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试析彝族祖灵信仰对彝族文化的影响

作者:​卢佳 发布时间:2021-03-04 原出处:《中华文化论坛》2012年4期

摘要:彝族的祖灵信仰就是对祖先灵魂抱坚定的确信感和深刻的尊敬感的意识倾向。彝族祖灵信仰及伴随它的各种仪式、活动对于民族文化的继承和传播;对于促进彝族艺术的发展;对于彝族家支、家族制度发展;对于促进民族认同,增强民族内聚力;对于彝族宗教的形成;对于彝族社会伦理道德的构建;对于知识传播皆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彝族祖灵信仰;彝族文化
中图分类号:G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0139(2012)04-0117-7

彝族主要分布在滇、川、黔、桂四省区,在中华民族大家庭里,彝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的民族。在彝族的民间信仰中有祖先崇拜、自然崇拜(如天崇拜、地崇拜、石崇拜、火崇拜、水崇拜、日月星辰崇拜等)、图腾崇拜(如虎图腾、竹图腾等)、“吉尔”崇拜(“吉尔”系凉山彝语,意为宝贝、运气,指幻想中的某些具有神奇力量的事物,“吉尔”崇拜实际上是一种灵物崇拜)等传统俗信。在历史的进程中,以祖先崇拜为核心的祖灵信仰逐渐成为了彝族信仰的核心,也是其宗教活动的中心。

彝族祖灵信仰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具有巨大的包容性。彝族的神话传说,音乐舞蹈,书法、绘画、剪纸、泥塑、草偶捆扎等艺术形式;关于宇宙、自然、人类的世界观,习惯法、道德伦理、家族家支制度;医学、历算、占算、数学等科学知识等,都与祖灵信仰有着密切的联系。彝族祖灵信仰可以说是涉及到了彝族文化的方方面面。研究彝族祖灵信仰对彝族文化的影响,对于继承与弘扬民族文化、促进民族认同、促进各民族的文化适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彝族祖灵信仰的内涵

彝族的祖灵信仰就是对祖先灵魂抱坚定的确信感和深刻的尊敬感的意识倾向,也就是对祖先灵魂的崇敬和信仰。彝族的祖灵信仰内容丰富而完整,且具有很强的民族性,主要包含以下几方面的内容:

(一)灵魂的观念与祖灵信仰

关于灵魂观念的产生,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中写到:“在远古时代,人们还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构造,并且受梦中景象的影响,于是就产生了一种观念:他们的思维和感觉不是他们身体的活动,而是一种独特的、寓于这个身体之中而在人死亡时就离开身体的灵魂活动。从这个时候起,人们不得不思考这种灵魂对外部世界的关系。既然灵魂在人死时离开肉体而继续活着,那么就没有任何理由去设想它本身还会死亡;这样就产生了灵魂不死的观念。”彝族较早形态的灵魂观与影子、映象等有关。

影与魂。云南罗平县《指路经》是这样叙述灵魂的出现的:“太阳最先出,影子跟着生,日出红彤彤,魂从影子生。”《祖神源流》中也说:“世间有影子,灵魂也出现”,“你影跟着走,灵魂附在身”,“无影不会生,无影不会活”,“影子不见了'灵魂进西天”。可见,彝族先民灵魂观念的产生与对影子的认知有关,灵魂依附影子而存在,并通过影子来反映,无影则无魂。在这种意义上,影子似等于灵魂。彝族先民关于影子的经验,使他们产生了灵魂可以脱离肉体而独立存在的观念。

像与魂。在彝语中像与魂在一定的语境中是等同的,其意义也是相关的,即灵魂与像联系紧密,一个人的像就是其灵魂。在毕摩咒鬼、咒人的巫术中,把鬼或人像画在木板上,以示捉住了鬼或人的魂。

名与魂。在《祖神源流》中,“影子”、“魂”、“名字”都用同一个彝文字来表示。在彝人的习俗中,人的名字与灵魂、与肉体相联系。如凉山彝族有的人有两个名字,除通用名外,另有一个为外人不知道的秘名,此名只在宗教仪式场合如招魂、祭祖时使用,仅限于家中长老、父母和毕摩所知。取此秘名的目的在于防止有敌意者用此名诅咒而伤害本人。可见,名与其灵魂相同相关。在凉山彝族的送灵仪式中,人们离开祖灵箐洞时要抓起带来的炒面往回撤,意在怕祖灵留恋生者而追来喊人,撒炒面便可堵住其口。若祖灵喊出谁的名字,谁就要丢魂而亡。可见,人的名字与灵魂在彝人的观念中是紧密相关的。

