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纪录与观点

浅议沙玛宣抚司家坎坷兴衰与“沙玛沙里”支的由来

作者:​苏杰兵 发布时间:2021-03-29 原出处:彝族人网 越西彝学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清末凉山彝族老照片 拍摄者:德国外交官魏司

古往今来,在大小凉山彝族约有60多个部落酋长(国王,君长或首领)。自元朝初开始,历代王朝在管制彝族部落时,采取授官职、赐印信等方式,以彝治彝的高度自治权力。但沙玛家自元朝实行土司制以来,由于朝贡任务过重,加之属下与周边阿鲁、马黒彝势力强,长期战亊不断,争霸不休,致使沙玛土司从美姑子威乡沙玛马陀迁到拉木阿觉乡——昭觉古里拉达——日哈乡,在战乱中还短期退居过马几哈嗄——格多觉马——姑曲拉达等地,最终又从日哈乡——雷波咪姑乡……

朝廷册封的君王称为“土司”,受土司册封并划辖区域的称为“土目”。在许多彝族土司土目中,用庄稼名取姓的极少,这户土司的名就是用庄稼名取的土司名。这里面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彝人社会的沧桑历史与困苦生活,至今依然在大小凉山彝人的深深血液里一直流传着这个传说故事。

大约在唐宋时期,在大凉山腹心地带的沙玛甲古(今昭觉日哈乡境内)的一个山坳里栖居有彝族土著大户人家——雅古部落酋长,汉书里称“沙玛部”。 多数说雅古惹尔“四子”, 即(长子雅古子杰、次子雅古史毅、季子雅古雅图、幺子雅古署布);个别说雅古惹额“五子”(加一个雅古君洛)。其实雅古惹古(三妻“九子”)即老大雅古雅图、老二雅古阿图、老三雅古比登、老四雅古兹吉(阿勒嫫拉莫之子),老五雅古苏哈、老六雅古如哈(解帕嫫史里之子),老七雅古署布、老八雅古所普、老九雅古金里(黑来嫫惹妞之子)。

另说雅古惹尔(四子)与阿指惹尔(四子),有的说不淸道不明就混为一谈,其实阿指惹尔是安合吉下传六代阿指蒙蒙四兄弟。长子阿指蒙蒙之后裔称沙玛格朵支,居金阳安柯等地;次子阿指姑估之后裔称沙玛提柯支,居昭觉君拿提柯等地;季子阿指维沙之后裔称沙玛沙里支,居雷波咪姑等地;幺子阿指维吉之后裔称沙玛窝枯支,居金阳龙窝等地。

再说曲涅迁入凉山到雅古署布48代,距今700多年前苏布娶马湖蛮部哈拉土司酋长(赐姓安)之女哈拉史喜,按彝族习俗女儿出嫁怕途中不便解便,既禁食又禁水,送亲人群随金沙江及其支流火洛以嗄(今美姑河下游)吃干粮饮河水后爬坡,爬到支尔莫地界时,史喜因水土不合拉肚子脱水而亡(有的说拉肚子解便时被虎吃了)。这样送亲人群进退两难,不知所措时,其叔伯哥史吉站起来说将配嫁丫鬟额其戈娘和额其妞牛俩中选一替史喜,俩姐妹互相推诿并约定谁嫁给署布也不能对姐妹作丫鬟使唤,结果选定姐戈娘替史喜嫁给署布,一年后生子叫贾解,妹妞牛就料理侄子贾解起居,有一天贾解解便妹不小心沾到姐“史喜”的裙,“史喜”破口大骂妹,妹也不服气还口暴露真相,署布听到后问“麻额、玛额”(是或不是之意,此段故事有的说署布娶乌撒酋长之女,因当地无传说可信度为零)?署布被迫当众举行仪式休妻降子为作毕之职,并在法扇柄上刻有鹰、虎、蛙图区别于他氏毕摩,署布及其后裔共进行过五次分支迁徙仪式。

署布时代,首次在昭觉且莫乡博史嘎托村“树足”地举行血统降级、分支、迁徙与立图腾仪式;二次约1360年沙玛阿祖三子(“称海子惹所”即克茨、坡吴和立迪)时代,在昭觉庆恒乡巴子依得村“鲁如”地举行;三次约1585年沙玛友特七子即“波吉、鲁格、比鄂,杰毕,吉石、金乐和吉咪”时代,在金阳南瓦乡“迪支玛哲” 地举行;四次约1735年沙玛阿玉九子即“伊迩、鄂体、杰合、窩辅、金捷、金尼、阿层、阿霍和阿哲”时代,在昭觉库依乡“比尔库池”地举行;五次约1910年沙玛吉呃四子即“伊克、伊勒、伊涂和伊迩”时代,在甘洛“勒社”地举行。而沙玛曲比支发展至今沙玛俄比、吉觉、麻吉、吉木、诺布、阿育和节嘎等均系贾解“麻额”后裔,只参加过首次仪式。

