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四十八)——开庭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6-04-13 原出处:彝族人网
   戴绿果自己请异龙派出所的所长吃过几次饭,所长知道她在想方设法的争取替戴绿然减刑的机会,去找向仁义他们的时候,戴绿然带着他们去了!所长跟戴绿果说:“要想让你弟弟少坐几年牢的话,就多出一点钱,争取得到受害人家属的原谅。”所长利用了她救弟心切的心理,戴绿果似乎听出来了他的弦外之音。 
 
  戴绿果和我说,她不但给了死者家属钱,还给了所长三万块钱。对于她说的话,我们都半信半疑,因为我们都知道,那时候她没有这么多的钱。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她已经和她在矿山上做饭的老板搞在一起,那个老板叫何方来,大家都叫他老何,老何其实并不老,他只有四十多岁,但皮肤很黑,性格又老成稳重的,所以大家才叫他老何。矿山上有钱的工头或是老板,暗地里有个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之前的那个老杜一样,他在外面也有许多情人。
 
  戴绿果虽然还没有离婚,但是她和张静安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她们都各自玩着各自的,过年过节时回家尽尽该尽的责任和孝心,再说了!他们一直都没有办理过结婚证。
 
  戴绿果娇小可爱,美丽聪敏。老何被她迷得团团转,戴绿果的事,他肯定得管,综合这些,再加上戴绿果的聪明才智,她能拿出那些钱来,也就解释得清楚了。她想让父母亲开心或者是放心,她想救她唯一的弟弟,她想成为家里的功臣。她好像是没有错,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想要靠张静安来想办法的话,他能依靠吗?张静安连他自己都无处安放了!
 
  所有的这些,似乎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中秋将至,他们四个人都成功归案!紧接着就要开庭了!派出所的人说,开庭那天,将会通知所有犯人的家属来参加。
 
  终于等到开庭那天,我去了!李林萍在坐月子,再加上路途遥远,她没有来。我在外面看见罗勇的父母!他们都老了!向仁义的老婆和父母亲都去了,还有向仁义的女儿也带着。但是我没看到罗林的母亲或者是姐姐,向善文和李健的家属都去了!所有人都守在法庭外,等待着法律对他们六个人的宣判。
 
  向仁义的母亲晕车了,她都吐了好几次,李健的舅妈也来了!我认识她,我听见她们说起了各自的伤心事,说着说着就开始哭泣,她们都相当不容易,我很清楚的知道,向仁义的母亲积劳成疾,李健的母亲和舅妈……她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她们甚至连汉语都听不懂,她们只是想借这个机会,看看自己亲爱的儿子,看看他们有没有受委屈,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被伤过的痕迹!可怜天下父母心。
 
  正当外面一片混乱时,死者年轻的妻子抱着她年幼的儿子走进了法院,死者的哥哥和她的哥哥跟在后面。她们大概已经从悲伤中走出来了,因为我从她们的脸上看不到悲伤的痕迹,已经过去一年了!时间果然会抚平所有的悲伤。或许,不久,这个年轻的妈妈就会重新成为别的男人的新娘,这个才一岁的孩子也会有一个新爸爸……
 
  戴绿果先去到了她们的跟前说:“我已经替我弟弟赔偿了四万块钱,希望能帮到你们。”紧接着,其他的几个人也上前去说:“我们也赔偿了!对不起,我们大家都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是他们太冲动了!希望你们能原谅。”
 
  “原谅!人都没了!这些钱能买到人吗?你们说,怎么原谅?还是等着法官宣判吧!法庭上见吧!”这个年轻的妈妈咄咄逼人地说。
 
  终于有人来告诉我们,可以进去了!戴绿然他们几个被依次带了进来,头发都被剃光了!我想起了去修行的和尚,他们几个也被剃度了!只不过不是在寺庙修行而已!
 
  我故意选在边上的一个位置坐着,这样他们就会从我的身边走过,当他们从我的走过的时候,我微微笑着,我希望他们能看到,我的那个微笑,我希望他们能看懂,我的那个微笑!那个微笑的含义我是很清楚的,我希望他们在里面好好改造,利用那些漫长的时间,修心养性,多学点东西,毕竟来日方长,他们最大的二十多岁,最小的才有十七岁,还有未来的!
 
  虽然是匆忙的走了进去,也许罗林也发现了没有他的家人,在去到法官面前的时候,他又朝我们匆匆看了一眼,在他转过头来的时候,我看着他笑着,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我想让他知道,我能代表他们的家人来看他,或者是他们,我和他们的家人一样,希望他们变得更好,他们在矿山上很久了,都叫我大嫂,我觉得他们和我们就像亲人一样……就在罗林转过头来的一瞬间,站在后面押解他们的那个穿制服的人,毫不留情地大声呵斥他,让他不要乱动,也许当时,在场的人心里都很酸。
 
  律师开始为自己的当事人辩护,向善文的律师先说,他说向善文本来是已经睡了的!后来被向仁义打电话叫下去,长刀也是他让拿的,所以对向善文,法官应该考虑从轻处罚。
 
  他说完以后,向仁义的律师接过话说,人虽然是向仁义叫下去的,但是死者最至命的一刀,是他砍的。
 
  法官问有没有人要上交证据的,李健就把一片啤酒瓶的玻璃碎片交上去了!死者用啤酒瓶砸了他的头,他的头上还能看到疤痕……
 
  最后,法官宣判,向善文主观,故意杀人,判无期徒刑;向仁义蓄谋,组织故意伤人,判无期徒刑;李健,用台球杆捅到了被害人的要害,但考虑到他还未成年,而且死者也打伤了他,所以判刑十年;罗勇,虽然是从犯,也犯了故意伤害罪,判刑八年;罗林和戴绿然有立功表现,分别判处六年和五年的有期徒刑……
 
  宣判结束后, 我心里很感慨!我想法官可知道死了的宣威人对他们说了什么吗?可知道他们对这几个彝族年轻人的挑衅和轻篾吗?可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打起来的吗?可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吗?为什么只判了他们六个人,而不判其他几个宣威人呢!如果死的人是彝族人当中的一个,结果是不是会完全相反呢!民族大团结,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宣判完以后,他们六个人先被带离了法庭,然后大家才跟着出去。一出去外面,向仁义的母亲便问律师,我什么也没听懂,只听懂几年几年的,我儿子到底被叛了几年呀?律师也是个彝族人,他用彝语解释说:“老人家你要想开一点,法官说判十八年。”
 
  “十八年以后,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到他。”向仁义的母亲又哭了起来,向仁义的老婆茫然地望着前方,她不知道,十八年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她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等到那个时候,她只知道,她要等,无论如何都要等,就算是为了两个可怜的女儿也要等……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四十八 开庭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