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二十三)——冷暖自知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9-16 原出处:彝族人网
  向阳和大表哥还有矿工们每天都很辛苦,新坑可不是那么好打的,那座山上石头多,土质又多是很粘的红土,铅钢钻头都特别费,李老板说:“只要能打到矿,费点没关系。”
 
  杜老板声音又粗又壮地说“你们做事情要有进度,不要天天停留在一处。”
 
  向阳回道:“杜哥不知道,这里真的很难打,但是我们已经很努力,你看我们几个人每天都才睡几个小时,刚从洞里出来时个个身上都是满身的红泥浆。”
 
  “你们很辛苦,我心中自知,矿打到以后,少不了你们发财的机会的。”李老板这样说,是因为他们有协议,一旦打到矿,老板他们和向阳他们六四分成。
 
  “杜哥又去哪儿了?只看见他一小会儿便不见了!”大表哥随口嘀咕道。
 
  “老杜可能去昆明了,他可潇洒着呢!女人有多少个都不知道,房子也是到处都有,到哪儿都有女人伺候着,估计现在又是让哪个女的给叫走了,他也不比你们轻松,要应付这么多女人。”李哥感叹着说完,然后夸张地笑起来。
 
  “李哥你怎么也不多找几个女人呢!”大表哥和他开着玩笑。
 
  “我没老杜有钱,女人多了又麻烦,就守着你嫂子和孩子过啦!”李哥说完用手扶正他的眼镜。
 
  李老板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们都叫他李哥,他温和的脸上常常挂着笑,戴着一副眼镜,说话声音不大,从来没听他骂过哪个工人。
 
  我也不在矿山上住了,儿子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向阳在石屏城里租了一间房子,从此,我在石屏便有了一个家,帮他们采购蔬菜,或者是周末的时候,我也会去矿山上,张林每次一见到我就开玩笑地说:“嫂子,我刚才睡午觉还梦见你买杨梅来给我们吃呢!没想到你真来了。”
 
  他这张嘴巴,永远都这么甜,可能是我常常都买些当地的水果给他们吃,把嘴巴都给吃甜了,石屏当地的水果便宜,又多,有些时候卖菜的大姐和大妈会请我去她们的地里采杨梅桃子之类的水果,每次我都采很多,带去给矿山上的兄弟们吃。
  
  从放鞭炮,开始挖第一铲土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他们打炮眼有多辛苦,洞里的水滴个不停,炮工身上的衣服从打炮眼开始到结束都是湿的,手上也会磨出血泡,向阳的脚上都被水靴磨出老茧来了!
 
  又是一个中秋节,矿开始有一点!我小的儿子也出生了!李老板一次就给了向阳五千块钱,说是给我儿子的营养费。
 
  十天后,我抱着儿子跟着他们去了矿山上,刚过中秋,雨丝落在身上,开始有一点冰凉,我披了一件外套在身上,才不觉得冷。
 
  彝族的孩子生下十天左右就取名字,在彝族寨子里的时候,讲究很多,给孩子取名字的人家叫来的亲朋好友和长辈,不能带着小孩子,来的每个人都得抱着一只本地养的土鸡作为礼物,没有鸡的拿着土鸡蛋也可以。在大家的见证下给孩子取名,孩子的名字先由父母亲定好,孩子的爷爷在堂屋的供桌上放一个托盘,名字取好后,大家就把给孩子的钱放在托盘里,在以前是要给银元的。
 
  钱给完后,孩子的爸爸要抱着孩子跪着给大家磕个头,表示感谢。给孩子取好名字后,要先给他吃一点泥鳅或是江鳅的肉,意思是说给他吃的第一种食物是泥鳅,愿孩子长大了性格像泥鳅一样温和。
 
  在石屏矿山上就不能像在寨子里那样了!没有堂屋也没有银元,公公在大家吃饭的地方准备了一张供桌,并且在供桌上放了一个木托盘,公公是银匠,他先带头在托盘里放了两个又大又圆的银币,来的客人就跟着放了,名字取好后,公公吩咐向阳抱着儿子跪在供桌前,给长辈磕了头表示感谢。婆婆没有忘记塞点江鳅肉在孩子嘴里,其实他根本还不会吃。
 
  人很多,整个矿山上都坐满了人,碗筷不够,有的是人去找,什么都不是问题。叫了的,没叫的,都来了,不沾亲戚的,远亲的,也来了,来了就都是朋友,希望永远都是。
 
  到了晚上才散,我们还要带着孩子回城里,公公在孩子的脑门上抹上黑黑的锅烟灰,他说孩子太小,夜晚出门,抹上锅灰可以保护孩子,使他不被路上的孤魂野鬼接近。
 
  回城里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个恶梦,居然喊出了声,被婆婆听见了,她说我体虚,因为没抹锅灰,肯定是被恶鬼接近了,她用一个破碗盛了饭,里面放了烟酒肉和一个红辣椒,嘴里念念有词,然后让我提着菜刀抬出去倒掉,她说这样就能把鬼赶走了,离开婆婆出去外面后,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婆婆不会说汉语,有一次她去买梨,看到那个秤不对,她用手比划着数字说不对,那个人以为她说还不够,就顺手拿了几个不好的梨在里面。婆婆回家告诉我后,我随口就骂了出来,这个缺德鬼,不但缺斤短两,还欺负人。让我知道是谁的话,肯定得收拾他。
 
  大的儿子刚上幼儿园,要开家长会,婆婆不会听汉语,向阳忙,只有我去,回家的路上被大雨淋了,后来大儿子感冒发烧了,我带着去打吊瓶,婆婆带着才十多天的小儿子在家里,医院没有床位了,快打完最后一瓶时,我已经坐了两个多小时!腰椎疼得厉害,又担心小的儿子哭,所以我就告诉医生说:“剩下的我们不打了!我小的儿子才十多天,我实在是坐不住了。”
 
  医生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不早说呀!像你现在这样不能坐这么久的!姑娘你太憨了!你不会找个朋友来帮你看着呀!”她一边拔针一边怜悯地对我说。
 
  “我刚来石屏不久,在这边还没有朋友。”我笑着说完就带着儿子走了!没想到后来那个医生成了我的朋友。
 
  回到家里,小的儿子哭得好伤心,都哭累了,我赶紧去抱他,他马上就不哭了,他才那么小,居然能感觉到妈妈。
 
  时间过得很快,又要过年了!矿山上的矿还是出得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径尺,就是打炮眼,要再打进去一点才能采到大量的矿。
 
  彝族到腊月二十一就要开始过年,腊月二十三之前,在外面的人必须赶回家,因为二十三之前在家里的人要杀一只鸡祭祀,杀这只鸡时家里的人都在才吉利,腊月二十四就正式过年祭祖。
 
  矿山上的工人们大多是彝族或哈尼族,还不到腊月二十他们就开始乱,都想回家了!向阳叫李哥和老杜一同去他们老家过年,李哥答应一起去,还带着他的妻子和一个朋友,那个朋友也带着妻子。老杜可能是有太多的去处,或者说他对少数民族不感兴趣,他只对女人和金钱感兴趣。
 
  这一去,李哥也许就理解了许多看似奇怪的彝族风俗,我是从后来发生的事情想到的!
 
  对不起朋友们!这几天事情多,写得慢。
 
  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   向阳在那一瞬间就像是从山顶掉了下去……
责编: 措扎慕 上传: 阿着地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二十三 冷暖自知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