雅古九子中老三雅古比登是位聪明伶俐的人,他把庶民当作田地上空的云朵——人间天地没有云朵就不会带来风雨,田地没有风雨庄稼就不会生长,没有庄稼生长人类就不能生存下去。雅古比登一直视百姓为自己的亲骨肉。但因年年灾荒,其领地灾民有了上顿却没有下顿。沙玛甲古处于高原山地气候,一年四季只能生长土豆、燕麦、圆根萝卜等之类食物。比登一心要努力发展生产,改变家乡贫穷落后面貌,让自己部落的庶民过上温饱的生活为已任。

比登听说,在当时的贵州水西土司家,粮食年年丰收,百姓安居乐业,民族团结友爱;家门水西土司家所拥有的麦地,飞鸟歇九程都飞不到边上;水西土司家拥有的牲口像星星一样多,家禽像蚂蚁,没有人能够数得清究竟有多少头(只)。有一年,他专程徒步千里到阿哲亲族家门水西土司家(今贵州大方县)。

比登徒步半年多,终于达到了水西阿哲土司家(汉姓安)。那时候正是五月云贵高原麦子收获的季节。他看见水西土司的领地一片片金黄,收割的麦粒一粒粒饱满。看见这些,比登一整夜没有入睡。他多么希望带上一些麦粒种子,巴不得立刻就带回去种在自己的领地上,让自己的百姓也年年收获,过上美好的幸福生活。

比登在阿哲家走亲访友考究住了数月, 将要返回时,专门挑选了很多麦粒饱满的种子背了回来。一路上路途太远,历经沧桑,所带干粮都用完了。虽然背上背得有麦粒种子,在饥饿难忍的时候,随便抓一把麦粒种子充饥也行,但比登没有这样做,他依然饿着肚子把麦粒种子一粒也不少地背回了故乡。比登回到家后,人们发现他瘦如木材,差点饿死了。当有人说,你命都差点丢了,为何不拿种子来充饥?他说:“吃种子等于吃儿子,再饥饿也不能吃种子,种子是第二年的惟一希望。”后来在彝族社会生活中成了典故,至今依然流传。

麦子,凉山彝语叫“沙”,意思是艰辛引来之种意。比登从头一年的五月到大方,第二年的九月才回故乡,那一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比登回到沙玛甲古已经是秋天了。当晚一直兴奋不已的他,赶紧把麦粒口袋打开给庶民看时,一个个都惊呆了,口袋里的麦粒几乎都长出了麦芽。比登看见眼前的这一幕,伤心地流泪,心想这一路的日升月落、日晒雨淋走来,一切功夫都白费了。这时旁边的一位智者阿比帕查(慕口),看见比登伤心不止的模样,就向他安慰一番后说,既然麦种都生芽了,拿做明年种子是不可能的了。我们不如将计就计发动群众把发芽的麦粒种在地里听天由命吧。

比登想也只能这样了,于是把发芽麦种都种在地里。一个多月后,比登对麦种的事已没一点好心情。可是就在这一个月多的一天,老四雅古兹吉突然跑来说:“沙里哦!”意思是“种在地里的麦芽长出来了,地上一片绿油油,长势良好。”此后老四兹吉因麦种长出来的消息第一个传播者,当地庶民称他为——“沙里”, 从此沙里成为一个支系(全称为“雅古兹吉木刻沙里”)。

比登听到后非常高兴,麦子长到第二年的五六月间,看见麦子有望收获。首次收到了当地自已种出来的麦子。这个时候比登才记忆起来,麦子本身是在秋天播种,次年五六月间收获的。

于是比登就开始教庶民种麦子;“沙”就是麦子;“玛”,就是“教人播种”之意。比登一户又一户地教庶民播种麦子,在两三年时间里,已经教会了数百户播种麦子并有了收成。这样当地民众又开始称比登叫“沙玛”又成为一个支系。

