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五十九)——哀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1-04 原出处:彝族人网

  大表哥打电话给他的弟弟,问他到哪里了!他说快到了,他让大表哥把电话贴在公公的耳边,表弟在电话里对公公说:“舅舅,我就要到了!你再等我一会儿,舅舅,我到阿扎河了!你一定要等我啊!”大表哥之前已经催了他好几遍,让他快点快点,可是他还是赶不上了!赶不上见他的舅舅最后一面。

  公公终于落气了!眼睛也慢慢闭上,向灵芳哭得撕心裂肺:“阿爸,以前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照顾过你,我尽让你操心了!我很愧疚,我还想跟你学做银饰品呢!我要守着你,照顾你,为你尽孝,阿爸!你别走……”

  向阳也悲痛地呼唤着他的阿爸;婆婆和寨子里所有的中年妇女一样,哭唱着;我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可是,不起作用了!公公真的走了!他心里带着遗憾,我知道的,他还不想死,他觉得遗憾!

  整个寨子都沉浸在悲伤之中,我们家里更是哭声一片,主持丧事的人马上就来安排!那一刻,我们家的人,都处在极度悲伤的状态,变得六神无主!

  木棺已经从阿扎河拉来了!婆婆和大表哥他们先给公公洗澡,然后给他换上婆婆亲自为他做的寿衣,主持丧事的人让他们在堂屋的左边放一张小木床,小木床上放一张干净的草席,公公穿好寿衣后,暂时先放在草席上,用一块自己织的那种蔴布盖起来,公公睡在上面,就像平时睡着了一样!向灵芳坐在床前,看着父亲安静的样子,悲伤地哭着,等木棺拉到了,公公就得装进去,以后,就再也不能这么看他了!灵芳只想再看父亲最后一眼。

  记得在我老家曲靖那边,寿棺是不用密封的,而向阳他们却要把棺材密密麻麻地封闭起来,他们说如果短时间之内选不到好的日子,逝者就会被放置很久,等到日子好的那天才安葬,所以木棺一定要密封起来。

  表弟赶到的时候,公公已经被封在木棺里了!他终究没能见到亲爱的舅舅最后一面,一进门,给公公磕过头后,表弟就开始哭诉起来,他悲怆地说:“阿舅,你不是说,要去昆明看看吗?本来我计划着,等过了春节,就带着我阿妈和你一起去看看的,想让你和我阿妈去我工作那儿看看,可是,你怎么就走了呢!都不等我看你最后一眼。”表弟说到这儿,就被大表哥他们打断了!大表哥欠道:“弟,行了!先别说了!等下再和我们说,现在舅舅刚装好,人多又要办事情,你看,大家都等着拿布放在木棺上,你先到旁边床上坐着休息会,平复一下。”

  表弟只得到小木床上坐着,默默地流泪,婆婆和姑妈再次哭泣起来,是被表弟的话给惹哭了!本寨子的亲戚和邻居都来了,知道我们什么菜都没准备,他们从自家地里拿来了青菜和萝卜之类的蔬菜;邻居大妈从我们家里拿了黄豆去她家里做豆腐;杀猪的一个堂姐夫带领着大家杀起了鸡;主持丧事的大伯有条不紊地安排着……

  “上寨的银匠过世了,已经装进木棺里!”寨子里的人们奔走相告,没过多久,上、中、下三个寨子的亲戚朋友们都来了,他们手里提着一斤米,米袋子里有一米左右的麻布;抓着一只鸡;拿着一瓶酒和两条烟;悲伤地来了!我们家里的人要去接下他们手里的东西,把米集中到一个大口袋里,把鸡关进鸡圈,把酒装进箱子,把烟放在左边的供桌上,把麻布整齐地铺在木棺上,我和向阳都忙不过来,表弟终于站起来了!他和我们一起接着东西。

  二婶专门负责给他们包孝布,除了公婆的平辈,其余的每个人都要戴孝,根据辈分不同,孝布的长短也不同,这里所有的布,都是自己织出来的麻布,彝族人家丧葬,只用自己织出来的布。

  下午饭都要在我们家里吃了!我们几乎都没有过问,十几桌人的饭菜,寨子里的人们都做好了!邻居们把客人安排在自己家里吃饭,我们只忙着接东西,邻居大妈拿了饭菜来家里给我们吃。

  晚上,公公的朋友们都守在我们家里,向阳也和他们一起守着,他们说别人家都要过年了!怕我们家里太冷清!公公会觉得孤单,所以一直守着,直到天亮我们都起来了!他们才回家睡觉。

  腊月二十一,就要开始过年了!每家每户都在大门外杀了一只鸡,祭拜死在外面的亡灵,杀了鸡,祭过外面的亡灵以后,彝乡的人们就要开始在家里祭拜自己的祖宗,我们家,就不过年了!也不祭祖了!记得往年的这个时候,寨子里的人们载歌载舞,开始热闹了!公公走了以后,寨子里的人们都不跳舞了!他们也沉浸在悲伤中。

  戴绿果和李林萍她们都来了!小姨带着她们哭着唱着进了堂屋,婆婆和姑妈又一次附和着小姨她们哭唱着,李林萍穿着朴素的彝族服装,戴绿果穿着汉族的衣服,小姨说戴绿果刚从外面回来。张静安因为吸毒被关起来了!戴绿然也还没有出来!李林萍哭得很伤心,我知道她为什么哭这么伤心,我能理解她,善良,苦命的李林萍,她一定是在想,向靖离婚了!向灵芳也离婚了!向阳的事业又不顺利,她又什么忙也帮不上,其实她有心帮我们,我们就很感激了!真的,那个时候的我们,很困难的,要钱拿不出钱来。但是办丧事,却要花费很多的钱,在彝乡有一句谚语:“死人不吃饭,家底去一半。”所有压力全部压在向阳和我的身上,喘不过气来,大表哥知道我们经济窘迫,就拿出他的钱来帮我们,用了多少,记着,让我们有钱的时候再还给他。

  最哀伤的就是婆婆,?她要想的事情很多,公公留下的烂摊子,要她来收拾。那么多没有做好的银饰品,要婆婆怎么办呢!她还没有完全学会,她做不了!只能找别人去做;向灵芳离婚了!如何她还没离婚,作为姑娘家,她是要和杨文枫一起拉着牛和羊回来的!向靖也离了!依照当地的风俗,他们也是要拉的!如今,为公公拉牛羊的人,一个都没有了!所有的这些加起来,让婆婆悲伤得肝肠寸断。HnU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故事 连载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