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彝族系谱的民族学意义

作者:甲巴伍合 贾司拉核 发布时间:2016-05-28 原出处:《凉山彝学》 彝族人网
   ——附什列氏族的系谱简要内容
eyW彝族人网
  彝族是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分布在我国西南部的云、贵、川、桂四省区,据彝文史书《勒俄特依》和毕摩家谱《毕次》的记载,大约在五千年以前生活在金沙江两岸的彝族先民就已经形成了一个有自己的语言文字,自己的风俗习惯和共同生活疆域的强大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彝族人民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许多用于生产、教育、天文、医药等方面的科学知识,以指导人们在社会生活各方面的活动,还形成了以男性名字续谱的习俗(汉称“家谱”,彝称“撮次”)。这个家谱代代相传、家喻户晓,成为彝族社会中父系血缘家支集团的纽带,自然也成为这个群体进行社会活动的指南。经过长期运用这一家谱不仅是排列家支男性成员名字的谱牒,而且载入了与这一家支有关的历史文化素材,因此彝族家谱也是彝族社会发展史的真实记录,为我们研究彝族历史文化提供了十分完整的资料,这些资料是汉文史料无法代替的。说句实话,在整个地球上,每个人,每个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家族意识,而家谱在西方国家叫“谱牒”,中国汉民族中皇帝的家谱叫“玉牒”,中国彝民族中称为“撮次”,只因家谱是维系代代相沿的一个最好的表征,可以说也是打开沉重大门的一把精巧的钥匙。eyW彝族人网
 
  人类社会一般经历五种社会形态,原始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最漫长的第一个历史阶段。民族学家杨堃教授说:“在人类大约三百万年的历史中,它占去了大约二百九十九多万年”。(《民族学概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7月第184页)。父系氏族制社会,为原始社会末期,它处于原始社会趋于解体,奴隶制社会萌芽和开始形成的历史转折阶段。这个历史阶段,正如马克思指出的那样,是“一种制度在逐渐消失,另制一种度逐渐出现,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其两种制度又长期并存。”(《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十五卷第514页)如古希腊经过改革氏族制度,到梭伦于公元前594年继续进行改革并基本完成时,其氏族制和奴隶制两者并存的现象,还经历了近两个半世纪的时期。在古罗马,也曾存在以氏族为基础的社会和以地域及财产为基础的国家相并存的现象,而后者在约二百年间才逐渐取代了前者。刘尧汉教授曾在《从凉山彝族系谱看它的父系氏族制和氏族奴隶制》中说:“两种新旧制度并存的情况,在凉山彝族的社会历史环境里,更显得突出,其两种制度并存的时期也相当长久。”(《彝族社会历史调查研究文集》云南民族出版社1980年8月第1版第159页)这一论断正确地阐明了凉山彝族社会性质,而事实上,凉山彝族社会历史的客观存在就是如此。eyW彝族人网
 
  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凉山彝族是由贵族黑彝奴隶主分割统治,而黑彝奴隶主的统治是靠父系氏族血缘关系网作支柱,得以维持其统治地位。所以,它比较完整地保留了父系氏族制组织的基本形式,这是凉山彝族奴隶制社会的基本特征。这个特征说明了凉山彝族的社会历史尚处于父系氏族奴隶制时期。eyW彝族人网
 
  一、凉山彝族父系氏族奴隶制的基本特征eyW彝族人网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阶级制度,亦称“奴隶占有制度”;即第一个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在这种制度下,社会“生产关系的基础是奴隶主占有生产资料和占有生产工作者。这些生产工作者就是奴隶主可以把他们当作牲畜来买卖屠杀的奴隶。”(斯大林《列宁主义问题》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650页)解放前的凉山彝族中占人口百分之五左右的奴隶主,不仅占有全部生产资料,而且占有生产者奴隶。奴隶主对奴隶不仅占有其人身,同时还任意驱使、买卖或处死。但是,奴隶主阶级对广大奴隶实行野蛮的统治,是依靠以血缘为纽带联结起来的父系氏族制度;近百个互不隶属的黑彝父系氏族,是套在广大奴隶脖颈上的沉重枷锁。而其父系奴隶制的基本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九个方面。eyW彝族人网
 
