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学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小说/纪实文学/剧本

连载:21集电视连续剧《夜郎悲歌》19-21集

作者:龙正邦(阿所鲁祖) 发布时间:2022-02-26 原出处:彝族人网 点赞+(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

第十九集

232、禹甸洛略城内·广场上。夜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光下,广场周围的木桩上都捆着燃烧的火把,围成一个灿烂的大火圈。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广场中间,燃烧着十几堆篝火,熊熊的火焰冲向天空。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禹甸洛略城的男女靑年和兵将手拉手围着火堆,时而上前,时而后退,时而向左,时而向右地跳起了锅庄舞。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3、濯嘎洛姆城·鄂靡王宫。日 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议事大厅内,心恢意冷的鄂阿那看着在坐的文臣武将,无可奈何地叹气:唉!局阿邪的那个小兎崽子是哪来的能耐,他居然杀了我的儿子和鄂靡那么多的文武官员。……我实在不甘心!请你们多派点探子出去,把情况打探淸楚。这个仇我非报不可!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是呀,是呀!我也觉得这事蹊跷?!他老子的几十万兵马早被我们消灭了,他又是从哪里弄来那样強悍的军队?几乎所向无敌!……派探子的事我马上去办!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4禹甸洛略城。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广场上人山人海,异常热闹:姑娘们拨动口弦,小伙吹响芦笙,奏响动听的乐曲;祃依扮野人,闪电般挥动着舞帕,祃巴扮孤狸,打着火把团团转;男女青年跳舞跌脚如雷鸣,歌声震天响。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位俊俏的小伙拉着迷喜虂的手边舞边聊,口若悬河:小姐,你是夜郎的花王,是天上的仙女下凡,能和你跳舞是我三生有幸!今天是我平生最高兴的一天,今天这场舞也是我迄今参加过的最盛大的一场舞。……这些都全仰仗我们的少主——你的阿哥邪苴隆英明、伟大,是他率领我们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赶走了敌人,光复了国土。这种才能,只有神仙具备!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不加思索地:我的阿哥也全得天兵天将的帮助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什么?天兵天将都会帮助他!俊小伙惊诧地打断迷喜虂的话。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是呀!难道你没听说过?!我的阿哥得到一只神角和一本叫《恒投骂孜数》的书,只要他将神角一吹,把书一念,天兵天将就下来,听他指挥打仗。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俊小伙已知自己差点捅了娄子,假装糊涂:哦,我真健亡!怎么把这样大的事都给忘了!……小姐,我家里还有点亊,明天再来陪你跳舞!说毕,他放开迷喜虂的手,迅速离开了歌舞场。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5、小路上。夜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光下,俊小伙如同逃脱牢笼的囚犯,边跑边回头看。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6、濯嘎洛姆城·鄂靡王宫。日 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议事大厅里,正当鄂阿那和他的文武官员焦急地等待时,大探子推门进来报告:天样尊贵的祖摩,这次出去,夜郎的秘密我虽未探得,夜郎的松懈我却探清楚。边关的大门迎客般敞开,禹甸比毕、禹甸谷姆、禹甸叟施等城都没布重兵,夜郎的兵将,庆功酒未醒。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阿那一挥手:你出去,叫二探子进来!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探子出去,顺手带上门。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一会,二探子进来报告:尊贵如大山的祖摩,夜郎的秘密我虽未探得,夜郎的弱点我却探清楚。夜郎的兵器已经收入库,夜郎的战马成群放南山;禹甸洛略城成了歌舞场。夜郎的祃色、祃依、祃巴,全缷下盔甲,换上了盛装,歌儿唱得欢,舞跳得尽兴!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阿那挥手:你出去,叫三探子进来!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二探子出去,顺手带上门。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少顷,三探子(俊小伙)进来报告:尊严胜大地的祖摩,水牛扮黃牛,绵羊扮山羊,在禹甸洛略,我扮夜郎人,混进歌舞场,跳了三夜舞,唱了三天歌。我仿鸟儿叫,诓下天空的云雀,用我蜜罐般的嘴,讨得迷喜虂欢心。像竹筒倒豆子,夜郎的秘密她全告诉我。……夜郎之取胜是靠一只神角请来天兵,凭着一本《恒投骂孜数》驱使天兵来回夜郎地,如入无人境。迷喜虂还告诉我,那只神角她经常拿在手中玩,后来,邪苴隆索性将神角交给他保管。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阿那听毕,如被打死之蛇,顿时瘫了下来:策举祖偏心,存心助夜郎来灭我鄂靡!说完,泪如雨下,哭声震天!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眼看祖摩悲痛欲绝,谋臣鄂伙嘎上前劝慰:至高无上的祖摩,月亮缺了还会圆,钢刀缺了磨还原。马蜂靠毒针,恶蛇靠毒牙。难道您忘了,鄂靡的取胜,仗仗靠计谋,不曾靠硬拼!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了鄂伙嘎的话,鄂阿那像落魄又附身,如久旱枯叶遇上雨,打起了精神:……筛子眼子多,你的点子多,你有什么妙计,全都告诉我。你要天上星星,我摘给你,要水中月亮,我派人捞给你,要祖宗灵牌,我也赏你玩。待我胜夜郎,扩大地盘后,美女九十九个,任你去挑选。美酒九十九坛,让你去受用。骏马九十九匹,全部都归你!