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三十八)——乱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6-02-09 原出处:彝族人网
  他们回二十九号坑洞以后,我还给他们买菜,就着拉菜的车,我带孩子去玩过一次,感觉没有以前好了,坑洞附近杂草丛生,许多石棉瓦房东倒西歪地似站非站,似倒非倒,只要人动一下,它就会倒,可是居然没人去管这些破烂窝棚!
 
  又卖矿了!背矿的人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些人了,我在她们中间找不到熟悉的身影。我清晰的记得,以前我带着孩子给背矿队的人做饭时,她们怜悯我太辛苦,经常带了干柴和好吃的香米来送给我们,可是现在的背矿队,她们都不和我们说一句话,没有任何的交流,只管低头干活。
 
  向灵芳打电话和我说,杨文枫当上小学校长了!二零一一年,农村的小学已经开始普及营养早餐,她被安排在小学校的食堂里做饭,我真替他们高兴,毕竟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我觉得那时候他们的生活似乎过得一帆风顺,没有低谷,也没有坎坷,我对灵芳有羡慕也有祝福,我常常在电话里对灵芳说,我很羡慕她!让她一定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
 
  戴绿果不再跟着张静安,萧洞的矿山被封以后,张静安就到处找活干,极其不稳定。他曾经来过石屏的矿山上,不知道是为什么,没过几天他又走了! 
 
  后来,戴绿果对我抱怨说:“嫂子,你不知道,张静安他挣不到钱不说,还在红河县城里带着个女孩子到处跑,好多人都看见了!”   
 
  我能感觉到,戴绿果很愤怒,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里,哪也去不了!又没钱花,张静安还整出这样的事情来,她不愤怒才怪呢!
 
  李林萍也来到了矿山上,还带着她的二女儿,向仁义也有两个女儿,她妈妈带着她们留在老家和爷爷奶奶在一起!李林萍说戴绿果也和她一起出门了!在落水洞那里给矿山上的工人做饭,每月一千多块钱,她的大女儿和戴绿果的孩子全都留在家里给小姨带了。
 
  矿山上正常的干了几个月,没出过任何安全事故,危险的地方他们是不去干的,我正暗自庆幸,这样就好。
 
  到了九月份,孩子又该送到幼儿园了! 那段时间,常常过了好几天!向阳都不打一个电话给我,他从来都不这样的,我心里有些不安,说不清道不明缘由。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李林萍打来电话,问我向阳在不在,我说不在,她又急又慌地说:“大嫂,出事了!”
 
  我等不及听完后面的话,就大声激动地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向阳出什么事了?”
 
  “不是的大嫂,大哥他不在矿山上,这里出大事了!你听我把话说完。”李林萍几乎都急得要哭了!我让她慢慢说。
 
  “大哥昨天就不在矿山上了!大嫂,戴绿然他们几个人昨天晚上下去公路上光头家吃烧烤,因为喝多了酒,和宣威的一群人吵架,后来,就打起来了!大哥的那把长刀被向仁义打电话叫向善文拿下去了!大嫂,那些宣威的人有两个被打成重伤送进医院,其中一个人的手臂被砍下了一只,听说他已经死了!没抢救活。大嫂,怎么办?他们在昨天晚上就跑了!昨天晚上我让他不要去吃烧烤!他偏不听,现在出事了!他把我们丢在这里跑了!公安局的来了!大哥不在,电话也打不通。该怎么办呀!”李林萍彻底失控,大声地哭了起来。
 
  听完李林萍的话,我急忙打电话给向阳,他也不接我的电话,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我的心急得都快要跳出来了,可是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打架,而且都出了人命,我想我必须得先弄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正想着该怎么办,向阳就回我电话了!我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矿山上,明明刚刚李林萍才打电话告诉我他不在矿山上的,他却跟我撒谎说他在矿山上!我一下子就愤怒了!我最受不了他对我撒谎,他却常常对我撒谎。
 
  “你确定你在矿山上吗?”我冷冷的反问他一句。
 
  他还说:“在呀!老婆怎么啦!”
 
  “那矿山上出什么事了你知道吗?刚才有人从矿山上打电话来找你,你知道吗?你还要说你在矿山上吗?”我继续问他。
 
  “老婆,我在个旧看病呢,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向阳这样回答我。
 
  “你什么时候病了?怎么你病了我都不知道!我是你老婆呀。”我不依不挠地问他。
 
  “如果我不说我在个旧看病,你以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没有责任吗?”向阳辩解道。
 
  “人又不是你打的,你也没让他们打人,你会有什么责任?好,你没病,是我病了好吧!我得疑心病了!”我很生气的挂了电话。
 
  向阳到底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他即没回家,也没告诉我他去哪里,反正他不在矿山上,我不想和他计较了!他正在处理戴绿然他们的事情,请派出所所长吃饭成了他那几天很重要的事情。
 
  李健和向善文从树林里钻出来到了公路上,清早就被抓住了!他们两都还小,李健甚至都不满十八岁,向善文也只有二十来岁,他们在树林子里躲了一夜,终于还是跑出来了!其他的四个人都成功逃跑了!去了别的地方,也许李健他们两个恐惧无边无际的逃亡生活,所以就到了公路上,等待警察的到来,也等待法律的宣判。
 
  那天晚上,戴绿然在泛着红泥色的红河里摸到了一根木头,他爬在木头上过了河,他不敢走正路,每当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他就会很小心,他的每一根神经都是绷紧的!不止是他这样,其他逃跑的三个人也同样如此。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十八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