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四十一)——舅舅的葬礼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6-02-19 原出处:彝族人网
  “舅舅可能真的撑不过去了!他不停的吐血,等孩子一放假,我们可能就得回去了。”向阳对我说。
V7v彝族人网
  向阳刚说完,婆婆就打电话告诉我说舅舅不行了!问我孩子什么时候放假。我说考完试就放了!
 
  我侄女考最后一科的时候,舅舅就过世了!婆婆说,那天舅母又出去干活了,就只有李玉勇和外婆在家,李玉勇看到舅舅吐血,居然被吓哭了!李玉凤和张林还在回家的路上……外婆老了!她让李玉勇赶紧去把两个姨妈叫来,还好舅母那时也回家了!就急忙打电话给婆婆和小姨,让她们赶紧过去,待她们赶过去的时候!舅舅已经不行了!婆婆和小姨都叹息地哭着说:“弟弟呀!你就这么走了!丢下这一家老小,你让我们怎么办呢!”
 
  舅舅用尽最后一口气说:“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我很累,我要走了!姐姐你们看着办吧!”就这样,舅舅真落气了!永远的走了!丢下七老八十的老母亲,和不懂事的小儿子,女儿女婿还在回来的路上,他等不得了!再说了!大儿子还在监狱中呢!他更等不得了……
 
  也许,他真的很累了!累得只想解脱,常年病着的身体,即不听说又不懂事的儿子,让他伤透了脑筋,让他厌倦了尘世。老母亲老了,还有两个姐姐呢!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能力了!更别说承担责任的能力了!
 
  人,如果心先死了!身体肯定就没救了!舅舅就是这样,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毅力了,他看不到生活的希望,所以,他放弃了生的希望,他的身体就跟着他的心死了!
 
  公公婆婆和小姨他们将舅舅的遗体挪到堂屋里,收洗干净,旁边已经放着一张木板床,上面铺了一张稻草席子,他们给舅舅洗干净穿好寿衣后,放在木板床上面等待入殓。我记得在我们老家那边,棺木是要早早就准备好的,而在彝乡,待到人不行了,才去准备。
 
  舅舅一过世,姨父就去放了鞭炮,放过鞭炮以后,帮忙的人不请自来了!他们都拿了一小袋米和一条烟,提着一只鸡和一瓶酒来了!这个寨子的人,都来了!到了晚上,贝玛也请来了,花圈也要找人做了!
 
  舅母不能出门!她躲在她的房间里,成天地哭泣,连饭菜都是婆婆她们准备好了拿去给她吃的,李玉凤和张林忙坏了!忙着接亲戚朋友送来的米和鸡,还有烟酒之类的东西。李玉勇不知世事,虽然都十多岁的人了!心智却像个六七岁的孩子,他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做。
 
  外婆很伤心,但她还帮李玉凤带着孩子,因为李玉凤要去做很多事情。买菜的事就落到了向阳的身上,向阳拿自己的钱买,就在石屏买,石屏的菜都是自产自销的,便宜又新鲜,等向阳买好菜,我们就和他一起回去。
 
  舅舅家成了这样!谁都知道,他们家真的很困难了!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能不难吗!来的亲戚朋友,都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彝族就是这样一个团结的民族,同一个寨子的哪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就是一个寨子所有人的事情。
 
  贝玛在彝乡,有很高的威望和地位,红白喜事都需要贝玛!特别是丧事,更是不能缺少贝玛,一旦有人死了,就要先找贝玛来选择吉日。下葬,开丧,安埋都要请贝玛念经。
 
  姨父在阁楼上腾出一小块地方,在那里放置一张小方桌,方桌旁边放了一壶开水,一包茶叶和一只杯子,这些都是给贝玛准备的。经书就放在方桌上,贝玛要在那里念经,经书上写的都是彝文,只有贝玛才知道彝文,其他的人都看不懂。贝玛让姨父拿一个棕榈垫子到他的身边放下,然后叫李玉勇跪在棕垫上听他念经,李玉勇只跪了一小会儿,就跪不住了!听婆婆说,以前要跪到贝玛念完为止的,而现在已经没那么严格了!贝玛可以一个人在那里念,或者是带着他的学徒念,念到重要的部分时,死者的儿子就必须跪在那里听着,本来是该李玉山跪的,他不在,只好让李玉勇带替他跪着。
 