  (一)彝族家谱是计算彝族历史年代的可靠依据eyW彝族人网
 
  在漫长的岁月里,由于社会不断发生着剧烈的动荡,加之外来势力的进犯以及对富裕生活的追求,彝族先民沿着金沙江流域的云贵高原不断迁徙和游动,这在叙述彝族祖先寻找居住地的迁徙史诗《兹祖普》中作了详细记载和描绘,证明金沙江两岸是彝族的发祥地,至于彝族人在这里到底生活了多长时间?在没有发现可靠的文字资料和文物古迹证明之前,彝族家谱是最完整的原始资料,只有依靠家谱才能推算出彝族历史的大概年代和彝族先民进入金沙江两岸生活的大概时间,为方便专家学者研究彝族历史时参考,现将四川彝族从云南昭通进入凉山一带的彝族先民古侯、曲涅两大部落中的古侯部家谱作一概述:古侯家谱是从母乌伍震到女厘,(女厘是生活在五千年前,是伍震的第二十代后裔,第一个担任祭祀活动的主持人,也就是毕摩的始祖),又从木次到火则(在毕摩传世经中称:从女厘起共37代分为四个朝代)经兹银(公元前两千年,兹银是第一个提出人类应当知道自己父亲的人)这里应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变的开始。再从史勒俄特(俄特是伍震的第六十五代孙,俄特在证婚人屯莫阿拉的主持下,史勒俄特正式娶兹尼史色为妻,从而实现了兹银提出的人类应当知道自己父亲的主张,从此结束了母系制彝族社会走向了父系一夫一妻制),再后来是俄支到邱补(邱补是建立一夫一妻制的第三代孙,他的长子邱补尼比确立了父子连名制,进一步建立了父系血缘氏族社会),邱补到伍布•达布(伍布是伍震的第八十九代孙,伍布•达布这代人成为第一位兹,也就是彝族人的尼维——首领。“兹”在彝语中意为权力或主宰,兹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兹莫制度的建立使彝族社会进入明确分工的社会。为了巩固这一制度而制定了相应的保护性的习惯法,即长兄为君,弟者为民,除了兹以外还设立了负责司法的莫,与早已产生的毕形成了“兹、莫、毕、卓”四个不同职责的等级制社会)。eyW彝族人网
 
  (二)氏族名称和氏族系谱eyW彝族人网
 
  美国民族学家摩尔根在《古代社会•希腊氏族制》中说:“氏族名称创造了一个系谱”;“氏族内的大部分,能够借氏族内的世系,证明其互相间的亲属关系”。(1977年译版第233页)凉山彝族各氏族均有其氏族成员共同的氏族名称;它与美洲土著印第安人不同的是不多用动植物或无生物为氏族名称,而多以氏族分衍时具有代表性的某一祖先之名为氏族名称。因此,氏族名称就是这个氏族共同的始祖。例如,“什列”是凉山彝族世袭星占师拉伙比古的第七十一代祖,因从“什列”始分衍成为一支氏族后,其“什列”便成为这个氏族的共同始祖和共同的氏族名称。古侯部落的纳吉、阿侯、勿雷、乌坡、恩札、马、甘、阿卓、吉狄、阿硕等等氏族名称;以及曲涅部落的果基、瓦渣、阿陆、巴且、热柯、倮伍、洛姆、罗洪、布岳、沙马等等氏族名称,也是这些氏族成员的共同始祖。然而每个氏族成员间的血缘亲疏关系和辈分高低的区分,是用氏族系谱来表达的,即以各氏族成员上溯到共同的始祖,或从共同的始祖名背诵至本人,都以父子连名系谱来表达,并按其亚氏族、小氏族的分衍和代数的长短来区分亲疏和相互间辈分的高低。形象地说,氏族就象一棵大树,而其分衍出来的亚氏族和小氏族,就象这棵大树的分支,其氏族全体成员就象这棵大树的叶。由此构成凉山彝族中一环扣一环的父系氏族血缘关系网。eyW彝族人网
 
  按凉山彝族传说,一个氏族成员的全名应以氏族名→父名→本人名三者相连,如什列氏族成员拉伙比古的全名应为什列•拉伙•比古,即氏族名(什列)、父名(拉伙)、本人名(比古)三者相连。彝族氏族系谱中的父子连名制的传统称呼和背诵其系谱时,必须在本人名之前冠以其父名,而略去氏族名;如纳吉氏族成员龙云(民国晚期云南省主席)的彝名为达史,冠以父名则为瓦铁达史,即以父名瓦铁与本人名达史相连。在日常的社交活动中,则为称呼方便和明确其氏族身份,而多略去父名而首冠氏族名,如龙云的彝名通常称为“纳吉达史”,即氏族名(纳吉)、本人名(达史)二者相连。同样,龙云的诸子亦略其父名“达史”二字,通常冠以氏族名。因此,凉山彝族氏族成员的名字,就可以表明了他属于哪一个氏族。eyW彝族人网
 
