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资料与文献

​龙志毅|《水西简史》与奢香夫人

作者:​龙志毅 发布时间:2020-04-0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feng.jpg

(《水西简史》封面,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2011年5月第一版,2011年11月第二版,12万字。本书获得贵州省第十次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三等奖。)


我收到由彝族学者王明贵、王继超二人编撰的《水西简史》,读后受益匪浅。记得数年前在议及“奢香博物馆”的充实完善时,许多关注此事者也包括本人在内,都觉得应当有一部较完整的水西土司的历史。现在这一共同的愿望终于由二位学者完成了。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水西简史”填补了研究水西历史乃至整个西南地区彝族土司制度的空白。众所周知,各种土官制度和之前的羁縻政策是历代中央王朝对“边民”的统治手段,也是一种特定历史条件下的政治体制。但历代正史都缺少详细记载。明史对水西等重要土司虽多有提及,也都是对如何执行其“恩威并施”政策的圣旨御批等等。系统地研究一个重要的土司政权的历史和兴衰,《水西简史》应是首例。

对于水西故地和统治这一片地区有着悠久历史的妥阿哲世族,《水西简史》分为三个阶段即:水西前史、水西简史和水西后史作了较为详细的考证。水西前史部分除引证黔西观音洞、威宁中水和赫章可乐的考古发现以证明这片土地的远古文明之外,还着重从古歌《曲姐》、《陆外》以及《物始纪略》、《彝族源流》、《西南彝志》等彝族古籍文献证实彝族是最早活动在云贵高原的“夷濮”族群。这就不仅涉及水西历史而且涉及整个彝族的族源了。对这个问题学界一直存在着争论,在诸多论点中以彝族源于“氐羌”说为主流。近年来随着彝族古籍文物的不断发掘、整理和翻译,土著说逐渐上升。《水西简史》的论述,无疑是投了土著说的一票。关于妥阿哲世族对水西故地的统治(包括贵州宣慰使时期),《水西简史》从有历史可考的蜀汉建兴三年,妥阿哲因协助诸葛亮南征有功受封直至清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前后1474年的统治及其变迁,作了考证和记述。同时还对其世族的彝汉两种谱系版本,即《大定府志》——《安氏谱》和《西南彝志》所载的《勿阿鼐世系》,作了对比。至于与中央政权的关系,“简史”对水西故地经历的“羁縻”时期,土官时期,土流并存时期以至改土归流及改土归流之后等都有翔实的说明。其实整个西南的民族地区大致都经历了上述的相同阶段。也就是说《水西简史》不仅研究了水西土司的历史,而且对研究整个西南地区的土司制度的历史研究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水西简史》对水西土司的政治、军事、经济以及社会文化作了比较详细的考证和叙述。就政治制度而言,土司虽然是受中央王朝所册封,但其内部的政治体制却与汉族地区的地方政权迥然相异。“简史”着重分析了水西政治制度的三个特点:一是政权和族权合而为一的宗法制度;二是行政和军事合而为一的则溪制度;三是以九扯九纵为特征的官职制度。作者并联系水西内部十二宗亲和四十八目的剖析,说明了这种宗法制度等级之深和规则之严密。虽然其领地范围有大有小,也依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剖析了一个水西土司的政治制度,实则也就研究和掌握了整个土司制度下内政的特征。各个土司内政的设置也许各有不同,但有一点则是共同的,那就是世袭的政权和族权合而为一的宗法统治,而且这种宗法统治有着浓厚的家支色彩,赖此以维系其统治的运转和持续。至于军事,正如前面所说是军事和行政合二为一的则溪制度,作者对水西的军事组织作了详尽的叙述,并对水西历史上几次大的战争如奢节反元,安奢(安邦彦、奢崇明)“反明”,吴三桂与安坤之战等均有所提及。在有关军事的论述中,作者特别引用了“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的古训,画龙点睛地概括了彝族带有普遍意义的尚武族风和精神。

