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彝诗馆(诗歌) > 诗人脸谱

一颗耀眼的诗星:东方圣鹰俄尼·牧莎斯加

作者:​钱志富 发布时间:2022-10-11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

《诗刊》2010年2期在《每月诗星》栏目里以非常慷慨的篇幅发表了彝族青年诗人俄尼·牧莎斯加的一大组诗《天地的琴键》,有八首之多,另配发了俄尼·牧莎斯加自己写的对他自己和他的诗歌的介绍《我和我的诗歌》,里面有诗人自己的鲜明的诗歌观点,同时发表了胥勋和先生写的关于诗人的一篇评论《个人的,也是民族的歌唱——俄尼·牧莎斯加诗歌浅析》。
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image.png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尼·牧莎斯加的诗写得大气,富于生机和活力,读来觉得浑身气顺,笔者一下子被这些优秀的诗歌作品所震撼,兴奋之余明显地感觉到中国十数年来相对暗淡的诗的天空突然被这个来自大凉山的彝族青年诗人俄尼·牧莎斯加所照亮了。笔者可以判断这个比笔者年轻四岁的诗人是一颗耀眼的诗星,笔者的身心被他的健康而温和的光辉照亮,觉得是一种难得的幸福。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尼·牧莎斯加的诗里面有一种令人身心舒爽的抒情的放歌的笔调,这是多少年来诗坛难得一遇的。多少年来,诗人们与诗人自己的主观情绪对抗,他们否定情感的审美价值,要剔除诗歌里面任何的抒情因子,他们主动地放弃了歌唱,他们的喉咙黯哑了,而这种黯哑不是别人强迫的结果,是他们自己删除了自己的声带,他们不要鲜活的健康的生人的气息,他们要的是死人的死的窒闷,而我们的俄尼·牧莎斯加的诗还保持了可贵的抒情氛围,他的歌声是那样的畅快,那样的潇洒而磊落。诗人在他的《羊皮褂子》里唱道:“给我了贫穷,也有着富庶了之后/你还要给我什么,羊皮褂子/给了我先进,也有着落后之后/你还要给我什么,羊皮褂子”,读了这样的诗句,你真要兴奋地跳起来,唱起来,吟诵起来,这是与中国诗歌也是世界诗歌最古老的源头——诗歌、音乐、舞蹈同源同流的传统相对接的诗啊!这样的诗歌方式是如此古老,又如此现代啊!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尼·牧莎斯加的诗里面还有一种可贵的亲切的时代意识和时代精神,这也是多少年来诗坛难得一遇的。多少年来,诗人们与诗人自己所生活的时代相对抗,他们刮骨疗毒一般地企图剔除任何时代的因子,他们不要活在当下,活在某种现实的气息里,他们不屑于跟自己的时代展开对话。而我们的诗人俄尼·牧莎斯加却不是这样的人,从他的诗里我们可以读出我们这个时代所发生的巨大变化,能够启迪我们对我们当下的一些事物的认知,而这些认知是那样的难能可贵,因为这些认知能够引领我们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至于对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感到迷茫,我们的这个时代充满了变数,所以我们应该更加谨慎,更加负责任地关注它,孔子说:“诗可以观”,诗歌的认知作用不可谓不大。俄尼·牧莎斯加的《瓦板房》就有他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丰富认知——美的抒情地愉悦地歌唱着的认知:“把低矮的瓦板房揭去,我们住哪儿/我们是灵魂,一年要敬一次祖先/我们是实实在在的人的精神/把低矮的瓦板房揭去,我们住哪儿//揭去瓦板房,随之而来的是高大的砖瓦房/宽敞而明亮,你看窗子你看门缝你看烟囱/全部是崭新的,看我们的头脑梳洗得干净/在悠远的大凉山上,在临近的大凉山下//揭去瓦板房,揭去代表着落后愚昧的标志/随之而来的是代表着新生事物的砖瓦房哟/我们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也证明了如此)/我们是希望一年更比一年好过的啊//把瓦板房揭去,瓦板房只成为一种记忆/随之而来的不是忘了本/随之而来的是家家都快乐户户都安康/在砖瓦房里,在砖瓦房外//……//把低矮的瓦板房揭去,我们住进砖瓦房/要敬我们的猪呀羊呀都可以在砖瓦房里敬/儿孙们,我们是神灵,我们是人的精神/我们可在大凉山的每一个角落,在屋里屋外”。不可否认,俄尼·牧莎斯加是从积极的、正面的一面来肯定我们这个大时代的变化的,可是他并没有浅薄地歌颂我们这个时代,而是真诚地、质朴地放声歌唱,他的歌声无疑是动人的,因为他的歌声是来自血肉和灵魂深处的,富于生命的质感。