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十三)——娃娃新娘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5-07-22 原出处:彝族人网

  小姑想着杨文枫,她已经是他的人了,无论如何她也没有心思再返校去上学了,我的公公婆婆还有姑妈都是很反对她们这个时候在一起的,毕竟灵芳才十八岁,还在上学,有大好的青春和大好的前程在等着她。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矛盾了一个月,婆婆发现灵芳怀孕了,这回灵芳就真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结婚生子,怀孕后,灵芳就住到了杨文枫家。     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虽然怀孕了,他们却还没有结婚,杨文枫宠着她,什么事情都不让她做,她在杨文枫面前,就像个小女孩,本来杨文枫也比她大了八岁,他们的爱,就像父女之爱。在寨子里,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是很让其他人艳羡的,特别是寨子里的未婚男子,灵芳是寨子里最俊俏的姑娘,是很多男子心中的梦中情人。 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灵芳的身孕有六个月的时候才结婚,那天刚好国庆节放假,不过她的婚礼,我们家的每一个人都还是不能去参加的。我结婚的时候,我的父母也没能来,当时我还以为向阳他们是在骗我,故意不让我的父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直到小姑结婚,我才相信,这真是他们的一种风俗,不过,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想什么时候能打破他们这个奇怪的风俗就好了。幸好扬文枫家就在向阳家下面一点的路边上,他家的房子我们站在房顶上都能看得很清楚,所以她们的婚礼我们也可以看到。   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早上灵芳照样要去我挑水的那口水井里挑水,她的头发很长,束起来再戴上银珠饰,更漂亮,她的银饰品是寨子里所有的女人当中最多的,也是最独特的,公公给了她全套的银饰品作为嫁妆,她的颈上,腰带末梢还有手腕上,都坠满了银饰品,她走到哪里,就会把银玲般的响声带到哪里。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灵芳已经有六个月的身孕了,身材略显丰满,体态也不是那么轻盈了,也许是快要做母亲的缘故,她圆圆的脸上带着母性的温柔和慈爱,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温婉动人。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她的婚礼和我的婚礼大体是一样的,唯独有一点不同,因为她怀孕了,给长辈们磕头的时候,她们两个不能用衣服的前襟接长辈们的祝福礼,我结婚时还未怀孕,所以我是用衣服的前襟接的礼金。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听说很早以前当地带孕结婚的女子,是不能给长辈们磕头,也不能得到祝福礼的。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我觉得彝族有很多奇怪的风俗,婚俗也很奇怪,比起汉族的婚俗来,他们的婚俗有意思多了,汉族的婚礼都大同小异,而彝族婚礼就不一样了,他们已经怀孕的女子和还没有怀孕的女子的婚礼都是有很大区别的,连回门都不一样,婚后三天未怀孕的新娘子本来是要回门的,但是灵芳已经怀孕,她就暂时不能回门了,只能等到生了孩子以后挑个合适的日子再回门。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杨文枫很能喝酒,他和灵芳站在一起敬酒,看起来两个人差不多高,他的老同学和朋友们都真诚的祝福着他们,希望他们能白头偕老,成为最幸福的一对儿,有几个爱幽默的人在那里乱说一通。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他们问杨文枫:“你还没有向灵芳高一点呢!家境不算特别富裕;长得也一般。你是怎么……把她追到手的呢?”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他们几个边说边起哄,。杨文枫得意的笑道:“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身高不是距离;是贫是富也不是问题;相貌就更不是问题了。咱讲究的是郎才女貌,再说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说完他还自信的搂着灵芳问道:“你说是不是呀?灵芳?”灵芳幸福地笑着点头算是回应。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灵芳的婚姻我一直都是特别看好的,我那时觉得她很幸福,至少比起我来是很幸福的,有两个哥哥关心爱护;有疼她爱她的老公;如果想父母了,随时都可以回家看望父母。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元旦节那天下午,灵芳有早产的迹象,那几天又遇到哈尼族过年,杨文枫和他父母亲都去洛勐哈尼族家过年了!她一个人在家里,羊水先破了,肚子却又不痛,她没见到过生孩子,不知道那是羊水破了。