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National Cul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 > 彝族信仰及祭祀活动

沉默的图腾——彝族植物崇拜文化研究之松蓬

作者:商宇宏 发布时间:2019-10-06 原出处:微观彝族

未标题-22.jpg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松蓬是一种树,一种被人们涂抹上神秘色彩的松树。松树历来被人们所敬颂,在中国文化中它几乎成了坚毅和长寿的代名词,唐代诗人岑参有诗云:“君不见拂云百丈青松柯,纵使秋风无奈何。”还有那句众人耳熟能详的贺寿语:“寿比南山不老松。”古往今来很多文人墨客从不同的角度剖析了松树的性情。松树在彝族社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青色的松针是最实用的桌子,家中操办红白喜事都要在地上铺一层厚厚的松针,来客皆席地而坐并以此为桌。过年时也要在堂屋里铺上松针,全家人就在上面享受一整年的喜悦。丧葬中,毕摩会手持一株人高的小松树,为亡者指路,且嘱咐亡者:“若返祖源地之路被指错,请去找这株小树,它会告知你归途。”撇开以上种种,松蓬没有如上所讲汉文化里的品质象征,也不能作为松针席和指路树的来源,其更多的则是彝族密岔人对天的信仰,究其深义它已然是一位神祗,代表着天神在人间行使权力,巡视着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苍生万物。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标题-23.jpg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在滇中北彝族密岔人中,过年或婚嫁时栽种松蓬是一种习俗,这种对松树和上天的崇拜一直沿袭至今。每到过年,农历二十九或三十清晨,人们都会带着刀去山上砍松蓬。松蓬的选择非常严格,首先得笔直挺拔,而且还不能太小,至少也要有小碗那么粗。村民们认为如果松蓬是弯的或者长得太小就是对上天的大不敬,来年会导致诸事不顺、粮食减产,同时还会被村中人传为笑谈,认为其懒惰,连棵好树都找不到。除此以外,松枝的分布需在三层以上,并且多为奇数,枝干和松针的密度也要均匀对称,上面的松果越多越好,如若未长松果则应弃之。因为松蓬树上的松果数量代表着来年家里的牲畜,在村里牲畜是最大的一笔财富,所以人们带着这种美好的寄愿在山间寻找,不断的用严格的传统标准去衡量,丝毫不敢怠慢。找松蓬是可遇不可求的,大部分人早已在平日里就物色好了,到了过年时凭着记忆去找即可,这期间还要担心被别人看中或者砍走。砍松蓬时需小心翼翼的,若是折断了枝桠或者松果挂落又得重新寻找,还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松蓬请回家里,那将是一个漫长且揪心的过程。传统的语言里并非直接用“砍松蓬”来表达这个过程,而是恭敬的说“请松蓬”,时间的延续削减了一些固有的意识,同时淡化这种文化基因,使得人们从最初的畏仰变成了一种形式,这种变化往往能在语言表达上体现得淋漓尽致。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标题-24.jpg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松蓬请回来以后要在院落中央挖个洞,再将其栽种到里面。这个洞并不需要每年都挖,而是在院落建成时就要留下,挖洞前还需燃三柱青香拜祭地神后方可动土,所以松蓬与天地相灵通,它在人们心里的地位不言而喻。松蓬是请入院中之后,每天会用清水浇灌,以此保证它断根而叶不落地。从大年三十开始每天吃饭前都要先祭松蓬,并在祈祷时称之为“松蓬老爷”,年里的每一项祭祀活动都是从松蓬开始,之后才到家堂和门神。这种仪式一直要持续到二月八。松蓬是天地旨意的传达者,对耕者而言,栖身的这片厚土是繁衍生息的襁褓,头顶的苍穹是决定他们存亡的司命,故而他们畏惧天地,也由衷的感激天地的恩泽。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标题-25.jpg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除了过年,遇到婚嫁喜事也要在婚礼前去把松蓬从山上请到家中,还要专门设置一张木桌,上面摆一升米,插上三柱香,外加一壶放了红糖的酒,以此来祭祀松蓬,让它把人间的喜事告知上天,护佑新人姻缘美满,生得贵子。祭祀松蓬后,这壶红糖酒便成了迎接新娘及其亲属的拦门酒,每一口都浸润着上天的祝福和男方家“管你喜欢不喜欢都要喝”的豪迈。日落后所有参加婚礼的人都在笛声的指引下围着松蓬跳起八脚穿花,用这种尘土飞扬的震撼诉说着喜悦。婚礼结束后还要吹着笛子把松蓬送至路边的篱笆上,并将顶部砍下,以防其日后把不利于家庭的消息传到天上。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实质上可以看作一种畏惧与抗争的矛盾心理,人们害怕自然的惩罚,又不愿屈服于自然安排好的宿命,人定胜天的思想就此萌芽。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标题-26.jpg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每次提到“松蓬”总会不经意的想到《西游记》里面的天蓬,其由天河水军统管贬下人间,且错投了猪胎,“变作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呆子,脑后又有一溜鬃毛,身体粗糙怕人,头脸就像个猪的模样。”事实上天蓬在中国的道教体系中是雷部首领,为星宿之神。金代文学家董解元的《西厢记》透露了他的模样:“便是天蓬黑煞,见他也应认输。”也许,松蓬的确和天蓬有不解之缘,二者是否同源已无从考证,但是他们都影响着人间的春耕秋收、四季轮转。对松蓬的崇拜是原始信仰向道教信仰的过渡,这种朴素的唯心情感一直笼罩着大山的子孙。在那里,他们敬畏每一片云朵,敬畏每一寸土地。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未标题-27.jpg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来源:微观彝族  作者:商宇宏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摘选:《沉默的图腾—彝族植物崇拜文化研究》3Zq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