彝族这种影子、像和名字与灵魂相关的观念对彝族祖灵信仰的许多仪式行为有极大的影响,如祖妣偶像的制作、剪纸祭等仪式活动中就是这种灵魂观的体现。

彝族的祖灵观念有“三魂说”和三灵观念。

“三魂说”是彝文文献中对已故祖人具有三个不同归宿的灵魂的说法。在凉山彝文文献中、云南武定和禄劝一带、贵州大方彝区都有写法相似的“三魂”的彝字。滇《叙祖白》中:“死去的人,活着的时候,都有三个影子。死了的时候,还有三个魂。有影就有魂,影魂有地方。在哪个地方?魂上哪里去?一个在神牌,一个在坟地,一个去阴间。……死去一个人,影子有三个,灵魂有三个”。川《指路经》中:“人死有三魂,‘那依’归祖地,‘那格’守坟场,‘那居’随风行”。黔《指路经》中:“人死变三魂,一魂往密尼(音译,指祖地),一魂守坟场,一魂留宗祠,享子孙祭奠”。可见,尽管云南、四川、贵州彝区对“三魂”有不同的解释,但就其灵魂观念的基本形态来说是一致的。即人死后有三魂,且三魂的去向、归宿基本相同:一魂归祖地,一魂守祖灵牌,一魂守坟场。“三魂说”是各地彝族祖灵观念的基本内容之一。

在彝族人们的信仰观念里,祖灵除了具有“三魂”即三种不同归宿、不同去向的灵魂形态之外,还包含了游灵、家灵、族灵等多重内涵。游灵,是指后人在为已逝去的祖先制作灵牌之前四处游荡的祖先灵魂;家灵,是指灵牌制作完成后附着于灵牌上被供奉于家中的祖先灵魂;族灵是指灵牌在家中被供奉一段时间后(时间的长短各地有差异)被送人同宗祖灵箐洞后的祖先灵魂,成为同家族或同家支共同的祖灵,受全体家族或家支成员的崇仰。若家灵最终没有进入祖灵箐洞,便不能被视为家族或家支成员。

从游灵到家灵再到族灵的转变,是通过一定的仪式来完成的。安灵祭是招祖先的灵魂附于灵牌并供奉于家中,实现由游灵向家灵转变的仪式。送灵祭是将家中所供奉的家灵灵牌送人同宗祖灵箐洞,实现由家灵向族灵转变的仪式。只有族灵才能永远享受子孙的供奉与崇仰。

(二)祖灵信仰中的祖灵世界——祖界

彝族祖灵信仰的诸多祭祀仪式和经文都表明,彝人崇信存在一个与现实相对的另一个世界——祖界的存在,它是祖灵归宿的最高境界。祖界在川、滇、黔、桂彝人的观念中均指传说中本民族祖先的发源地,也是后世祖先灵魂聚集的地方。

导灵是引渡祖灵归祖界的重要手段,以毕摩(是通晓彝文并以经典和法器从事宗教活动的祭司)以及主祭、与祭人员唱诵《指路经》为形式,为祖灵指明归祖的具体路径;同时引导祖灵在途中—旦遇到魔鬼邪怪阻碍时如何解脱。

(三)祖灵的属性

在我国研究祖先崇拜的著述中,一般普遍认为祖先是善灵,是福佑子孙后代的,如李向平认为:“祖宗的神灵始终是美善无比的,总是关怀福佑后人们的繁荣昌盛的。”但在彝人的观念中,祖灵具有既能福佑后代又能致祸后代的双重属性。在一定条件下,祖灵可以从福佑后代转变为致祸后代,或从致祸后代转变为福佑后代。祖灵属性的转变受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后代本身是否遵守祖先所定的礼仪、制度、规范等;二是祖灵本身与现实生活中的人一样具有作祟的意向或者是祖灵被鬼怪所纠缠、祖灵筒遭鼠咬。正是这种祖灵属性的可塑性、可变性,为彝族祖灵信仰中丰富多彩的祭祀礼仪、巫术行为提供了广阔的天地。

