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彝文相恋在十月

作者:吉伍伍呷莫 发布时间:2016-08-24 原出处:彝族人网
  在我出生的地方谁都会说彝语,说得很流利,可谁都不认识彝文,一字不识。我和他们一样,在上大学之前一个彝文也不识,甚至我几乎快要忘记这世上还有一种叫彝文的文字,而且这种文字还是我本民族的文字。
 
  大学里学习彝文专业并不是为了传承民族文化,保护母语,那只是个偶然,可正是这个偶然让我在专业学习上几乎一无所获。我是一个任性得可以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不屑一顾的人,在当时,彝文就是一种我不喜欢的东西,逼着自己去上彝文课已是我做出的最大努力,而不挂科便是我对自己最高的要求。让我真正喜欢上彝文是在几个月前,大概十月。
 
  写日记、听电台是我每晚必做的两件事,我喜欢在安静的夜里回味自己的生活,倾听别人的故事。常常生活和故事里的一些人或一些事触碰到心灵最柔软之处,让灵魂为之一震。
 
  在深秋里的一个夜晚,我从一个电台里偶然听到一首题为《黄昏,我思念母亲》的彝语诗歌,一首关于母亲,关于思念的诗。落叶配上思念,使夜更凉,使情更浓。在异地他乡偶遇一首如此深情的母语诗歌,注定是个不眠之夜,那夜我哭得稀里哗啦,为了诗或者为了心中某种说不出口的情愫。说了二十几年也听了二十几年的彝语,第一次深深地感动了我,并让我爱上了她。
 
  而在我爱上她之前,我和大多数90后的彝族青年一样,连自己的彝文名字都不会写,连“阿诗玛”是谁都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只有“嫂子”,因为她跟文学有关,我爱好文学,我也爱与文学有关的一切事物。
 
  我与“嫂子”的故事要从大二那年说起,那年我做了一个比较文学的课题,“嫂子”是我课题的内容之一,当时为了将“嫂子”的形象研究得更透彻更真实,我像考古学家一样研究过《嫂子》很长一段时间,可最后我疲软无力地发现自己并不具备读懂一部彝文小说的能力,于是,无奈地选择改看汉文版的。课题的指导老师告诉我《嫂子》是一部会让彝族女性心碎、流泪的作品,当时我并没有心碎也没有流泪,为此我怀疑过自己的性别或者是族别。
 
  缘分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总让人摸不着头脑。爱上彝文让我与“嫂子”再次相遇,续了前缘。在开始学习彝文的时候,我选择了与我之间有着最亲密关系的《嫂子》,作为我的入门教材。当我学会彝文并能读懂彝文版的《嫂子》的时候,我确定我的性别或者族别都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彝文才能够最贴切的表达出彝人的爱与恨,情与仇。有人说爱是没有理由的,但是我爱上彝文这肯定是原因之一。
 
  任何一种爱都需要努力经营,不论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为了维持我与彝文之间的这段恋情,我努力地学习彝文,甚至是疯狂的。
 
  在我认真学习彝文的那段时间里,家人都说我走火入魔了,而我也问自己那么认真是为了什么。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密密麻麻的彝文字符,我的生活也几乎全被彝文占满。
 
  我是一个怀旧得常常被朋友取笑的人,不知为什么对有些东西我永远都觉得不会腻,比如某些唱到心坎里的旋律。为了学好彝文我忍痛割爱将手机里封存了很久的歌曲全部删除,下满有彝文歌词的彝语歌曲,有事没事就拿出来边听边学。以前我总嫌弃哪些为了爱而改变自己生活习惯的人,爱上彝文后我也变成了这种自己所嫌弃的人。
 
  这世上没有哪一条情路是一帆风顺的,恋爱中难免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与彝文相恋虽让我收获了幸福,却也让我遭受了不少的白眼,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我怎么也想不起耳畔里响起的一个似懂非懂的词语,这个词像是我身上的一个痒,不立刻挠掉它会让我浑身不舒服。于是,我企图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寻得一个可以让我坐下来查阅一个词的空间,放眼望去发现这样的空间根本不存在,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让脚移动半步都很难。有时候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是一个女汉子,总能完成一些淑女们所不能完成的事。我索性就吃力地蹲在原地翻阅起彝文简字本来。在人挤人没有一点多余空间的公交车上,认真翻阅字典的我在周围的人的眼里无疑是个怪物,大家纷纷低声议论起我来,我却只听得见离我最近的一位中年大妈用鄙视的眼神望着我嘀咕道:“都快要挤死了,回家看不行啊,又不差这会儿。”我呵呵、、、、、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心想大妈这辈子肯定没有真正地爱过,不然她会懂得我的疯狂。
 
  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了彝文,不然我也不会异想天开的想要将819个彝文一个一个地输入到当时还安装不了彝文输入法的手机里,这对当时还不认识几个彝文的我来说简直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至少需要我奋战几天几夜。可是我真的这么做了,而且也成功了。现在想想真让人觉得又傻又令人佩服。
 
  拥有一个有彝文输入法的手机,让我激动得满世界寻找愿意用彝文和我聊天的朋友。朋友们总嫌弃我的热情与我的水平一点都不相称,说我虽有满腔的热情懂的却不多。被人嫌弃却不觉得难堪反倒有些愉悦,他们一边不断地在抱怨,一边却又认真的帮我纠正,认识他们和爱上彝文一样让我觉得很幸福。
 
  人们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在爱上彝文的我的眼里,什么都是学习彝文的好素材,就连路边广告牌上的彝文也是。我每天上下班的时候就选择走在人比较少的地方,手拿着“万能”的彝文简字本,慢悠悠地边走边学习,通常一段10分钟可以走完的路程我得花上2倍甚至是3、4倍的时间。常常学完沿途的广告牌到家时就已经天黑了。
 
  学习彝文不但让我收获了一份“爱情”,也让我收获了一份“亲情”。平时母亲总抱怨我听一些她听不懂的歌,看一些她看不懂的视频,这下我要听彝语歌了,看彝文视频了,母亲心里乐开了花。
 
  每天到家后我就跟母亲一起看或者听一些有关于彝族的东西,有时候是几首诗或者几首歌,有时候是一部电影、、、、、、作为全家彝族文化水平的“权威”,关于彝族的东西母亲懂得并不少,在听或者看的过程中母亲总会耐心地给我讲解我不懂的地方,那段时间我们两个每天都交流到很晚。
 
  母亲虽是给予我生命,与我脐带相连的人,我们却是那样的不同。平时她在厨房里忙她的生活,我关着房门幻想自己的人生,一整天说不上几句话,生平第一次我与母亲之间有了如此多的交流。彝文是一把开启彼此心门的钥匙,拉近了我们母女之间的距离。
 
  我一直相信一个人是可以做好自己所喜欢的事。事实也证明我的相信并没有错,我不但学会了自己的彝文名字,还知道了“阿诗玛”,也读懂了《嫂子》,甚至还可以用彝文写作了。第一次用彝文写作的感觉就像初吻的感觉,并不完美,却美妙得无与伦比。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我与 彝文 相恋 十月
收藏(0 推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