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资料与文献

王明贵彝学:《奥吉戈卡彝学研究》

作者:​张学立 发布时间:2020-04-11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eesd.jpg

(《奥吉戈卡彝学研究》封面。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11月出版,89万字。)

明贵研究员嘱我为他即将出版的著作《奥吉戈卡彝学研究》写上几句话,说说我的看法。这是一件不易作好的事情,不过我欣然接受了。

明贵研究员是国内知名的彝学专家。作为他的同事、朋友,对他的研究工作有一定的了解,但不是很全面,因此对他的研究工作和著述的评价也不一定能到位,难免挂一漏万,还望明贵和读者谅解。

先谈谈明贵同志在毕节学院所领衔的彝学学科。毕节学院彝学学科发轫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本校前身之一的毕节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创建了彝文古籍研究所,开展整理和研究工作。2006年,已升格为普通本科高校的毕节学院在古籍所基础上成立彝学研究院,作为本校彝学学科建设的重要平台。彝学研究院现已成为国内彝学研究的一个重镇,明贵同志就是这个研究机构的主持人。仅2012年,毕节学院的彝学学科就有几件事颇值得述及:一是我领衔的团队申报的课题《黔西北濒危彝族钞本文献整理与研究》获国家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立项,是继贵州师范大学获该类别项目的贵州第二家高校;二是王明贵研究员的《彝族传统经籍文学研究》和母进炎教授的《中国少数民族杰出文学家族研究——以中国西南彝族余达父文学家族为中心》分别获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和西部项目立项;三是成功建成了彝族文化博物馆(第一期),收藏了200多件彝族文物、实物,50多册彝文古籍原件和200多种彝文古籍复制件,其中不乏“牛皮档案”等珍稀文物;四是教育部、国家民语委委托我校研究的“古彝文整理及计算机输入软件”课题的结项成果,应用于《彝文字典》(增订本)的编纂工作已经完成,此书即将出版,且课题成果的深入研发已列入新的项目规划;五是彝学被增列为我校重点建设学科,每年给予重点投入,等等。通过这些事项可看出,毕节学院对彝学学科建设的重视和明贵研究员等专家为本校学科建设所付出的努力和作出的贡献。

再说说明贵同志本人所开展的科研工作。2012年他也有几件要事值得祝贺:一是前述提及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外,另获1个国家出版基金项目、1个省长基金项目和其他3个省、市级项目,是本年度我校获批承担科研项目最多的专家之一;二是顺利评选为中共毕节市委、市人民政府命名表彰的第四批市管专家;三是从公务员转为专业技术人员后,直接破格评聘正高级职称(研究员);四是成功当选为贵州省人类学学会副会长、贵州省彝学研究会副会长。现在,他把2009年以前发表的彝学研究论文结集,名为《奥吉戈卡彝学研究》,即将付梓,这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奥吉戈卡彝学研究》共分为五辑,前四辑收录多类文章50篇,其中第一辑为历史、哲学,收录文章13篇;第二辑为文学、艺术,收录文章15篇;第三辑为古籍、文化,收录文章12篇;第四辑为经济、旅游,收录文章10篇。第五辑为书评、鉴赏、序跋、综述,共29项。这部文集的附录中,收录了一些专家学者关于明贵同志的彝学研究成果的序言和评论12篇。这是明贵同志从事彝学研究以来的一个成果总汇,从中可了解到他的主要研究领域及旨趣,体会到他多年来对彝学事业执著的追求和默默的耕耘。他的这些成果,有不少发表在重要期刊上,其中,《贵州古彝文碑刻》、《彝族古代文学总观》、《译解文化传承基因,培育核心发展优势》、《夜郎故国:彝族英雄史诗的圣地》、《贵州省纳雍县境内的彝文彝汉文碑刻》、《彝族传统经济观念摭谈》、《阿诗玛:符号与象征》、《小城镇建设中少数民族移民的心理文化调适》、《彝族文化中神秘的三》等,分别获得毕节地区(市)多届政府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奖和省级学会、国家级学会的学术成果奖。此外,他的专著《彝族三段诗研究》、《彝族传统诗歌研究》(合著)分别获得贵州省的两次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奖。这些成果的取得,充分展示了明贵同志扎实的学术功底和较高的研究水平,不少专家对这个评价非常认同。

