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在彝乡的故事(七十九)——说媒

作者:荷溪 发布时间:2017-08-10 原出处:彝族人网

  向靖离婚已经有好几年,向银杏都长到十三岁了,他还一直单着。先不说合适不合适了,就算是不合适!也还没有中意他的女子!婆婆天天为这事着急上火,自从向银杏的妈妈走后,性格木讷的向靖从来都没有结识过任何一个女人,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没有能力。他本来身体就不好,有时候连句话都表达不清楚!向阳跟他开玩笑说:“我托人给你介绍一个,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向靖腼腆地笑着说:“只要她看得上我,我肯定是看得上她的!”

  听他说的这句话,看来向靖对女人已经完全没有要求了!向阳和婆婆就把这事放在了心上,他们觉得只要有人愿意嫁他,向靖绝对是要的!

  婆婆听人说下寨的李文秀在两年前就成了寡妇,不知道什么原因,至今一直没有再嫁。她有个儿子,已经长大,上中学住校了。婆婆觉得这是给向靖找媳妇的最好机会,就特意跑去问李文秀的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不问不要紧,一问吓一跳!李文秀的妈妈马上就替她做了主,同意了她和向靖的事。李文秀比向靖整整大了七八岁呢!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妈妈这么快就替她做了主呢!

  原来事出有因,李文秀之前的命运可以说很曲折,她的人生一点都不顺利,到了三十多岁,她就觉得很累了!想要安定下来,过平静的生活。

  她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成了寡妇呢!她老公是怎么死的?我觉得很好奇。寨子里大多数人都知道她老公吸毒,后来生病死了!只有少数人知道,她老公是吸毒过量而死的。不过她老公是她老公,她是她,只是我们都不么样。

  向阳问我说:“你还记不记得在个旧卡房镇的时候,我带你见过一个开赌场的表姐,就是她了!”

  我摇头说不记得了!因为我不会记着那些我不感兴趣的事,特别是关于赌博的事情。或许是我不太愿意接受全民皆赌这个残酷的现实,对于赌博,我真的是恨之入骨!

  向阳继续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当时的情景,他不相信似的说:“你当真不记得了呀!当时她在那儿可是很有名气的,那时她年轻漂亮,还不像现在这么老,黑白两道上的人她都认识一些,她开的赌场生意挺好的,在卡房镇上她也算得上个人物的!”

  “既然那么厉害,现在她怎么会看上向靖呢!向靖这么木讷的一个人!我就想不通了!”我疑惑地问向阳。

  “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人家现在觉得累了!想沉淀下来,找一个老实人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所以才轮到向靖了!”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哦!忘了告诉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她们家没有男人,李文秀只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她们都嫁人了!没有哥哥或者是弟弟,而她母亲又渐渐老了!她父亲在西双版纳重新找了一个种香蕉的女人,再也没回家过!所以她可能为了以后方便照顾她母亲吧。……”向阳继续猜想着她们的意图。

  他这样一说,我倒是觉得有可能了!毕竟她母亲老了以后也是需要人照顾的,嫁给向靖后,各方面可能都会有好转。

  没想到我们才说着,李文秀就已经从西双版纳回家了!她到向靖家里看了一回,又到我们家里看了一回,就同意了。我心里很纳闷!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嫁了吗!

  婆婆跟我说:“姑娘啊!向阳给李文秀她们两个承诺过了!说等他们结婚了就投资一点钱给他们做生意!你要好好地给向银杏做做思想工作,你跟她说她爸爸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她们姐弟俩要读书,不可能照顾得到她爸爸,所以无论如何她爸爸都要重新找个媳妇过日子的,反正向靖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你好好跟她沟通沟通!”

  我回婆婆说:“我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说的,你就放心好了。”

  听了婆婆的话,我就明白了!难怪李文秀答应得那么干脆呀!原来是向阳给他们承诺了!

  我找机会跟向银杏说了她爸爸要重新找个媳妇的事,没想到她表现得很淡然,好像不关她什么事一样。

  我悄悄跟婆婆说:“我想向银杏应该不会太计较的,因为这几年她都一直跟着我,或许以后大部分时间她都会选择跟着我们吧!不会有很多的时间跟向靖和她老婆生活在一起!我问过她了,她说没关系,都依着她爸爸!我觉得她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就不用担心她不同意了。”

  婆婆听了后,就笑了说:“那以后都要麻烦你们两个了,是你们把她当女儿养着,她才会这样爱跟着你们。”

  呵呵!听婆婆说那话,好像是要把向银杏过继给我们一样!

  其实她永远都是向靖的姑娘,无论我们待她多好,她还是向靖的姑娘。向靖和江云离婚后,江云就远嫁元阳了!几乎从来没有管过两个孩子,向靖木讷的性格,也不会说什么好话,不懂得怎么跟孩子沟通,江云走后,我差不多就成她们的妈妈了!只是她们不叫我妈妈而已,她们一年四季所穿的衣服,都是我买的,内衣裤,袜子,鞋子这些东西,也是我亲自买给她们的,也只有我知道她们要穿多大码的衣服和鞋子!

  有许多人都说我像她们的保姆,我特别讨厌她们那么说!俗语说:“授之予鱼,不如授之予渔。”我不但对她们好,我还教她们自立更生的本领,她们跟着我之后,我教她们洗澡,洗衣服,做饭,她们的事情,她们自己能处理了!何来我是她们的保姆之说呢!她们姐弟俩是向阳的亲侄儿,爱屋及乌,我也应该爱她们的,等她们长大成才了!我一样会为她们感到高兴和自豪的,就像对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扯远了!还是先说向靖的婚事吧。所有的顾虑都没有了!婆婆决定在祭龙之前就把她们的婚事办了!免得夜长梦多。Jjr彝族人网

编辑: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收藏(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