二、彝族祖灵信仰的行为活动

彝族的祖灵信仰不只是一种观念,同时还是一种行为。在彝族祖灵信仰观念的基础上产生了丰富多彩的祭祀仪式或活动。

(一)送灵与招魂中的指路仪式

指路仪式是彝族丧祭和送灵祭仪式上最主要的活动之一。此仪式的主要行为,一是法具神扇的运用,二是毕摩念诵《指路经》。念诵《指路经》的目的,一为祖灵指明回归祖界的路径,即送灵;二为活人灵魂指路返回人间,即招魂。

(二)献祭与祈祷

献祭是彝人向祖灵奉献祭品的宗教行为。祈祷指用语言的形式直接述说献祭的目的、愿望、要求。献祭与祈祷总是结伴而行,其性质是以奉献礼品和祈祷之言词来换取、求得神灵的福佑和恩赐。

献祭包括了牲祭、药祭、纸祭等形式。

1、牲祭是以牺牲作为与祖灵交往的媒介。祭牲的数量多、种类多、祭法多,使用的场合也较多。

2、药祭是以药作为祭品,祭献祖灵。在给祖灵的献药仪式上,由毕摩为祖人吟诵《献药经》。

3、纸祭是向祖灵祭献纸做成的各种物品。各彝区纸祭的形式不同,主要有剪纸祭、纸棚祭、“咯补”丧幡祭三种。剪纸祭是指用纸剪出各种物品的图案献祭祖灵。纸棚祭指搭纸棚(彝语“塌于伯”)祭祀祖灵。“咯补”丧幡祭是指出殡前,焚化各种纸做的祭品,并由毕摩念诵经文。

(三)巫术

在彝族的祖灵信仰行为中,巫术与献祭、祈祷行为往往是彼此混杂、互相交织的。巫术是准宗教现象,幻想凭借“超自然”的力量影响或控制外界和自然力。彝族祖灵信仰中有为祖灵定灵、送灵的“定灵术”、“送灵术”,为祖灵除病的“出疾术”、“祓祟术”,为后代招魂以及替后代向祖灵求繁衍的“招魂术”、“繁殖术”,还有探测祖意以定吉凶的“占卜术”等。

三、彝族祖灵信仰对彝族文化的影响

(一)彝族祖灵信仰活动对继承和传播民族文化的作用

在送灵与招魂中的指路仪式中,毕摩以及主祭、与祭人员要唱诵《指路经》。唱诵《指路经》的主观目的是为祖灵指明归祖界的路径,同时引导祖灵在途中若遇到魔鬼邪怪阻挠时如何解脱,但是客观上却起到了保存、继承和传播民族文化的作用。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对继承和传播民族文学方面的价值

《指路经》是一种集歌谣、历史传说为一体的宗教文献,其语言精炼,生动活泼。句型一般以五言诗体为主,辅之以三言、七言、九言、十一言等长短不同的句式。同时,《指路经》用语古朴,使用了大量的比喻、拟人、顺叙、逆叙及夸张等修辞手法,增添了文献的文学魅力,特别是所运用的比喻手法贴切,质朴易懂,富有浓郁的民族生活气息。如凉山彝族《指路经》中写道:“逝者尔一人,逝时如日耀,生时如月美,在世百事顺,寿长如松柏”,“尔居三片地:杉林一片地,走兽成群群;沼泽一片地,禽畜黑点点;松林一片地:稼穑绿嫩嫩,尔主三地于此方”,语言质朴、比喻手法贴切、生活气息浓郁。在指路仪式中毕摩的诵经,对彝族文学中的语言特征、修辞手法等起到了继承和传播作用。

2、对研究彝区地理、彝族迁徙发展及彝族历史的价值

首先,在送灵仪式中,由毕摩颂吟《指路经》,为祖灵指明归祖界的每一站路线,其中的地名不能任意增减,更忌杜撰,这些地名必须是该家支在迁徙过程中所经地的真实记录。所以有学者认为,彝族《指路经》是一副古代彝族的迁徙图,是彝族的家谱史。那么这对于我们研究彝区地理和彝族迁徙发展具有重要的价值。

其次,在经文中有对沿途自然风景的描述,有对家族历史、功绩等的介绍,记录和反映了彝族古代的丧葬习俗、等级制度、尚武思想等,此外还涉及彝族天文、医药等方面,无疑它对于彝族后人了解民族历史、尊重传统和传播彝族文化具有重要的作用。

3、对了解彝族社会生活状况的价值

《指路经》有对归祖路线途经的名山大川、风土人情、宗教习俗等各方面精练的记录和描写,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彝族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反映了彝族人民叶落归根的传统心态。

