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吉差小明 朱崇先:试析彝族史诗中人类起源神话母题

作者:​吉差小明 朱崇先 发布时间:2020-12-03 原出处:​《安徽文学·下半月》2016年5期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摘要:彝族拥有丰富多彩的关于人类起源神话,其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母题是民间文学内容篇章结构中最小的故事情节或最小的叙事单位。彝族史诗《查姆》、《勒俄特依》、《梅葛》、《阿细的先基》等中充分记载关于人类起源的各种神话阐释。以宋长宏、傅光宇等的人类起源分类为基础,进而对彝族史诗中关于人类起源进行分类概述。再从母题视角出发全面对彝族人类起源神话母题进行分析。人类起源神话是彝族人民重要的文化遗产,对其母题研究对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具有现实意义。
关键词:彝族史诗 人类起源 神话母题 民间文学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基金预研究学术工作坊项目“彝文史诗研究工作坊”(批准号:[2016]10号)成果之一

关于人类起源神话产生于远古时期人类社会实践中,是人类社会童年时期对自身的神话认知。人类起源神话反映了原始人类社会生活和心理意识形态。据有关文献记载推测人类起源神话在旧石器晚期萌芽,在新石器时代母系氏族繁荣时代大量涌现。众观彝族史诗典籍文献,总结其中关于人类起源神话母题,探讨其神话母题的文化内涵和阐释其对当代彝族现实社会生活的影响及对彝族优秀文化的传承和传播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彝族人类起源神话母题溯源

起源神话母题是关于起源神话内容叙事过程中呈现出的最小的基本叙事单元。彝族人类起源神话具有叙事程式传统,在不同的民俗语境中演述具有不同的叙事母题。以整个彝族史诗视为一个叙事传统,则神话母题可以划分出不同的母题类型,丧葬活动中的叙事神话母题类、婚姻活动中的叙事神话母题类、宗教活动中的叙事神话母题类和日常生活活动中的叙事神话母题类。从神话内容出发,可以分“形象神话母题类”、“情景神话母题类”和“情节神话母题类等。当然这类神话母题又含有多种神话母题,如形象神话母题类包括天神形象母题、神化人物母题、神灵形象母题、人化形象母题及多重属性的形象母题。人类起源神话是中国神话的重要构成部分,其中人类起源神话母题是中国神话起源母题类中重要类型。彝族人类起源神话母题反映了早期彝族人民探索事物之源的思想意识,是对自然界粗浅认识和理解万物的哲学思考。

歌德曾将母题定义为“人类过去不断重复,今后还会继续重复的精神现象”人类起源是彝族人民重要的文化遗产,对其进行简要的分类对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具有现实意义。彝族史诗《查姆》、《勒俄特依》、《梅葛》、《阿细的先基》等中充分记载关于彝族人类起源的各种神话阐释。宋长宏把人类起源神话分为八种类型模式:1.猴子变人型;2.山洞葫芦出人型;3.卵生人类型;4.泥土造人型;5.岩石爆人型;6.感生型;7.洪水一一兄妹婚型;8.其他型。①傅光宇把彝族人类起源神话分成五大类:1.物质演化说;2.天神创造说;3.盘古化身说;4.猴子变人说;5.图腾祖先说:图腾植物、图腾动物。②在他们对人类起源分类的基础上,简要分析彝族人类起源神话母题及其文化内涵。

二、彝族人类起源神话母题主要类型

关于人类起源母题,王宪昭曾指出:“神造、神人共造、人造、自然产生、变形产生、感生、卵生、动物生、植物生、无生命物生。”③彝族人类起源神话是彝族人民对自己本源的丰富想象,通过分析彝族人类起源母题神话,可以发现其反映彝族人民的人生观、价值观和道德观等。

(一)关于水生人的神话母题

水是生命的象征,在彝族人民现实生有重要的文化意蕴。彝族创世史诗中记载关于水生人神话母题。如云南史诗《梅葛》中这样记载:“人是雨那里出”、“人是大石头上出”等;④四川史诗《勒俄特依》中也记载:“天上掉下泡桐树,落在大地上霉烂三年后,起了三股雾,升到天空去,降下三场红雪来,红雪下在地面上。……下雪成肌肉,吹风来做气,下雨来做血,星星做眼珠,变成雪族的种类。雪族子孙十二种,有血的六种,无血的六种。”贵州典籍《六祖魂光辉》提到人系生自水中之说,叫“水生儿”,并几经变化,变成“凡间人”、“雁人”、“人虎”,最后变成现代人⑤。彝族史诗《阿黑西尼摩》也记载:“无顶苍夸里,九千九层上。希白勒里面,有个奢彻海。阿黑西尼摩,脚当席子铺,耳当被子盖,睡在此海中。”奢彻海是彝族传说中希白勒宇宙中的一个海洋,认为万物始祖阿黑西尼摩就是喝着奢彻海的海水,生下天地日月万物和人类的。彝族水生人神话母题是一种自然崇拜的信仰传统。

