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二十七)——浮沉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9-28 原出处:彝族人网
  矿山上的生活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 枯燥而乏味,所以离矿山不远的县城里,才会有赌场和一些娱乐场所应运而生,矿工下班后,  总会成群结队地去城里找乐子。
 
  我们对面的那一排街道上,有十家左右的美容厅和发廊,那条街道的大路一直通向石屏铅矿的矿山,每天晚上总会有许多出租车出入矿山做矿工的生意。
 
  一天黄昏我和朋友带儿子出去散步,快走到一家发廊门口的时候我儿子指着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叫道:“叔叔,妈妈你看,矿山上的何安叔叔。”
 
  我定睛一看,当真是,不光有他的叔叔,还有向阳的叔叔向大侠,向大侠本来是有名字的,因为他做事情总是出人意料,所以大家都叫他向大侠,时间一久,都快忘了他的名字了。也许是天快黑了的缘故,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们,我听见向大侠用彝族话嘀咕道:“这家不好玩,走去那边的一家。”
 
  何安坏笑着说“那家有他的老相好。”
 
  我儿子继续朝他们叫着“叔叔,叔叔。”我本来是想阻止他的,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叔叔看见了我们,他唤我儿子的名字,我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似的跟他们打招呼:“叔叔你们进城来呀!我带孩子出去玩呢。”
 
  “哦!是啊是啊!好好玩啊。”说完他们坐的出租车扬长而去。他们可能不知道我会听很多彝族话了!我暗自好笑。
 
  走过去一条街道,又碰到了他们,不过已经下车了!在一家美容院门口。
 
  向大侠有一个妹子,我得叫她向姑姑,有一天晚上她也是带孩子出去玩,经过太合酒店门口的时候,刚好见到她老公杨业林,和另外一个表哥张永文,他们两每个人怀里搂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正在登记准备开房间,他们在里面没看见她在外面,那两个女人可能听不懂彝话,他们两个用彝族话兴奋地说着:“等下就可以热热热乎乎的吃一碗了!”那两个女人居然没反应。
 
  他们刚说完,没想到向姑姑扯着孩子用彝族话风风火火地骂进去了!
 
  “你这个讨嫌的人,敢在家门口的酒店里玩鸡儿,我要和你离婚。”
 
  那两个女的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大概已经看出来她是杨业林的老婆,马上乘乱溜之大吉。
 
  “走,别在这丢人现眼,跟我回家。”杨业林想先把她拉回家再说。向姑姑平时是个大大咧咧,想说啥就说啥,想吐痰就随地吐的人,怎会轻易跟他回家呢!她又哭又闹地撕着杨业林,让他老实交待玩过几次了!酒店外很快围了一圈的人,杨业林的儿子哭着要拉他妈妈回家,她才边吵边哭着回家了!他们都没发现张永文什么时候走的!
 
  向阳他们矿山下面的公路边有一排小卖部,里面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有打麻将或者是打牌的人,上白班的晚上玩,上夜班的白天玩,向阳有时候也会玩到半夜才回矿山,我却讨厌极了那些!但是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刚认识向阳的时候,他是不会去赌博的,也许是矿山这个大环境把他给改变了!
 
  转眼又是一年清明,有很多工人都要回家去上坟,老杜表示不理解,他说少数民族干嘛什么节日都重视呢!张永文告诉他说:“看是那家人,我家今年就不上了!”
 
  彝族过清明确实和汉族不一样的,他们是由家族里辈份最大的人决定哪年上坟,上坟的人家每家拿上一只鸡,全都聚到一家一起去上,要修坟和迁坟的就在清明那两天整好,还要拿活鸡到坟山去杀了祭拜亡灵,烧纸钱和放鞭炮都是不能免的,气氛热闹。
 
  过完清明节再回到矿山上时,一切都变了!工头不再是向阳,而是变成了杨业林,听说向阳带我们回家上坟的那两天,张永文和杨业林他们在城里请老杜吃了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后来才知道,原来向阳和老杜他们以前有过协议,说等矿打到以后,他们和向阳六四分成,眼看着矿马上就能大量的开采了!张永文他们给老杜一个很好的建议,说如果重新换一批人跟他们干的话,可以把分成降到三十,这样老杜就可以把那百分之十的收入塞进腰包……
 
  老杜给向阳他们扣了一顶帽子,说他们管理不善,然后量进尺,算账,向阳以为还能算到一点钱,没想到老杜说向阳还要倒贴他们六七万块钱的材料费,向阳又急又气愤!他们辛辛苦苦干这么久,平时只预支过一些生活钱,老杜却说还要倒贴他们材料费。
 
  “杜哥你什么都有,而我只是穷小子一个,你不要把我惹急了!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你把我惹急了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们不补我们钱也就算了,还要让我拿钱给你们,等我敲牙齿卖了给你们吧!”向阳暴跳如雷的指着老杜骂着。
 
  材料费的事不了了之,向阳和大表哥把工人的工资都算清以后,欲收拾东西离开矿山,没想到,能卖的都被大家收走了!向阳只剩下收拾简单的被窝行李,他头也不回的朝着前走了,一边走一边想,像老杜那样的老板,不跟他干也罢。可是结算完工人的工资后,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什么钱!我们可能是真的要回他老家了!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二十七 浮沉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