明贵研究员对彝学有广泛深入的研究,在多个方面提出自己独到的学术见解。在专著《彝族三段诗研究﹒理论篇》、《彝族三段诗研究﹒诗选篇》中首次确立“彝族三段诗”学术概念,并对其进行深入的诠释,首次规范了“彝族三段诗”的三种类型,编选出版了第一部“彝族三段诗”。在此基础上第一个提出了彝族有传统格律诗的理论,并且最先规范了彝族传统诗歌的韵目和韵部,对彝族古代诗学理论中提出的阴调、阳调和七音理论进行深入研究并得出其调值。通过发掘诗歌作品和建立诗学理论证实“彝族古代诗学理论”的历史真实性,消解了部分学者对其真实性的质疑。在《彝族古代文学总观》一文中最先提出彝族古代文学是“以经籍为载体,以诗歌为主体,以三段诗为精华,以毕摩为主创,以人神为关照,以寻根为旨归”的理论。在与李平凡研究员的合著《彝族传统诗歌研究》中,运用新方法对彝族英雄史诗中英雄的成长与英雄史诗的成长性进行研究并且取得新成果,系统梳理了彝族传统婚恋类诗歌。深入探讨彝族传统诗学理论,并且系统梳理了彝族古代诗学史。在《彝族知识崇拜论》等文中首次提出彝族有知识崇拜。他还论证了彝族古歌中关于知识发展的描述符合人类智慧发展的轨迹;提出了彝族有“寻根”的文学传统和哲学传统的观点。在《彝族关于女性的审美观》等文中总结了彝族服饰进化的脉络和彝族传统关于女性的“肤黄、鼻直、颈长”的审美观。在与王继超译审的合著《水西简史》中,系统梳理了水西彝族政权统治长达1474年的历史。其著《彝族》对彝族人口的现状进行了分析,对彝族人口发展作出了预测,等等。

明贵研究员还通过研究深刻揭举彝族传统文化的价值。他对彝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提出结合彝族地区的实情进行“散点式”开发和通过译解文化传承基因、培育核心发展优势进行传承的理论。同时,还倡导运用理论指导开发利用彝族历史文化,彰显其价值,如撰写关于彝族英雄之王支嘎阿鲁的系列故事和论文,用以宣传开发支嘎阿鲁湖;对中国大方慕俄格古彝文化城的开发作出文化规划;制定了七星关区小河彝寨风景名胜区的旅游规划,等等。以上,是他运用彝学研究成果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所作的部分工作。

彝族历史文化厚重,彝学研究的勃兴势在必然。彝族有成熟的文字体系,有如《西南彝志》等丰富优质的彝文古籍,在古代建立过自己的方国政权,且在历史上以家族统治方式治理一个地域长达千余年,创造了“没有千年皇帝,却有千年土司”的奇迹,形成了独特的则溪制度、九扯九纵制度等特殊的政治管理制度,积淀了丰厚的历史文化,为学术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源。自刘尧汉先生上个世纪80年代主编出版《彝族文化研究丛书》以来,彝学研究逐步受到学术界重视,甚至有专家认为已经形成 “中华彝族文化学派”。总的来讲,彝学学科的形成及彝族文化研究的兴起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明贵同志曾从事行政工作达20余年,却从未放弃对彝学的探索和对彝族文化资源的开掘。彝学研究始终伴随着他的工作历程,并且取得不凡的成绩。关于这些,在王菊博士的著作《从“他者叙述”到“自我建构”——彝学研究的历史转型(1950——2006)》及有关著述中有专门的论述,此处不赘。去年,明贵同志应我校诚邀,已正式从机关领导干部岗位调入我校负责彝学研究院的工作,潜心从事他所钟爱的彝学事业。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毕节学院的彝学学科一定会有新的更大的发展。在明贵研究员的《奥吉戈卡彝学研究》出版之际,我衷心祝愿他在未来的学术道路上创造更多骄人的业绩!

(张学立,现任贵州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曾任贵州民族大学校长、党委书记,原毕节学院院长、教授,南开大学博士,西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逻辑学会中国逻辑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贵州省逻辑学会会长,贵州省彝学研究会副会长。)


后记

《奥吉戈卡彝学研究》是我写作于2009年底以前的彝学研究文章的结集,集中收录了此前发表过的文章,包括一些书评、序跋等,个别文章是第一次发表。同时,还在附录中收录了时贤为我的一些书籍所写的序言、评论等。这本文集可以算作我2009年以前彝学研究成果的一个总汇,也是我从事彝学研究22年的一个总结。

这本文集的出版,得到中共毕节市委组织部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大力支持,得到贵州省毕节试验区人才基地重点产业重点学科人才团队——彝文古籍保护与研究团队的资助。毕节学院院长、教授、西南大学博士生导师张学立博士、西南民族大学彝学学院副教授王菊博士分别撰写序言,给予热情洋溢的推介和切中肯綮的评价,让我充满信心,催我不断奋进,激励我继续进行新的探索!

《奥吉戈卡彝学研究》中的文章,由于时间跨度大,涉及论题多,加上本人学识有限等原因,肯定会有不少缺点、错误。种种问题,欢迎读者不吝批评、指正。

值此书出版之际,对所有给予了大力支持的领导、专家和组织,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真诚的谢意!

王明贵

2013年5月 于碧阳湖畔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所属专题:

彝族学者王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