生产和经济处于什么状态是社会发展程度的主要标志,元明时期的水西毫无疑问已经进入农耕时代。《水西简史》对其经济状况的定语是:“农业为主,兼重畜牧,手工业与农牧业逐渐分离”。其中畜牧业特别谈到了马的饲养业。“水西马”当时名扬四方,价值颇高:“上者可数百金,中亦半之”。有《黔书·水西乌蒙马》对水西马如何珍贵乃至如何饲养等等都作了详细记述。据《明实录》记载,水西向中央王朝献贡马便有27次之多。朝廷还多次以锦、布向水西交换马匹,每次数百乃至上千。彝族人对水西马十分爱惜,只有“临阵乃用之”,可见水西马是作为战马而扬名的。对于手工业和农牧业的逐步分工,《水西简史》也有明确记载。但总体来说特别是明代初期水西的生产力还是很低下的,农业以刀耕火种为主,多为荞、麦(燕麦)。高产作物如玉米、马铃薯等最初也还没有引入,故而地虽广而收入低,乃至没有一次能完成中央朝廷的八万石税粮。从明初到明末整个二百七十多年间,水西地区(包括贵州宣慰使司时期的领地)的经济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到了明末清初,农牧业产品和手工业产品已经由以物易物或半以物易物转入全货币(钱)的交易,而且有了固定的市场。这种渐进的发展得力于两个因素:一是内部“头人”中的有识之士(如奢香夫人)积极向外(汉族地区)引入先进文化和先进的耕作技术;二是从明初开始的屯垦田制和大量移民。这两种因素不仅水西地区如此,而是对整个西南地区特别是云贵高原的开发和发展具有代表性。只是地区之间存在着迟早的区别而已。云南的“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不也是说明它的开发过程吗?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水西简史》对水西历代“头人”的考证和记叙用了很大的功夫。历史与人是分不开的。恩格斯说:“有了人,我们就开始有了历史。”没有人便没有社会,也就没有社会历史。历史是“追求着自己目的人的活动”。《水西简史》不仅对水西氏族的谱系作了详细的考证,列出了汉、彝两种文献的版本,还对明代之前和之后妥阿哲家族的著名人物——列名作传(简略)。正因为有了这些出类拔萃的“头人”,才使得妥阿哲氏族统治延续了一千四百多年,而且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辉煌和壮举。可以说水西历史名人有若“群星灿烂”。在这些灿烂的群星中有一颗最为闪亮,至今光芒犹存者便是奢香夫人。对这位彝族历史伟人的政治智慧和历史功绩,《水西简史》从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修筑龙场九驿十八桥以及带头送子进京入太学,引进先进文化等多个方面作了记述。奢香夫人的这些丰功伟绩应当说已是广为人知了的。早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贵州黔剧团一成立,便演了两个大剧。一个是《秦娘美》,一个便是《奢香夫人》。据我所知排演《奢香夫人》并非仅仅是剧团的行为,而是省、厅和剧团上下一致的意图。黔剧《奢香夫人》重点是写马烨事件,突出了奢香忍辱负重、维护大局和民族团结的博大胸怀,当时曾引起轰动。“文革”中虽遭贬责,“文革”后又复出而且走进北京和其他省市。接下来又先后重修奢香墓、兴建奢香博物馆等等,都是上下一致的行为。可见在贵州,特别是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之后,奢香夫人越来越受到了普遍一致的重视。经过多年的努力,在省地县的重视和支持下,一部《奢香夫人》的电视连续剧已基本摄制完成,可以预见走上荧屏的奢香夫人将进一步为全国人民所认识。但这并不是说对奢香夫人的研究和宣传已经很充分了,特别是有关奢香夫人的历史定位问题。成语有云“盖棺定论”。对一些人物来说,由于种种原因虽盖棺也是不能定论的,甚至长久不能定论,这样的例子随手可拾。例如曹操已经“盖棺”一千八百多年了,但对其历史定位却至今争论犹存。

