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邛海湿地公园看雨

作者:张菊兰(彝族) 发布时间:2014-09-26 原出处:彝族人网

  也属机缘凑巧,能静静地坐在西昌邛海公园的树阴下看雨。这一看,看出许多趣味,看出许多感悟,看得我只想和雨点一起,融进小小的水潭,成为一粒晶莹的水珠。KXn彝族人网

 
  农历六月二十三日正午,我和两位文友买好从西昌去普格的客车票,准备参加晚上七点半举行的“火把杯”颁奖仪式。一问颇感意外:只要有票,赶在五点之前,坐哪趟车都行。没想到,竟然那么自由!看看时间尚早,我们三人相视而笑,决定去邛海湿地公园转一转。
 
  从观鸟岛湿地公园进去,依着岸边柳树,眺望了碧波荡漾、轻盈拍岸的湖水;沿着栈道,欣赏过五彩缤纷的野花、超凡脱俗的睡莲;钻进林荫道,小心翼翼避开草丛前行,不知不觉闯入了芦苇荡。若有若无的几丝细雨,轻烟般,梦幻样,围绕在我们身旁,让本来就秀气可人的精致更增添了几分妩媚和羞涩。邛海轻轻荡漾的碧波,如十五六岁少女的眸光一般清纯、透澈,还流露出些许调皮;池中粉红的莲花,像情窦初开的姑娘面对心仪的男子时羞红的脸蛋,喜悦中有几分羞怯;随风摇曳的芦苇,若妙龄女子婀娜多姿的倩影,不想惹风情,却风情万种。
 
  柳阴下,芦苇脚,一个洗澡盆大小的水潭,赫然映入眼帘。那小巧玲珑、秀气可人的倩影,逗人喜爱,引人遐想;那清幽幽、亮闪闪的眸光,挑逗着我们,吸引着我们。我们不由而同地驻足,靠着依依垂柳,就着纤纤细草,背西面东席地而坐。绿色屏风般的芦苇林,把树林和湖水一分为二,成了两道截然不同的风景。芦苇林那边是湖,湖面风平浪静,黄灿灿的海菜花铺满水面,犹如三月的油菜花般绚烂多情;芦苇林这面是树林,一片生机盎然,嫩绿、翠绿、碧绿、墨绿、深绿、浅绿,集不同层次的绿于一体,绿出趣味,绿出深意,绿出妙不可言的意境。
 
  “真是人间仙境啊!我要好好感受一下。”同行的男文友不禁感慨,两眼放光,双手交叉放在膝上,陷入沉思,或者说,进入无人之境。
 
  一贯爱说爱笑的我,也被大自然的美妙深深陶醉,说不得话,笑不出声。是啊!此时此刻,仿佛一切都进入了静谧的世界,净洁的世界,甚至是神的世界,禅的世界。语言是生涩的,不和适宜的,画蛇添足的。我们只需静静地看,静静地感受,静静地遐想。
 
  几根比绣花针还細的雨丝,闪着银亮亮的光,轻悠悠、慢腾腾地从半空飘入水潭,似孩子扑入母亲温暖的怀抱般愉悦。池中跳起几朵小小的桂花般大小的晶莹的水花,像无限缩小过的山里少女纯真的酒窝,盛满快乐和自得。水花慢慢漾开,翠绿色玉镯样的圆圈由小变大,圈与圈之间似乎接近了,更接近了。当我等着这些“玉镯”相碰撞发出“泠泠”脆响时,它们却倏然消失。不过来不及失望,之前的景象已经在重复上演。这里漾起的水圈刚消逝,那里又有雨丝飘入池里。亮闪闪的雨丝入池,小箭头似的水珠蹦起,之后是渐渐扩大的水圈。一次一次,反反复复的轮回,不紧不慢,不徐不缓,此起彼伏,似乎无始无终,没完没了。明明有雨丝落入水中,明明有水箭跃起,明明有水圈荡漾,侧耳聆听,却没有一点儿声音。或者说声音細得,让听惯震耳欲聋的噪音的我的听觉变得迟钝,根本无法听清楚。没有风,树木和芦苇都静静地伫立,仿佛在惬意地接受着雨丝的爱抚,又仿佛在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水潭里水起水落,花开花谢。也许万物不想再纵容人的贪念,故意屏住呼吸,只给我们视觉上的享受。可万物再霸道,也无法限制人们思想。置身其间,凡世的俗务,生活的忧烦,城市的污浊,人间的纷争,似乎都不复存在。身体好像已经超凡脱俗,心灵变得空灵剔透,自然和我合二为一。我仿佛成了一丝细雨,融入池中,开成一朵小小的花,跳跃出人生的高度,荡漾出生命的厚度。
 
