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资料与文献

王明贵彝学研究论文集《鹰翎撷羽》序

作者:​余宏模 发布时间:2020-03-27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fengmian2.jpg

《鹰翎撷羽》封面。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2003年5月出版,25万字。)


《鹰翎撷羽》是明贵同志继《虎尾捉风》之后即将出版的彝学研究论文集二集,可喜可贺。

书名《鹰翎撷羽》,这是明贵自谦之词。鹰击长空,翱翔蓝天,给古代居住山区的彝族先民,留下了强烈的印象。因此,在一些彝族地区或者支系中,曾把鹰作为图腾或祖先崇拜的象征。但是,在黔西北的乌蒙山区,彝族自古以来却是认为:鹤、鹃、鹰三种飞禽,是古代君、臣、师的标志。鹰是师人,也即毕摩的化身,而毕摩是彝族学者和知识的代表,也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彝学传承和传播者。鹰也可以成为彝学的代表符号,《鹰翎撷羽》意为彝学研究管窥之见的自谦之词。

其实,《鹰翎撷羽》文集的内容是较为广泛的,涉及彝学研究领域内的经济学、文化学、文字学、语言学、民俗学、文学、哲学等等的多种学科,既研究历史,又注重现实;既有通俗的普及宣传,又有深入的专题研究;是一本集知识性、学术性、可读性来为一体的好书。

例如《彝族文化之谜》一文,作者通过对彝族文化研究成果的大量收集阅读和在研究分析的基础上,以通俗流畅的文笔,简明扼要地系统的向读者介绍了彝族文化研究领域中,古彝文起源于何时?古彝文是否世界文字的始祖?彝文有几种?“红崖天书”是不是古彝文?是谁创造了古彝文?彝文是怎样创造出来的?彝文有没有超方言的功能?彝文是否仿汉字而造?《白狼歌》是不是古彝语?彝语方言知多少?奇特古墓当如何命名?向天坟是不是天文台?阿诗玛和阿黑是什么关系?阿着底在什么地方?彝族为什么喜欢选美?举奢哲是哪个朝代的人?彝族最崇尚什么颜色?古彝诗韵知多少?《诗经》与彝诗有无源流关系?彝文手碓应如何称谓?除虫节应是哪一天?龙山时代陶文当如何识读?《星回节》的作者是谁?《撮泰吉》是戏剧还是活动?等24题在彝族文化研究领域中尚有争议而未定论的学术问题,客观地向读者进行介绍,读来兴趣盎然,从中可获启迪。

又如《韪书年谱甲编》绪言,关于彝文书法概念,彝文的起源、分布和称谓,彝文书法的构成要素,彝文书法的文具等问题作了概述,并提出己见。而在《韪书书迹编年》中,则将现今发现的远古陶文、彝文铜印、铜器彝文、彝文丹书、彝文摩崖、彝文碑刻等数以百计的金石文物,以时代为经、类别为纬,初步进行断代考证,按时代顺序梳理排列,对金石文物所刻写的彝文书法作了评论和鉴定。这是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珍贵文物资料,又是开创彝学书学研究新领域的结晶。对彝文书法的研究,填补了彝文文字学和彝文书学研究的空白,丰富了彝学研究的门类学科,并具有现实的意义。众所周知,彝族在祖国西南地区不仅人口较多,而且在历史上曾经建立过方国政权,创造有古老的民族文字,记载了悠久的民族历史和优秀的传统文化,并涌现出一大批为国家、为民族作出贡献的历史人物,他们是民族精神的体现,民族文化的瑰宝,民族性格的自尊与自信。但是,彝族历史和文化的发展,经历了漫长坎坷的历程,它和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命运息息相关,在共同反抗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的斗争中,获得了整个中华民族的解放和新生,建立了民族平等团结的新中国,揭开了民族进步发展新的一页历史篇章,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载入史册。

当今时代已步入新的世纪,21世纪将是“全球化”的世纪。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世界文化将呈现出较强的趋同文化现象。我们既要清醒地看到全球化增加了文化趋同和单一性的危险,西方强权政治和文化殖民给发展中国家文化生存和发展带来的威胁和挑战,要有危机感和忧患意识。但是,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世界文化的多元发展格局并未根本逆转。世界上不同种族、民族、国家的文化差异普遍存在,当今世界距离“大同世界”毕竟还尚遥远,文化趋同发展与文化多元并存,仍将是未来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发展的总趋势。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明确规定保障各民族平等发展的权利。民族发展权主要包括经济发展权和文化发展权两大方面的内容:发展经济是少数民族公民权利保障的基础,是解决民族问题和民族矛盾的关键,从而真正实现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和共同繁荣;而发展民族文化,是由于民族是一个以文化认同为前提而存在的群体,每一个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特定的文化。因此,发展本民族文化,维护本民族文化的延续,就是维护本民族的生存权。对少数民族文化给予尊重和保护是现代民主法治国家追求和维护人的尊严这一最基本的价值理念的必然结果。

