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二十五)——天意弄人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9-16 原出处:彝族人网
  过完年,照样要祭龙以后才能出远门。祭龙是彝族过年后最隆重的事情,甚至比过年都重要,每年正月的第一个属龙日,凡是满百天的男子都要到龙树下去祭拜,我也是很想去的,可是寨子里有规定女人不能上去。
 
  祭完龙以后,遇到好出门的日子,闲了一阵子的矿工们就要出门了!又得丢下年幼的孩子和身体不再矫健的老父母。
 
  小姑向灵芳怀了第二个孩子,杨文枫的母亲病得很重,每天都需要人照顾,灵芳觉得很疲倦,应付不过来。杨文枫忙着考教师资格证,就算心疼也没时间好好照顾她们;
 
  江云又一个人去南沙萧洞了!孩子对于她来说,好像已经不重要了!向靖就更不重要了!或许,是婆婆帮她带大的孩子,她和孩子的感情变淡了!
 
  我要带着儿子回老家看母亲,公公让我将就着把我的户口转过来,坐了两天的车才到家,每次见到母亲,都感觉她又老了一些。
 
  我刚到的第二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的上牙掉了一颗,早上一起来,灵芳打电话告诉我,她和我做了同样的梦,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到派出所迁户口,民警问我:“有没有从迁入地打到接收证明?”
 
  “什么接收证明?没有啊!我不知道呢!”我懵懵地回答。
 
  “就是你的户口要迁入的地方,你不从那里打个接收证明出来,我们是不敢把你的户口转出去的。”民警笑着解释道。
 
  “意思是说转不了啦!”我自说自话。
 
  陪了母亲几天,向阳就让我回石屏了!他说我不在没人帮他们买菜。
 
  公公走了点关系,很轻松就把我的户口给搞定了。公公是银匠,而且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银匠,说话管用,彝族家的姑娘们都离不开银饰品,自然也离不开银匠。当时我的户口若是转不过去,孩子也落不了户口。向阳他们寨子里有一户和我同姓的人家,公公让我做了那家人的闺女,我名义上成了他们家的人,那种感觉也太奇妙了!突然就多出来了一对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我可是从来没被哥哥姐姐疼过!而且我竟然能拥有两个户口。我心里美滋滋地幻想着,其实连他们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因为我压根就没见过他们。
 
  没过半月,灵芳就打电话给我,说她婆婆过世了!我才又想起半个月前我和她做的那个梦来,这不是应验了我那个不祥的预感了吗!农村有这样一个说法,说人如果梦见牙齿掉了,不久就会有亲人过世,我们都同时梦见上牙掉了一颗,所以她婆婆过世了!
 
  她被病痛折磨了好久,终于离开了!走的时候,杨文枫抱着她,抱到堂屋里,她就看到了人们为她准备好的过世后要用的东西;她不舍的看看老公;看看儿媳妇;看看唯一的孙子;看看女儿女婿;再看看外孙;最后看着杨文枫……他们都很伤心的哭着,眼巴巴的望着她。都知道她不行了!似乎所有的人都盼着她赶紧闭上眼,也能少受些折磨,她懂了他们的意思,她也累了,真的累了!被癌症折腾了几年,能不累吗?就算她只有五十多岁,就算她对这个世界有再多的不舍,她也要走了!她离开以后,兴许他们还能过得更好!她这样想着,就闭上眼睛了!杨文枫抱着母亲,悲伤地哭着,她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有很多事情需要他来做,再难过也得他坚强起来料理母亲的后事。
 
  向阳作为灵芳的哥哥,要牵着一头牛去赴丧,按照当地的风俗,公公婆婆是不能去的。
 
  杨文枫的两个姐姐家也要牵着牛或者是羊去赴丧,侄女婿家拉着猪去。亲戚朋友则提着酒和鸡,去奔丧的每个人都要带一斤左右的大米,还有一些会拿着香烟和鸡蛋。
 
  作为杨家的儿媳妇,向灵芳要带领侄儿媳妇们披麻戴孝背着棕榈垫子去外面路上跪着,接姐姐姐夫们回家,灵芳庭着大肚子,那段时间实在是辛苦!
 
  灵芳带着她们几个女人走到稍微宽一点的路上时,远远地看到姐姐姐夫们牵着羊赶着猪朝着她们这边走来了!灵芳走在最前面,她无声的流着泪,年纪大些的女人,一边哭着一边用彝语唱着,看姐姐们走近了!她赶紧带着大家跪在路边上,大家一起把棕榈垫子丢在地上,跪着,头朝着姐姐姐夫的方向低着,低到地上,一直低着,直到姐姐们走到了她们身边,她们才站起来扶着她们回家。姐姐姐夫们一进家门,杨文枫已经带着堂兄堂弟们跪在里面了,他们也哭着,有的脸上有泪,有的则是有声无泪,姐姐姐夫们赶紧把他们一个个扶了起来。
 
  灵柩送上山的那天,儿媳妇都穿着朴素,姑娘则穿着色泽艳丽的民族服饰,还盘了头发,身上戴满了银饰品,她们戴着的银饰品,居然有很多都是公公打的!
 
  杨文枫的母亲过世一个月后,杨文枫得到通知,他考得教师资格证了!从今往后,他将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也算是子承父业,和他同村的还有三个代课教师也一起转正了。杨文枫记得父亲曾经对他说过,说他母亲与他命里相克,他母亲一走,他的工作就转正了!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父亲的话。
 
  可是,他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灵芳怀孕了,而且再过两月就要生了!但是计划生育政策不允许他再有一个孩子,如果他还是代课教师的话,就可以要那个孩子,问题是他刚刚转正了!转正了就是国家教职工,他只能选择一样,要么要那个孩子,要么放弃他梦寐以求的教师工作。
 
  灵芳更痛苦,她辛辛苦苦怀了这孩子六七个月,却突然不能生下来了!她知道,肯定得放弃孩子,如果让杨文枫放弃工作,那么他们以后怎么生活,他们会幸福吗?所以,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把那个孩子打掉!
 
  也许是命中注定她不能拥有那个孩子,假如再过两个月,等孩子生下来了,杨文枫才得以转正的话,孩子不是就可以要了嘛!和杨文枫一起转正的那两个老师,已经儿女双全了!也照样转正了!也有一种可能,那孩子被他奶奶带走了!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二十五 天意弄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