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博萃 Blog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萃 > 博文

中国最低调的城市《鲁院笔记之七》

作者:阿苏越尔 发布时间:2010-04-10 原出处:阿苏越尔的博客 点赞+(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

  如果不是这次鲁院安排我们到天津去社会实践,我不会对天津一直的低调作风有这样直观的感受,很多人和我一样,甚至连"天津"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都不可能产生兴趣。
  
  天津简称津,意为天子的渡口,始于隋朝大运河的开通。事实上,天津是低调的,作为背靠六朝古都北京的港口城市,天津一直以替天子守卫门户作为自己分内的事情,不张扬,不埋怨,任海风吹刮,海浪击打,在不引人注目中成就着自己的事业。站在滨海新区,这样的感受是直接的。
  
  在综合考察后你就会发现,中国的四个直辖市中,天津没有北京的霸气,没有上海的小气,更没有重庆的火气。天津是沉默的,在一种可有可无中,天津人排除贪得无厌的心理,神定气闲,按照自己的方式追求着属于他们的那一份梦想。别的不说,就看天津的那些以各个省会和省份命名的街道,你就可以窥见其“以人为贤”的低调做派。
  
  碰巧的是,梁启超和末代皇帝傅仪等人都在失意落魄的时候选择了以天津为栖身之所。当年,梁启超受光绪皇帝之命,变法维新,面对国家内忧外患的煎熬,坐在天津的“饮冰斋”里梁启超内心之焦灼可想而知,如何解其“内热”?唯有“饮冰”方能得解。所以,他正是借“饮冰”一词,来表达自己内心之忧虑焦灼。“饮冰”一词源於《庄子.人世间》:“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原意就是比喻自己内心之忧虑。末代皇帝傅仪在冯玉祥逼宫,朝廷灰飞烟灭时,连同宫女、太监、遗老遗少乘车逃往天津。这些一度高不可攀的人,一旦跌落,天津低调而温和的性情使之趋之若鹜,成为他们一时的保护伞。
  
  天津是低调的,但你不能说其是低能的,虽然历史上的列强喜欢由此而来,一个朝代的没落不可能归咎于一座城市。今天,它的发展中也可以见证国家的强大。作为一座不擅言辞的城市,你只能从其所作所为中去体味其成就。国家就若一个家庭,男女各安本业,长幼各安礼仪,便是有序,有序便能和谐。万物各得其位,是为天下太平。
  
  有趣的是,天津人还把自己闻名遐迩的百年金牌老字号包子称呼为“狗不理”,这里含着做人的幽默,也显示出来自骨子里的低调。遗憾的是,这次去天津,我没有能吃上狗不理包子。虽然在其他地方吃过,但应该算赝品。不管任何东西,只要是离开了生养自己的土地,变质的事情几乎是难以避免的。我认为。pU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pUR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古老的彝族,还能有多少东西能在时代大潮中存留下来,也许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尽力去为她留存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这就是彝 族 人 网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