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彝学研究在美国:兼谈彝学学科名称术语国际化——基于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图书馆馆藏彝学文献的实证研究

作者:焦鹏帅 发布时间:2020-05-06 原出处:《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8年第10期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摘要】为了调查彝学研究在美国的现状,本文以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图书馆馆藏彝学文献数据为例,从文献来源、主题分类、期刊种类、媒介语种和问题对策五方面进行实证研究,发现彝学研究文献在美国呈现来源广泛、主题多样、期刊众多和语种丰富等特征; 彝学研究已成为一个国际显性学科,国际彝学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实体存在。但也发现,彝学这个学科还未形成统一的英译名称术语,五个检索词,除了 Yiology,每个检索词均存在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需要统一彝学学科英译名称,为其进一步国际化提供必要的术语支持。在对五个检索词作为学科英译名称进行优劣分析和互联网文献实证研究后,根据彝学名称英译的劣构问题性质和英语学科名称构词法,提出彝学学科名称英译 Yitzuology 和 Yitsuology 两个可能选择,希望能为彝学研究的国际化和规范化提供借鉴与参考。

关键词】彝学文献; 达拉斯德州大学图书馆; 学科名称英译; 彝学国际化; 劣构问题

基金项目】国家留学基金委公派出国访学项目( CSC201708510069) 阶段性成果。

 

彝学研究,简称彝学,是以彝族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在人文社会科学之中尚属于一门比较年轻的学科。从学科意义上而言,彝学研究不是一个自主独立的学科,是利用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等学科的理论方法来对彝族进行综合性的研究。[1]彝学研究从上世纪初到现在经过了三个阶段,开创期( 1911-1949) 、发展期( 1950-1960)和繁荣期( 1978-至今) ,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1990 年在法国巴黎召开了“中国彝族十月太阳历学术报告会”,1994、1998、2000、2005 年先后在美国西雅图、德国特里尔、中国石林、美姑召开了国际彝学研讨会。[1]但彝学研究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具体的呈现方式如何? 都有哪些文献被收录进美国大学的图书馆? 存在哪些问题? 如何解决? 笔者以为,彝学研究现状或国际化样态,可以对某一大学的图书馆馆藏彝学研究文献的种类、主题、期刊和语种这几个指标进行量化分析,从而定性分析,结合互联网文献,以典型案例分析法便可掌握其在美国学术界的大致样态,同时对其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应的建议。因此,本文以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图书馆馆藏彝学文献数据为例,从文献来源、主题分类、期刊种类、语言媒介、问题和对策五方面对其进行实证性研究,希望为彝学研究的国际化提供一些启示。

一、文献数据概览

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exasat Dallas,简称 UTD) ,是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理查德森市( Richardson) 的一所世界顶尖高等学府、世界顶尖研究型大学、美国一流公立大学,隶属于美国顶尖的德克萨斯大学系统。该校是德克萨斯大学系统中奥斯汀分校外,又一所期望发展为美国前五十的学校。2017 年其图书馆收藏各类图书文献 3,201,839 册,其中实体书 1,559,198 册,电子书 1,642,641 册。[2]

鉴于彝学未有统一的英译学科名称,笔者尝试以不同的关键词来查询彝学研究在美国图书馆的样态。以关键词 Yi,Yi ethnic group,Yi nationality,Yiology 和 Yi Studies 作为检索词,时间段默认为 1000-2018,分别从文献来源、主题分类、期刊种类、语言媒介和问题分析,分析彝学文献的存在样态,辨析其学科名称英译。