  在农村有一句谚语说“死人不吃饭,家底去一半。”对于当地彝族来说,开消最大的就是开丧,开丧那天要请贝玛念指路经,招魂经,和祭牲经。还要请人来跳开丧舞,敲锣打鼓吹唢呐的也得请。舅舅的女儿女婿要在那天从自己家里拉着牛羊和猪回娘家。以前只用拉羊和猪的,现在大部分人家牛羊猪都拉!如果不拉的话,一是怕人家觉得寒酸,二自己觉得没面子,就这样,葬礼也像比赛一样,比谁家的家底殷实,就算是没钱,借钱也要办得风风光光的,结果,贫穷一点的人家,安葬完一个人以后,通常都会变得负债累累。
 
  李玉凤和张林他们还叫了族里其他的人前往,张林的父亲也是银匠,玉凤身上戴的银饰品,全是他打制出来的,跟随玉凤她们一同前往的女子,全都穿着艳丽的彝族服装,戴着银饰品。他们一路上都在放着鞭炮,因为在到舅舅家之前,她们要把所有的鞭炮都放完,他们拉着的牲畜,被鞭炮声吓得惊慌失措!
 
  快到舅舅家的时候,舅舅的侄儿媳妇们已经跪在路上等着李玉凤她们了!儿媳妇们的穿着则非常朴素,而且都披麻戴孝,不戴任何的首饰,当她们看到李玉凤她们一行人已经快走到眼前的时候,赶紧都弯腰低下了头,双手放在地上,李玉凤上前去一个个地把她们扶了起来,女人们都一边哭着,一边用彝族话唱着。
 
  进到舅母家堂屋外面时,李玉勇和舅舅的侄儿子们都跪在门口,头朝着李玉凤她们低着,李玉凤把他们扶起来以后,又坐在舅舅的灵柩旁哭了很久才出去吃饭。
 
  舅舅安葬的那天早上,舅舅的侄儿子和女儿女婿们,还要去上面舅舅的本家请贝玛,贝玛都在那里吃饭,他们要给贝玛敬酒,敬茶,最低要请三次,去请的时候,跳舞的人得跟着,他们绕着八字,舞着扇子等着;敲锣打鼓和吹唢呐的,也随着节拍奏着;儿媳妇们则在路上跪着等他们,直到把贝玛请出来为止。
 
  去坟山的时候,贝玛走在前面,跳舞的人也走在前面,李玉凤紧跟在他们的后面,走到半路时,李玉凤作为舅舅的女儿,得停下来给舅舅洗脸,专门有两个人准备了两条长板凳,众人把舅舅的灵柩停放在板凳上,洗完脸以后才继续赶往坟地去。
 
  舅舅还没安葬好,李玉勇就想跑了!向阳把他拉住了!他们说最后的事情要李玉勇来做,等往坟头捧了三把土以后,我们就可以走了!李玉勇被向阳摁在了那里。
 
  舅舅没了!舅母又出去打工了!留下年老的外婆和李玉勇在家里,婆婆想把外婆接到家里住,又想着李玉勇没人照顾,他都这么大个人了!差不多十四岁了,居然连生活都还不能自理,学也不上,当他长大了,怎么办呢!
 
  舅舅安埋了之后,我们又回到石屏!婆婆隔三差五的就去看外婆,带好吃的去给她吃,李玉勇从来都不会听话,谁的话他都不听,外婆拿他没办法,只好随他去。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V7v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四十一 舅舅 葬礼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