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学研究 Yi Study

当前位置: 首页 > 彝学研究 > 彝学研究论文精选

方普底中寨彝族陈氏与水西安氏的历史关系辨析——兼评《大定府志》的有关讹误

作者:李卿 发布时间:2022-03-11 原出处:《毕节师专学报》1996年第3期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中国各民族都有以过继(过房)子为嗣的习俗。即没有儿子的人,可以把弟兄中的多子之一为子,或以其他亲友中的多子之一为子,使没有儿子的人,也得到传宗接代。这种习俗,既行于民间,也见于历史文献,北宋欧阳修《文中集·渡议》中:“但习在见闾阊里俗,养过房子,及异姓乞养义男之类,畏人知者,皆讳其所生父母。”《元史·刑法志·户婚》“诸乞养过房男子者听,奴婢过房良者禁。”彝文史书《西南彝志》卷七,有彝族六祖慕克克的二十七世孙依蒙迭一支乏嗣,经慕齐齐之后的慕俄格家索阿迭为子。《彝族源流》卷五有:“米靡乏嗣,问窦度继子”。道光《大定府志·水西安氏本末》有:“普里大宗绝,(水西)初出嗣之。”贵州宣慰使安尧臣,曾过继镇雄陇氏,改名陇澄,为镇雄土官等记载。可见在弟兄或亲友之间,以多子之一过继给无子者为子的习俗,是中国各民族共有的美德。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现在本文辨析的,是以大方县普底鹏程中寨(革左)为中心的彝族陈氏与水西安氏的历史关系,就是陈氏祖人系过继安氏之说,是否属实的问题。据修成于清代,由光绪八年(1882年)千午科秀才陈朝勋写的《陈氏族谱·叙》说:“……遥忆我始祖发籍云南东川,原系勿阿纳之后,是明代昭勇将军安万铨之子,从姑姓为奢,以奢车同音,又呼车姓。幼而奇相异珍,长而才德出众。万辁领(罗)甸国之河山,命子奢绍禄一战乌撒,再战察那,乌撒者、即今威宁,察那者、即今永宁也。二雄平服,内安外宁。于是万铨猎于大定东乡之九龙山,寓于果乐大箐化阁则溪①督粮官陈贞额家。旷日饮酒谈论间,陈言乏嗣。万辁命其在诸亲中择一贤者为嗣。贞额袒曰‘立柱下者,是吾嗣也。’遂过继之。因经改奢为陈,即顶‘索卓尼彝,阿呼乐木,阿丕恒苏喜。’至今世世不衰焉。绍禄原名(安)仁,与柯阿姑②联襟,同修大定北路柯家桥,迄今仍有碑记可凭。其后,或为目濯,或为补目,或为骂邪,或为元臣,功在当世,名传后世,建至清朝康熙三年(1664),吴(三桂)平水西后,我族即报亩入册,遂为耕读忠厚人家。居于(大)定平(远)者,或文或武,代列缪痒;居于云南镇雄者,或卑或谦,世有仁宦。此兆我始祖派演天潢支出世胃所致耶?……”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谱叙》的作者,先说明“年己七旬,神错气丧,耳目不能谋,手笔不能书,”故《叙》确有缺陷。但家传史话和阿孚贞额墓碑文,又可补正其略误。家传史话说,陈贞额、彝名阿甫者额(上声)记近音作“阿孚贞额”。安仁从姑姓奢,是因为安仁六岁都还不会说话,于是请人推算后,教之以方:“把他放在碓窝时,吓他说:他不会说话,把他舂了算了,他就会说起话来。”他父母就照这个说法做。正巧他的出阁在永宁奢家的姑妈回后家来,就参加做这件事。的确一试他就喊出“姑妈救我”的话来,他姑妈就赶快把他抱起来说:“他一说话就先喊我,叫他跟着我家姓。”因为安仁的乳名叫“阿禄”,就顺便改名为“奢绍禄”。他父亲狩猎作乐时,随带有绍禄和一些族戚中的青少年。万铨在对陈贞额的许诺中是任选一个为嗣。但又恐怕选上奢绍禄,就把绍禄的穿着换成使人不够注目的样子(扮成马夫)。