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了鄂阿那的话,鄂伙嘎像鼠见猫,如马见虎,牙齿在打颤,身子在筛糠:至高无上的祖摩,孝顺的儿子要为阿爸分忧,贤良的臣子要给君长解愁。天上的星星,水中的月亮,我无福享用。祖宗的灵牌,触摸要犯死。九十九个美女,有我在时是我妻,我死后是他人妇。九十九坛美酒,九十九匹骏马,若命中带有,它会是福气,若命中没有,它会是祸害!美酒的数量有限,骏马的寿命有限,君臣父子之情无限!水塘干涸了,岂由鱼生存,鄂靡若丧失,哪有我活处!为君长分忧是我份内事。我去禹甸把神角盗来,烧毀《恒投骂孜数》,看它夜郎凭什么取胜?!……我去后若不生还,别把我的魂留在夜郎!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7、山路上。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锅头’鄂伙嘎将十二匹驮马组成一个小马帮赶着,缓缓行进在路上,‘嗡隆!嗡隆’的铃声回荡在山间。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8、夜郎边境。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边关,全副武装的一个祃依带领五六个祃巴在关卡上站着,两眼都盯着鄂靡方向。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赶着马帮大摇大摆地朝关卡上走来。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祃依走出关,老远就示意马队停下。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吁——吁’马匹听到鄂伙嘎的吆喝声就站定不动。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老远就喊:祃依阿哥,你们辛苦了!边说边朝祃依走过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祃依问:你是哪里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我也是夜郎人,出门做生意已经十几年了。这次我贩了些布匹,想运回家乡去卖,赚几个小钱!……哦,祃依哥,请你去看我的货!他不由分说,拉起祃依就走。到了马队跟前,他顺手从马褡子里抽出两匹丝绸,塞到祃依怀里:这是我特意从能沽洛姆贩来的上等丝绸,你拿回去给嫂子做两件衣裳!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祃依回头对祃巴们喝道:快把关卡搬开,让马队过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祃巴们手忙脚乱地把障碍物拉向两边。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的马队徐徐进入关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39、禹甸洛略城外。日 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马店里,坐在屋内无所事事的女老板忽然听见外面的马铃声,晓得生意上门来了。她振作精神,站出门外观望。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的马队径直向马店走来。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热情的女老板老远就打招呼:你是哪里飞来的喜鹊,要落哪家庭院?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我是夜郎边境上的生意人,想进城做点布匹生意。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生意人阿哥,请你缷下驮子,把马赶进厩,进去客房里,香茶、热饭、暧被窝,价钱都好说!女老板边说边助鄂伙嘎缷驮子。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月亮女神般的阿姐,你说出的话比蜜还甜。请你帮我喂好驮马,看管布匹,凌纙绸缎任你选!鄂伙嘎边说边和女老板将驮架和货物顺进屋里。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0、禹甸洛略城内。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街上,鄂伙嘎挑着一副担子,摇着铃铛,边走边吆喝:买凌纙绸缎!买花针丝线啰!上等的丝绸,价钱便宜!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三个祃依迎面走来,鄂伙嘎上前便开口:三位祃依阿哥哟,你们高贵的眼睛可曾见到夜郎的花王;你们月亮般的两耳,可曾听说迷喜虂,夜郎的千金,她住在哪里?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祃依回答:君臣间的距离天隔地样远,君长的千金,我们不曾目睹她芳容,也不知她住哪里!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继续往前走,迎面走来母女三人,他上前便问:阿嫂哟阿嫂,你们金玉般的眼睛可曾见到夜郎的花王,你们高贵的两耳可曾听说迷喜虂?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母亲答:凤凰与乌鸦本来不同枝,老虎和小猫坐不到一起,迷喜虂尊容还不曾目睹,君长的千金不知住哪里?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不死心的鄂伙嘎继续叫卖着向前走,正好看见三个婢女背着三个筐,迎面走过来,近前一看,筐里装的都是刚洗过的旧衣裳。鄂伙嘎急忙开了口:三位好阿姐,一定是女神下凡,世上才会有你们如此出众的美貌。倒掉你们的旧衣,装上我的绸缎,回去做新衣服穿,我不要钱!说着,他歇下担子,顺手抓几匹绸缎,递给三个婢女。接着道:人靠衣裳马靠鞍。脱下你们的麻布衣,穿上我的绸缎裳,它使你们更漂亮,会让你们更年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无缘无故得到绸缎,三婢女顿觉蹊跷。其中一人问:生意人阿哥,无功不受禄!你有何吩咐?只要是能办的事,我们绝不推辞!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我没什么吩咐,只想看稀奇,做点小生意,就想一睹迷喜虂芳容!听说夜郎的千金,美女迷喜虂是神女下凡。她白天出门,蜜蜂蝴蝶围着转,鲜花见了也低头;夜间出门,月亮藏山后,不敢露出脸!不知我的眼睛、耳朵有没有福气,能睹她芳容,能听她说话?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婢女:我家的主人住在王宫里,吃的是五谷,喝的是井水,与常人无异!我们三姐妹天天服侍她,你想见到她,还不容易!只是今天她有事,不能接见客人。明天这时你照常来这里,我们领你去见她。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暗自高兴:说话算数?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婢女:一定!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继续吆喝着沿原路返回。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十集

