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坨石头……

作者:施袁喜 发布时间:2013-01-25 原出处:小司马@施大喜的BLOG

                                                                              一块来自上对龙水库边的石头

深夜,被各路酒醉鬼电话关心,一夜恍惚;清晨,送孩子上幼儿园,吃早点,归家再睡,又被窗外盖房子的机器关心,睡不安生。在这个城市,要找到自己的节律,已是难事。
无端想起几天前去的水库,和在那里捡到的石头。那里是大板桥上对龙社区,离昆明约30公里,水库在山林之间,我捡到的石头,碎了一个角,露出黄绿相间的纹,很好看。这么一块野地里的石头,在水库边的枯草丛里躺着。去那里,要穿过车流奔腾的高速路,穿过下对龙、中对龙社区,抬头一看,云在天上闲飘,金钟山苗族村头一派繁忙,几家人争分夺秒起房盖屋,官渡区图书馆专门在这个村子里建了一个文化室,黄森森的玉米挂在村中树上,路边闪现一头黑猪……穿过这些,离小哨不远,就到了已经建成的清水海引水工程和正在建设的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水库边。
我和老张去那里,看昆明自来水龙头里的水,究竟来自哪里。只能说,我看到的水,很清澈,看得见、摸得着,一匹阳光照射着的纯银飞毯,铺在山岭凹下去的地方。
那是十一月的某一天,原野现出了冬天的萧索,天空中的云,没有强加给我们任何东西,它们自在潇洒,不为人活,也不为别的事物操心。多少年过去了,天上的云和山中的水,只得青心寄明净。深入这片土地,张仙权情魂飞动,又七绝一首:“流年往事已半空,对龙河畔沐晴风。身安逸乐归何处,顾影桃园暮色中。”颇有桃源无处寻自种桃花在眼前的壮丽,实乃那日下午,去摘冬桃,桃林使诗人生了诗兴。
心绪电光火石,诗兴稍纵即逝,青春年少的时刻,我不会留意一块野地里的石头。林夕给香港歌手林峰写过一首歌——《顽石点头》,“你是顽石未知痛”,点头也没用,“还想一块石头为你感动让你牵着走”。看着眼前的这块要被我牵走的石头,它的沉默似乎什么都没代表,又似乎代表了一切。
弯腰,毫不费劲,石头到了我的手里。在此之前,它在荒草中,不知待了多少年。现在,它孤独地站在我的书桌上,还是黄绿相间的老样子,一点儿也不自卑。
这块石头,只是一块石头。它不是史蒂文森的“坛子”,无法使群峰安静,不是青埂峰下的那块“通灵宝玉”,不是文人把玩的精致之物,不是富豪豪宅里的匣中珍藏,它顽固自在,不思变通……
在物质主义时代,一个诗人,如何面对精神困境?多看几眼这块石头,内心清凉下来。h6q彝族人网

责编: 阿瑟 上传: 金口弦 标签: 一坨 石头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