(二)关于气化人造神话母题

彝文古籍《西南彝志》认为:“阳气成高天,阴气成大地,青气翻为哎,红气翻为哺。”“哎、哺相结合,人类自然成。”“哎产希慕遮,哺产希度佐,人乃道珠裔。”据传希慕遮、希度佐、道珠裔都是彝族始祖。古彝文献《宇宙人文论》也记载:“哎是天子,属阳;哺是地女,属阴;阳和阴都是长远存在的,哎与哺结合,人类自有了”。在彝族先民眼里气体不仅是万物的本原,而且是人的本原,气体存在于天空大地当中,从气体到人是自然演化的结果。

(三)关于感生人之神话母题

感生母题造人说在中外各民族中都存在,是一种风情浪漫和充满传奇色彩的生育神话母题。感生人神话母题并非必定经过男女的肉体交合,而可感获于外物如动物、植物、无生物等而孕育出生,故又被称为非性交生育、处女生殖和孤雌生殖等。《史记·三皇本纪》中说:“有蜗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诗经·商颂·玄鸟》中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等。彝族英雄支格阿龙是系神鹰滴三滴血于蒲莫列依身上后怀孕而生,如《勒俄特依·支格阿龙》记载:“蒲家生三女:蒲莫基玛嫁姬家,蒲莫达果嫁达家,蒲莫列衣未出嫁。”“天空一对鹰,地上一对鹰,上方一对鹰,下方一对鹰……蒲莫列衣啊,要去看龙鹰,要去玩龙鹰,龙鹰掉下三滴血,滴在蒲莫列衣的身上。”蒲莫列衣因而怀孕生下支格阿龙。感生母题也在某些方面反映出彝族古代社会的婚姻特点和氏族部落关系渊源。

(四)关于盘古化人之神话母题

中国大多数民族都有盘古化人之神话传说。汉族文献的《盘古开天地》记载:“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汉族文献《三王历记》也记载:盘古氏,天地万物之祖也。然则生物始于盘古。盘古死,其血、肉、筋、骨、眼、皮、耳、牙、须、肝、肠、肚、胆、肺、脾、肾等分别变成天地万物之说。彝文史诗《查姆》清理稿说:“盘古为最大,这个盘古身上,世上万物都有……世上的人也有……”;“盘古下了一个蛋,那个蛋迤首,世上万物在里头……世上人种在里头……”;“盘古死了后……世上会动的,是他的肉变成的,人也是一种。”⑤彝族史诗《阿黑西尼摩》还有盘古负责管理地球和人类的记载,如:盘古大神在黑尼罗坝上,把大地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块,“分马到阿纳,分牛到罗巫,分羊到特拉,分猪到阿查,分鸡到特白,分人到纳铁。”盘古化人之神话母题具有世界性,是人类起源神话中最常见神话母题。

(五)关于天神造人之神话母题

众览彝族史诗典籍文献,可以发现几乎都记载有“天神造人之神话母题”。如《阿细的先基》记载:“男神阿热,女神阿咪,他们来造人。”。《梅葛》中说:“天造成了,地造成了,万物有了,昼夜分开了,就是没有人,格滋天神来造人。天上撒下三把雪,落地变成三代人。撒下第一把是第一代,撒下第二把是第二代,撒下第三把是第三代。”《阿黑西尼摩》记载:“苍天和大地,皆是西尼生。”“天神额阿麻,也是西尼裔,住在天宫里,来到宫门外,俯首朝大地,撒播万物种。人种撒下地。”可见彝族典籍文献中大量记载关于天神造人之神话母题,其具有深厚的天神崇拜和敬畏天神之文化意蕴。