二、来源分类及分析

笔者以关键词 Yi,Yi ethnicgroup,Yi nationali-ty,Yiology 和 Yi Studies 作为检索词,时间段默认为 1000-2018,检索类型为 articles、books&more,关键词位置为 articles,有关来源分类的各关键词检索结果如下表:

b1.gif

分析: 据表 1 可知,Yi 和 Yi Studies 检得的文献来源数量最多,但根据西南民族大学彝学文献馆里收藏的 6000 余册总数来看[3],这两个数据明显偏高。经过深入研究发现,通过 Yi 关键词检索出很多与彝族不相关的文献,如周易( Change/Yi Jing) 、含有 Yi 的人名 (Yi Won Young、Chen Shouyi、Yi Sang) 、其它包括 Yi 的( Tian-ren-he-yi,Bu-shen-yi-qi) 等大量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造成统计数据失真; 而通过 Yi Studies 同样也检索出一些不相关文献,这其中既包括 Yi Studies 隔裂造成的与 Yi 作为检索词检索的现象,也包括 Yi 作为文献作者被检出的不相关干涉现象和计算机系统以 Studies 作为检索词模糊检索生成的其它结果,如 gender studies,feminism studies 等。但二者均有核心重叠部分,如彝药( Yi medicine) 、彝人( Yi People) 等成为两个关键词检索的核心重叠文献。

而将 Yi ethnicgroup 和 Yi nationality 作为关键词的检索结果指向性相对单一,但也有些由于计算机检索系统模糊查找所导致的出入,如将作者姓名中的 Yi 作为检索结果呈现,如将作者 Yi Ping Wu 的现代美国文学研究收入,同时 Yi ethnic group 作为一个检索词组,计算机检索时出现将 Yi和 ethnic group 模糊切分的现象,出现了一些只包括 ethnic group 研究的结果; 而将 Yi nationality 作为检索词组检索和 Yi ethnic group 作为检索关键词组出现的情况类似,人名中出现 Yi,如 Deng Yi,以及将 Yi nationality 模糊切分成两个关键词造成的检索结果不匹配,如出现 Tujia nationality、Miao nationality 等不相关文献,但这两个检索词检索结果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比 Yi 明显减少。

Yiology 作为一个根据英语构词法造出来的新词,检索结果为 0,说明该术语并未作为彝学或易学的术语使用,呈现空白状态。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除去不相关文献干涉,彝学文献在 UTD 图书馆的文献来源上看,总量大致应该在 1000 - 2000 种,来源渠道呈现多样化,其中报刊文章和评论占比最大。

三、主题分类分析

笔者以关键词 Yi,Yi ethnicgroup,Yi nationality,Yiology 和 Yi Studies 作为检索词,时间段默认为 1800 - 2018,检索类型为 articles、books&more,关键词位置为 library catalog,各关键词主题分类检索结果如下:

b2.gif

分析: 从上图统计表可以看出,除去Yiology未被彝学和易学研究占位,统计结果为 0 外,其余四个检索词均检索出一定量的彝学研究主题,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除去 Yi 和 Yi Studies 作为检索关键词,涉及不相关检索项干扰,数据失真较大外,Yi ethnic group 和 Yi nationality 所表现出的主题类型应该较符合彝学研究的真实状态,其中涉及中国、民间音乐、少数民族、跨文化交际、语言学习和教育等共性主题。笔者随机以器乐主题查验,查得 Cao,P. Zhong hua Wu Shi Liu Duo Hua. Yi Chinese Songsand Dances. I: Music from the 56 Ethnic Groups of China,vol. 1[Z]. ( NaxosMusic Library ) .Hong Kong ]: Naxos Music Library,2006[4],文学主题有 Wu,Y. The Construction of Ethnicity in Modern American Literature,1900 -1945 :Writing and Reading Ethnic Narratives[D].TheUniversity of Texas at Dallas,2003[5]。而检索词 Yi 中的药物则是汉语医学中的拼音 Yi 导致的不相关文献干涉,数据失真,但彝学里的彝药可以是未来彝学研究发展的目标。

而随机查验 YiStudies 作为检索词的结果,同样存在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如由于作者姓名含Yi 音及 Yi 和 Studies 的模糊分裂检索造成的其它不相关文献干扰现象,因此数据也相对失真。

四、期刊种类分析

笔者以关键词 Yi,Yi ethnicgroup,Yi national-ity,Yiology 和 Yi Studies 作为检索词,时间段默认为 1800-2018,检索类型为 articles、books&more,关键词位置为 articles,彝学研究各关键词所发期刊检索结果如下:

1588767564966973.gif

分析: 从上图统计表可以看出,除去Yiology未被彝学和易学研究占位,统计结果为 0 外,其余四个检索关键均有为数不少的期刊,说明国际彝学已取得了相当数量刊物的关注,占据了一定的学术阵地。

笔者对从 Yiethnic group 的检索出的期刊结果随机检验,发现在医药刊物上,出现了较多 Yi与 ethnic group 隔裂出现的不相关文献,如 Yao,Yu feng,et al. ( 2011) . Diversity of killer cell immunoglo-bulin- likereceptor genes in four ethnic groups in China. Immunogenetics,63 ( 8) ,475 -483.[6]和 Anand,Sonia S. (2000) . Differencesinrisk factors,atherosclerosis,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between ethnic groups in Canada: TheStudy of Health Assessment and Risk in Ethnic groups(SHARE) .Lancet,356(9226) ,279-285.[7]等;而对 Yinationality 的检索出的期刊结果上看,检索词的分裂干扰现象也有,但明显低很多,检索结果相对较真。如 Wang,G.J.,et al. (2013) .Comparative study on bacterial species in conjunctival sac betweenTibetan nationality and Yi nationality. Inter-national EyeScience,13( 1) ,142 - 144.[8]

排除 Yi 和 Yi Studies 可能受到不相关文献干扰,单从 Yi ethnic group 和 Yi nationality 两个检索词来看,期刊大致分为民俗学、医学卫生、中国研究、人类学、政治研究、文化研究、文学、历史等,这为彝学成果国际化提供了刊发的路径参考。

五、媒介语种分析

笔者以关键词 Yi,Yi ethnicgroup,Yi nationality,Yiology 和 Yi Studies 作为检索词,时间段默认为1800-2018,检索 类 型 为 articles、books&more,关键词位置为library catalog,彝学研究各关键词媒介语种使用检索结果如下:

b4.gif


分析: 据表 4 可知,除去 Yiology未被彝学和易学研究占位,统计结果为 0,以及 Yi 作为检索词所出现的大量不相关文献干扰,可以看出,英语是彝学国际化的主要语言媒介,彝学研究的学科名称英译及成果英译成为彝学国际化一个重中之重的方面。因为,“名不正,言不顺”,一个学科的名称英译必须规范化,统一化,才能有较强的学科识别度,如果任由作者乱用、滥用,就会影响学科国际识别效果,也不利于彝学作为一个学科的真正国际化。

六、问题及对策

笔者用 Yi,Yi ethnicgroup,Yi nationality,Yiology 和 Yi Studies 五个检索关键词在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图书馆对彝学文献的文献来源、主题分类、期刊种类、语言媒介进行检索,试图对彝学研究在美国的现状进行全面细致的梳理,研究发现彝学研究在美国呈现文献来源广泛、主题多样、期刊多种、语言多样但又集中的特点,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一)学科名称术语不统一,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严重

笔者以五个含有 Yi 元素的五个检索词或词组来检索,除了 Yiology 之外,均能检索出彝学文献,说明 Yi 是彝学学科名称的英语核心元素,但五个检索词或词组均存在或多或少的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这种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在五个检索词中严重程度排序可表示如下:

b5.gif

不难看出,Yi 作为检索关键词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最严重,Yiology 最小,这是因为 Yi 不仅是“彝”的拼音,还是“易”和“医”的拼音,同时作者名字中也容易出现 Yi,几种因素叠加造成了 Yi 作为彝学研究关键词检索的严重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 而 Yiology 作为笔者根据拉丁文学科词缀“logy”造出的新词,并且包括医学、易学和彝学均未占位,因此,它的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为 0。而其中 Yi ethnic group,Yi nationality 和 Yi Studies 作为检索词组,由于计算机系统在检索时模糊检索,造成的词组单词分裂识别,并导致了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

这说明彝学历经百年发展,虽然已是一个学科,但还未有统一的英语学科识别名称,学科识别度不高,计算机文献检索容易造成歧义和不相关文献干扰,这影响了彝学作为一门国际化学科的规范化发展。需要对其学科名称进行统一,以保持其学科的独立性和规范性不受干扰,以便使国际彝学走上“名正言顺”的正规化发展之路。