  摩尔根曾经说过:“同一家族内的各个人的名字,并不表示他们之间的任何家族关系。家庭的姓氏并不早于文明”。他又说:“印第安人的个人的名字,通常却表示个人所属的氏族,及与同一部落中其他氏族人员的关系”。(《古代社会》商务印书馆1971年译版第125页)。凉山彝族的名字其本身既是表示他们所属的氏族,又是其氏族的代表符号。现今汉族的百家姓氏,同一姓氏的人并不等于为同一家族成员;而今滇、黔彝族已吸收汉文化而用百家姓氏为家族姓;同样,他们中同一姓氏者也并非就是同一氏族成员,所以,它已失去了父系氏族血缘的意义。eyW彝族人网
 
  凉山彝族的原始氏族组织形态,可由部落→氏族→亚氏族→小氏族→若干父系个体家庭这一形式来表达;即一个部落包含若干氏族,每一个氏族又分衍为若干亚氏族,每一个亚氏族又分为若干小氏族,小氏族下分为十几、几十乃至上千个父系个体家庭,它可称为氏族父系个体家庭。例如,古侯部落的阿侯氏族下分七个亚氏族,而每一个亚氏族又分为二至四个小氏族,即一个氏族→七个亚氏族→二十个小氏族→若干父系家庭。什列惹古氏族则由九个亚氏族→四十五个小氏族→若干父系个体家庭组成为一个人口众多,分布最广的氏族之一。曲涅部落的果基氏族,同样分为阿则、窝竹、义木等十四个亚氏族,每一个亚氏族同样包含若干个小氏族,每一小氏族又包括若干父系个体家庭。经过一定的历史时期,随着各亚氏族人口的增长,又有可能由此分衍成为若干个新的氏族。经过一定的历史时期,随着各亚氏族人口的增长,又有可能由此分衍成为若干个新的氏族,自后又成为彼此间可通婚的姻亲关系。但是,同一氏族中的亚氏族或小氏族,要分裂成为一个独立的新氏族,必须经过祭师“毕摩”主持举行的分支仪式,方能成为可相互通婚的若干氏族。eyW彝族人网
eyW彝族人网
  凉山彝族名称,多为该氏族成员共同公认的一个祖先之名;同时也有因某种典故而变成氏族名称的。例如,古侯部落黑彝木坡(别译“乌坡”)氏族,据传其祖先是贫穷者,他帮别人饲养一匹母马分红时,得一匹仔母马,从此马儿逐渐发展起来,并用马换牛、羊和金银,家庭也逐渐富裕起来;别人给他取了个绰号“木坡”,其意为“代人养马的人”。自后其“木坡”一名成了该氏族成员共同的名称,今多音译为“乌坡”。还有马氏族的名称“马”字,也是音译,可写“玛”、“祃”等同音字,今通用“马”字,按彝音“马”为竹。据传,马氏族的祖先是一个被弃置于竹林中的婴儿,幸被收养成人,故以竹之彝音“马”为名,其子孙便以“马”为氏族成员共同的名称;另一说,马氏族祖先因战争所迫而迁徙到一无人烟的竹林地定居开垦耕耘、以放牧狩猎维持生存,故以竹“马”为氏族名称;虽其各说不一,但其“马”之氏族名称来源于“竹”之名且有共同点。这是以动植物为氏族名称的两个实例。eyW彝族人网
 
  凉山彝族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名称,以区别于其它氏族,氏族成员有使用自己氏族名称的权利,从而标明他所属的氏族。然而不同氏族成员是不能冒用其他氏族名称的,一旦发现则被对方氏族成员惩罚或引起氏族间的战争。小氏族中有分衍不同氏族,而其小氏族名称相同者,如古侯部落什列虎氏族、迪地亚氏族中有甲巴小氏族;曲涅部落中有马海氏族分衍的甲巴小氏族,其两者成员陌生相遇,只要各自在小氏族之前冠以氏族名称,即什列•甲巴或马海•甲巴相通报,则不会引起误会,相互一目了然其各自所属氏族。像这类情况在凉山彝族氏族姓名中不少,如什列尔古和尔古脸色;勒格吉木和吉木乌赤等,姓氏名字一样,但各属一个氏族。eyW彝族人网
 