(六)关于神与人婚造人之神话母题

神与人婚神话母题是彝族神话叙事传统中普遍存在的现象,通过人的诉求或天神的安排人与神婚繁衍人类。如《勒俄特依》中记载:“居木武吾啊,竖起铜铁柱,通到天上去,天上地下从此通了婚,娶了滋俄尼拖来,配给武吾作妻子。”《阿黑西尼摩》记载:洪水泛滥后竖眼人都死光了,最后只剩下唯一阿谱都阿木一个人了,后来天神受旨,木则、木发、木革、木铁四神之女和天神沙生之妹下凡,与阿谱都阿木婚嫁,所生之人都是横眼人。史诗还记载阿谱都阿木生育的后代分家到地球上的东西南北中各地,形成了不同的部落族群和不同的氏族部落。史诗记载阿谱都阿木的子孙后代又在地球各地继续繁衍生育,“一个变十个,千个变万个,渐渐兴旺了。”彝族先民认为地球人类就是这样发展繁荣起来的。神与人婚繁衍人类反映了彝族人民的早期婚姻文化传统、家庭婚姻形态和社会组织结构,具有深厚的彝族婚姻文化意蕴。

(七)关于泥土造人之神话母题

彝族关于泥土造人的说法也很多,彝族史诗《尼苏夺节》讲的是龙王的儿子造了天地万物,也用泥巴造了独眼人。⑥《阿细的先基》记载:天地初开,天神用白泥做了女性野娃,用黄泥做成男人阿达米,他们生下的人比山头茅草还要多,这一代人被称为蚂蚁瞎子代。⑦“阿热和阿咪,称八钱白泥,称九钱黄泥,白泥做女人,黄泥做男人。然后向泥人吹了一口气,泥人就活了。”⑦史诗记载了白泥女人和黄泥男人的婚爱繁衍了人类之神话母题。彝族典籍《天地的来源》中说:人是托罗神和沙罗神造出来的,拿黄土作人的身子,用黑炭和白泥造人的眼睛,身体和眼睛造好后,置放在太阳下曝晒七天,才变成人。泥土造人神话母题是一种对泥土崇拜的象征意义。

(八)关于葫芦出人之神话母题

葫芦出人之神话母题在彝族史诗典籍文献中有大量的史料记载。如《查姆》记载:“洪水洗净了大地,洪水洗净了万物。涅侬撒萨歇,为找大葫芦,寻人传人烟,又来到人间。”;《梅葛》记载:“一月吃一次,吃了九个月,妹妹怀孕了,生下一个怪葫芦。”“戳开第三道,出来是彝家,彝家住山里,开地种庄稼。”葫芦出人说神话母题源于原始人对葫芦的自然崇拜观念,古代彝族认为葫芦有神灵,能养育人类、保护人类和赐福人类之作用。

(九)兄妹婚后繁衍人类之神话母题

洪水神话母题是兄妹婚繁衍人类神话母题的前提和基础。彝族许多史诗中都有记载洪水泛滥,人类再生的历史情节母题。彝族史诗《尼苏夺节》讲的在独眼人时代后期,天降下大洪水消灭独眼人,只有心地善良的姊弟幸存,通过滚石磨、簸箕等合婚仪式互结为夫妇,开创直眼人时代。后来直眼人心肠又变坏了,天神又降下洪水消灭直眼人,好心的杜姆老头由于天神的帮助乘木棺避水,获救以后,天神将杜姆变成一个小伙子,与三个天女婚配,生下九男十二女,开创横眼人时代。《阿细的先基》记载:人类进入蟋蟀横眼睛时代,因得罪了天神,被洪水淹死,最后仅剩下最小的兄妹俩,相互婚嫁繁衍出了现代的筷子横眼睛人。《勒俄特依》记载:“宇宙的上方,恩体谷兹家,为了争格惹阿毕的命案⑧,要放九个海,把地全淹没。”《梅葛》中记载:“洪水要来了,地暗又天昏,月亮无光彩,太阳吴光辉。”“阿朴独姆兄妹俩,把话记心间,藏着种子带着粮,钻进葫芦里面。”等,阿朴独姆兄妹俩在天神涅侬撒萨歇的指点下,免难于洪水之灾,并最终在天神涅侬撒萨歇的劝解下结婚并生了36个小娃娃。“洪水后兄妹婚神话母题”是一个世界性的神话母体,在我国许多民族都有洪水神话人类起源神话母题。汉族文献《尚书·尧典》、《孟子·滕文公》、司马迁《史记·夏本纪》和《墨子》、《淮南子》、《列子》等书都有类似的洪水记载。在壮侗民族神话中认为,洪水泛滥后,兄妹开亲生下了一个肉团,但是心里十分不安,于是便将肉团剁碎遗弃,这些碎肉就转生为人类。虽然各民族的神话都有差异,但是一般洪水神话情节母题的主要环节基本相同:发洪水原因—避洪水工具—洪水遗民—再造人类。

