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四川彝族婚礼的“卡巴”礼物交换研究

作者:阿呷子洛 发布时间:2021-05-18 原出处:彝族人网 甘洛彝学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摘要:近年来,凉山州各个彝族聚居区在婚礼过程中因为“卡巴”礼钱不断上涨,由此使双方姻亲关系引发了一系列矛盾,使本该幸福的婚姻变成物质上的利益纠纷,甚至有的人产生了一种“恐婚”状态。笔者针对这种“卡巴”礼钱猛增的现象,采取问卷调查的方式,对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几个村进行田野调查。以村民为问卷的调查对象,设置的问题是村民关于这种现象持什么样的观点。在调查的过程中,涉及“卡巴”礼物的相关概念,如格博者(身价钱)、哦里者(舅舅钱)、坡五者(叔叔钱)以及“卡巴”礼物的普遍价、特殊价、虚价、实价等。通过这次实地调查,笔者了解到彝族结婚彩礼不断变迁的原因,并倾听了群众迫切改变这种陋习的心声。
关键词:彝族;婚姻;“卡巴”礼物

image.png

一、绪论

每个特定的民族都有其传统的婚礼仪式,是其民族文化的承载体和延续途径,也是本民族文化教育的模式。特别是最近几年,凉山彝族婚礼过程中“卡巴”礼物出现阶梯式上升趋势。笔者长期生活在农村,对这种现象耳濡目染,从小到大参加过不少婚礼,婚礼的形式在变化,“卡巴”礼物也在逐年上涨,似乎这种婚礼失去了最传统最厚重的文化,文化变迁正是从婚礼的变化开始。因此,本文主要选择了“卡巴”礼物的变化和关于“卡巴”相关概念界定作为研究对象。

由于“卡巴”礼物的变迁带来诸多社会问题,如引起家庭矛盾、家族矛盾,造成社会恐慌,促成心理阴影。很多贫困家庭娶媳困难,有些男性同胞三十岁左右了还单身,出现“恐婚”状态。在这样的现实状况之下,研究“卡巴”礼物变得及其重要。

二、“卡巴”礼物交换行为相关概念

在彝族婚礼过程中,“卡巴”礼物也出现了交换行为即赠送与回赠。它引出了礼物交换理论、互动理论等一些给予礼物时的概念。礼物的交换往往伴随着三种方式——给予、收受、回报。普遍互惠是父母和孩子之间关系的特点。自古以来在彝族婚礼过程中,“卡巴”礼物交换行为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卡巴”礼物交换包括:格博者(身价钱)、哦里者(舅舅钱)、 坡五者(叔叔钱)。

(一) “卡巴”礼物

在这里,主要谈彝族婚礼过程中的“卡巴”礼物,主要谈卡巴礼物中的格博者(身价钱)、哦里者(舅舅钱)、坡五者(叔叔钱)等“卡巴”礼物。

1. 格博者(身价钱)

“格博者”即身价钱之意,是双方缔结婚姻时男方家给女方家下的彩礼钱。这个钱是给女方父母的。在彝族婚礼过程中男方家付给女方家的钱或物,彝语叫“尼普”、“者更”、意思就是“聘礼”。在彝族地区,格博者一般都是由媒人依照双方的意思相互协调,最后形成一个两家都认为合理的礼金数额。

2. 哦里者(舅舅钱)

“哦里者”汉语称为“舅舅钱”,是在女子结婚时,男方家给女方家的舅舅的一部分钱,这部分钱的数额一般是“格博者”(身价钱)的10%左右(但各家各个时间段给的都不一定成这个比例)。哦里者(舅舅钱)比坡五者(叔叔钱)要高20%左右(当然各家各个时间段给的也不一定成这个比例)。这与彝族历来最重母族权益,实行以母、舅为大的亲属制度有关,很多婚礼过程中都是以这样的形式进行着。

3. 坡五者(叔叔钱)

“坡五者”汉语称为“叔叔钱”,是指女方嫁到男方家,男方家要给女方的叔叔一部分分子钱。坡五者(叔叔钱)比哦里者(舅舅钱)要低20%左右(当然各家各个时间段给的也不一定成这个比例)。

(二) 普遍价与特殊价

普遍价:某段时间社会认可的价格,就是指一个地区或者一个时间段所赠送的“卡巴”钱大致在一个水平线上。特殊价:某段时间内社会不认可的价格,只发生在个别人身上,就是指一个地区或者一个时间段所赠送的“卡巴”礼钱比普遍价要高出很多,从而引起社会心理的不认可。普遍价与特殊价的博弈: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某些地方原来社会不认可的特殊价变成了现在社会认可的普遍价。所以普遍价和特殊价在某个时间段内在社会心理层面上经常发生博弈。并且这段时间内,“卡巴”礼物就在这两者之间内发生。

