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二十九)——离弃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9-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江云是给老板和矿工做饭的,那两个姑妈给老板背矿,她们住在一片房子里,旁边还住着好几个男矿工,男矿工可以钻洞,女的不能进洞,矿从洞里拉出来以后,分类集中到一起再卖,卖了的矿就由彝族女人或是哈尼族女人从矿场背到车上,本来这么重的东西是应该由男人来背的!可是在那边,大多是女人背,男人很少背。在寨子里和矿山上,随时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用头挎着背箩的女人,她们大多没什么文化,不会说汉语,所以即便是出门打工,也只能到矿山上去背矿,她们要靠自己的勤劳和坚韧来生活。
 
  江云也背过矿,都是生活所迫,她说在以前,女人是很少有机会进学校的,只有男人可以上学。这个民族,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大多数的女人最终的归宿,就是早早地结婚,生子,就像江云,十八岁就结婚了!
 
  江云去萧洞矿山上以后,生活圈子大了,认识的人多了,见识也广了!有时候她会想,她以前都白活了!
 
  向靖不在她的身边,就没有人约束她,矿山上的男男女女,她想和谁去玩,就和谁去玩,慢慢地,她有了许多朋友,其中有一个哈尼族矿工,叫侬兴华,他到三十岁了!还未结婚,他和向靖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向靖老实,甚至有些木讷,侬兴华幽默风趣,很会讨女人喜欢,江云遇到他,注定是她人生的一个劫。
 
  玩熟了之后,侬兴华和几个男矿工常常在不上班的时候,邀请江云和她的几个同伴去南沙县城里玩,她们每次去的时候,都被那两个年纪大点的远房姑妈看见了!姑妈知道她们都是已经结婚,而且有了孩子的人,只是不知道她们的老公是谁罢了。
 
  侬兴华带她们去唱歌,喝酒,逛街,他特别地照顾江云,在这之前,江云从来没有去过歌厅或者是酒吧之类的场所,看她玩得开心,满足的样子,侬兴华窃喜。
 
  不久,侬兴华就开始追求江云,他投其所好,经常带她去玩,买东西送给她,跟她暧昧,就算是在矿山上,他也毫不避嫌,当着大家的面都会和江云说暧昧的话。他明知道江云已婚有孩子,却还诱惑她,追求她,没有尝过爱情滋味的江云,怎经得起他的诱惑!
 
  两个姑妈和客人们讲得绘声绘色,她们夸张的说着:“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就是不一样,男人女人都一个样,老家有老婆老公孩子,到外面打工照样玩得潇洒。”
 
  她们说完,就有客人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了!到时候别惹人来找你麻烦哦!羡慕别人干什么呢!你还不是照样可以玩嘛!”说完他们哈哈大笑着。
 
  “你们没看到他们是怎么玩的!她们出去的时候,悄悄的去,回来的时候就不是那样了!许是喝醉了的缘故,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的,肆无忌惮,还说着让我听了起鸡皮疙瘩的话!”姑妈边说边撇嘴摇头。
 
  “他家姑妈,你是怎么看见的呀!”有个人问她。
 
  “我起夜,看见的!听到她们的声音,我就悄悄的躲在暗处,他们肯定没看到我。”
 
  “那你知道她们都是哪个寨子里的吗?”那个人接着问道。
 
  “那个给我们煮饭的,叫江云,好像是垤施上寨的,和一个哈尼族男人搞在一起,还有一个女的是中寨的,那个更厉害,尽和有妇之夫乱搞,而且还不只是一个。……”
 
  公公一听到江云两个字,他就懵了!他也知道她们说的更厉害的那个女人是谁,江云就是和她一起出去打工的!……至于她们后面说了些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了!
 
  公公最怕向靖知道了!他不敢告诉向靖他知道江云的事,没想到他还是知道了!
 
  过六月年的时候寨子里人多热闹,碰巧江云又在公共厕所接了侬兴华的电话,被一个多嘴的女人听到传开了!向靖怀疑起了江云,就查她的手机,果然看到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起初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架,后来吵着吵着,向靖要让江云打侬兴华的电话,江云不打,向靖就和她抢手机,他要自己打,江云死活不给,向靖急了!一把抢过手机,使狠劲把手机重重地摔在地上。
 
  江云也急了!一天到晚的哭着,向靖很少和她动过手,她想这次肯定是过不下去了!就一边哭一边收拾着她的东西,她又要回娘家,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让她好好说,她说她也受不了向靖,和向靖一天都不想过了!要离婚。
 
  婆婆一听到离婚两个字,也跟着伤心地哭了起来,她用彝族话对江云说:“你就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别跟他计较,你们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婆婆搂着哭泣的孙女银杏撸着鼻涕。
 
  “孩子你们看着办吧!我都把她们带这么大了!向靖的新房子也盖好了!我辛苦了这么几年,应该对得起他了吧!”江云泣不成声。
 
  “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呀!闺女,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婆婆更伤心。
 
  “。。。。让她走,以后她去死都跟我没关系。”向靖说了一句脏话。
 
  “你是,你才应该去死。”江云回他道。
 
  我看到向靖脸色好可怕,就走到江云身边,让她不要再说了!她说她的手和脚都哭麻了!
 
  江云的儿子还小,才六岁,他不流一滴眼泪,只是愤愤的看着父母亲吵,他根本就不懂他们为什么而吵架,他只知道母亲要走了!虽然母亲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家,但是母亲给他们的温暖是无人能代替的。也许,他是很茫然,他不知道,以后迎接他的生活,会是怎样的!
 
  江云的东西已经收拾完了!婆婆去抢她手里的东西,拦着不让她出去,银杏伤心地哭着投进我的怀抱,对我说:“大妈,我该怎么办呀!我要去哪儿都不知道了!”
 
  我被侄女的这句话惹哭了!彻底的泪奔,江云已经顾不上她们了!她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家,逃离向靖,离开这个她不爱的男人。我感慨!没有爱的婚姻,受苦最多的,应该是被她丢下的孩子,她是解脱出去了!孩子呢!孩子如何解脱。
 
  江云连收好的东西都不要了!她空着手推开婆婆,夺门而去。
 
  晚上,向靖喝酒醉了!他双眼闪着可怕的红光,悄无声息地跑进厨房提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就要出去。公公先看见了!朝他吼道:“你疯了吗?要干什么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我就是疯了!我要去把江云砍死,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向靖痛苦的说完,面目狰狞地看着公公。
 
  公公使劲想去抢他手里的菜刀,可是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根本抢不下来,“向阳,娃儿向阳,快点来呀!要死人了!我没办法了!”公公大声的喊向阳的名字,向阳就和公公一起拉着向靖,从外面路过的一个堂哥也闻声进来了!他们合力抢下向靖手里的刀,可是他们按不住向靖,向靖还是要出去,邻居大妈一家也赶来了,公公把厨房里所有的刀都收了起来!向阳和堂哥他们把向靖使劲按倒在地上,向阳狠狠地打了向靖两个耳光,边打边说:“砍了她,你也得死,你想死是吗?你清醒一点吧你!”
 
  向阳还要继续打他,我连忙大声地说:“不要再打他了!他已经够可怜的啦!等下好好跟他说吧!”……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二十九 离弃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