(十)关于猴子演化人之神话母题

在彝族的人类起源神话当中,人类由动物演化来源的说法有猴子说、虎相说、雄鹰说等,其中以猴子演化人说最多。彝族创世史诗《阿黑西尼摩》记载:“白鱼与红鱼,黄鱼鱼黑鱼,还有那绿鱼,慢慢地演化,日渐变成猴,变成绿色猴,变成红色猴,变成黄色猴,变成白色猴,变成黑色猴。”“猴子渐演变,变成了人样。”《勒俄特衣》写道:“阿吕居子是九代,阿吕居子啊,形状虽像人,叫声似猴音,树叶当衣穿,野果当饭吃,有手不做工,如熊掰树梢,如猴爬树顶。”《查姆》中记载:“青松和果松一起生,野鸡和鸟雀一起生,青蛙和石蚌一起生,家畜和野兽一起生,人和猴子一起生”《西南彝志》记载:“人们在当初,不曾住地面;人居于树上,兽与人同处,人与兽相随。”这些都说明人类最早起源于猿猴,最早的人类是“人猴分不清”、“人兽混一处”。在西南地区的彝族、傈僳族、珞巴族、藏族等民族神话中,都有猴子演化人类说的记载,但各自又有许多不同的民族特色。

三、彝族人类起源神话母题特征内涵

综上所述,彝族史诗中关于人类起源母题神话具有以下几个显著特征:1.以上彝族神话人类起源母题几种类型中,每种分类是互为渗透、交相吸收,体现出是“你中我,我中有你”的交织在一起的。2.彝族人类起源多种神话中与水有关的神话居多,如水生说、气化说、葫芦说、兄妹说、天神说等都是与水有关,如气化说的气体中就含有水分,气化说与水生人说密切相连。究其根本原因在于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就没有万物,没有太阳万物就不能生长,这是其一;其二西南彝族地区雨量充沛、河流纵横交错,水势奔腾浩荡,彝族的生存环境和彝族的神话起源与水密切相关。3.彝族人类起源神话历史非常悠久,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几乎包括了世界人类起源的所有来源观点。这与彝族的产生和发展历史十分久远,民族分布广泛、地形地势多样和民族支系众多有关。4.彝族关于人类起源神话传说故事与国内外其他民族有着许多共同特征,但也有各自不同的民族特色和不同的地区传说特点。

注释
① 宋长宏.试探人类起源神话的文化意蕴[J].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3).
② 傅光宇.试论彝族创世史诗中的人类起源神话[J].茶花,1984(2).
③ 王宪昭.中国民族神话母题研究[M].民族出版社,2006:74-75.
④《云南民族、民间文学资料》第三辑[J].作协昆明分会,1959:78.
⑤ 傅光宇.试论彝族创世史诗中的人类起源神话[J].茶花,1984(2).
⑥ 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彝族叙事长诗选·尼苏夺吉[M].云南民族出版社,1984.8.
⑦ 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学红河调查队整理.阿细的先基[M].云南人民出版社,1959.
⑧ 格惹阿毕的命案:格惹阿毕的命案是恩体谷兹的使臣.民间故事说,他到下界来催收租谷,被地下的勇士赫体拉巴打死,恩体谷兹便放下九个大海的水、淹没大地,以示报复.
参考文献
[1]贵州省民族研究所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西南彝志[M].贵州人民出版社,1982.
[2] 冯蔚元.勒俄特衣[M].四川民族出版社,1986.
[3] 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学楚雄调查队整理.梅葛[M].云南人民出版社,2009.4.
[4] 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学红河调查队整理.阿细的先基[M].云南人民出版社,1978.10.
[5] 罗希吾戈、普学旺翻译整理.阿黑西尼摩[M].云南民族出版社,1990.
[6] 郭思九、陶学良整理.查姆[M].云南人民出版社,2009.4.
[7] 傅光宇.试论彝族创世史诗中的人类起源神话[J].茶花,1984.4.
[8] 罗希吾戈.彝族人类起源神话与云南古人类[J].神话新探,贵州人民出版社,1986.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