中华民族经过数千年的沧桑巨变,尤其是近一二百年的屈辱历史,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可以得到大发展的时代,国家在振兴,民族在崛起,文化在复兴,我们千万不能去唱一种衰亡的调子,当然,我们当下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很多的,但通过努力,我们总是可以解决一些或者大部分困难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诗人负有更大的责任。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尼·牧莎斯加的诗里面还有鲜明的民族融合的气息,这在当下应该说尤其难能可贵,我们经历过西藏和新疆的一些暴乱事件。发生在新疆的“七五”事件,使得新疆的发展受到了挫折。笔者的一位真心待我的维族朋友热孜万·古丽一直反对民族分裂,她在电话里告诉我,“七五”事件使得新疆倒退了二十年,可见暴乱事件对一个地区的发展的严重危害。俄尼·牧莎斯加身处大凉山,他自己属于人口仅仅八百万的彝族,他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自己民族的文化,他的好些诗篇都在歌唱自己的民族和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他的外祖父是一位著名的毕摩,他很为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毕摩的后人而骄傲,他自己也深通毕摩文化,他的诗有浓厚的毕摩文化因子,但我们的俄尼·牧莎斯加没有狭隘的种族主义情绪,他在热爱自己的民族和民族文化的同时,也热爱别的民族和别的民族的文化,他的诗里经常歌颂这种民族的融合和民族文化的融合。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他的第二个妻子就是一位美丽的汉族姑娘,他很骄傲地为他的汉嘎媳妇放声歌唱:“我娶了一个汉嘎媳妇,真的”,兴奋和幸福之情溢于言表。而这位勤劳贤惠的汉嘎媳妇对我们的诗人关爱有佳,“你看她,又在给我织毛衣了/听见我在说冷得很了的时候/我的情人,我的爱人/母亲给我的是我的身体/她给我的是我的灵魂”,诗人的这位汉嘎媳妇不仅关爱照顾着我们的诗人,而且在很多事情上都成为我们诗人的主心骨,“在我受到落难的时候/她又来给我把我的伤口抚平/我受到内讧,正当在生死存亡的路口徘徊/是她啊,给了我重新做梦/给我重新铺设了道路,燃起了生命的灯”,看啦,就是这样一桩跨民族、跨文化的婚姻让我们的诗人获得了拯救般的幸福,自然,我们的诗人也是用他的全身心在爱着这位汉嘎媳妇,“我怎么就不应该百倍的珍爱她哟/我相信我会给她以百倍的热爱/一如我从小就是受到的汉文熏陶/她是汉族,但是她在我们家/行走自若,完全是自己的家一样”,不仅是诗人对这位汉嘎媳妇百倍的珍爱和热爱,诗人的母亲也是,“虽然说的话,我母亲听不懂/但是做的事,我母亲却看得到/我母亲在说:孩子,你,前世修来的福/这个,从我看见的这件事来说/我看她爱你是当真的。我有什么不同意?”诗人的这位汉嘎媳妇就是诗人的生命和灵魂的重要构成部分,诗人当然同意给了他的生命的母亲的评价。“我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清楚!她哟/啊,她在说着汉语爱我,一如我在说着/啊,说着彝语在爱她。我们一起求知求全/生命的灯,照亮她和我的世界/我们合二为一了!在我的生命中”,诗人和他的汉嘎媳妇生活在一起虽然种族不同,文化不同,可是他们荣辱与共,相濡以沫,他们都是幸福的啊,不仅如此,他们还有了伟大的爱的创造,“只留下我们的爱情结晶,在这个世上/发扬光大。一如我爱她到死——/爱人啊,你是一种虚无,虚无的你啊/爱人啊,你又是真实的,真实的你啊/拥有你,整个世界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诗人很喜欢他们的爱的结晶,将他们的儿子命名为巴汝,而巴汝就是彝族的神人支格阿龙,传说是雄鹰的儿子,可见诗人是如此看重他们的儿子。诗人的第一次婚姻有些不幸,是跟一个彝族女子的婚姻,但也生下了一个孩子,诗人很爱他们姐弟俩,说是他的左心房和右心房,左耳和右耳,左眼和右眼,精心呵护和珍爱。诗人用他自己跟一个汉嘎媳妇的水乳交融的感人肺腑的爱情婚姻故事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民族融合的范例,笔者认为诗人的这首诗完全可以进入我国的中小学教材,应该对全国的莘莘学子进行民族互融互爱的民族大团结教育。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离不开各民族的互融互爱。