在1996年奢香夫人逝世六百年的纪念会上,我曾有一个简短的发言。说的是奢香夫人既是彝族历史上的杰出政治家,也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杰出的政治家。也就是说她不仅属于彝族,而是属于整个中华民族。这就是她的历史定位。理由也很简单,奢香夫人的主要业绩已经不仅仅是彝族的内部事务,而是涉及到国家的利害得失。她与文成公主和王昭君相比,可以说异曲同工地对国家作出了贡献。因此,她应当和文成公主、王昭君一样享有殊荣和地位。我至今仍然坚持这样的观点。其实,文成公主和王昭君在历史上的评价,过去也是不尽相同的。虽然二人同样执行中央王朝的和亲使命,其事迹也都可歌可颂,但身份不同。文成公主虽然不是李世民的亲生女,但她毕竟是以公主身份赴藏和亲。王昭君则只不过是个未得宠的宫女,故而在正统史家们的笔下,依然是轻重有别的。而骚人墨客们却只将她作为“薄命红颜”大肆渲染,编出一些凄凄戚戚的“故事”掩盖了她自请和亲的壮举。杜甫写了一首诗,开头两句是“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便遭到了非议。指责杜甫将歌颂英雄的起句用在王昭君这个“薄命红颜”的身上不协调,抬高了她的身价。而王昭君在蒙族人民中却一直受到崇敬,流传着不少传说,甚至将她作为吉祥的象征。可见对王昭君这位出类拔萃的女子,从来便存在两个不同的看法,也是盖了棺两千余年而未定论的历史人物。奢香夫人和曹操、王昭君等人的情况当然不一样,正如前面所说她主要是身为边陲之地的少数民族,很难进入正统史家的视野,即使进入也不可能给她以公正、平等的定位。历史已经进入了新的时代,各民族在政治上一律平等的今天,完全有条件以新的视角去审视奢香夫人,对她的伟大业绩作出应有的评价和公正的历史定位。

我们期待着《水西简史》尽快与广大读者见面。

(本文为《水西简史》序一,作者系中共贵州省委原副书记、省政协原主席,著名作家,著有《政界》《岁岁年年》《厂长的私生活》《省城轶事》等长篇、中篇小说和散文集》多部,作品获得国家级、省级奖项多个。本文原载《贵州日报》)


【附一《水西简史 》序二

安金黎


在原省政协主席龙志毅的关注关心下,在中共大方县委、大方县人民政府的重视下,由王明贵、王继超编撰的《水西简史》行将公开问世了。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本《水西简史》,是一部展现一千多年来水西土司制度和历史的著作,对于我们了解毕节历史、贵州历史乃至整个西南地区彝族土司制度的脉络,增加地方历史文化知识,促进历史文化的发掘和应用,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毕节地区是历史上水西地区的核心区域,是贵州历史文化中最为完整、集中和清晰的地区,有着数十万年的人类活动史和数千年的文明史。“北有周口店,南有观音洞”的黔西观音洞文化遗址表明,这里是中国南方古人类文化的发祥地,四五十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就在此生存繁衍。赫章可乐和威宁中水两大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证实,毕节是古夜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从中国第一个古彝王国(罗甸王国)的诞生而建立起来的水西政权,历经蜀汉、唐、宋、元、明、清历朝历代一直到清康熙初年改土归流,延续了1474年。其间伴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进步、文化的不断发展,涌现了很多重要人物和可歌可泣的重大事件。在长达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历代统治者(扯慕)始终能正确处理好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关系,促进该区域的稳定,促进经济社会文化的繁荣与发展,奢香夫人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奢香夫人一身肝胆照天地、开九驿、通天下、化干戈享太平的事迹名传古今,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水西政权的这段历史虽长,却由于种种原因未作很系统的整理和研究。作为毕节史乃至贵州史的重要部分,不将其挖掘整理应用,实为憾事。《水西简史》的面世,正好填补了这项研究的空白。