80年代,卡巴礼钱在340—570元之间徘徊,普遍价几乎在340元左右,特殊价就达到570元;1990至1995年在650—1080元之间;1995至1999年在840—1450元之间;2000至2005年在2300—3480元之间;2006至2010年,在3450——35500之间;2011至2015年在35000—172000之间。按统计,80年代平均每年涨23元;90年代前五年平均每年涨86元;90年代后五年平均每年涨122元;2000年至2005年平均每年涨290元;2006年至2010年平均每年涨6410元,2010—2015每年涨27400元。所以,90年代前5年比80年代涨了3.5倍;90年前五年比后五年涨了1.4倍,2005至2010这五年比90年代后5年张了2.4倍;2005年—2010年这5年比前5年涨了22倍,2010-2015年这5年比前5年涨了4.2倍。可以看出彝族地区婚礼中的“卡巴”礼钱涨的速度最快的是2006年至2010年这五年。

(三) 实价与虚价

实价:是指媒人和男方家谈婚礼钱的时候,所定下的价,应该给多少,就实际给多少。在田坝胜利乡架达村讲价的比较少,有些人认为如果讲价之后女子嫁给男方家就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虚价:是指媒人和男方家谈婚嫁钱的时候,所定的价,应该给多少,实际没有给够,少了一些。有些地方要价比较高,但后面经过相互协商,要么就后面慢慢给,要么就不给了。实价与虚假的博弈关系,以前经济比较落后,婚礼价钱比较符合人们生活实际,这个阶段大多数都施行实价;而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有些人乱要价,实际却给的没有那么多,施行的就是这些虚价。也许就是这个原因,使凉山彝族地区的婚礼价钱日益高涨,给人们带来了无形的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实价和虚价也和普遍价和特殊价一样一年比一年提高。实价和虚价的差别比较大,实价一般是双方家庭都能接受的数目,虚价是女方家提出来的,一般只是说价,没有定价。虚价最终都会协调成实价。

(四) 2000--2015年甘洛县胜利乡架达村的“卡巴”礼物交换情况

笔者于2015年2月中旬用了半个月时间对甘洛县胜利乡架达村进行了实地考察,获得的相关具体调查数据如下。

2000年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产业结构的转变,地方经济也开始萌芽。在凉山彝族地区,这个阶段大多数人外出务工,人们的眼界开阔许多,对消费需求提高,因此婚礼中的“卡巴”礼物一下子上升,如: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20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200元左右、坡五者(叔叔钱)150元左右。回赠礼钱: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2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100元左右、  坡五者(叔叔钱)50元左右。

2005年:这个时间段处于市场自由竞争,打开了国际市场,国民经济平稳发展。凉山地区外出人口逐渐增加,家庭经济主要依靠外来收入。这个时候的婚礼“卡巴”礼物慢慢增长,如: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30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300元左右、坡五者(叔叔钱)200元左右。回赠礼钱: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3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200元左右、坡五者(叔叔钱)100元左右。

2010年:凉山彝族婚礼过程中的“卡巴”礼物是增长幅度和2009年一样比前年增长了30%。如: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200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2500元左右、坡五者(叔叔钱)2000元左右。回赠礼钱: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20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1500元左右、坡五者(叔叔钱)1000元左右。

2015年:是凉山彝族婚礼过程中的“卡巴”礼物增长最快的一年,基本上涨到了100000元左右。如: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1000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10000元左右、坡五者(叔叔钱)9000元左右。回赠礼钱:格博者(身价钱)保持在10000元左右、哦里者(舅舅钱)900元左右、坡五者(叔叔钱)800元左右。

(五)目前各县各地区婚礼“卡巴”礼物的存续状况

目前彝区各地实行的“卡巴”礼物标准:据了解乐山5万元、甘洛县尔吉沙呷地区少于5万元、美姑县少于9万元,布拖县少于10万元、甘孜九龙少于9万元等。

虽然各地都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限制,但很多地区的“卡巴”礼物也没有有所改观,有些地区反而顺势增长。为了数据直观、明了,我又对西南民族大学彝学院2012级的部分同学进行抽样调查,以同学所在县为一个代表,做了一分关于“2015年各个县的礼金”为题目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发现这些县的“卡巴”礼物依然呈现上升趋势。2015年四川凉山彝族地区各个县的“卡巴”礼物大概是:雷波10万元;昭觉没读过书的或文化程度比较低的是15万-25万不等,有一定文化程度或有稳定工作的是25万-40万不等;布拖20万元;冕宁20-30万元;宁南30万元;石棉15万元;盐源30万元;普格30万元;攀枝花25万元;甘孜9万元;西昌20万元;德昌16万元;喜德15万元;越西18万元;甘洛田坝方言区6万元,其他地方基本与越西相同。

