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小品

等待

作者:​阿局阿合 发布时间:2021-06-05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今天早上很早就起床,因为要吃早餐然后去上课。实际上我并没有养成早起吃早餐的习惯,可以说这是我多年来坚持的一个坏毛病。下课吃完饭回到宿舍午休一小时,又不自觉地坐在书桌前面,桌上摆着我课余时间喜欢读的一些文学类书籍。其中有一本《凉山文学》(彝文版)2018年第2期的刊物,上面发表了我的一首彝文诗歌《燃烧的火魂》(翻译)。是前不久喜德民中的一位文友给我寄的。在读高中时发表的,差不多也有几年的时间。

算是旧作重读。发表的诗文都会有一些稿费,或多或少这也是对作者辛勤劳动的一点回报。这本刊物里我只发表了一首诗,里面分为几个短章。记得我是投了两首,不知怎么地后来只有这一首诗被选用。犹记得编辑诗歌栏目的卢琴老师后来在QQ里说留言:这首诗比较有新意,就用这首了。意思是这个意思,当时具体怎么说的早已记不太清楚。在《凉山文学》(彝文版)作者读者交流群里面得知诗稿被选用后,我就去邮局问前台办理业务的大哥。我跟他报了名字,问有没有我的邮件过来?那位大哥说没有。我周末放学回老家的时候每次都要在汽车站门口侯车或者说找车,站内直达的客车不直接开到我们村口。如果要坐客车回家的话,需要再走一个小时的上坡路程。有时因在路上等得久,走到村口时天就渐渐黑起来了。所以我就只能找那些老家在县城跑黑车的车子坐回去。

只要知道有稿子被选用了,我就会利用在汽车站门口等车或者找好车后,车内的乘客还没满需要再等人的这段时间去邮局查找我的邮件。有一次我问了前台的大哥说:“大哥,有没有我的稿费单啊?可能有一个下来了?”他说前台没有,前台的大房间里大部分都放着包裹呢。你去问问后面大门门卫室的阿姨,她那里好像有几张取款单。我就听他的话找到门卫室,敲门进去之后发现里头坐着一位阿姨,大概年近四十多岁的样子。我问她:“阿姨,您这里有没有稿费单啊?”然后我发现她一发愣,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稿费单。我就说是取款单。这她才听明白,去找了几张单子。她在手里选着单子,问我:“叫什么名字啊?在哪里读书啊?稿费挺高的,350元。小伙子,不错!”我说马上高三。她跟上我的话语就说道:好好努力,将来高考就考清华大学,名牌大学什么的。

这一刻的我心生惭愧,想到作家史铁生写的一篇文章《好运设计》。我如实告知后,她把单子拿给我。我就拿着单子去十字路口的邮政银行里取款。上面写着“取款通知单”,也有我收款人地址、收款人姓名、汇款金额等之类的信息。重要的是那一行“请携带本人有效证件于2018年08月31日前到任一联网网点取款”的字,如果你没看好这一行字,等单子过期就不能领取或需要等一段时间,流程也比较麻烦。我第一次在2016年第4期的《凉山文学》(彝文版)刊物上也发表过一首诗,也领取过汇款单,对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有点熟悉儿。

因为我经常去邮局的缘故,每当没有我邮件的时候,那位前台的大哥一看见我进去问都不问就对我说:“阿局阿合,今天没有你的邮件,你不用找了!”而这个时候我为了不白去一趟邮局,浪费这一次的时间,就会选择走到后面分发报纸的那间仓库里看看。想拿一份报纸来看,但工作人员并不允许其他人将报纸拿走。这也不无道理,毕竟各行各业都有运行机制。就像我们时常都不太愿意自掏腰包去买本自己喜欢的书来看,都期待着能够得到作者免费赠送的书一样。

后来就想倘若人人都像我这样想着白拿报纸来看的话,那怎么能行呢?这样下去市场怎么能够有活力地持久下去呢?有一次我在仓库的柜台上到找一份彝文报纸翻了下,那里的工作人员很奇怪地看着我说:“你看得懂吗?”我说我是彝族人,怎么能看不懂呢?她半信半疑地看了我一会儿。我再问问说这能卖吗?我买一份。她又说不可以在这里买,需要到邮局去订阅。后来去订阅处去问,那里的工作人员好像对彝文刊物订阅业务办理不太了解,订阅的事情就泡汤了。

今天又在QQ上面翻到这张稿费单,我就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一会儿。现在大部分杂志社发稿费都是在银行卡或者手机客户端上面转账,虽然领取非常便利,简化了很多繁琐的流程,但我们的那份喜悦感或者期待感似乎早已有所减少。记得有人说过在以前网络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的时候,人们只能相互写信问候,幸福也就伴随在等待邮件的这段时间中。

于我而言,在上初中的时候也曾给在远方的父亲写过信。现在回想这些嘘寒问暖的句子都是我们悲欢离合的见证,那时写下的每一段文字都是值得珍惜的美妙时刻,也是足以让我们在今后的旅途中怀想一生的虔诚。现在我仍然觉得像几年前拿稿费单去领取稿费的这段时间也是很幸福的,中间的等待会让我们静下心来感受和思考每次对于我们来说有怀念意义的日子。如今这样幸福的时刻也危在旦夕,像我们慢慢远去的传统文化一样。看今朝,我们好像都习惯沉迷于发达的网络通信里,所思所想都缺少了静下心来思考的分量。

人生的道路很漫长,却也可以说很短暂。在这一生里我们是要选择紧跟步伐涌入“快节奏”的时代潮流中去呢?还是用弥足珍贵的日日夜夜去等待一些让我们回味无穷的愉悦而美好的事物呢?我的朋友,你可曾真实地思考过呢?(2021年6月1日于成都)

image.png

作者简介:阿局阿合,男,彝族,1999年11月出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人。大专文化。从2016年开始先后在《民族》《凉山文学》《凉山日报》《文昌文艺》《黑土地》等十来种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近百篇(首)彝汉文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翻译,有作品被收入多种集子中。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阿局阿合 等待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