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荣臻《过彝族区》摘录

作者:聂荣臻 发布时间:2005-07-04 原出处:

  会理会议后,红军继续北上,一军团一师一团五月十七日攻占德昌,俘敌二百多人。以后我们与五军才一起向西昌进发,到西昌城边,侦察得知,西昌城高三丈,而且很坚固,城内有刘文辉部守敌四个团和一部分彝族士兵,军委接受了我们的建议,绕道通过西昌,二十日进抵泸沽。eKF彝族人网

  这时候,中央军委指定总参谋长刘伯承同志和我,他任司令,我任政委,带领一军团第一师的第一团、一个工兵排和无线电台,再加上肖华同志的一个工作组,组成中央红军先遣队,进行战略侦察,为红军北上开路。接命令后,我和伯承同志就率领先遣队继续向冕宁以北安顺场方向前进。eKF彝族人网

  与此同时,左权、刘亚楼同志则带领第二师的第五团,经越西占领了大树堡渡口,一方面掩护我军右侧翼,一方面在那里佯渡,借以转移敌人对安顺场方向的注意力。eKF彝族人网

  先遣队的任务,通俗点说,就是逢敌开路,遇河搭桥,特别是前面将要通过彝族区,一定要将彝民的工作做好,保证中央红军安全顺利通过。eKF彝族人网

  中央军委派刘伯承同志来,能和伯承同志共同完成这项任务,我很高兴。他不仅是个老军人,而且是个老四川;尤其在军事上富有阅历,遇事能深谋远虑,作风上又细致入微;他很注意调查研究,凡事请示报告,从不妄作主张。他过去曾经到过川西一带,对当地地理风俗人情又比较熟。当时那个地方的彝族是奴隶制社会,分为“白骨头”“黑骨头”,我都是听他讲的。我虽然也是四川人,但年少出川,对川西北情况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所知。受领任务以后,先遣队于五月二十一日占领了冕宁,这是一座县城,守敌已经逃跑,监狱里关了不少彝族首领。原来这是国民党统治少数民族的一种手段,彝族人民如果不听他们的话,就杀这些头头,平时就当作人质。我们放了他们,还请这些头头们喝了酒,气氛就缓和得多了。有的彝族头头懂得点汉语,我们问他,也告诉了我们一些情况,有的还表示愿意给我们带路。但国民党对少数民族残酷统治,使他们对汉人充满了敌对情绪,民族隔阂很深,对红军是个什么样的队伍,执行的是什么政策,全不了解,所以并没有真心对待我们,仍然使先遣队碰到了许多困难;只是由于我们坚持了党的民族政策,处理得当,才比较顺利地完成了通过彝族区的任务。eKF彝族人网

  五月二十二日,先遣队开始进入大凉山彝族区。其边沿就是冕宁以北五十多里的袁居海子边。知道通过彝族区在当时民族隔阂很深的情况下是不容易的,语言不通,风俗习惯不一样,地形道路根本不清楚,所以我们很慎重,由工作队派丁伯霖同志专门去打听了情况,知道这里彝族有好几个部落。我们刚进彝族区,就有两个比较大的部落,一个叫沽基家,一个叫罗洪族。这两个部落当时正在“打冤家”。我们一到就听见几声土炮响,一打听,原来就是他们两家在那里打。听说红军来了,沽基家想要红军帮他“打冤家”,所以对我们表示友好。而罗洪族则跟我们敌对,想袭击我们,我们打了几发信号弹,把他们吓跑了。我们当然无意去支持这一方打另一方。可是,当时为了通过彝族区,我们决定利用这个矛盾。于是丁柏霖同志便把沽基家的首领小叶丹请了来,由伯承同志出面,与他边喝酒边谈判,谈了很久。伯承同志很有办法,双方谈得很投机。对方提出,要求结拜为金兰之盟,还拿了一只公鸡来,在湖边上宰了,伯承就和小叶丹喝了鸡血酒,从而打开了一条通过彝族区的道路。当时我也在场,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只知道意思是说,那个不忠实,就和这只公鸡一样,最后达成协议,沽基家愿意护送我们过彝族区。但此时已经中午过后,我听说彝族区有一百多里路,得一天时间才能通过。于是我和伯承同志商量,虽然与沽基家达成协议,但还有别的部落,糊里糊涂地往里乱闯,太危险。伯承同意我的意见,最后决定不走,不仅不走,走在前面的队伍还命令他们跟我们一起,象当年司马懿似的,来一个“倒退三十里”,又回到了一个叫大桥的地方。这是彝族和汉族交界、两族杂居的小集镇,我们就在那里宿营。eKF彝族人网

  第二天,由沽基家派人护送我们向彝族区进发。我们进到彝族区,有别的部落的彝民在山上,站在路两边伸手向我们要钱,都喊,要钱,拿钱来!这些彝民个子高大,样子挺怕人。我们早有准备,部队编队整齐,从容通过,没有理他们,也就过去了。由于有小叶丹的护送,我们比较顺利地通过了彝族区,当天天黑到达擦罗,这里离安顺场就不远了。我们通过不久,我们带的那个工兵连还有一些后卫队人员,因为带着一些笨重的工兵器材,行军时掉了队,在后面一个山凹子里被千余彝民截住,彝民将他们所带的器物全部掠去,连身上穿的衣服也被剥得光光的。幸亏我们规定不准开枪,彝民也只是掳获衣物,并未加害红军。这些战士气得直掉眼泪,没有还手,就光着身子跑来了。于是我们对部队再次进行了党的民族政策教育。我们走在半路上,还遇到了国民党冕宁县的县长,带着他一家人,被剥得光光的。见了我们,跪下来,要我们救救他们,说都是汉人,宁肯死在这里,也不愿受侮辱啊。那时,大家对国民党都很恨,就没有管他。以后,把丁伯霖同志留下,与沽基家首领继续保持联系,因此,我后续大部队通过的时候,沽基家仍对我们友好,给予了种种方便,护送我们过了彝族区。这多亏了伯承同志,要不是他在,这种局面我还真是很难对付哩。eKF彝族人网

  与我们通过彝族区的同时,恰好左权、刘亚楼同志带领五团,经过冕山以后,把越西县城打开了,关在国民党县衙门里的几百个作为人质的彝民,也被我们释放了,这也有助于我们顺利地通过彝族区。求得顺利通过彝族区的目的,在于早日出敌不意地占领安顺场渡口,使红军能从安顺场渡过河去。五月二十四日我们到达安顺场。eKF彝族人网
 
eKF彝族人网

责编: 尼扎尼薇 上传: beley工作室 标签: 聂荣 过彝族区 摘录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