  俯首太久,肩膀有些酸疼;专心太过,眼睛已经昏花。仰起头,目光钻出深绿的芦苇缝,在湖中那一片黄花上流连。那金光闪闪的海菜花,肆意地张扬着绚烂,在湖面平铺开来,翠绿的花叶羞涩地躲在花下探头探脑。这富丽堂皇的景象,让人心旷神怡,让人不住浮想联翩。你看,空中依然有青烟似的雨丝旋舞!应该有千根万根雨丝,轻轻柔柔地飘到黄花上,或是钻入湖中吧?受到雨丝爱抚的海菜花,该是怎样的欢快呢?落入花缝间的雨点,又是怎样的轻轻悄悄?“润物细无声”,一切都那么纯净、委婉、温润、轻柔,似乎一声喘息,就能将它打碎。望望四周,静悄悄地没有其他人,甚至没有风声、雨声,连鸟也不忍啼鸣。
 
  我很想成为一缕雨丝,飘入这静谧的水潭,成为潭中的一滴水珠,默默无闻地守候在这里,守候心灵的宁静,给污浊的城市送去一丝清新。可这是怎样的痴心妄想啊?我们该起身了。突然一场太阳雨突如其来的降临,雨后出现一弯美丽的彩虹。这彩虹,一头搭在山外(我感觉就搭在故乡的掌鸠河上),一头搭在黄花遍地的湖上,架起一座五光十色的彩虹桥。空中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奇妙,湖面是金碧辉煌的绚烂,脚下是恬静淡雅的秀丽……从这里登上虹桥,边俯首欣赏桥下的风景,边回味邛海湿地公园的小潭落雨的美妙,该是多么惬意啊!一不小心,罗婺大地就在脚下。从屹立着太阳柱的民族广场,登上虹桥,边望着蓝空云朵的变化,边想象着如何在邛海公园淘洗自己的心灵,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不知不觉,邛海的黄花就扑入视野。要是彩虹真能渡人,从禄劝到西昌,一天可以来回几次吧?
 
  其实对现在的我们而言,有没有能够渡人的虹桥便不重要,因为交通已经很便利。我只是在想:几百年前,或是上千年前,如果有一座可以渡人的虹桥,那么我们的祖先不是能够自由来往了么?要是真能那样,我不会对着凉山彝文不知所措,横看竖看都陌生了吧?要是真能那样,我和凉山同胞之间不需要再带着浓浓的彝腔,讲着生硬的普通话交流了么?可过去毕竟是过去,历史只是死了的事实,不管它是辉煌或是残酷,我们都无法改变。可以改变的,只有是现在和未来!我们该吸取历史的惨痛教训,考虑考虑现在和未来。
 
  轻轻地站起身,挥手告别小潭、黄花,低声朗诵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悄悄走出树林。不是去追逐在水一方的佳人,但我们有自已的目标。天空有了一些亮光,雨丝没影了,彩虹消逝了。心依依的,情绵绵的。但我知道,我还会再来,可还能和雨丝相遇,和彩虹碰面吗?就算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我也不该失望。因为我还有别的事可做,还有别的牵挂。
 
  在邛海湿地公园看雨,想变成一滴水珠,融入水潭,永远守候着这片净土。其结果,只看清了自己的心。
编辑: 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散文 邛海 湿地 公园 看雨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