《水西简史》提供的初步研究成果,为我们深入研究水西时期的政治、军事、经济、历史和文化提供了第一手资料。譬如水西政权在宗法和世袭制度下实现了持续一千四百多年的统治,创造了“没有百年皇帝、却有千年土司”的神话是偶然还是必然,其中有什么内在规律;水西政权如何在世袭上做到选贤用能;如何处理好和中央政权的关系;如何通过“则溪”制度实现军事、政治、经济相统一;如何处理好民族内部团结稳定等,这些都值得我们的政治学家和历史学家去进一步研究和探索。

当前,毕节试验区为大力推动文化产业和旅游业的发展,提升城市建设的文化品位和特色,着力开展历史文化“五古”(古城、古镇、古寨、古建筑、古驿道)工程建设。《水西简史》的研究成果,为“五古”建设提供了素材、成果和依据,对利用历史文化来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无疑将发挥积极作用。

研究历史,从历史中取得借鉴,是人类社会一个永恒的课题。唐代史学评论家刘知几曾有言:“史之为用,其利甚博,乃生人之急务,为国家之要道。有国有家者,其可缺之哉?”一个民族,只有重视历史,才具有高度的自我发展意识,才能胸怀宽广、视野开阔。毕节试验区历史悠久厚重,明朝以前世居民族在这块土地上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水西简史》的出版发行为深入研究毕节地方史带了一个好头,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投身到地方历史文化的研究中来,力争出更多更好的成果,为地方历史文化的传承、为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是为序。

(安金黎,时任中共毕节地委副书记,后来任毕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贵州人大常委会农业农村工作委员会主任。载《水西简史》。)


【附二】《水西简史》跋


《水西简史》课题,是中共毕节地委、毕节地区行署高度重视地方文史工作,实施研究地方历史文化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重大战略,由地委领导亲自安排部署的一个地委重大课题。研究水西历史的目的,是为了弄清水西地方政权长达1470多年的历史概貌,特别是元、明、清三代水西彝族地方政权在毕节地区乃至整个贵州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提供给媒体一个可资引征的权威范本,提供给读者特别是毕节试验区干部群众一个认识和了解水西历史文化的简明读本。

《水西简史》立项后,迅即成立了相关课题组,并且立即开始了调查研究、资料收集和文稿撰写工作。经过课题组的共同努力,于2009年底完成初稿,并进行了认真编纂。文稿完成后,按照地委领导的指示和课题评审的有关规程,分别将文稿送给了贵州民族学院、贵州省民族研究所、毕节学院的有关专家进行审阅。有关专家提出修改、审稿意见(部分意见见附件)后,课题组又进行了认真的修改、补充、完善,形成了《水西简史》送审稿。送审稿完成后,按照要求又送给省、地有关领导和地区方志办的领导及有关专家审查,在有关领导和专家提出审查意见后又进一步进行修改,于2010年6月形成了目前的《水西简史》稿。参加审稿的领导和专家中,有《中国彝族通史》编委会成员6人;地厅级以上干部4人,处级干部5人,科级以下干部2人;正高职称4人,副高职称1人,中级职称2人;地方志专家2人。

《水西简史》在立项和研究过程中,得到了地委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关怀。《水西简史》的研究工作,遵循有利于民族团结进步,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有利于地方文化、社会和经发展设的原则,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采取了实地调查研究,文献资料分析特别是彝、汉文献共同参照比较等方式,描述研究和解释研究相结合,尊重历史,尊重科学,尊重学科规范。通过将近一年的努力,完成了任务。