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恢复,中国各民族文化多元并存、共生互利、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指导思想得以确立。1997年中国共产党的十五大报告中,将文化与经济、政治并列,提出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纲领,标志着党对文化的地位和作用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2000年10月,中共十五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十五规划的建议》,明确提出了发展文化产业的要求。2002年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大报告则进一步明确指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必须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当今世界,文化与经济和政治相交融,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全党同志要深刻认识文化建设的战略意义,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繁荣。”这些,都标志着党中央对文化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的认识达到了战略的高度,这对于民族文化的保护、弘扬、发展和繁荣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黔西北乌蒙山区和贵州全省一样是一个多民族居住的地区,存在着丰富多姿的文化资源。诸如:历史悠久的语言文字,浩瀚渊深的彝文古籍,深山丛野的摩崖碑刻,博大恢宏的民间文学,风格迥异的民居建筑,精美绝伦的民族服饰,美味烹调的民族饮食,欢乐壮观的民族节日,古朴悠远的民俗礼仪,优美动人的民族歌舞,丰富多彩的民族体育,撩人心弦的民族音乐,精湛无比的民族工艺,绚丽多姿的民间戏曲,原始崇拜的民间信仰等等,这些经历历史长河积淀而具有民族性、传承性、群众性的绚丽璀璨的民族文化之花,遍布点缀繁衍在贵州高原。可是,能有多少人在热衷发掘地下矿藏资源和开发土地资源之时,能够清醒地认识到各地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是贵州在全球化和可持续发展中具有比较优势的宝贵财富,是贵州在西部大开发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资源,并是最终能在西部乃至全国后来居上的坚实基础呢?         

王明贵同志作为基层领导干部,担任过乡长、县民宗局长,现任县人大副主任。他的可贵之处就在于怀着深厚的民族感情,高度重视民族文化保护、传播和发展,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对文化重要地位和作用的战略高度水平上来,用以指导工作实践,结合实际,写出诸如收集在本集中的一批学术论文:《21世纪西南彝区的特色经济》,《彝族传统经济观念摭谈》,《特色旅游开发中自然风光的民族文化定位》,《论新形势下彝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民族文化产业化探讨》,《小城镇建设中少数民族移民的心理文化调适》等重视田野调查研究、独具文化眼光的探索,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建言献策。

作为诗人和学者,明贵同志多年来就对彝学领域的多门学科潜心研究,勤于耕耘,出版有诗集《修爱莲花》,专著《彝族三段诗研究》,彝学研究文集之一《虎尾捉风》,现在文集之二《鹰翎撷羽》即将问世。我除了表示祝贺外,实不足以为序也。

但我以为彝学渊源流长,作为民族学领域新兴的一门学科,它的建设和发展还需要有志者继续作出艰辛的努力。任何一个民族,没有文化的自信,就没有文化的自觉,也就没有民族的复兴。我愿以此和明贵同志相共勉之。

2005年元月20日

(余宏模:贵州省民族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著名历史学家,主编、副主编《贵州通史》《彝族文化研究丛书》等多部,发表论文若干,出版有《余宏模彝学研究文集》等多部。本文原载《鹰翎撷羽》。)


附:《鹰翎撷羽》后记

《鹰翎撷羽》这个小册子,是2000年以来陆续写下来的彝学研究文章的结集。多数文章是在各种学术会议上发表的论文,会后又在不同的报刊上发表或收入相关的论文集中,一些文章还获得过不同形式的奖励。现在把它们收集为一册,归为我的彝学研究文集第二集付梓出版,算是这一阶段彝学研究成果的一个小结。

这个小册子和我的彝学研究文集第一集的《虎尾捉风》相比,明显的不同是更加关注彝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问题,这已经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重大现实问题。在全球化形势下,民族文化的传承,形势不容乐观。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正在走一条和平崛起的发展之路,各族人民分享到了发展的成果,经济的发展使我们对未来更加充满信心。但是,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还要更加重视文化的传承和发展特别是多元文化的和谐共生,才能构建出一个和谐的社会。对此,还需要各个方面的有识之士共同努力,给文化建设以更多的关注和支持。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将会出现一个文化繁荣的时代,异彩纷呈的民族文化会给中国的文化发展带来勃勃生机。

《鹰翎撷羽》能够顺利出版,蓝海文教授、余宏模教授、陈恒书先生、郭云翔先生、王显先生从各个方面给予了不同形式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表示衷心感谢。

2005年6月于桂花水井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所属专题:

彝族学者王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