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六十)——葬礼之前的事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1-04 原出处:彝族人网

  公公走了以后,有许多事情要做,还有许多事情要和寨子里的人们商量,贝玛都找来了!贝玛说公公落气的那天,冲他自己,却对我们家的人很好,对寨子里的人也很好。

  贝玛先和向阳商量,他说:“好都好了!就让他好到底吧!向阳,我觉得春节前就挑个好日子把你爸送上山,你的意见呢!”

  向阳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先说话,他定定地看着贝玛,想听完他的分析。

  “向阳,过了春节后,正月初三就要祭龙,你也知道,寨子里有人过世还没有入土为安的时候,是不能祭龙的!如果你爸拖到正月里再送上山的话,寨子里的人们可能就祭不成龙了!”

  “大爹,那怎么办呢!”向阳不慌不忙地向贝玛请教。”

  “你爸爸运气好,恰好腊月二十九是个好日子,如果你们都同意的话,我们就在那天把丧事办了吧!”贝玛征求向阳的意见。

  其实所有的人,都要听贝玛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公公腊月二十九那天安葬,三十过春节,大年初三祭龙。

  大表哥对我说:“看看能不能叫你弟弟喊上几个人来!那天他们可能要拉着一头牛进来,你看向灵芳和向靖都拉不成了!只剩下你呢!”

  “大哥,他们要从阿扎河开着车进来,怎么拉牛呢?”我问道。

  “噢!这还真是个问题,要不这样吧!等他们把车开到寨子下面的时候,让我们的人和你一起赶着牛去半路上接他们,然后让他们赶着牛,放着鞭炮,跟着你一起回来。”

  向阳觉得有些不妥,那只是个计划,他说到时候再说吧!

  彝族从腊月二十一到二十三这几天必须要把外面的亡灵给祭拜了!如果没有祭拜过死在外面的人的亡灵,过年时就不能祭祖。祭拜外面的亡灵要大门外杀一只鸡,那鸡在大门外就煮熟了!连吃都不能到堂屋里吃,和往年一样,在大门外就吃了!吃不了的就倒在外面喂猪。

  寨子里的其他人家都准备过年了!他们都已经祭过外面的亡灵,杀好猪买好牛肉和酒菜准备着招待远方来的客人,二十二或二十三要在水井那里杀一头牛,每家分一点,祭过井神以后,就把牛肉拿回家祭祖或是祭门神灶神……

  腊月二十四,寨子里来了许多客人,都是哈尼族,我们家没过年了!那几天我们吃饭前,都是先把饭端到公公的灵堂里,给他先吃过以后,我们再吃。

  从腊月二十三到二十六这几天白天,我们家里除了我们家的人,就再没其他的人了!每家每户都要忙着祭祖或是招呼客人!到了晚上,客人都走完以后,他们就来了!说是来陪公公过年。

  贝玛晚上都没有睡觉,他一直在诵读经书,我偶尔去给他倒点水,发现经书上的字都是彝文,我什么都看不懂,虽然我已经会说彝语了!我告诉向阳我看不懂那经书上写的是什么。

  他说:“连我都看不懂,你怎么会看得懂呢!在寨子里,彝文只有贝玛知道,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

  腊月二十六那天下午四点以后,公公的几个侄子用筛子抬来了酒菜,那酒菜就装在筛子里放置在木棺上,我数了一下,总共放了七层。我问大表嫂,那是什么意思。

  她说:“再过三天,你公公就要送上山了,他的这些侄子再给他送饭吃呢!”

  黄昏时候,表弟也来了!他大概喝醉了!脸成了酱紫色,双眼发红,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说着说着他就进了堂屋,然后坐到沙发上,继续说:“阿舅,我想让你过年,嗯!我要让家里热闹起来,走!我去买烟花来放,走,我要买鞭炮来放……”

  他说这话被他妈妈,也就是向阳的姑妈听见了!姑妈立刻拉住他呵斥道:“我儿呀!你是不是疯了呀!放什么烟花呢!听我的话,不要出去了!”

  可表弟就是不听,还是出去买了四箱鞭炮回来,我们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那四箱鞭炮从下面的小商店里搬回家的!

  鞭炮搬回家后,他又坐回堂屋的沙发上,继续叨叨着:这回他是边哭边说,他说:“呵舅,你什么都有了!却还要 走,你看,你家马上就要盖房子了!你五个孙儿也都快长大了們!你却要走了!”

  我想我能猜出他说这话时的心情,他心里一定想起,他父亲走时,他还小,哥哥也才二十来岁,一个都还没成家,什么也没有!正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表弟捏紧了拳头,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向阳和大表哥也看见他不对劲了,正想拉她出去外面醒醒酒,说时迟,那时快,他还是把拳头打在了公公的灵棺上,大表哥急忙跑过去拉住他,想把他拉出去,可是怎么也拉不动他,大表哥急了!就打了他一巴掌,然后向阳他们俩个一起按住他,可是无论如何,还是拿他没有办法,大表哥继续打他,他也把大表哥的脸上抓伤了!

  我害怕他们把木棺上的酒菜和饭弄翻了!更怕他们连木棺也弄翻了!那得多不吉利,于是,我叫在外面看着的邻居大妈去她家弄点蜂蜜来,我听婆婆说她家养过蜜蜂。然后我站到公公木棺前拦住他们,让他们别在打了!快点想办法把表弟拉到外面去,大妈很快便拿来了蜂蜜,我让她倒点温开水在杯子里和着蜂蜜给表弟灌下去,他喝下去以后,也许酒醒了一些,被大哥轻易就拉出去了!

  虽然这样,鞭炮他还是放了两箱,向阳很生气地说:“他真的疯了!哪有这样的呢!”

  我安慰他道:“算了吧!兴许他心里难受,发泄完就好了!相信他并没有恶意。”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腊月二十七,我打电话给我弟弟,问他约到几个人,他说只有两个,一个是叔叔家的儿子,一个是他们寨子里的,马上就要到我们寨子里了!因为要二十九那天才送上山,他们怕赶不上过大年三十,我们能理解的,他们能来,我们已经很高兴了。k2p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措扎慕 标签: 故事 连载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