(二) 彝学学科名称厘定劣构化,刍议学科英译优劣分析

彝学作为一门学科,本身具有复杂的内涵。“彝学的概念可作三种理解,首先,它是包括对彝族的语言、文化、历史、哲学、社会思想、风俗、经济、天文学、农学、医学、宗教等学科的各个领域进行研究的学问; 其次,指对爨文( 古彝文) 的挖掘、整理、翻译和研究; 第三,彝族外其他兄弟民族对彝族学问的总称谓,或者,研究彝族学问的自称。”[9]面对一个复杂多层的学科,如何用一个准确的对应英文术语来表达,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问题分为良构问题(well-structured problem) 和劣构问题( ill-structured problem) ( 有些学者译为非良构问题) ,现实生活中面临的问题大都是复杂的劣构问题。[10]劣构问题,亦称为定义不良问题。这类问题是以真实世界为情境的,存在多种对立的、矛盾的观点,有多种解决方法。其解决方法的形成不可能依靠某种具体的决策制定过程。[11]由于彝学这个概念本身的复杂性和能指对应的所指的多样性,存在多种译法,不能依靠书本知识来找到确定的答案,需要根据情境加以分析,找到多种解决方案,因此,彝学学科的名称英译即是一个劣构问题。基于劣构问题的解决方案的多样性,笔者尝试对上述涉及五种彝学学科名称英译术语逐一做优劣分析,最后提出一个或若干可能的英译方法。

1.“Yi”作为学科名称术语分析

通过上文检索结果,可以看出,Yi 作为彝学学科名称存在最大的不相关文献干涉性,其对彝学内容具体指涉被“易学”、“医学”以及含有“Yi”的其它汉语名称(包括人名) 所占用,尽管这样也能检索到部分彝学文献,但由于其不能准确指涉彝学的实际包含内容,存在最大的不相关文献干涉,因此不能作为彝学学科名称英译术语,但由于其与“彝族”发音相同,可以考虑将其作为英译词根进行嫁接造词。

2.“Yi ethnic group”作为学科名称术语分析

“Yi ethnicgroup”本义是“彝族”的意思,虽然彝学是研究彝族的学问,但二者并不完全相同,后者是前者的研究对象,前者是后者的学问,二者是包含和被包含的关系。因此,二者概念上不能混淆,虽然用 Yi ethnic group 可以检索出一些有关彝学的学术论文,但二者的概念边界和所指实体完全不同。因此,不宜作为“彝学”这门学科的英译学科名称术语。

3.“Yi nationality”作为学科名称术语分析

“Yinationality”词义与“Yi ethnic group”相近,都有“彝族”的意思,但 ethnic group 强调的是种族、族群,而 nationality 强调民族性,并且词根 na-tion 除了民族,还有国家的意思,二者语义范围不完全重合。尽管如此,由于二者的语义重叠部分均指“彝族”,因此,如上文对 Yi ethnic group 的分析,Yi nationality 同样不适于作彝学这个学科的英译名称。

4.“Yi Studies”作为学科名称术语分析

“Studies”有“研究”之义,且多指人文社科类的研究,比如自从 1972 年詹姆斯•霍姆斯在哥本哈根召开的第三届国际应用语言学会议上提交了名为《翻译研究之名与实》( The Name and Nature of Translation Studies) 的论文,首提建立翻译研究这个学科以来,Translation Studies( 翻译研究) 已成为国际翻译学界普遍接受的翻译学科的名称。但由于“Yi”存在上文所述的复义性,因此,在使用 Yi Studies 作为彝学的学科名称术语,同样也存在指涉不清的问题,如 The 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Yi Studies. ( CHINA) Asian Folklore Studies,April,2005,Vol. 64( 1) ,p. 155( 1)[12],和 Guo,Q.( 2006) . An exposition of Zhou Yi studies in modern Neo -Confucianism. Frontiers of Philosophy in China,1( 2) : 185 - 203[13]均指“易学”,由于概念存在歧义,不宜作彝学学科的英译名称。