《水西简史》分为“水西前史”、“水西简史”和“水西后史”三大部分。“水西前史”概述了“水西”一词出现以前的水西区域的历史,重在追述水西历史的源头,水西彝族方国政权建立和延续的过程;“水西简史”是主体部分,对水西区域的划分,元、明、清初时期水西地方政权的历史、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作了较为清晰、透彻的阐述,特别是水西独具特色的“则溪制度”等作了简要的描述和考证,弄清了水西安氏统治家族的十二宗亲、四十八目、一百二十骂裔、一千二百夜所以及十三则溪的基本情况,介绍了水西阿哲彝族政权与周围扯勒、乌撒、水东、阿旺惹、芒部等彝族政权之间的关系。“水西后史”介绍了水西地方政权“改土归流”不复存在后,从清代到民国时期水西区域的历史、文化状况,重点介绍了彝文文献的繁荣和彝族传统文化的传承。《水西简史》的插图,全部是作者在毕节地区范围内特别是水西故地上实地拍摄,精心选择使用,能够补充说明《水西简史》的内容,具有历史真实性,而且没有任何著作权属争议。

课题组认为,通过领导、作者与专家的共同努力,《水西简史》较为清楚地介绍了水西的历史,脉络清楚,重点突出,运用的研究方法比较科学,得到的成果结论切实、可信、足资引征,作为一个简明的历史读本,对毕节地区乃至区外的读者都有很好的教益,对地方文史工作作出了重大贡献。评审专家也对本课题成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张学立教授认为:《水西简史》“是一部选题新颖的成功力作,关于水西研究,目前尚无超越《水西简史》之作”;李平凡研究员认为:本简史“更系统更全面更深刻,许多疑难问题得到了解决,……可预计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难有超越此佳作的成果问世”;陈世鹏教授认为《水西简史》“结构合理、史实鉴真求实、有论有据”;金国藩书记认为,本简史“收集了不少历史资料,记述文字简明流畅,历史脉络清楚”;卢玲副教授认为本简史“尊重史实,观点鲜明;结构合理,体例完备;内容翔实而又重点突出;文笔简练,语言流畅,可读性较强,却又严格地把握了史著的科学性和严肃性”。专家们在给予了高度肯定的同时都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这些意见富有真知灼见,宏观指导与具体审校、修正相结合,课题组在修改时对其中的绝大部分进行了采纳,这些意见对于《水西简史》的修改完善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对水西历史进行集中、系统的研究是一项创新性的工程,课题设计者高瞻远瞩,课题研究者深入细致,课题评审者审慎认真,形成的《水西简史》成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相信在今后一段时期内,确实难有超过《水西简史》的水西历史文化研究成果。因此,一些专家殷切期望课题组能够进一步拓展研究范围和深度,把水西历史研究撰写成大部头的专著。此外,《水西简史》课题研究期间,云南、四川、贵州的一些专业人士和彝族同胞得知此事后,纷纷来电话、来人索取居书稿,个别杂志还来约稿要刊载相关内容。由于这是地委安排的重大课题,政治性强、原则性强,个别内容比较敏感,在未审查通过、未结题和未经地委有关领导同意的情况下,作者都没有答应。但是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读者对这个课题的关注,也反映出水西历史文化研究的重要性,从而对本课题成果应及时出版提了个醒。

课题组认为:《水西简史》已经达到了课题设计的目标要求,《水西简史》课题研究任务已经完成。特提出报告,请求准予结题。

课题组建议:

一、《水西简史》结题后,请安排出版资金,交正规出版社出版,供区内外读者特别是毕节试验区广大干部群众阅读,同时提供给媒体、有关专家、学者和有志于进一步研究、发展水西文化的读者使用,使课题研究成果尽快转化为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文化效益;

二、根据有关专家的建议,由有关单位、县市分别出资或合作出资,聘请有关专家对水西历史文化进行深度的拓展研究,深入挖掘深厚的水西历史文化宝藏,撰写《水西历史文化研究》专著(30万字以上),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的文化支撑。

2010年6月28日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所属专题:

彝族学者王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