241、夜郎王宫·迷喜虂绣房。日 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客厅里,手拿绣圈绣布正在刺绣的迷喜虂见婢女领着生意人进来,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起身打招呼:生意人阿哥,放下你的担子,吃饱喝足再谈生意!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边放担子边恭维:不用啦!酒饭我刚吃过,不必再麻烦。小姐,你月亮般的容貌,星星样的眼睛,如马桑条的身材,像云雀样的声音,使我污浊的眼睛发亮,迟钝的耳朵也复聪!可惜我生错了身子,不能为奴侍奉你。既使我是蠢牛劣马,也愿为你效劳!……倘若你的玉体金身穿上我的绸缎做的衣服,神女也会忌妒!你那灵巧的玉手用我的丝线绣花,蜜蜂、蝴蝶也准能骗过!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急于买货的迷喜虂打断了鄂伙嘎的话:现在,我不需要你效什么劳,我问你,你究竟有几种丝绸几种线?今天带来了多少?。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我有十二色的丝绸十二色的线,今天,我一样只带来一种。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十二种丝绸十二种线我都要,明天你全部给我带来,价钱由你定。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假装为难:哟!小姐,你怎么这样性急!就是我一天之内全都带来了,你一时也用不完呀!……边境到这里路途遥远,一次运不了多少。不过,家里每天都派人给我送批货来,我天天都有新货卖。你要的丝绸丝线,我十二天才能送完,毎天只能送一样!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性急的迷喜虂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看来我只有耐着性子等下去了!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2、夜郎王宫·迷喜虂绣房。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王宫外,送货出来的鄂伙嘎假装迷路,围着宫室转来转去,四处观察。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3、夜郎王宫·迷喜虂绣房。日 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客厅里,鄂伙嘎从褡裢里拿出一匹丝绸和一色丝线递给迷喜虂:小姐,今天我除了带丝绸和丝线之外,还带来一样东西,不知你会不会喜欢?他在调迷喜虂胃口的同时,从褡裢的另一头掏出一个用红丝绸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放在案上,将包裹的十二层丝绸逐层打开。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和婢女们都瞪圆双眼,紧盯着鄂伙嘎的手。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打开最后一层丝绸,露出一只光彩夺目的金角,顿时,满屋熠熠生辉!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见了金角,目瞪口呆!她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金角,捧起端详。只见金角的包皮上用十二色丝线绣上日月星辰,山川树木,虫鱼鸟兽,花卉云霓,应有尽有。周围还镶满了银灿灿的珍珠。迷喜虂将金角翻来复去,目不转睛。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眼见迷喜虂拿着金角,爱不释手,鄂伙嘎暗自高兴。趁机开口道:我这只金角只能饱眼福,饱不了口福。要是你想买,我也割爱了!宝换宝也行,卖成钱也可。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你要好多钱才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用银铸成马,九十九匹马;用金铸成牛,九十九头牛;用铜铸成羊,百二十只羊,只要你出了,我也就割爱!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银子不是泥土,金子不是石头!我家没宝物,只有一只斯去(神角),和你的金角比,犹如荞饭和米饭,不能相提并论,就像沙子和珍珠被放到一起,怎么看都不顺眼!说毕,她尴尬地取出了斯去(神角)。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将斯去(神角)接在手里,佯装很为难:凤凰歇的是金枝,乌鸦栖的是枯树。高贵的英雄配骑骏马,低贱的小人只能骑劣马;精美的金角本该属于美貌的神女,丑陋的斯去(神角)与我这低贱小人也般配!算我不走运,金角换斯去,你若补点钱,我就成全你!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乐得心里开了花,叫婢女搬来九坛银子,六坛金子,三坛铜子,与鄂伙嘎做成了交易。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4、禹甸洛略城外·马店里。日 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女老板见鄂伙嘎急怱怱回到店,狐疑地问:生意人阿哥,你今天回来得早,是不是发大财了?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是发了点财。不过,我发财也绝不会亏待你老板阿姐!我今天是接到家里带信来,说我父母都得疾病,我马上就得回去看!我只选两匹快马骑起走,剩下十匹请阿姐帮我饲养好,我剩下的所有布匹和丝线,全都归你了!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女老板欣喜若狂:喔唷!我的好阿哥,你一定是神仙下凡,专门来助我发财的!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在女老板的帮助下,七手八脚将所得金银铜钱倒进马褡子,搭在一匹马背上,并将缰绳放长,拴在自己坐骑的鞍上,旋即跨上马,扬鞭策马而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女老板在后面大喊:阿哥,你要快点回来呵,莫让我久等!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5、夜郎边关。