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上是笔者心中所认为的俄尼·牧莎斯加的诗的几点好处。当然,这些好处说得还不够,我们应该更加充分地肯定俄尼·牧莎斯加的诗的价值。但笔者才疏学浅,想不出来了。笔者想谈谈他的诗歌观点。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对诗歌是有畏惧的。”“对于我来说,写诗绝对不是娱乐性的,而是严肃、谨慎的事情。诗歌对于我、我对于诗歌,都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俄尼·牧莎斯加如是说。俄尼·牧莎斯加是一个对于诗歌充满敬畏感的诗人。这样的诗人本身是值得敬畏。想想我们的诗坛,有几个人面对诗歌保持了如此的态度。顽诗,耍诗,糟蹋诗,垃圾,口水,下半身,裸体朗诵,这些年,我们的所谓的诗坛闹的还不够吗?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诗歌,太不容易了,诗歌是我和彝人的生活和思想的全部。”什么叫“生活和思想的全部”啊?那就是全身心的投入,不记成本地投入;那就是为了诗歌事业,舍身、舍命和舍财。俄尼·牧莎斯加说,他是一个命定的诗人,作为诗人他是荣耀的,值得尊敬和爱慕的,我们应该尊重和膜拜像俄尼·牧莎斯加这样的诗人,他能够转移我们的被污染了的社会风俗,能够使我们的灵魂变得纯净。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个写诗的人,除了诗歌以外,我还爱看各种各样的书籍报刊。看这些的目的,是我要把诗歌尽量写好。古今中外,什么书都爱看,只是一切从诗歌出发。而我始终在坚持、提倡要身心得到深化和修养,这个‘身心’就包括高尚思想、道德情操、人格修养、艺术创新等方面。我始终在坚持着,要进行‘三学习三思考’,即:向外国古典和现当代文学(诗歌)学习、向中国的古典和现当代文学学习、向本民族的古典和现当代文学学习;‘三思考’就是着眼于历史、现今和未来的抒写。其中,最少不了的是个性,即从我最熟悉的东西——喜怒哀乐写起,以达到整个民族或整个人类的共性的目的,以使我的诗歌写得好看、更好看,思想深度上写得深刻、更深刻。”从诗歌的这段自白可以看出,诗人的确是属于那种目光远大,在诗歌事业上肯下工夫的那类人,他的诗歌让我们从生命和灵魂深处受到震撼而且获得诸多教益和审美享受,这不是没有原因的。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写到这里,笔者觉得我们的诗坛能够出俄尼·牧莎斯加这样的诗人,实在应该感谢我们的前辈诗人梅绍静。诗人给笔者寄来的诗集《部落与情人》中收录了作为中国国刊的《诗刊》的资深编辑梅绍静给俄尼·牧莎斯加写的六封短信,这些信虽然短,但反映了一个负责任的编辑对我们的诗人俄尼·牧莎斯加的那种无私的爱才之心和高标准严要求,梅绍静一直要求诗人写出代表他自己最高水平的佳作和自己民族的代表作,说诗歌一定要出类拔萃,“生活气息,时代感,艺术特色,一样也不能偏废。”又说,诗歌要有浓缩轻盈的灵气,“人工造作的一多,反而不美了。”梅绍静要求诗歌要有激情和意象美,要纯真天然,要有来自生活的美,当然,也得有民族特色甚至新鲜的彝族民歌风味等等。这些,我们的悟性很高而且肯下工夫的诗人都一一做到了。感谢梅绍静老师,感谢俄尼·牧莎斯加,不然我们的诗的星空将是暗淡的,没有光彩的。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俄尼·牧莎斯加是我们诗坛的一颗耀眼诗星。1999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部落与情人》中收录了《东方圣鹰》一诗。诗人唱道:“而我是鹰啊,东方/我的头颅,在珠穆朗玛峰的/雪光之中,还是最初的圣洁/我的血脉,随长江黄河之水/依然潮动着蓬勃生命/而我是鹰啊,东方/绿树丰满的翡翠啊,我的羽毛/芳草葳蕤的温暖啊,我的绒羽/可我宽大有力的翅膀在何方?/可我强悍刚毅的爪抓住何物?/而我是鹰啊,东方,而我是鹰”,诗人的这首诗写得悲壮、雄强,诗的结尾说:“而我是鹰啊,东方,而我是鹰/一只伤痛过又更高振飞的/东——方——圣——鹰”。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但愿我们的诗人永远是令人敬畏的东方圣鹰,但愿他飞得更高,飞得更远!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文稿编审:阿索拉毅)Rac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通过彝-族-人-网,你可以阅尽千里彝乡,略万种风情,宣传彝族文化,从我们自身点滴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