(二)彝族祖灵信仰活动对促进彝族艺术发展的作用

1、舞蹈、音乐

在彝人的观念中,祖灵归祖之际和归祖途中会有许多魔鬼邪怪来阻挠,因而在送灵仪式中动用大量的人员和采用各种措施来帮助祖灵。滇南的锣鼓舞、凉山的刀舞、贵州威宁的铃铛舞,都是以舞乐的形式来驱鬼送灵,帮助祖灵顺利回归祖界。滇南的锣鼓舞,是人们在锣鼓的鼓点引导下围圈舞蹈,一共有七十二调,常常要通宵达旦才能把七十二种舞蹈跳完。凉山的刀舞,是舞者着盛装、握长刀,舞蹈与唱诵相结合的送灵形式;贵州威宁的铃铛舞,其形式是:彝人举火把在前,四人持铃铛、白帕随之,后面众人随铃铛和唱词舞蹈;在云南、贵州彝区还以奏乐击鼓来送灵归祖。

在送灵仪式中的舞蹈、音乐客观上促进了彝族舞蹈、音乐艺术的发展,我们研究现代各个彝区的舞蹈、音乐,都可以看到它们的痕迹。如: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中国花样游泳队就选用了凉山彝族刀舞的乐曲作为伴奏;2012年入围参加北京举行的全国第四届少数民族艺术节开幕式演出的,由凉山雷波县选送的原生态彝族民歌男子组合“雪族的音符”新作《祈福》,其音乐就采用了毕摩诵经时最常唱到的旋律,选取了毕摩与祖灵对话时的唱词,提炼了苏妮(是专门从事跳神驱鬼,占卜吉凶的巫师)做法时常见的舞步。

2、剪纸

在彝族祖灵信仰的献祭仪式中,剪纸祭是一种主要的形式,即用纸剪出各种物品的图案献祭祖灵。在剪纸创作中想象丰富、夸张变形,象征手法突出,但又不失真,图案精美、品类样式众多,这无疑丰富和发展了彝族的剪纸艺术,并造就了彝族剪纸写实和象征的风格。以凉山彝族的剪纸为例,剪纸的内容是凉山彝族生活的真实写照。如火镰,是取火用的工具,尽管今天的彝人已不再用它来取火,但仍然保留在剪纸祭中;还有擀毡篾(制作披毡的重要工具)、木勺、木盔(日常生活用具)、三角包、领花、领牌(彝族妇女特有的装饰物)等都是剪纸的内容,且剪纸手法象征特点突出。彝族这种世代相传、手传心授的剪纸艺术对于丰富和充实彝族民间艺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3、书法、绘画

彝族书法和绘画的形成与发展都与彝族祖灵信仰的各种祭祀仪式、活动密不可分。

首先是在彝族祖灵信仰的各种祭祀仪式中,常伴随毕摩的诵经。而毕摩所诵读经书中的各种经文的书写,体现了彝族书法的独特个性,即取法自然,形象生动,书体变化多姿,古朴、圆润、庄重、大方,极富浓郁的民族特色和原生态风格。如经文中的象形文字,“描摹其形状”而成字,形象而生动;经文中的会意文字,用简单明快的线条表达比较抽象的概念,简单易懂。这些特征既造就了彝族书法的独特风格,也影响了现代彝文书法的发展。

其次是在彝族祖灵信仰的各种祭祀仪式中,形成和发展了彝族的绘画艺术。这些绘画形式具体体现为:第一,毕摩所颂经文中的插图。这些插图多与社会生活习俗、祭祀礼俗相联系,内容涉及彝族史诗、哲学思想、伦理道德、天文历法、文学艺术、风俗礼仪等。第二,祖灵祭祀仪式中绘在木板上的鬼板画。第三,彝族人家堂上的绘画。家堂即祭拜祖先和各路神灵的地方,云南许多彝人在家堂的正面墙上贴有家堂绘画。这些绘画多为毕摩所作,其中毕摩所颂经文中的插图比较有代表性,既有具体自然的“写实”,也有抽象的“写意”,线条简洁、手法夸张、构思奇巧、立意鲜明、色彩绚丽。特别是神话中支格阿龙和神马、神雕等的画像线条简洁、夸张,表现生动。毕摩绘画工具非常简单,以矿石、锅烟灰、动物血、猪胆汁、赤土等为颜料;以自制竹签、棕榈叶柄、细树枝、鸡毛、羊毛、做画笔;以木板、羊皮、丝绸、布、土棉纸做画布。

