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十七)——石屏矿山的生活二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8-17 原出处:彝族人网
  过了两天,刘忠和沈叶姑姑从老家带来了一个八个月大的男孩,听说那家人接连生了三个男孩,据说当地彝族的男人如果不满三十岁是不能拥有三个儿子的,所以他就要把他的第三个儿子送人养。
 
  男孩到来的第二天早上早早的,姑姑和刘忠一起抱着男孩下去公路上,她们又和好了,而且很好,那孩子就像是他们亲生的一样,他们忙着开车买奶粉、尿不湿和童装童鞋,那天他们一次买了一车的。
 
  那孩子那时候是很幸福的,真希望他永远都那样幸福!
 
  姑姑和刘忠叔叔平静地过了一段时间,因为有了那个孩子,他们暂时没有吵闹了!
 
  张林是给向阳打炮眼的工人,才二十来岁,还没有结婚,小伙子聪明伶俐的,嘴巴特甜,他一开始不太会下象棋,有一天下午,我和向阳的一个表哥在松树下下象棋,那个表哥也不太会下,他好几次都输给了我。
 
  张林在旁边看了一会说:“姐你教我下两盘嘛!我比他会下一点点。”
 
  “好啊!第一盘让给你先走。”我很慷慨地说。
 
  张林还真的比那个表哥会下一点,不过我们下了两盘,他还是输了。
 
  那几天,张林几乎每天都要缠着我跟他下象棋,他的棋艺已经大有长劲,连我都下不赢他了!一天向阳下班后,看到我们仍然在下棋,终于发脾气了,他瞪着眼生气地说道:“女人下什么象棋,一点都不雅观,不要下了,该干嘛干嘛去。”
 
  “这人是吃醋了,吃醋的样子真是可爱。”我偷偷笑着。
 
  后来向阳不在的时候,张林对我说:“姐,其实很聪明的女人才会下象棋的,不是不雅观,从小到大,女人当中我只见过你会下象棋了。”
 
  瞧,他的嘴巴就是这么甜,不光是和我,和每个人,他都很会说话的,江云和他也特别聊得来。有一天中午,江云在床上玩着手机,她的房间就搭在路边,门从厨房那里开,张林走去厨房,她都能看得见,他们先是隔着厨房聊了几句,后来聊着聊着,张林就在她房间里了,门是敞着的,他们也离得很远,可是凑巧这就被向靖撞见了!先是听见她们俩开心地笑着,江云的声音很脆,咯咯的笑个不停,向靖跑进去就给江云一个耳光,这还是他第一次打江云。
 
  江云委屈的哭着,“我做什么了!你要打我,你凭什么打我。”她歇斯底里地问道。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即使你没做什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会怎么说,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放?”向靖愤怒的说。
 
  江云依然委屈地哭着,向靖不生气了,不住的哄她,江云还是冷冷的对着他,那几天他们都一直冷战着,主要是江云,她还是不原谅向靖,每天用冷冷的脸对着他。
 
  向靖在江云面前,是自卑的,他的身体不好,又不会像张林那样说话逗她笑,逗她开心。打江云,一是因为他在乎她,二是他强烈的自尊心在作祟。
 
  矿山上的生活枯燥乏味,刘忠叔叔那里打出了很多好矿,他们去买牛和羊来杀,那时像是过年一样,所有的矿工聚在一起,肉管够,酒管够,他们大多会喝得烂醉,一边喝酒一边唱着祝酒歌,唱着唱着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然后,欠架的,拉架的,乱成一片,可怜了煮饭的大嫂,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还要煮七八十个人的饭,每当杀羊宰牛的时候,就是一片狼藉,得收拾很久了!
 
  到了晚上,酒足饭饱以后,刘忠带着大家一起去石屏城里,在酒店包几个大的包间,他打几个电话,就有几十个小姐来了,她们排着队,让他们挑,挑剩下的,又回去。要了小姐的,就不知道带到哪儿潇洒去了,没要小姐留下来酒店的,大概就是好赌的了!
 
  向阳带着我去了,他也喜欢上了打麻将,我是自始至终都特别讨厌赌博的,他和几个叔叔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有一个打扮得有些妖艳的女人,媚笑着站在他后面,可能那女人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
 
  刚才明明看着女的全都走了呀!怎么又回来了一个!我正想着。没想到向阳轻篾地对她说“别站在我后面,晦气!”
 
  “帅哥,别这样嘛!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呢!”那女的仍然嘻皮笑脸的。
 
  我装作向阳和我没关系的样子在旁边看他们怎么表演下去。
 
  “你离我远点,不然我会倒霉的。”向阳继续厌恶地说道。
 
  那女的看到了我正看着她们,也许是猜到了我和向阳的关系,就知趣的走了,没想到一会儿她又缠上了另外一个矿工,那矿工没多久就和她滚到了一张床上,而且还是在那个包间的最里面那间,他们两个人砰的关上了门,把二十多个矿工也关在了外面,他们在外面暧昧地说着脏话,那女的出来没多久,又和另外一个又老又脏的男人进去了!……
 
  也许男人和女人真的不一样,所以从古至今都一直有妓女的存在,而且经久不衰。
 
  回到矿山后,我就和向阳闹,他说在这矿山上,除了上班的时候有事情做,下了班以后,就没什么事情可做,这么无聊,打麻将只是为了消磨时间而已,不会赌上瘾的。
 
  “如果我今天不在,你会怎么样?”我问他。
 
  “你别瞎想了,我向阳是什么人啊!无论如何也不会混到去玩小姐这个地步嘛!我什么时候缺过女人了!”
 
  “你说什么?意思是说除了我,你现在还有其她的女人吗?”我大声的质问他!
 
  “我是说在认识你之前,你看我老婆这么漂亮,我现在哪看得上别的女人啊!要不然我干嘛要带着你去呢!”向阳嘻笑道。
 
  “老婆, 以后千万别瞎猜疑我在这方面对你的忠诚,你想想,像今天那个女人一样,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跟几个男人睡过了,而且还都那么脏,你不觉得恶心吗?所以说,我对这种女人除了恶心,还是恶心。”
 
  “我不在你身边的那几个月呢!你会找小情人吗?我没完没了的问。”
 
  “老婆,有了你,我就再也看不上别的女人了!真的,你要信任我。”向阳继续甜言蜜语。
 
  也许我是真的太敏感多疑了!但是,在矿山这样一个大染缸里,泡的时间久了,大多数人都会变了颜色的。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十七 石屏矿 生活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