  凉山彝族追溯其系谱,各氏族多溯至古侯、曲涅。古侯、曲涅当分别为远古两个原始氏族成员首领和氏族名称。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人口的增长,这两个氏族内分衍出若干的氏族,从而构成两个较强的原始氏族部落;其古侯、曲涅两个人名,则从人名到氏族名,尔后又扩称为部落名称。然而这两个略似氏族部落联盟的原始联姻部落,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已是名存实亡,仅剩一个躯壳而毫无政治和军事意义,已失去原始氏族部落的机能和作用。相传,古侯、曲涅是彝族远祖阿普都木(笃慕)的遗裔。阿普都木(笃慕)是一个神话人物,历史上未必真有其人,而其溯至阿普都木(笃慕)的系谱也未必真实可信。但是,阿普都木(笃慕)这一名号,在滇、川、黔、桂四省彝族人民的观念中,包含有一种神圣的或英雄的共同始祖之信仰,并创造了一个系谱,这种信仰和系谱成为维系四省区彝族心理上感情上的纽带。他就像古希腊、罗马的神话、传说人物,或我国远古伏羲氏似的神话人物。eyW彝族人网
 
  今居于滇、黔的彝族多已效仿汉族使用百家姓。然如马克思所说:“现代的姓氏也是世系依男系计算的氏族名称的一种遗留。现代的家庭,象它的姓氏所表示的那样,是一种没有组织的氏族;血缘关系已被破坏,它的成员也散布在这一姓氏的各个地方。”(《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第76页)。同姓聚居的乡村,仍旧保持“同姓不婚”或同家族不婚这一反映氏族外婚观念。滇、黔彝族从氏族进化为家族历时还不远,今幸存下来的家族宗谱,往往在前半部分都是父子连名制系谱,多可溯至远古原始某一部落名号。川、滇凉山彝族至今较完整地保留着父子连名制系谱,它显然是父系氏族制社会的产物。两个陌生凉山彝族人相遇,至今仍旧是通过“盘根溯古”,互相背诵父子连名的氏族系谱,即可溯出彼此是否同出于一祖先,甚至能准确地溯出是否属于同一辈分,以谁为兄谁为弟的次序,其历时悠久而相隔几十代,却能明其相互辈分和兄弟间次序而不乱,实为惊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相伦比。总之,氏族名称的使用和父子连名的氏族系谱,是产生于母系社会氏族制时代,完成于父系氏族社会,延伸于奴隶社会。它通过世代口耳相传,而使其子孙明确了世系,巩固了父系继承权和凉山父系氏族奴隶制社会。eyW彝族人网
 
  (三)氏族内禁婚eyW彝族人网
eyW彝族人网
  凉山彝族的婚姻特点,是同族内婚、等级内婚和氏族外婚制。凉山彝谚:“黄牛不入水牛圈,水牛不同黄牛牧。”这是指彝族不与外民族通婚。解放前,凉山彝族中贵族奴隶主黑彝,或是曲诺奴隶主白彝,他们不但严禁与其他异族通婚,而且为其奴役下的阿加、呷西等奴隶婚配时,也要考虑他们之间的民族血缘因素。一般按其“彝根”奴隶和“非彝根”奴隶的民族血缘关系来相配婚,不同民族血缘者不予婚配。这种严格的民族内婚制,它当渊源于远古原始社会的部落内婚制。“绵羊不接山羊蹄,野藤不接竹篾尾”的彝谚,指的是等级内婚制。凉山彝族这种森严的等级内婚制,大致可分为三个较为明显的等级婚姻集团,即黑彝(包括土司)氏族、自由民曲诺氏族、被黑彝氏族和曲诺氏族奴役的阿加、呷西等三个等级内婚集团。这种等级内婚制,首先是限制贵族黑彝氏族与被统治者曲诺、阿加、呷西之间的婚姻自由。自视血缘高贵和血统“纯洁”的黑彝氏族,不但绝对禁止与被统治等级中任何一个等级缔结婚姻,同时也严禁不同等级男女之间发生婚外性关系。黑彝女子若与白彝男子之间发生性关系,双方必须处以死刑;黑彝男子若与白彝女子发生性关系,则双方均受到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甚至男方会受到本氏族处以极刑或开除出氏族族籍;黑彝男子与白彝女子恋爱并同居者,则男方被本氏族开除,并丧失其贵族身份。eyW彝族人网
 