然而陈贞额在选嗣前夜有梦见龙盘中柱的预兆,在举行选嗣礼时,绍禄就站在中柱下面,于是就不看穿着,只凭预兆地选中奢绍禄。一向以贤贤德著称的安万铨也不食言,就把奢绍禄过继给陈贞额为子了。绍禄长成后常往来于安、陈两家。后来安氏发生内战,绍禄到永宁姑妈家去请安,回到今大方长石途中,就被对立面设伏刺死了。(谱记作“暴病而卒”)绍禄生阿卜、南辅、阿代,阿卜生老稍、雄穆两子,老稍生阿底,即今陈姓之祖。也还有以车为姓的。南辅一支住织金。阿代受舅父家业,就随舅父姓高,为今高陈二姓一支之祖。雄穆到李姓孀家上门,生子受李姓家业,即以李为姓,为今李姓一支之祖。阿底第五子到白发塔王家上门,生子即顶王家宗支。故今陈姓宗族。有车陈高李王五姓。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为了求得较深的了解,笔者还到普底中寨考察陈贞额墓碑。墓碑树于光绪二十年(1894),碑右直书,由右到左读。正中为“皇清待诰孺修人职陆郎氏陈公母阿孚正额老大人太君之坟墓。”下款为:“男阿禄,孙阿卜、南辅、阿代,曾孙老稍、雄穆,玄孙阿底。九世孙文锦,中同、朝勋合众族立。”两侧对联为“螟蛉西水家声远;蜾赢东川世泽长。”③这个碑文,是按阿孚贞额在明代的身份记载,而写成“皇清待诰修职郎”,是因主持其事者是清代秀才,所以写成“皇清待诰”,表示要等待清朝皇帝的诰封才光荣。但碑对中的“螟蛉西水”、“蜾赢东川”八个字,就表达了水西安氏与东川陈氏之间过继义子的史实。陈氏过去常用神龛对联,又有“书香自古传西水.蛆豆面今绍东川”之句,也反映了陈氏与安氏有渊源关系。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以上情况,已可说明问题了,为什么还要作辨析呢?因为人们有以下三个疑点: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道光《大定府志·水西安氏本末》说,安万铨只有安智、安信两个儿子,把安仁记成安万镒的儿子。先是说,袭贵州宣慰使安万钟死,无子,由弟万镒袭。万镒死,子阿写幼,由弟万铨借袭,阿写长,取名仁,万铨就退职。又说安仁死,子国亨幼,夷民仍请万铨视事。国亨长,万铨就退休,由国亨袭。万铨死后,他的儿子安智,出居织金及阿魏,安信“留事国亨”。“国亨淫虐”,“言谏之,遂恶信“。以至演变到“遂杀信”。因此,安智一面请任四川永宁宣抚使的姐夫奢效忠出兵共攻国亨,一面向贵州巡抚王诤告变,王诤派总兵安大朝率兵讨国亨,反为国亨兵战败。王诤罢职,以阮文中接任。安国亨与安智、奢效忠战于泥朵桥,未有胜负后以调和方式解决。但《府志·附录安氏谱》的记载是“七十七世安国亨,七十八世安仁。附录《安胜祖状》则记为“三十三世安国亨,三十四世安仁。”和《水西安氏本末》的记叙世系是相反的。把安仁列成了安万镒的孙子。《府志》和《谨按》指出一些错乱之后说:“盖胜祖之状。本汉人据《通志》为之羼(chan)合,又不知朝代远近,是以处处横决,反不如《谱》之为其质也。”其安《谱》的错乱也多,如把安万钟和安万镒弟兄颠倒排为七十五世、七十六世等等。难怪道光年间曾纂《贵州新志》和著有诗集《竹林山房集》而被称为“奇士”的安吉才(家元)也在《敬阅宗名谱志感》诗中有“罗施坠绪己茫茫,谁识午秋字几行?最是伤心后死者,无由考信溯家潢”之叹。所以在所撰《罗甸安氏世系》中,不和不兼取材于汉文史志。光绪年间学者安秉直《重修雄书安氏谱系》,也有类似情形④。《府志》的《水西安氏本末》,又只是从“诸葛武候之经营南中也……”开始的,少记了从两汉之交起的四代人的时间,把三国蜀汉时的火济(或作洛火,彝名妥阿哲),误作战国时代的慕齐齐的儿子齐齐火(彝名齐雅洪),使二十四世孙和二十四世祖错成一个人。