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歌作品集萃

普驰达岭:漾濞的词汇(组诗)

作者:普驰达岭 发布时间:2017-05-16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落在光明核桃园的雨】


来时盛开在光明村口的太阳

如一朵金色的花骨朵  诱惑着

采风的诗人  走村串户


搭在肩上的阳光  一米一米

靠近核桃的年轮  来不及躲闪的雷神

如一位流浪诗人  一头扎进金色的麦地


不请自来的雨  像长着根的门帘

回到核桃的故乡  一根根挂在核桃林的上空

透明如丝  一条条踩着诗人采风的视线


在阳光的背后  落在光明核桃园的雨

由此在诗人的心空  长出很多

充满诗意的核桃园和核桃树



【站在西坡的安南遥想】


此时站在西坡的安南遥想

我若最后一位坚守孤岛的剑客

心潮澎湃  东张西望

在彝人的居所  我受宠若惊

一时不知该如何在想象的时空

安放流浪成诗的灵魂


在漾濞  我始终慰籍自己

与心很近的西坡  遥想的尽头

我会站立成感灵通神的毕摩的手势

萨秘母今夜会骑虎归来

让漾濞的核桃长出翅膀

让安南的杜鹃怒放出生命的绝响


站在西坡的安南  我始终与神为邻

始终与滴血的杜鹃树为伴脐带殷红

每一寸行移  宛若

依偎的肩膀是母亲的怀抱

每一次仰望  宛若

怀念的美人像忠贞的咪依鲁


站在西坡的安南遥想在漾濞

不用以孤独的眼神遥望

也无需确定花开花落的时节

满坡的红杜鹃依然会一年一悲伤

一切牧放在草坡上的背影

依然会抒写西坡盛放的魅力


站在西坡的安南遥想  我无需去想象

出窍的灵魂  该如何碰触到南高原的深邃

举目可及的漾江濞水  早已在苍山的后花园

伴随漾濞涤荡千年彝山彝水倔强的性格

早已壮阔为漾濞不老的歌谣


站在西坡的安南遥想  南丝绸路蜿蜒千折

万水千山之前与千山万水之后

幽幽绵绵的博南古道早已在我这枚彝人的躯干

凿肠而过  那历经久远的马帮铃声

依旧穿透了厚重的岁月

在铁索的云龙桥头回响叮当


站在西坡的安南遥想  无需猜想

我只知道  站着是顶天的石门关

淌着的是潜伏的石门水

石门关关不住彝人顶天立地

石门水流不尽苍山雄峰碧水



【漾濞有我的坐姿和手势】


从春寒料峭的北方起身

我要在黄昏提前点亮南行的星宿

像一只归鹰风雨兼程向南飞

把自己隐喻为春天盛放的核桃花

轻轻飘落在漾江濞水


在漾江濞水  春风知道

枯萎在我内心深处的老核桃树

有多少棵  安南杜鹃赠与我的花瓣

承载着我所有敬畏的滇缅公路

这是漾濞儿女以生命之舟

拓展的血路  像安南西坡的杜鹃红

共同载满了我空空的行囊


在毓秀的苍洱  我一定要躺成

漾濞江边一颗沉默的石头

让前世和今生约请通神感灵的毕摩

为我指路  把核桃深深埋入我的心脏

用我守望的坐姿和忠贞的手势

做漾濞风雨无阻的常客  然后

怀揣着漾濞这张响当当的名片

又以我风化的坐姿和手势走北闯南



【向滇缅公路致敬】


历史的狼烟总在不经意中

趟过岁月开启被忧伤尘封的记忆

历史的丰功总能以正义的丹青

在天地垂虹一次又一次

在人类的头颅中被击活


当我背着空空的行囊上路

行移在太平的滇缅公路

守望着一尊尊历经战火硝烟洗礼

又被记忆典藏的雕塑的傲立

我满怀潮动的呐喊  不知要为谁鼓掌

让我不经意转身的瞬间

见证了滇缅公路沧桑的过往


在岁月的流转中  正义的历史

总能够一一得以呈现

举世闻名的“史迪威公路”

