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的路

作者:马泽古 发布时间:2017-07-03 原出处:彝族人网

  那一段山路,蜿蜒而起伏,随季而动野草、树叶年年在衰荣之间轮回。我每次踏上这条回乡的路都有一种期待、惆怅与急切,后来那条山路变成了毛路,期待、惆怅与急切依然伴随着我,只是现在多了一份生死两茫茫的哀迷。
Vy2彝族人网


Vy2彝族人网

  我的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只知道种粮食,收粮食,我多次劝过他,种一种其他的经济作物吧,但父亲好像从来没有把我的话当成一回事,即使我是他的长子。有一年,自己辛辛苦苦种了些看似名贵的树,树的成活率不高,但也活了30多株,但最终父亲还是以影响庄稼的生长为由,把中间的树给犁了,即使是地周边父亲也是修了再修,结果修成了一根根金鸡独立的擎天柱。父亲就是这样,粮食才是他最大的生命与动力。早年分到的地,只要可以改的,父亲几乎一锄头一钉耙一撮箕的都把它们改成了田。只是运气不佳,那年我们村山体滑坡,父亲有一大半心血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现在父亲已经过世,物是人非,只留下他辛苦劳作过的每一块地,修剪过的每一棵树,每每过眼这些,我的父亲你又在哪里?Vy2彝族人网


Vy2彝族人网

  岁月无情、人生哀乐,我从来没有预料过父亲离开我们的凄景,更没有想到父亲会如此早早地离开我们。虽知,人世间,生死离别古来如此,不可超越。但父亲,如果我们儿女些尽心一些,你自己多关心一些自己,你不会如此早早地离开我们。“月照古人”,父亲,看看家的周围,看看你辛辛苦苦劳作了一辈子的地,你经常进出的老屋,你怎叫我不哀伤。父亲,以后你的儿子管谁叫父亲,谁来教导和鼓舞你的儿子,失去你,我才知道父爱之重。父亲你在时,儿子很少关心你,即使你病的时候,儿子都以工作忙为由,没有长时间陪伴你左右,每次离开你,你的眼神如此迷茫,“你走了吗?”。是的,父亲,儿子无知与自利,让我如此地痛悔,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更不要说最后一次聆听你的教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父亲,儿子会改的,我会依偎你左右,不离不弃。只是,父亲,儿子的悔恨已换不来你的面容。Vy2彝族人网


Vy2彝族人网

  父亲,自你过世后,母亲一下苍老了许多。母亲一生算不上颠沛流离,但自嫁给你后,母亲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自己的母亲去世时都无人告知,直到有人告知,外婆已经离开人间几个月了。我不知道外婆去世时,是否还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一个亲人们都嫌弃的女儿,但当母亲得知外婆去世后,力竭声嘶,恸哭哀嚎。父亲,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你和母亲经常吵架,你还生气单独开过小灶,早年你每次酩酊都喜欢“牛牛”(彝族民谣)两句。母亲叫你“惹格”(彝语,“傻子”之意),但你一点都不“惹格”,你当过小队会计,你敢于担当,母亲叫你“惹格”是对你的爱。现在“惹格”不在了,母亲守着一个空荡荡的家是怎样一种心情,虽然孙儿孙女绕膝,但哪比夫妻之间的坦荡与恩爱。你病重时母亲整天整夜不合眼,你病危时,是母亲用瘦弱的身体怀抱着你,母亲说“她的人她抱”。一辈子虽然吵吵闹闹,但最终最悲痛的人是她,最不愿意放手的还是她,你最不愿意撒手的是她,最牵挂的还是她。Vy2彝族人网


Vy2彝族人网

  父亲,你在天堂你是否可好?那天我回去,看见母亲红肿的眼睛,母亲说,她和小妹闹了几句,其实我知道,母亲无助了。父亲,我会经常抽时间回去看望母亲,我不想再重演“子欲孝而亲不在”。只是,父亲“毕莫”说你上山后的三天会化作一只鸟回来,我没有看见那只鸟,但我相信“苦诗”的时候你会回来,“都则”的时候你会回来,只要老屋不垮。就像你儿子,你在,母亲在,你儿子回乡的路就在,假使有一天母亲也不在了,你儿子回乡的路也就没了。Vy2彝族人网

责编: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