三、 礼物交换行为过程分析

礼物交换行为过程引出一个“礼物交换理论”,这个理论是指:礼物的交换往往伴随着三种方式---给予、收受、回报。这种礼物交换理论也同样应用于彝族婚礼过程中“卡巴”礼物赠送过程和礼物回赠过程。众所周知,礼物馈赠是人类社会中最重要的社会交换方式之一。

(一) “卡巴”礼物赠送过程

“卡巴”礼物赠送过程包括:格博者(身价钱)赠送过程、哦里者(舅舅钱)赠送过程和坡五者(叔叔钱)赠送过程。

格博者(身价钱)赠送过程:新娘回门那天,男方家父亲带着礼金去给女方家父母,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家长先喝杯“亲家酒”,接着男方父亲当着众人面点钱,女方家长接过钱后(一般不数,为了信任也带有彝族人羞涩的特性),会给新郎新娘一些钱(按礼金的份额,差不多就1/10,各地不同)新郎新娘跪着给对方的父母倒酒(以敬孝道)。

哦里者(舅舅钱)赠送过程:这部分是女方嫁到男方家,新娘和送亲的人坐在男方家房屋周围(选址有异)的用竹子编的围起来的铺满稻草的一个平坝,等用餐后,新郎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有盛满酒的两个杯子和一些钱(每家每户每个时间段的钱金额都不相同),跪在女方的舅舅面前,先把一杯酒双手呈递给舅舅,两个人碰杯,把钱双手递给舅舅,这就是哦里者礼物(舅舅钱)。

坡五者(叔叔钱)赠送过程:这部分也是女方嫁到男方家,新娘和送亲的人坐在男方家房屋周围(选址有异)的用竹子编的围起来的铺满稻草的一个平坝,等用餐后,新郎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有盛满酒的两个杯子和一些钱(每家每户每个时间段的钱金额都不相手递给叔叔,这就是坡五者(叔叔钱)。

(二) 回赠“卡巴”礼物过程

在凉山彝族地区婚礼过程中的“卡巴”礼物回赠过程一般都是同婚礼进行时同时进行的。在女方回门那天,男方家会带上一些诸如面条、啤酒、白酒、糖果、烟等各种礼物,拿到女方家后,女方的父母会根据自己的亲戚关系,将这些礼物分发给女方父亲的那一方亲戚,后面女方要回到男方家或者女方去拜年的时候,这些分得女方结婚时所给的礼物的亲戚会回赠一定的礼物,诸如玉米、大米、或者纸币不同。

这个过程中,一般女方家父母回赠的会比较多,而且在回门那天,男方家带来的聘金,女方父母会根据其聘金的多少返还一部分(一般是1/10聘金)给女方和男方,以作为回赠礼物,也表示女方父母的大度和彝族传统的文化风俗。

四、 “卡巴”礼物交换社会行为分析

(一) “卡巴”礼物交换行为存在的合理性

1.是对人的尊重,人是有价值的,一种观点认为,男方送女方家聘礼,送女方亲戚礼金是一种女性个人价值的体现,是对女性的尊重。这几年婚姻聘礼的上升,应该看到它积极的一面。

2.是对婚姻的尊重,婚姻本来是两个人要共同走完的一个人生过程,这个过程中需要双方在生活中同甘共苦,处理好各种矛盾、遇到的各种问题。一种观点认为,聘礼从古至今不仅是彝族有,汉族也有,许多民族都有。要用历史的眼光看问题。彝族婚姻有它神秘的地方,聘礼是民族文化特点,是彝族传统习俗,是婚姻文化的一部分,应该保留。提倡民族文化特色,但不应打上浓重的金钱烙印,应该回到原来文化礼俗的传统定位,不能影响到普通群众的生产生活,更不应该形成社会性问题。

3.用两个原因来阐释中国社会中婚姻交易的理论。一个是婚姻偿付理论,婚礼彩礼被认为新郎家付给新娘家的费用,用以确认对新娘繁衍后代和家务劳动的权利的转移;例外一个婚姻资助理论,婚姻中的财富分配趋向于对新婚夫妇的资助的。这两种理论都有其事实根据,由于妇女在集体中作为劳动力的价值增加了,男人就得拿出更高的礼钱,为妇女转移到他家而向女方父母作出补偿。这种观点反映了一种广为接受的看法,即传统社会中的婚姻不是两个个人之间的私事。