又在漾濞重新得以复活与延续


这是一条漾濞各族儿女

积极参与筑就的胜利之路

这是一条中美盟军通往

反法西斯战场的胜利之路

这是一条世界正义联盟之声

战胜反正义邪恶势力的胜利之路


当一条从无到有的人类建筑奇迹

清清楚楚隐隐约约地纵横在眼前

当一段被战火烧焦的历史画卷

在我的头颅中一次次地展影

一场中国现代文明进程与异域民族的世纪对话

傲然回荡在太平这个小小聚落的上空


当我依偎在活现的滇缅公路

434号路碑之一刻  赐予我的

是一场暴风骤雨般的精神洗礼

此刻  我的右手不由自主缓缓升抬

我要向所有漾濞儿女参与滇缅公路的筑路者致敬

我要向所有参与创造史迪威公路奇迹者致敬

我要向所有参与过人类正义战斗的一切力量致敬



【漾濞的词汇】


像漾濞的核桃

漾濞的词汇

喜欢落座在漾山濞水间

深居简出的日子

有时挂在天上

有时躺在地上

就像漾濞的核桃

开春时节串成核桃花

秋天时节缀成核桃果

在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场境

漾濞的词汇一脱口

全天下人都喜欢漾濞的词汇


像博南古道的马帮

漾濞的词汇

喜欢穿行在有青石板路的山水间

迎来送往的日子

有时住在山的这头

有时住在水的那头

就像漾濞的核桃一样

遇到山就站在山上

遇到水就坐在水边

在南来北往的博南古道上

漾濞的词汇一走动

不同方言的马帮都喜欢漾濞的词汇


像漾濞的核桃

漾濞的词汇

喜欢用正宗的西南官话

招揽南腔北调的过客

如刚嫁入都市的新娘

一旦汇入熙熙攘攘的人流

上得了天入得了海出得了国

漾濞的词汇自古养成漾濞核桃的性格

走南闯北剑行天下

都不在话下



【博南古街】


我站在云龙吊桥上一晃

博南古街过往的历史就醒了

来来往往的马帮

用一根烟的历史

就把这条古街 打磨得

油光发亮光彩照人


我坐在时间之上

望着对面苍翠的飞凤山

揣摩博南古街之源

迎来送往南腔北调

就从街头窜到街尾


我走在博南古街

看得见云龙桥头

看不清云龙桥尾

听得清回响的漾濞江流

看不见流动的漾濞江水


我站在博南古街的桥头

最终可以感受

晃荡的云龙吊桥

而无法感受博南古街

送走的是云龙吊桥

多少个晃荡的日月星辰



【漾濞的嗓音】


漾濞的嗓音

是从小喝着漾江濞水长大的

它可以让大山感知

安南西坡的杜鹃花为何红满天


漾濞的嗓音

是从一枚核桃开始发芽的

它可以从漾濞出土的核桃古木告知人类

早在三千五百多年前

漾濞的核桃就落地生长


漾濞的嗓音

是一首名叫哈把或阿克的打歌调

一旦从漾濞的胸膛破门而出

她的嗓音可轻易翻越石门关

让苍山的雪慢慢消融

让洱海的浪波涛激荡


漾濞的嗓音

其实是一瓶雪山清荞酒

五两下肚  漾濞厚重的嗓音

就会嘹亮成苍山身后闪闪的名片

她会让世界知道

核桃一样的嗓门

根植在中国

根植在南高原

根植在苍山脚下

根植在漾濞

根植在云山的村庄



【核桃的翅膀】


在漾濞  秋天的心事

总在春天开花  就像

那绿茸茸的核桃花

早在春天生长着飞翔的翅膀

绿茸茸的核桃花  入夏就会卸去外套

一旦秋实  就会争先恐后

脱去绿色的军装  亮出果实累累的翅膀

漾濞都喜欢这些丰满的翅膀

普通话只是翅膀表面的装饰

一旦长翅膀的核桃飞出家门

上了高速  登上飞机  入了码头

漂洋过海四海为家

秋天的喜悦会写在漾濞的脸上

漾濞喜欢用饱满的热情

举起这张被天下人津津乐道的名片

然后回到秋天的深处  居住在核桃里

等待在下一个春天的出口  把玩核桃花的心事

期待来年的核桃  长出更丰满的翅膀



【漾濞的核桃】


就像星星的军队

漾濞的核桃

从历史的深处走来

漾濞的核桃树

驻扎在石门关之外

转眼间就走了3500年


漾濞的核桃  以苍山的雪

当肤色   以石门的水

做体液  体白肉厚的日子

青青白白  盘坐的根据地

在苍山崖画中复活  壮阔的场景

至今在漾濞江畔鲜活


如今  漾濞的核桃树

常年驻扎在漾濞城外

走北闯南的云烟  依旧

缭绕在唐标铁柱遗址的上空

如果云龙桥的铁索轻轻一晃

漾濞的核桃就会从核桃的故乡

纷纷坠落  散落在五洲四海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