5.“Yiology”作为学科名称术语分析

“Yiology”是笔者根据英语造词法,结合彝学,创造出的一个新词。尽管在上文检索中,未发现将 Yiology 作为彝学研究的关键术语,但是,正是这种空缺,未被其它学科占位,为彝学学科国际化提供了契机。同时,拉丁词缀- ology 源于古希腊语的 ( logía) ,是“学习,学问”的意思。作为原生后缀,- logy 主要加在希腊名词词根( 或希腊术语前缀) 后面,有时需要依靠连接字母- o -帮助构词。 - logy 意为 thedoctrine,study or science of ~ ( …论,…学,…科) 。由于英语在其发展历史中,与希腊语的融合,拉丁语后缀- logy 已经成为现代英语的重要新词构成手段,加在名词上,构成科学术语。同时,以- logy 结尾的词,多表示晚起的学科,表现出这个学科的典雅与历史悠久。通过对上面五个检索词的分析,可以看出,其它四个检索词或存在不相关文献干涉,或语义范围与彝学范围不吻合,不能完全替代彝学; 而 Yiol-ogy 目前并未被占用,兼具彝学的音义特征,最适合彝学学科名称的英译,可作国际彝学的专用学科名称。

但孤证不为证,为了确证笔者对于 Yiology 的分析,笔者跳出 UTD 图书馆,以 Yiology 在谷歌上查询该词是否被占用。结果发现,该词也已被“易学”占用,如 Zhang Tao( 张涛) ,The Yi - ology,Confucianism and Historiography (《易学、儒学和史学》ChineseEdition) (Chinese) Beijing: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Press ,2012 ;[14]Qiu LiangHui(丘亮辉) ,International Research of the Yi-ology(《国际易学研究》Chinese Edition) ( Chinese) ,Beijing: China BookPress,2012[15],History Re-search of Yi-ology (参见: http: / / www. kzyxchina.com / en / index. php? case = archive&act = show&aid= 31)[16],羅志平,金門行業文化史,台北: 秀威资讯,2010: 3,[17]并且新西兰易经研究会也使用了Yiology 作为“易学”这门术语 (参见New Zealand Institute of Yiology, http: / / www. yiology. org.nz / )[18],还有( 清) 张惠言所著《周易虞氏義》(YuFan's Explanation about Yi - ology)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9]等等,均将Yiology 作为“易学”的专用学科术语在使用。

鉴于 Yiology 虽然在 UTD 图书馆未查得相关文献,但事实上已成学界“易学”的学科名称术语,笔者建议可创用其它与彝族相关的新词来表示“彝学”。比如,可用“彝族”的威氏拼音[1]拼写Yit-su或Yitzu与-logy一起构成新词——Yitsuology或 Yitzuology 。英语中类似的学科名称很多,如Translatology( 翻译学 ) 、Sinology ( 汉学 ) 、Ecology(生态学) 等。笔者在 UTD 图书馆和谷歌上检索,未见任何文献占用 Yitsuology 或 Yitzuology 两个术语。此新创术语在发音上与“彝族”汉语发音相似,加上词缀- logy,既能表达“彝学”是研究彝族所有方面的学问,也符合英语学科构词规范,还符合彰显中国学派、中国特色的学科理念,也是佛经翻译中“音义同现”的“华梵并举”翻译方法的具体应用。因此,笔者建议将 Yitsuology 或 Yitzuology作为“彝学”的国际英语学科名称。

b6.gif

以上只是从实证和理论两个方面探讨了彝学学科名称英译 Yitsuology 或 Yitzuology 的可行性。

但一个学科名称之立,既需学术层面的技术性探讨,更需权威机构、权威学者、学界同仁的认可与背书。只有整个学界协同合作,共同使用推广这个术语,才能将 Yitsuology 或 Yitzuology 这个学科术语推向国际,成为彝学的专属学科名称。