又把火济和五世祖勿阿纳排成火济的十八世孙。《府志》对于水西安氏的记叙,都缺乏正确的系统性,只有各别地以人系事的史料价值。(《大定县志》同)。《府志》都有错误,那么,仅收藏于陈氏族中的《陈氏族谱》和家传史话,究竟是否正确呢?陈氏奉为始祖的奢绍禄,是否原名安仁?是安万镒的儿子,还是安万铨的儿子?或者还是安万镒的孙子是否袭过宣慰职?这一系列的间题,就不免使人疑窦滋生了?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人们认为水西安氏的始祖勿阿纳由云南进贵州后,就自立为王,其五世孙火济助蜀汉丞相诸葛亮南征有功,受蜀汉加封为罗甸国王以后,唐阿佩仍封罗甸王,宋普贵为贵州刺史,仍袭王爵,元为顺元宣扶司,明为贵州宣慰使和水西慰使,直到清康熙三十七年改土归流以前,都是以贵州水西为中心,统治实力长期包括水东,政权长达一千六百年左右的王候世家。陈氏只不过是一般彝族中的大姓,其历史地位与水西氏族不能相称。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人们认为在彝族历史上,有黑彝白彝之分,水西安氏是黑彝,陈氏是白彝,在历史上是有界限的。由于以上三个原因,陈氏始祖奢绍禄,是从明代贵州宣慰使加昭勇将军安万铨之子,原名安仁的奢绍禄过继而束之说,人们都持怀疑态度。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认为这个间题,不仅关系到陈氏族谱的真伪问题,也是一个研究彝族历史演变了学术问题,所以特就管见所及,作点肤浅的辨析。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大定府志》成书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陈氏族谱》编撰于宣统三年(1911),比《府志》晚六十三年,与大定府学教授覃方仁有交往,覃见其修谱、建祠,为之题词匾为“和亲康乐”。题祠联为“三恪溯侯封,王东海,帝南朝,敢诩遥遥华胄;大方分裔派,承远宗,继别祖,共俨穆穆祠堂”的陈朝勋,不会不知道《府志》的有关内容。但并不过问《府志》的记载如何,就写上其始祖是由原名安仁的奢绍禄改为陈姓的,这是有自信的表现。但也不加解释去损《府志》的权威,这是稳健的作法,拿和《府志》对安仁的错乱记载相对照,《陈氏族谱》是较为可信的。现在又发现了证实《陈氏族谱》的记安仁为安万铨的儿子的可靠资料。据黔西县新仁乡大箐坡乌龙岭安万铨夫人禄氏墓碑叙记载:“母姓禄氏,归我万铨公,淑慎贤伦,兼通汉书,能诗能画。生余弟兄三:智、仁、信,弟兄失和,(离)祖建水西府第,卜于羊肠华山,……赖主家内外经营,公私策划,恭宽信敏,远胜须眉。阿噶理则窝,后同汉把王方表里贪婪,宣慰临撤免。一时措理乏人,宣慰面谕母,以则窝近在咫尺,寅发卯至,以安信暂摄。时信年二十,母三日一次至则窝,查讯事务,同而信代摄十二年中,军民和睦,夷汉相安,皆夫人之力。后兄弟阋墙,母屡训不止,朵泥一役,箕豆相残,夫人情急,饮鸩谢世,弟兄抱恨无穷。朝廷按吏裁决,亦因母为而终,遂罢内争,母亡于万历四年九月,……享年六十八岁。……男安智、安仁、安信,万历六年天赐节立。”⑤有了这个碑叙,就证实《陈氏族谱叙》记安仁为安万铨的儿子是正确的了。那么,《府志》是把谁错记为安仁的呢?按《罗甸水西世系表》⑥看来,安万钟的彝名叫直把安钟,是106世水西君长,107世汉中失传,彝名叫安钟直俄,是父子联名的安万钟的儿子。《府志》上说,万钟死,无子,弟万镒袭。万镒死,子全就退位,由安仁袭职的记叙,是由于年代久远,传闻有误,彝汉文史志都未准确而造成错误的。应该是安钟直俄幼,万镒、万铨都是借袭的。