着我,他们也最听我的话,当然有时我也会听他们的话,因为站在孩子的角度去理解他们,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看着可爱而温顺的小羊,还有那头大黄牛,作为祭祀的牲畜,过几天它们就会被杀掉,我想象着它们被杀时的样子:眼里含泪挣扎着,却动弹不得……我让几个孩子多拔些鲜嫩的草喂它们吃,我告诉他们再过几天小羊和牛就要被杀了!垚垚和我儿子就去亲亲小羊,然后喂它吃草。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回家后我把垚垚骑牛和亲小羊的照片给向灵芳看,她喜欢得很,让我把照片发她手机上。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一转眼一个星期就快过去了!婆婆为我们准备着葬礼时要穿戴的银饰品和腰带,她又把公公打给灵芳的嫁妆翻了出来,公公走后快两年了,婆婆依然没能学会打出完整的银饰品!我是很期待的,期待她能想起来并完全学会,她学会了可以教我们的,我想着以后我们家要是有人能把这项手艺传承下去就好了!我一直都相信婆婆一定能学会公公的手艺,毕竟公公在世时,她每天都陪伴着公公打银饰品的,要怎么做,她一定还记得清楚。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婆婆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一边整理银饰品,一边叹着气说:“唉!这几年发生太多的事情了!让我的心老是静不下来,银饰品也打不好!你们算一算,才四五年的时间,发生了多少事情呀!先是你阿舅病死了!紧接着就是你阿爸,然后现在又是你阿婆……”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婆婆好像又要陷入悲伤中,我怕她下面又要提起向靖和向灵芳离婚的事,想打断她的思路,让她不要再往下想,就换了个话题问她说:“我们的阿婆应该有八十岁了吧!这是个喜庆的年龄呢!”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婆婆依然蹙着眉说:“如果你阿婆的腿没有被摔断的话,她老人家是可以无疾而终的!都活到八十岁了,她还没怎么去过医院呢!”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我不知道公公的葬礼和外婆的葬礼是否一样,就问婆婆,她说在彝乡,老死的老人和病死的年轻人葬礼是不一样的,老死的人葬礼是略带喜庆的,没有那么悲伤,还没老就因病或者意外而死的人的葬礼是悲伤的。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那外婆的葬礼上我们是要哭还是要怎么样呢!”我问了个我都觉得好笑的问题。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她嘿嘿地笑着说:“你阿婆也算是死的时间到了才死的,命里注定她就只能活到这个年纪!在寨子里,也算得上是长寿的了!去的那天你们会哭呢就哭两声,会唱的唱两句,不会哭也没关系,我和你小姨哭就行了!我们两家一起去,还是要热闹一点才好!到时候你们都穿得漂亮一点。”DML彝族人网


DML彝族人网

  说完婆婆又把向银杏拉进她的房间,让她试试我刚带她去订的彝族服装,向银杏穿好后,婆婆又找出一串小巧精致的银铃铛挂在她的颈上,看着楚楚美丽的向银杏,婆婆终于笑着说:“想着她们都戴银饰品,也要给我孙女找一个戴着,这个是向灵芳小时候戴的,那天我把它翻出来洗得亮亮的,给我孙女戴着刚刚好啊!”DML彝族人网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大田 故事 连载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