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宗县雄壁乡堵杂村干彝人的“绑山花子”

作者:杨学荣 文/图 发布时间:2014-03-04 原出处:曲靖日报
  
  绑山花子
 
  
  祝福送进每家每户
 
   
  山花子面具
 
  2014年春节,大年初一吃过早饭,一群青年人来到村后面的山林里,在这里,他们将被长辈们用过山龙绑扎全身并带上面具,把自己装扮成“猴子”,然后冲下山来到村寨,耍跳的神猴用拜年的方式把幸福吉祥带回村寨、送进每家每户。这就是师宗县雄壁乡堵杂村干彝人每逢春节必须举行的“绑山花子” 神圣而有意义的传统民俗活动。
 
  61岁的“绑神猴”张荣华老人告诉我们:在很早以前,住在大山深处的干彝人祖先们,经常与别的民族发生战争,他们跑到山野里用藤草把身体绑藏,但脸庞还暴露在处面,于是聪明的干彝人随手采下一块树皮挖两个眼睛洞挡在脸前,躲避了敌人保存了自己,后人用“绑神猴”来演示和纪念祖辈们机智勇敢的精神。对“绑山花子”这一叫法本来称谓是“神猴”,名称中带有十分庄重崇敬的含意,是干彝人世代相传而沿袭下来的传统活动,“山花子”是师宗民间特别是山区农村群众对猴子的别称。
 
  在张荣华老人记忆中,在他很小的时候,每年过年前都跟着父辈们到周边的山野里采集大量的“过山龙”藤草,等待大年初一“绑山花子”。今年他们也备够了绑30多个“神猴”的过山龙。同时在师宗的丹凤、雄壁、葵山三镇结合部的堵杂、大哨、小板桥河、新河等干彝人居住的村子里,也都举办“绑山花子”的民俗活动。
 
  “猴子”本身由人装扮,每年的大年初一,村里的男女老少便会到山里扯来一种叫做“过山龙”的藤草,在一些愿意充当“猴子”的青年身上绑扎好,最后戴上自己制作的木制面具。在捆绑的时候,要选择一处不能见到房子的地方,因为装扮中的“猴子”一旦见到世俗的人烟便会失去了“神性”,因此一般都选择在见不到村落的山林里。当所有的猴子都捆绑完毕后,随着三声火药枪的鸣响,猴子们便向村子里进发。进村时,早有准备的村民们会自发地到村口敲锣打鼓、鸣放鞭炮甚至鸣枪接神猴。进村后,猴子们首先要集中到村里一处比较宽敞的场子上举行祭献礼仪,由村中最有名望的老人主祭。祭献仪式比较简单,供桌上摆放一碗米饭、一块肥肉和一碗甜酒,老人嘴里念念有词,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满门,六畜兴旺,此时猴子们有序地跳跃着,并由三名推选出来的猴子接受祭献。老人将甜酒斟三杯,敬给三个猴子,三个猴子相互搂肩搭臂下蹲三次,向老人跳三下后返身向后跳三下,表达向祭献者和村民的敬意,然后接过酒杯,敬天敬地。
 
  有人考证,师宗“绑山花子”是在祭祀当年“藤甲军”的冤魂,三国时期诸葛亮七擒孟获时,火烧藤甲军一战就发生在云南省的师宗一带,而被烧死的藤甲军,就是应该是师宗县的“干彝人”,现在搞“绑山花子”活动的彝族人,就是当年藤甲军的后代,在“山花子”捆绑“过山龙”藤草后还要用藤条捆绑全身,这种全身捆绑的藤条,就是当年“干彝人”抵御敌人兵器的藤甲。
 
  也有人认为,“绑山花子”是一个典型的图腾崇拜仪式,从“干彝人”管这种活动叫“神猴”来看,猴子是“干彝人”的图腾应该不容质疑,因为在云南的深山老林之中猴子众多,猴子的敏捷,猴子高超的采食技巧和猴子躲避灾难的能力,都会让“干彝人”羡慕,于是“干彝人”与猴子攀亲,认猴子为自己的祖先,对其进行膜拜,祈求护佑的行为是符合原始人类思维的。原始人类认为,通过对动物或植物的攀亲、膜拜之后,这些动物或植物就能保护自己,给自己带来幸福和吉祥。
 
  随后,所有猴子在场子上与村民和围观群众一起耍跳,既有拜年的意思,更有“神猴”把幸福吉祥带到各家各户的意思,因此这种登门拜访很受村民的欢迎,各家户都会事先准备谢礼,谢礼主要是糖果、饵块和葱蒜,分别表示甜蜜美满、丰衣足食和清吉平安。猴子到来时,主人家还鸣放鞭炮欢迎。猴子们在各家跳跃庆贺的动作基本一致,进屋后先面向供桌跳三下,然后在屋里起舞,最后对着门外跳三下,之后收受赠礼对主人家说几句吉祥的话又转到别家。对新婚夫妇家庭的祝贺,与一般家庭的耍跳有所不同。首先要挑一组年轻健壮的猴子来承担这一任务,耍跳的动作更加狂放。还伴嬉闹追逐的游戏,甚至可以与围观中的青年女子逗闹,而猴子所得到的谢礼也要比一般家庭丰厚。待猴子们到各家各户耍跳庆贺完毕后,便要“杀猴”,也就是将捆绑猴子的藤草割断,除去面具,还猴子以人的本来面目,“杀猴”毕完后,全体扮猴人员集中聚餐,整个“绑山花子”活动结束。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师宗县 雄壁乡 堵杂 村干 人的 绑山花子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