及长袭职的是安钟直俄,但汉名失传,《府志》才以讹传讹地错记为安仁了。由于碑叙的发现,又也现一个间题,就是安氏内战的原因,《府志》说是安国亨厌恶安信引起的,碑叙说是弟兄失和,以至兄弟阋墙的。宣慰(当指安国亨)还以安信暂摄则窝十三年,似无安信“留事国亨”的事,只是有过朵泥之战的战役相同,但内容又不一样。笔者:认为史实当以碑叙为准,《府志》的记叙,就只作参考罢了。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人们认为:水西安氏是王候世家,陈氏只是一般彝族大姓,历史地位不相称的问题。从陈贞额彝名“阿甫者额”,族源标志为“索卓尼彝”来看,曾出现于彝文古籍,在古夷人中是较大的家支,与水西安氏之先祖即有渊源关系。陈贞额所任的督粮官,在安氏政权区域划分的十三则溪中,是高级职务,和宣慰安万铨不仅是上下级关系,也有平等的亲戚关系,所以命他在诸亲中择一贤者为嗣。但因陈贞额过继安万铨之子奢绍禄为子之后,陈氏就尊奢绍禄为始祖,除提到陈贞额外,对陈氏家史全未提及,不仅使早期的陈氏与安氏的历史关系无法考证,就是单纯的陈氏历史也都完全失传了。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人们认为:在彝族历史上,有过黑夷白夷之分的问题。这个问题,本来是不存在的,不应该产生的。但在历史上却产生了,也存在过了,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消失。然而在《西南彝志》里面,并无黑夷白夷的来源,而是突然出现黑夷白夷之称的。《西南彝志》卷五才说:“六祖家使用奴隶的事,是从糯黑彝施努恒开始的”。卷八里说:“舍雅这人变白称去了”。《水西地进城池考》说:“策占歹、堵吐施两家,是乌(黑)变白彝去了”。“沾沾俄格,是阿佐赤家的地方,是白彝人。彝语称为阿佐底,汉语称为沾益府”。“麻纳姆古格家,阿洞,汉语称为沾益府”。“麻纳姆古格家阿洞、耐所两家、就是白彝。益比(布)珠吐格、益比足拟、益比尼三家,也是白彝”。这是什么原因呢?《彝族源流》和《那始书》等,都有曾以颜色代表物的记载。如以白代日,以黑代月,又以为日月各有所管方位,又给各方位定颜色,称不同方位的人叫青人、白人、红人、黑人,后来又由于各个部落所爱好的颜色不同,在服饰上都以自己所爱好的颜色为主,各种爱好的颜色,就成了各个部落的部落间互相移动变错居住后,各种代称也就沿用下来。所以所谓的“变”,只不过是改变所爱好的服饰颜色而已。又由于部落间争雄而发生战争胜者就成了统治者,败者就成了被统治者,统治者就为贵,被统治者就为贱。所以《大定府志》说:罗罗(指夷人)“有黑白二种,黑者为贵,白者为贱,……俗重正妻”。“非正妻之子,不得继立。”又说“次子以下为黑种。”意即长子是继位的,就不是黑种,更贵。这岂不是根本不存在的区别吗?还有《府志》所搜记不到的家支,在彝文史志上早见于周初的仇类阿摩家的仇氏政权,就是《尚书·牧誓》所记从周武王伐封的卢国,其政权长达一千多年。又见于秦汉时代的“诸此国”,即彝文石籍记载的沾沾俄格的阿佐赤家,都是白彝,这又岂不是“白者为贵”了吗?还有人们已熟知的希慕遮的三十一世孙笃慕(笃米、穆隆)的六个儿子,分为武、乍、糯、恒、布、默六部,被尊称为“彝族六祖。”但据彝文石籍记载,经过相当长时期的发展,形成了以武和乍构成的“白蛮”彝族多支系,以糯恒布默为主体“乌蛮”彝族多支系。⑦在六弟兄中,有两支白彝,四支成了黑彝,若不是爱好服饰颜色的不同,还会有什么区别呢?所以,所谓黑彝、白彝之分,实在是不应有的历史痕迹,因为它不是与生俱来的客观存在,而是主观意识所形成,形成之后,又会有改变的。照《大定府志》的说法,安氏长子,是还不称什么彝的。