这些在彝族祖灵信仰的各种祭祀仪式中发展起来的书法、绘画艺术,特别是绘画中单纯、直率、自由的画风,质朴与神秘、夸张与写实的技法对彝族现代绘画、书法有着深远的影响。

另外彝族毕摩的泥塑和草偶捆扎艺术,以鬼怪、妖魔为主体,形态夸张、怪异,手法独特、简。明,体现了彝民族丰富的造型艺术,对于彝族现代雕塑有深刻的影响。如现代彝族的木雕(用于建筑装饰雕刻的门、窗、梁、柱和陈设用品等)、石雕(主要以石龙、石虎、石狮以及神像为主)、泥塑(以传说中的人物和图腾为题材)等,做工简洁粗犷,造型古朴大方,都体现了其传统的简明、夸张、神秘,形象不求精细,但求神似的特点,都深受彝族传统造型艺术的影响,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三)彝族祖灵信仰对彝族家支、家族制度发展的作用

在彝族祖灵信仰中,族灵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族灵指灵位被送人同宗祖灵箐洞,接受全体家族或家支成员的崇仰的祖先灵魂,其权能范围也是全体家族或家支。所以彝族的祖灵信仰,无论是信仰观念,还是围绕信仰进行的各种祭祀活动都是以家族或家支为单位的,即各家族或家支只信仰和祭祀自己的族灵;各家族、家支有自己独立的祭祀时间、地点。所以彝族的祖灵信仰客观上起到了维护和发展家族、家支制度的作用。虽然在现代社会家族、家支制度已经废除,但家族、家支的观念和活动在一定程度上还保留并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比如,至今彝族家支习惯法(习惯法是指家支内部成员皆须遵守的不成文的家规,对每个家支成员都有约束作用)仍涉及到彝族社会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在维护家支个体财产,保护家支安定,建立公共道德,选择配偶通婚等方面发生着独特的作用。

(四)彝族祖灵信仰对于促进民族认同,增强民族内聚力的作用

在彝族的观念中,虽然祖灵信仰与家族、家支制度相关联,各家族送灵的路线不同,具有很强的排他性。但是在祖灵的最高归宿上目标是一致的,彝人坚信各家族乃至全彝族都归为同一地方,即祖界,具体指本民族祖先的发源地。这种信仰使整个彝民族找到了共同的依托,对于迁徙频繁、居住分散、历史上没有形成长期统一政权的彝族来说,有助于促进其民族认同,增强民族内聚力。

(五)彝族祖灵信仰对彝族宗教形成的作用

彝族民间有祖先崇拜、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吉尔”崇拜等传统俗信。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祖先崇拜逐渐趋于完善,并且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吉尔”崇拜逐渐从属于祖先崇拜、服务于祖先崇拜。彝族的各种崇拜逐渐形成一个统一体,以祖先崇拜为核心。祖先崇拜也贯穿在彝族的各种礼制中,过程复杂,礼仪繁多,进而逐渐形成了完整的观念、祭祀活动体系,成为了彝族宗教的核心。

(六)彝族祖灵信仰对于彝族社会伦理道德构建的影响

在彝族祖灵信仰中的一些观念、禁忌有助于彝族社会道德、伦理的形成。如在彝族祖灵信仰的观念中,有乱伦行为的人由于肉体的不贞洁而导致灵魂受到玷污,因此他死亡后其灵牌不能与家里成员一视同仁供奉于家中,更不能到达祖界与祖先团聚。若有乱伦行为的人,其灵牌会被单独挂在屋外的畜圈中无人问津。到最后送灵时,还要请毕摩通过一定的宗教仪式和念经从祖籍中将其开除掉,让它永远成为孤魂野鬼游荡于世,任人诅咒,任人谴责。因此,祖灵信仰中的一些观念、禁忌也就逐渐变成了彝族社会的一些伦理道德规范、行为准则,进而成为习惯法。

(七)彝族祖灵信仰对于知识传播的作用

伴随彝族祖灵信仰丰富的献祭、祈祷、巫术等活动,客观上起到了传播彝族文化、知识的作用,具体体现在:

1、在献祭活动中的药祭,传播了彝族的医学知识

在药祭活动中,首先是献药仪式,即彝族在安灵祭仪式上向祖灵奉献药物的仪式活动。在仪式上要向祖灵敬献药物(其中混有有毒药苗),毕摩要教祖灵分辨。其次是由毕摩为祖灵吟诵《献药经》。《献药经》是教导祖灵如何采药、制药、配药,以及如何对症下药的秘方,并有大量关于动物药和植物药功效的珍贵资料,其中记载了颇具重要医学价值的理论,马学良先生翻译整理了《献药经》,并谓此经“不啻一本倮文之本草纲目”。其中内容涉及内科、妇科、儿科、外科、伤科、胚胎、采药和药物加工炮制等等。彝族药祭从主观上是为祖先解除疾患和教祖先如何采药、制药、配药,并讲授秘方,客观上在诵经的过程中传播了彝族的医学知识。

无论是在献药仪式上,还是在《献药经》中的彝族医学知识都对现代彝族医学有重要的影响。如毕摩经常采用熏、洗、蒸等三种方法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瘫痪、’疟疾等疾病,在现代医学中仍有—定的价值。特别是《献药经》中关于胎儿在母体中发育的描述:“古时人兽不相同。一月如秋水,二月象尘草叶,三月似青蛙,四月象四脚蛇,五月如山壁虎,六月始具人形,七月随母体转动,八月会合母亲的气息,九月生下母亲怀中抱。”这段描述,被美国学者肯尼思·卡兹纳选人其著作《世界的语言》(Kenneth Ketxner:The Language of The World,Funkand Wangnalls,NewYork,1975)一书中,其对于现代医学的价值可略见一斑。在《献药经》中记载的动物药、植物药中,有一部分至今仍在普遍使用,如熊胆、蛇胆、麝香、草果、胡椒等。而《献药经》中单方向复方的进步,强调药物的互相配合,无疑也是彝医药对现代医学发展的积极影响。

2、彝族祖灵信仰对于保存与传播历算、占算学知识的作用

在彝族的祖灵信仰中,有众多的巫术行为,其中占卜是为了探测祖灵意向、查明吉凶祸福以获得自己行为的指示的活动。彝族占卜的材料、方法因地域不同而存在差异,但总体的特征是材料丰富、方法众多,大致可以概括为两类:第一是牲卜,包括全牲卜(在解剖祭牲前,利用祭牲占卜的方式)、内脏卜(利用祭牲内脏所显示的征兆判断祖意的方法)、骨卜(是取所献牺牲,如牛、羊、猪、鸡的骨头进行占卜的方法);第二是灵物卜,它是根据做灵位、灵像等植物以及灵位本身所显示的征兆探测祖意的占卜术,包括灵竹卜、灵草卜、灵位卜、灵树卜、木卦卜等。五花八门的占卜材料和方法,丰富了世界占算学知识。研究东巴文化的著名学者李霖灿先生曾指出:“东巴的羊骨占是从大凉山美姑的牛牛坝彝族人那里学来的。”可见彝族占卜活动对保存与传播占算学知识的深远影响。彝族祭祖占卜,往往多由毕摩主持,并伴随毕摩的诵经活动。据学者研究,彝族祭祖占卜经有《祈鸡卦显吉象经》、《鸡卦书》、《祈猪胛骨显吉象书》、《打猪膀经》、《排鸡卦经》、《祈吉卦经》等。另在各种祭祖仪式中,讲究择日、择地、择时辰,并著有《作斋经》、《作斋不利日》、《作斋祭吉日》等。凉山彝族送灵祭主要根据《择日经》择日。现代许多彝学研究者认为彝人的占卜术、择日方法中的历算、占算学知识堪与《周易》媲美。在以祖灵信仰为中心的活动中,丰富的历算、占算学知识得以保存和传播。

3、彝族祖灵信仰对于数学知识的传承和发展的作用

伴随彝族祖灵信仰的毕摩插枝仪式中包含了人们丰富的数学思想,如在祭祖送灵仪式中的“族人调合经插枝图”、告慰祖灵中的“树枝阵图”中深深潜藏着天文、算术和几何方面的诸多科学思想。正如学者阿牛木支认为:“凉山彝族毕摩插枝仪式不仅是数码游戏网络和运算法则的简单描摹,也是各种几何图形能力的传承和延拓。”由此可见彝族祖灵信仰对于数学知识的传承和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结语

彝族祖灵信仰及伴随它的各种仪式、活动,展现了丰富灿烂的彝族文化。我们应注重挖掘其中合理的科学成分,以丰富、完善和发展彝族文化,促进民族认同、促进各民族的文化适应。

参考文献:
原载:《中华文化论坛》2012年4期 。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编辑:阿布亚 发布: 阿布亚 标签: 彝族信仰 祖灵信仰 彝族文化 影响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