灵芳打电话给我婆婆说,我们才知道她是快要生了。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婆婆匆匆忙忙地收拾洗好了的尿布去杨文枫家,我好羡慕灵芳,嫁得近就是有好处。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下午我就很想去看看灵芳到底怎么样了,江云告诉我不能去,因为我的孩子也还小,知道有医生在,婆婆和杨文枫也都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这样想着,我就早早带着孩子睡了。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到了晚上十二点以后,我听见杨文枫的母亲着急的在外面一边哭一边叫着。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她是用彝族话说的,大概的意思就是:“亲家公,亲家公,你在不在呀?姑娘,姑娘,你爸爸不在吗?你妹妹疼得昏迷过去了,我要回去了,快叫你爸爸下来。”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我能听见她很急地跑了回去,我的房间就在路边上,她真的跑得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回答她。我再也睡不着了,就干脆起来,江云也起来了,我再次问她能不能去杨文枫家看看灵芳,因为我真的很想去看看,江云又重复了原先告诉我的话,她说如果我们去了以后,灵芳和孩子都没有好转,而是更加严重的话,她们都会怪罪我们的,先等等再说吧!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向阳还没回来,他去打麻将了,爸爸也不在,过年的时候,外面打工的人都回家了,他们都爱聚在一起打打麻将什么的。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我又再次问江云,我为什么不能去看灵芳的问题,因为我是汉族姑娘,她们当地的风俗太多了,我只能听一些。她说因为我的孩子还很小,怕把我身上不干净的东西带到她家里去。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假如你的孩子是在初一生的,那么你生孩子的这个月就不能进去堂屋里,这点你知道了呀!还有,如果你的孩子不满一百天,那么你就不能去别人家里,你去了人家会忌讳的,所以我才拦你。”江云很仔细的给我介绍了一遍。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的,名堂太多了,如果你不在,我肯定就跑下去她家了!”我恍然大悟地说。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婆婆回来了,灵芳她们母子终于平安了,听说又是因为婆婆她们让灵芳坐板凳上生,那时候医生回家去了,孩子是生下来了,却引起了大出血,灵芳是太虚弱了,才晕死过去的,杨文枫和他的父亲把孩子丢在一边,他们说假如灵芳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得,孩子他们也不要了!幸好医生及时地赶到了,救了灵芳,灵芳醒了后,就看到儿子躺在一边哭着,身上什么都没盖,也没人管他,孩子脸都冻青了,所有的人都盯着她。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灵芳心疼地说:“怎么谁也不管孩子呢!我儿子好可怜啊!你们快点跟他洗洗包起来吧,把他冷得好心疼。”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杨文枫怜爱地看着灵芳说:“灵芳,我好担心你,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如果没有了你,我还要孩子做什么呢!我什么都不想要了。”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现在不是醒了吗?傻瓜,快点让我看看我们的儿子。”灵芳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说话还笑着,她都不知道在她昏迷的时间里,大家有多着急。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灵芳说她昏迷的那几个小时,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没想到一醒来就看见大家都围着她,孩子却一个人在那里哭泣。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是啊!她的感觉只是像做了一个梦一样,而她最至亲至爱的人却为她担心着急。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灵芳刚十八岁,还没踏入社会,就直接进入了婚姻,老人们都说她们早婚早育的女孩子,是娃娃带娃娃。eUD彝族人网

 eUD彝族人网

  婚姻和爱情是两回事,大部分人是先有爱情,再有婚姻。也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是先有婚姻,后有爱情。当然也有一些人是有婚姻没爱情也过一辈子。如果能让爱情和婚姻共存着过一辈子,那是最好的事了!爱情久了,就变成亲情了,婚姻久了,就变成家庭了。eUD彝族人网

责编: 上传: 措扎慕 标签: 连载 彝乡 故事 十三 娃娃 新娘
收藏(0 推荐(

用户评论(共有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