陈氏之先如何称法,由于不传,他们都早就说不清楚了。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踪上所述,可见陈氏始祖,系过继于安氏之说,是历代相传,合族皆知的家史,并非《谱叙》作者的笔下高攀。因为从安万铨当权的明嘉靖年间,到陈朝勋写《陈氏族谱叙》的清宣统三年,已经三百多年。其间,安氏曾受过明天启年间奢安起义反明失败的大创伤,更受过清康熙三年吴三桂的残酷镇压,虽曾恢复过宣慰职,但康熙三十七年就改土归流了。如果不是历代相传,陈氏就不可能知道安万铨有个儿子叫安仁,把他记为自己的始祖。又如果是把始祖的直实来源隐蔽了,另编一个出自高门第的人来代替,那就失去了谱的意义,陈氏族人是不会这样做的。且算族谱可不公开外传,但陈贞额墓碑对联和神龛对联,是人人可得而知的,如非真实历史,是会受到非议,甚至会有人反对。还有安仁从姑姓为奢的传奇情节,如非家传史话,三百多年后,才编造这样一个故事,也是不可能的。所以,《陈氏族诸》和家传史话,是可信的。只是原名安仁的奢绍禄系死于安氏内争的战乱中,其后裔就少与安氏族人接近而疏远了。陈氏从奢绍禄(阿禄)的下一代起排行为“崧灵荫毓秀,龙廷尚文中。勋德永世泽,体道继先宗。和平遵宪法,友爱振家风。”其宗族多书香门第,代出才人。今贵州民族学院科研处副研究员、彝学专家。陈英,系永字辈,即奢绍禄的十三世孙。彝族干部、今大方县常务副县长陈世芳,即奢绍禄的高陈二姓一支的十四世孙。今《贵州政协报》社采编部主任、青年作家李光平,系奢绍禄的姓李一支的十四世孙。其他济济人才,举不胜举。他们都和安万铨的十五世孙,今贵州民族学院副教授、文学评论家安尚育,互知同宗辈次关系,体现了水西安氏源远流长,永恒发展的新气象。在其他人心目中疑团,应该得到冰释了。Quw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这里是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海量的数据,鲜明的彝族文化特色,是向世界展示彝族文化的窗口,感谢您访问彝族 人 网站。
注:
① 则溪:意为仓库,是水西安氏政权“慕俄格”之下的行政区划名称。道光十八年安淦辛等《请修顺德夫人祠墓察》有:“奠一十三则溪于盘石,固四十八部长于苞桑”之句。化阁则溪,在今大方县风山乡。
② 柯阿姑:即常称柯官家,地在今大方县青山乡。
③ 螟蛉西水,蜾赢东川:《诗经·小雅》“螟蛉有子,蜾燕负之”《传》“螟蛉,桑虫也。蜾燕,蒲卢也”。《笺》:“蒲卢取螟蛉之子,负持而去,煦妪养之,以成已子”。后人遂以螟蛉为养子的代称。西水,是水西的倒装词。
④ 能见1989年4月贵州《民族志资料汇编》第八集。
⑤ 安万铨夫人禄氏墓碑叙,见黔西县志办公室编《黔西楹联碑记集萃》。天赐节,即农历六月六日。
⑥ 罗甸水西世系表,见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所彝族历史文献编译组1983年编印的《彝族的起源和发展》。
⑦ 见《彝族源流》卷五《前言》(贵州民族出版社1991年出版)
 

原载:​《毕节师专学报》1996年第3期
作者简介:李卿,彝族,1917年生,贵州大方人。字景云。毕节地区民宗局退休干部。贵州历史文献研究会、贵州诗词学会、贵州彝学研究会会员,乌蒙诗社社员。
申明:本文从公开互联网平台转载,并经彝族人网重新编排,旨在公益宣传彝族文化和彝区发展。版权归属原作者和媒体所有,如涉及版权事宜请与我们联系进行删/改。特此向作者致以敬意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