(二) “卡巴”礼物猛增的原因

1.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物质要求不断提高,造成“卡巴”礼物猛增。

2.受到传统的彝族风俗习惯的影响,以前没有纸币的时候,用金银或家禽来代替身价钱,小时候经常会听到父母们结婚时,家里面比较穷,就只要一只羊或者两只羊就可以作为“卡巴”。“卡巴”礼物在彝族社会交往中是不能少的一部分。

3.彝族自古以来就存在重男轻女的封建传统观念,造成男女比例失调,男多女少,造成女性成为稀缺资源,也就感受到了女性的珍贵,所以导致身价钱的猛涨。

4.虚荣心作祟,攀比心理。这家女孩身价钱是多少,那家女孩就要比这家女孩高出多少,反正不能低于,相互之间的对比,,凸显“卡巴”礼物的上涨。

(三)“卡巴”礼物猛增的负面影响

“卡巴”礼物的猛增,给人们带来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通过身边的各种现象总结出了以下观点:

1. “卡巴”礼物的猛增使彝族家族之间矛盾不断甚至激化。本来是两个人的事情,最后牵涉两个家庭继而发展到两个家族之间的事,导致两个家族之间矛盾尖锐,甚至出现相互杀害事件,实在是值得我们彝族同胞深思。

2. “卡巴”礼物的猛增,家庭经济条件差的男生娶不到老婆,使彝族青年产生恐惧婚姻,造成心理失调,到了一定年龄还未结婚,对婚姻彻底失去了信心。

3. “卡巴”礼物的猛增,使当婚青年社会经济压力大过大,给男方家庭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加重经济负担,家庭经济失衡,使普通男方家庭无法支付礼金造成家庭内部矛盾。

4. “卡巴”礼物的猛增,剩女越来越多,出现男生与外族通婚的现象不断增多。

5. “卡巴”礼物的猛增,使新婚家庭婚姻幸福感缺失,少了一些从内而外的欣喜,给彝族婚礼加入了物质上的拜金主义,有违婚姻本身的传统意义。

6. “卡巴”礼物的猛增,会产生盲目攀比心理,甚至逐步变成一种陋习。比如这家女儿嫁20万,那家女儿嫁30万。

7. “卡巴”礼物猛增,影响家庭和谐,造成社会不稳定,对经济发展不利。

(四) 彝族“卡巴”礼物猛增的应对措施

1. 从社会角度考虑,设立民间组织,制定彩礼制度。根据地方特性,明确规定彩礼的限额,选择德高望重的德古,制定与当地相适应的制度,超过规定聘金的,采取惩罚性措施。

2. 从群体利益出发,利用网络新闻媒体加强宣传高聘金的不合理性,新闻媒体的宣传范围广,感染力强,让彝族人认识到其危害性,从而改变高价彩礼婚姻观念,回归实际婚姻观。

3. 从政府角度出发,加强政府领导和监督,利用法律的权威性,对高彩礼进行限制,实行与人们生活水平相适应的彩礼制度,政府应从实际出发规定相关的婚礼聘金限额制度。 

4. 从教育观念出发,加快发展彝族地区教育,提高彝族人民的认识水平和辩证思维能力。不能把眼光局限于现实利益,也要考虑到长远利益和全局利益,逐步改掉陈规陋习。

结论

经过调查研究发现,四川凉山彝族各个地区婚礼过程中“卡巴”礼物交换行为的存在是有事实根据的。从前文分析得出结论:在本次问卷调查中,通过对甘洛县胜利乡架达村当地群众对目前实行的“卡巴”礼物的满意度调查,90%的村民都持不满意态度,6%的村民满意,4%的村民持比较满意。从这个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村民都不希望“卡巴”礼物继续上涨,只有一小部分人觉得还可以承受得了。可能不仅是这个村的村民,也许是其他县的村民也不希望“卡巴”礼物继续上涨。鉴于此,我们在试图采取措施去控制“卡巴”礼物上涨的过程中,要充分听取民众的意见,让群众参与其中。希望越来越多的彝学专家和学者都能深入到彝区,去了解彝族群众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婚姻制度,积极为党和政府改变彝区婚姻制度中的陈规陋习,实行科学合理的社会主义新型婚姻制度提供决策依据。

作者单位:甘洛县文广新体旅局,系甘洛县彝学学会秘书长。
致谢:本文由蒋志聪荐稿,特此致谢!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