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Yi So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彝乡发展

昭觉“团结话” 彝汉民族语言融会贯通的结晶

作者:邹连秀 发布时间:2021-04-20 原出处:​凉山新闻网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凉山新闻网讯(文/邹连秀)我的家乡昭觉,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县,从奴隶社会一步跨进社会主义社会。那个时期,一批又一批来自五湖四海的汉族外乡客进驻昭觉,和彝族人民一道,开发、建设昭觉,使曾经一盏灯就能照亮全城的昭觉县迅速崛起,一度成为凉山州州府所在地。如今,经历三四代彝汉人民的文化融合,已形成昭觉人活泼开朗、大方热情、豪放直爽、不拘小节、幽默风趣的气质特征。而彝汉几代人碰撞派生出的一种语言——“团结话”,更是别具风味,很有民族特点。

image.png

1952年10月8日,凉山的前身凉山彝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庆祝大会在昭觉举行。资料图片

昭觉“团结话”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一是半彝半汉,掺杂使用。

菜市场常听到的:“确博,洋芋脚脚?”

这里“脚”念jiou的四声。“确博”“脚脚”是彝语,“洋芋”是汉话。意思是“同志,还有没有洋芋卖啊?”

“黄心洋芋滴脚(有),乌洋芋滴阿脚嘛(没有)。”彝族大妈拖长声音这么回答。

二是汉语裹着浓厚的彝腔调:比如说“苹果”这个词汇,经彝族老乡口里说出来就变成“皮鼓”,“昭觉”变成“交脚”,“万达广场”“团结”成“哇达呱插”。这还不算,彝族同胞在说这些词的时候,发音很重,吐字用力,节拍不像唱歌有强弱之分,往往重音偏多,显得说话人中气十足。如今,老昭觉汉人的第三代第四代,懂彝话的多,口音自带彝腔。

三是指代笼统,不讲语法。这种情况在老一代彝族群众中常见。

比如:“孃孃,脚杆一个我买。”一看就是语法混乱的。“脚杆”在这里代指鞋子,翻译过来就是:“孃孃,我买一双鞋。”

关于“脚杆”的说法,曾和一位北方朋友谈起过。他只听说有玉米秆、高粱秆、麦秆之类,不懂“脚杆”是什么意思。在他看来,“杆”是和植物有关的,人的“脚”和“杆”怎么能整在一起?要是听昭觉“团结话”说腿杆、手杆、腰杆、连二杆,那他可真是要“坐飞机”了。

“团结话”的第四个特点就是简单的词汇配合肢体语言了。遇到彝汉双方都不懂对方语言的时候,这种半话半比划的语言就派上用场了。

我举自己的例子。三十多年前,我刚分配到昭觉拉一木乡教书时,遇到位同龄的彝族阿咪子(女孩)到学校来耍。她学鸟儿扑棱翅膀飞,嘴里发出“嗞嗞嗞嗞”的声音,然后停下来,看着我,问我:

“米不米?”(买不买)。

我想,鸡或鸭都不这么叫的嘛。她看我不明白,就用指甲蛰我的脸,再发出“嗞——”的声音,在我跟前“飞”来“飞”去,又问我:

“米不米?”

当我在地下画出一只很丑的蜜蜂给她看时,这个漂亮的阿咪子高兴地拍我打我,嘴里不住地“呃呃”。我见她那么兴奋,就买了她家的蜂蜜。那时,昭觉的乡村别说是电视,好些地方就连电灯都没有。因为信息闭塞,汉话很难普及,除了少数乡上的干部,绝大多数乡民不懂汉话。刚分配到拉一木乡的时候,我就是这样跟彝族同胞交流的。

image.png

随着2018年“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的开启,现在彝族儿童在学前就能掌握普通话。记者 买锐 摄

随着科技腾飞,生活巨变,电视电脑手机普及城乡,昭觉“团结话”已升级版本:老昭觉的彝人懂汉话,汉人懂彝话,交流的时候,往往彝话汉话交替使用,切换频率高,切换自如,顺口流畅。双语的切换使用,成就了昭觉独特的团结化语言。

“团结话”幽默风趣,在彝汉人民生活交流中往往擦出喜剧的火花,一些生活情景因“团结话”赋予令人捧腹的“佐料”而成为段子,在昭觉老百姓中流传,成了点缀人们生活的调味品,供彝家汉家茶余饭后笑谈遣兴。

摘录两则侄儿讲的“团结笑话”:

一个汉族小伙子来到彝族奶奶摆的凉粉摊位前买凉粉,为了表达得更清楚,让奶奶明白他的意思,汉族小伙儿把两根手指伸到奶奶眼前,正面比一下,背面再比一下,嘴里带彝腔说:

“阿妈,两碗凉粉,凉粉聂裸棵。”(“聂”是数字2,“裸棵”彝语指碗,读四声)

巧得很的是,小伙子这两根手指头上各戴有一枚大大的戒指,不说它是金是铜,反正在阿妈眼前这么一晃,就把阿妈童心勾出来了。阿妈哼一声,转身进屋,旋即出来,十根手指已戴满了戒指,她也张开双手对着小伙子正面比划一下,背面比划一下,边比边说:

“阿脚啰!眯滴罗!”(没有了,没有了。)

心里却在说:小样,敢跟我比,哈(吓)死你!

小伙子哈哈大笑,问阿妈:

“阿妈,周伯通你实实哦?”(周伯通你晓得不?)

“周伯通啊?”阿妈说,“是我‘锅锅’嘛。”

这一老一少就朗声大笑起来。侄儿一口“团结话”讲得绘声绘色,惹得我们笑个不停,我们就一直认定这小伙子就是侄儿本人。如果抠掉其中原汁原味的“团结话”,换成其它语言试试,汉家小伙子是不是就少了点调皮灵动?彝家阿妈是不是就缺失一点风趣可爱了呢?

再说一个彝族阿妈第一次到银行取钱,她把存折递给工作人员,说:“取沙千(三千)。”

“请输入密码。”

阿妈弯腰低头,嘴巴对着输密码的盒子,神秘又小声音地说:“牛个牛(六个六)。”

“请输入密码。”“牛个牛。”

“请输入密码。”“牛个牛”……

如事三番后,阿妈火了,冲着盒子大声嚷起来:“牛个牛!阿莫沙!你聋啊!!!”(阿莫沙,类似于“我的天”之类的语气叹词)

阿妈把边音“六”硬生生鼻音化为“牛”,“牛个牛”浓重的彝味鼻音冲击着昭觉人快乐的耳膜。当然,这个笑话也浓缩反映出时代飞速发展与跟不上趟的老年人之间的碰撞,这是全国都存在的现象。特别疫情期间,老年人不会出示健康码乘不了地铁,坐不了公交,看不上病,其实也不是笑话了。

“团结话”是彝汉两个民族语言融会贯通团结互助的结晶。因它独特的音色、彝味的声腔,在昭觉大地鲜艳绽放,彝汉人民近七十年团结互助,建设美好昭觉,亲如兄弟。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