结语

通过对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图书馆馆藏彝学文献的梳理分析,发现彝学文献来源广泛、种类齐全、主题多样、期刊广泛、语种丰富等特征,其中的一些发现,如发表期刊、文献种类、主题类型可为彝学未来发展提供一些启示与参考; 研究结果证明彝学研究已经成为一门国际显性学科,国际彝学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实体存在。但同时也发现,彝学这门学科还未形成统一的学科名称术语,每种检索词都存在不相关文献干涉现象,需要统一这个学科英译名称,为其进一步国际化提供必要的国际化名称支持。笔者提出彝学学科名称英译术语的两个可能选择,希望能为彝学研究的国际化和规范化提供借鉴与参考。

注释

[1]威妥玛式拼音法( Wade-Giles romanization) ,又称“威妥玛-翟理斯式拼音”,简称“威氏拼音法”。它是由英国人威妥玛(Thomas Francis Wade,1818 - 1895,今译“托玛斯•韦德”) 等人合编的注音规则。

参考文献

[1]白兴发.彝学研究:成就、形势与创新发展[J]毕节学院学报,2011(10) .

[2]UTD 图书馆统计数据[EB/OL]. http: / /www.utdallas.edu / library / about - the - library / statistics / ,2018 - 02 - 28.

[3]西南民族大学彝学文献馆[J].民族学刊 2014( 3) .

[4]Cao,P. Zhonghua Wu Shi Liu Duo Hua. Yi Chinese SongsandDances. I : Music from the 56 Ethnic Groups of China,vol. 1

[Z]. ( Naxos Music Library ) . Hong Kong: NaxosMusic Library,2006.

[5]Wu,Y. The Construction of Ethnicity in Modern American Literature,1900 - 1945 :Writing and Reading Ethnic Narratives[D].TheUniversity of Texas at Dallas,2003.

[6]Yao,Yufeng,et al,. Diversity of Killer Cell Immunoglobulin- like ReceptorGenes in Four Ethnic Groups in China[J].Immunogenetics,2011( 8) .

[7]Anand,Sonia S. Differences in risk factors,atherosclerosis,andcardiovascular disease between ethnic groups in Canada: The Study of HealthAssessment and Risk in Ethnic groups ( SHARE) . Lancet,2000( 356) (9226) ,279 - 285.

[8]Wang,G. J.,et al. Comparative Study on Bacterial Speciesin Conjunctival Sac betweenTibetan Nationality and Yi Nationality[J].International Eye Science,2013( 1) : 142 -144.

[9]吴斯清.彝学研究中的几个问题[J].贵州民族研究,1989( 2) .

[10]陈君贤.关联主义: 网络学习环境下劣构问题表征的新取向[J].中国远程教育,2009( 8) .

[11][美]David H. Jonassen.钟志贤,谢榕琴译.基于良构和劣构问题求解的教学设计模式 (下)[J].电化教育研究,2003( 10) .

[12]The 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Yi Studies[J]. Asian Folklore Studies,2005( 1) : 155.

[13]Guo,Q. An Exposition of Zhou Yi studies in Modern Neo -Confucianism[J]. Frontiersof Philosophy in China,2006( 2) : 185 -203.

[14]Zhang Tao( 张涛) . The Yi-ology,Confucianism and Historiography( 《易学、儒学和史学 》Chinese Edition) [M]. Beijing: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Press ,2012.

[15]Qiu Liang Hui( 丘亮辉) . International Research of the Yi-ology( 《国际易学研究》Chinese Edition) [M]. Beijing: China Book Press,2012.

[16]History Research of Yi-ology[EB/OL]. http: / /www.kzyx-china.com / en / index. php? case = archive&act = show&aid = 31,2018-03-24.

[17]羅志平.金門行業文化史[M].台北: 秀威资讯,2010.

[18]新西兰易经研究会[EB/OL]. http: / /www.yiology.org.nz / ,2018-03-24.

[19](清) 张惠言.易虞氏義 ( Yu Fan's  Explanation about Yiology) [M].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原载:《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8年第10期,原刊责任编辑:孙国英)

(作者:焦鹏帅,系西南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翻译学博士,美国达拉斯德州大学 2017 年访问学者)

(文字来源:彝学公众号,主编:巫达)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