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资料与文献

探索发现残存而恢宏的精神家园

作者:赵天伟 发布时间:2008-07-01 原出处:彝族人网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有感于安东《龙腾鹰翔虎啸蜀——一个凉山彝人的三星堆遐想》

  近日读凉山日报周末版晓夫老师编辑的一条新闻,一位彝族女大学生随父亲到素未谋面的亲戚家奔丧,由于不懂本民族语言和风俗习惯,刚刚大学毕业的她手足无措,尴尬至极。这位女同胞的手足无措,笔者也曾经历;她的尴尬,笔者也有过切身的体会……更令人忧虑的是,据笔者观察,如今,在大小凉山、在我们祖祖辈辈居住的彝族聚居地,不懂本民族语言和风俗习惯的彝族年轻一代大有人在并趋于泛滥蔓延之势。想象一下非聚居地的年轻同胞们,他们对于本族群的文化了解和语言文字的认知程度,笔者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数千年前,彝族先民们就创造了辉煌壮丽经久不衰的《勒俄特依》、《玛穆特依》、尔比尔吉、十月太阳历等古老文明。受现代文明的冲击,和世界上许多民族一样,彝族独有的特征正在日渐淡化,而网络的迅猛发展更加速拉开了年轻一代对母语及母族文化的距离。

  近年来从彝文字推广到彝族服饰开发,从国际火把节到毕摩文化节从彝族母语节到民族风情旅游节……凉山州委州政府弘扬民族文化的力度可谓不小。但由于身处地球村,生活环境的变化和学习竞争压力的不断增大等原因,彝族年轻一代自发热爱和学习母语、学习母族文化的热情却相对滞后。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近日逛冕宁新华书店时,偶然发现的《龙腾鹰翔虎啸蜀——一个凉山彝人的三星堆遐想》让笔者眼前一亮。随着阅读的深入,笔者此前的担心和忧虑渐渐转成了一杯心灵鸡汤,该著作的作者是彝民俗文化学者安东。由于去年在报纸上拜读过他“一个凉山彝人的三星堆遐想”6篇系列报道,看到新著,笔者在爱不释手惊喜之余又感在意料之中。笔者叹服于安东先生4次只身自费赴广汉探索轰动世界的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考古发现,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长江文明之源”的四川三星堆遗址,更为他探索与发现三星堆文明与本族文明有太多相似而翻阅典籍四处求证、埋头笔耕孜孜不倦的精神所感动。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安东从民族典籍、语言、民俗等多学科视角切入,以历时和共时的解读方式,为世人展示了三星堆文明所包含的古彝族文化基因与元素,三星堆文明与彝族古文化间深厚的文化渊源关系,以及彝族文化自身皆闪显出耀眼的文明光芒。”《龙腾鹰翔虎啸蜀》面世以来,学界立竿反响强烈。诗人、语言文化人类学专家、彝族人网总编、国际知名语言学术杂志《民族语文》副编审,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副教授普驰达岭这样评价。

  读过该书后,心潮澎湃的辽宁读者吴寒秋先生更是拍案叫绝:“三星堆遗址可说是古代文明的神来之笔,独特的文化符号和高度精致的文明都会给人以深刻印象,因缺乏史料,其源头和流向至今是个谜,多少专家学者殚精竭虑穷尽奇思去恢复本来面貌,更使这个宛如天降后又飞升的文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到过三星堆的人应该都会对古蜀人的妙想创意叹为观止,而大概想不到这文明极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从未间断地传承了几千年!”吴寒秋先生从三星堆博物馆门柱上的7个古文字“巴蜀图语”半个多世纪无人能解,而彝族老毕摩一下认读出4个,翻古彝文典籍翻出2个;三星堆标志性文物青铜大立人的服饰与彝族大毕摩的穿着、出土文物与彝族日常用品惊人相似、大到民族图腾,小到日常生活,上至天文历算,下到人伦建筑,一人一物,一器一用,吴寒秋先生最终得出了 “今天的彝族和古蜀三星堆文明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结论。 2001年,正是互联网兴起的年代,彝-人-网团队便确立了构建彝族文化数据库的宏远目标,初心不改,坚持走下去。

  毫无疑问,《龙腾鹰翔虎啸蜀》的面世对我们年轻的彝族人正确认知自己的祖先,增强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都有着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但无论如何,三星堆文明和彝族先民所创的恢宏文化已经属于过去,属于历史。要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笔者窃以为支格阿龙的子孙们当务之急是自觉学习并掌握本民族的文化,在此基础上学会抛弃糟粕,发扬精华,求同存异,兼容并蓄世界上所有其他民族的文化精髓。正如阿央先生所评论的那样,我们这一代彝人应考虑的是“在党和国家大力繁荣民族文化的背景下,如何继承凉山文化,如何发展彝族优良传统,如何把凉山彝族自治州这片与三星堆有‘亲缘性’的‘活化石’科学地传承在滔滔前行的人类文明之河……”而不是津津乐道于先辈的灿烂文明,夜郎自大。原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已故彝族文化的守护者马开明就曾这样告诫彝族青年:“作为支格阿龙的后裔,切忌自尊有余而自强不足。”马开明先生讲的自尊,自然当是指偏狭极端的自尊。

  自尊有度,自强不息,是前辈的谆谆教诲,也是后人奋起遵循的思路。唯有如此,女大学生奔丧时的尴尬才不会在彝人的后代身上重演。否则,若干年后,尴尬的不是一个女大学生,而是曾经创造过恢宏文明、与三星堆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彝民族!

  感谢安东先生,为部族残存而恢宏的精神家园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