当雅古部落酋长的九个儿子中,老六雅古如哈,播种的麦子面积大,收成多,共收获了七斗,彝语叫“史毅”。 当地民众还称如哈支系为“沙玛史毅”。

沙玛部,在唐朝时走向繁荣;南北宋时达到强盛。元朝时,即元至十年(1273年)被封为“沙玛宣抚司”,大体辖地今凉山东部、东南部。先祖解弥——俄哦——阿纪——传袭(下四代)的沙玛日博拉惹(只有独生女叫沙玛嫫赤素阿亚)时,由于明末朝贡任务过重, 拉惹也粗暴施压百姓负担,从而引起所属百姓的反抗. 其管司阿别吉惹也看不惯,出了个阴招并争取拉惹同意测试民意, 叫拉惹装病, 有多少民众来看拉惹, 民众们听到拉惹病了,所属靑壮年些四面赶来压在拉惹的身上, 就把拉惹压死了。沙玛宣抚司到明末日博拉惹止绝嗣。绝嗣后由老四雅古兹吉——沙里支叫目丛之人承袭,不久突发疾病而亡。然后拉惹之妻吉觉莫阿旨指点,如再找上门到水西阿哲莫散舅家有三子,即(长子阿哲尼阿指“汉名安合吉”,次子阿哲尼莫指,幺子阿哲尼日指),并派阿比帕查和阿别吉惹又从贵州宣慰司——水西阿哲莫散(汉名安岗)土司家长子阿哲尼阿指接来上门承袭沙玛土司之位(有的说阿哲莫散与其叔尔体“为保明帝” 而发生内战达九年, 其长子阿哲尼阿指逃到凉山境后找来入赘沙玛土司之位),承袭时将阿哲改姓为“沙玛”。衙门依然在古尼拉达境,辖区瓦岗、美姑、昭觉、金阳和普格等广大地区;跟随阿哲尼阿指来的庶民职责明确有“阿苦固丛纳(负责主子室内外卫生与淸理垃圾之意),石毅木色纳(负责主子训养家畜与牵马之意),秦几拉宾纳(负责主子日常用品与沏茶之意),伟则晰茨纳(负责主子出入时洗涮与服饰更换之意),底本纠杜纳(负责主子安全与保卫之意),迪莫瓦段纳(负责主子训养家禽与发展之意),俄木助僰纳(俄木与主子是姨妈兄弟无责随来)”;这些传说在沙玛区域广泛流传至今。

沙玛土司自安岗到安学成共17代,瓦岗末代土司安登俊与安学成相隔五代的血缘兄弟,他俩均系12代先祖阿木杰日之子日直蒙哥的后裔。故土司印信从日直蒙哥传——侄子木呷拉拉——拉拉日何——日何木基(安登俊);1945年木基弟木指(安登文)被云南永善肖国富部下刺杀身亡,安登俊在黒彝头人的谎言压力下,加之对共产党的政策顾虑重重,曾躲藏于瓦岗白草坡岩洞数年,通过反复派人做思想工作,终于在1954年当地头人和民改工作队把他迎接回来为民改工作做贡献,不料于1955年在咪姑家中碉楼里用手榴弹自杀身亡。其印章去向不明……

清康熙四十九年(1711),康熙皇帝加封沙玛普莫(乌吾)土司(汉名安韦威)为——“威镇凉山都督府沙玛宣抚司”,赐以金质印玺一枚,并拥有兵符,可向朝廷请兵权利,沙玛宣抚司传承至新中国成立后。到1956年民主改革时凉山掌印土司仅存四家,即沙玛兹莫(汉姓安),称沙玛宣抚司;斯子兹莫(汉姓岭),称邛部宣抚司;阿都兹莫(汉姓都),称阿都长官司;阿卓兹莫(汉姓杨),称千万贯长官司。这就是所谓的涼山四大土司。

参考:
1.《爨文丛刻》《彝族源流》《宇宙源流论》《勒俄特依》《哎哺啥额》《彝族的起源和发展》《彝族文化研究丛书》《中国文明源头新探》《彝族史诗与毕摩古经书》《査姆》《物始纪略》《四川彝族历史调查资料选编》等。
2.《华阳国志.汉中志》《中国彝族史学研究》《牧誓》《大定府志》《彝族先民对祖国历史所作的贡献》《越巂志》《马湖志》《建昌志》《叙府志》等。
3.《尚书.孔安国传》《后汉书.刘焉传》《史记》《中华学初论》《山海经》《水经.注》《且兰考》等。

本文由蒋志聪荐稿,特此致谢!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