  凉山氏族中的显赫者,古称“兹莫”,义为酋长。随着兹莫势力的增强和统治区辖的扩大,历代封建王朝为控制边民,多册封其凉山彝族地区大小“兹莫”为土官,因此“兹莫”曾一度成为凉山彝族社会中更高的贵族等级,并实行“兹莫”即土司的统治,而兹莫的势力日趋衰弱,有的甚至被黑彝氏族打垮,或被赶走,在此情况下,兹莫与黑彝间的禁婚被冲破。例如,甘洛县田坝的斯补兹莫(土司)岭氏与黑彝勿雷氏族通婚;普格县的尔恩兹莫(土目)与黑彝巴且、倮母等氏族通婚。但有的仍以其兹莫身份高于黑彝之血统论,不愿与黑彝氏族通婚。如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期,金阳县则祖村黑彝纳吉氏族成员龙云第三子龙绳曾,拟将其堂妹许配给沙马兹莫(土司)安登文时,沙马氏族便以自古兹莫不与诺伙开亲为理由被拒绝。五十年代初,阿都兹莫与阿硕土目开亲时,遭到其所属八支黑彝激烈反对,其结果阿都兹莫只好顺从属下黑彝而和阿硕土目家女儿断婚。凉山有句古谚:“兹莫相似官印不相似;黑彝相似姻亲不相似”,说的正是兹莫因官印不同而地位不同;黑彝因开亲联姻对象的贫富不同而其门户不同。它是一种重富轻贫,提倡门当户对的思想反映。eyW彝族人网
 
  曲诺,是凉山彝族中人口最多的一个等级集团,约占总人口的85%,其身份多隶属于兹莫或诺合氏族,且有一定的人身自由和婚姻自主权。曲诺氏族一般不与黑彝奴役下的阿加、呷西,以及曲诺奴隶主奴役的阿加、呷西通婚,但不如黑彝森严。黑彝奴役下的阿加,多数因经济或某种原因由曲诺下降而成,这部分阿加可用金钱赎买升为曲诺,其子女可和一般贫困的曲诺通婚。曲诺奴役下的阿加,有些虽出自于“彝根阿加”,或在经济上十分富裕,也不能与曲诺通婚。由此看出,等级内婚制维护着等级森严的父系氏族奴隶制,它阻止被奴役的广大奴隶与其他彝族劳动人民之间团结,起到巩固贵族奴隶主的统治地位的作用。eyW彝族人网
 
  氏族外婚制,是原始社会的一种婚姻规范。它以禁止同一氏族内部通婚为特征。凉山彝族至今严格地遵守着“氏族外婚制”的原始婚姻习俗。原来同一氏族的人,须经氏族分支仪式方可通婚。凉山彝族分支仪式由原氏族首领聘请著名毕摩来主持仪式,并用多种野兽和家禽作为牺牲品以祭奠祖先,并将供置于一洞穴里的祖灵(玛都)取来,毕摩按行将分开的氏族数,将其祖灵也分成同等数,然后由分裂出来的新氏族酋长或首领,带着其分得的祖灵选择一新洞穴放置。经过这样的分支仪式后,原来同属于一个氏族的人,由此开始分衍为若干氏族,并且可以相互通婚。但是在未经举行分支仪式之前,无论相隔几十代,都是同一氏族成员,相互禁婚。如曲涅部落的巴且、热柯两个氏族,自孜古阿依世分衍至今近二十余代,事实上他们已分为两个氏族,各以巴且、热柯为名称及始祖,但因历史上的某种原因,未曾举行过分支仪式,而至今他们互称兄弟,并互相禁婚;构成类似于美洲土著印第安人的“胞族”,即介于氏族与部落之间的一个血缘集团。据传古侯部马、赫两个氏族,自乌布乌蛮世分衍后,相似于巴且、热柯两个氏族相互间禁婚的时间相当长久。又如什列虎氏族,自其氏族共祖什列世分衍成九个亚氏族,至今已传八十多代,历时约二千八百多年。由于历史上多次遭遇不幸,而未能举行分支仪式,故至今仍以“什列惹古(什列九子)”为名号,并相互禁婚。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说:“氏族的任何成员都不得在氏族内部通婚。这是氏族的根本规则,维系氏族的纽带”,凉山彝族正是依靠这一父系血缘纽带来团结本氏族,乃至本民族,故尚能在历代封建王朝重兵压境之中得以顽强地生存下来。这是父系氏族外婚制的历史作用。然而,在今天来看,这种父系血缘氏族制,已极大地阻碍着彝族人民的思想视野和社会进步。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尼扎尼薇 标签: 凉山 彝族 系谱 民族学 意义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