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守关祃依和祃巴看见远处有两匹马飞奔过来,全都站在路边观望。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来到关前,勒马站住:祃依阿哥,你们辛苦了!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祃依上前问:你不做生意,急急忙忙跑什么?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我的合伙人突然病倒在送货的路上,我急着回去服侍他。鄂伙嘎说着从肩上的褡裢里提出一个口袋:祃依阿哥,我前一久赚了些钱,这一袋铜钱就给你和兄弟们去喝酒。说着,他将铜钱口袋拋向祃依。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祃依接钱后转身对祃巴们道:快把关卡搬开!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几个祃巴迅速将障碍物拖向路两边。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伙嘎策马飞奔而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6、濯嘎洛姆城·鄂靡王宫。日 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议事大厅里,鄂阿那正准备和文武官员议事。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谋臣鄂伙嘎站起,从怀中取出一个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包裹:尊贵的祖摩,我扮作生意人去禹甸洛略城,从局阿邪之女迷喜虂手中把神角赚来了,请您过目。说完将包裹递上。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阿那将包裹打开,看了一眼:各位大臣,大家都来看一眼吧!这东西表面看来与普通牛角无异,不过它已有灵性,是神物。请布摩对它认真祭祀后,我要把它藏于无人知晓处,以免落入敌人之手!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文武官员都不约而同站起,伸长脖子朝鄂阿那手中望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等到大家都坐定,鄂伙嘎继续汇报:现在,邪苴隆庆贺的酒席还没撤下,祭祖的仪式还没举行完,祖宗的灵魂还没收进竹筒,歌舞的篝火还没有燃尽,火把未熄灭。……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就能百战百胜。我们是该出兵了!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阿那对鄂伙嘎:这一次你立了天大的功,等打完仗,我要重重地奖赏你!少顷,他又对在座的官员道:情况已经清楚,没必要继续商议,请大家下去准备,我们马上就出兵!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文武官员纷纷站起,离开了大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7、夜郎国境外。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大路上,打着‘鄂’字旗的大军浩浩荡荡地向夜郎边界压来。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8、夜郎国边界。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顶上,观察哨上的祃依眼见鄂靡大军开来,急忙向祃巴们下令:敌人来了,赶紧放狼烟、吹号角!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剎那间,山头上火光冲天,烟雾弥漫。‘呜——呜’的号角声不断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49、夜郎国境内。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相隔数里的山顶上。哨兵眼见边界上的火光,耳闻报警声,旋即生起大火,吹响号角。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0、夜郎国境内。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站接一站的山头上,狼烟四起,号角声此伏彼起。只一个时辰,敌情信息就传到了禹甸洛略城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1、禹甸洛略城。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广场上人山人海。天兵围成若干层圈,欣赏着夜郎青年男女表演的凡间歌舞。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2、禹甸洛略城。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祖灵房前的坝子里。邪苴隆正在举行祭祖仪式。布摩铺遮索头戴洛洪,腰挂维庹,看着翻开的经书,念念有词……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一侍卫慌慌张张地撞进祭祀场,跑到邪苴隆跟前报告:尊贵的少主,城北山顶上狼烟升起,号角悲鸣。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邪苴隆:你赶紧去广场,把迷喜虂叫来!他转身对铺遮索:布摩,鄂靡的侵略军来了,赶紧停止祭祀活动,我们准备迎敌!说毕,迈步向议事大厅走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铺遮索指挥士兵七手八脚将祭祀用具拆除、搬走。随即赶着邪苴隆走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第二十一集

253、禹甸洛略城·夜郎王宫。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议事大厅门前,邪苴隆、瞿楚楚、索那保、玛依鲁等人并排站着,焦急地等待。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少顷,迷喜虂上气不接下气地从歌舞场跑来。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邪苴隆:阿妹哟阿妹,快取神角来!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一时紧张,吓得魂出窍,忙跑回去取来金角,递给邪苴隆。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邪苴隆来不及细看,将金角贴在嘴皮上就吹。可是,翻来复去,不管怎么用劲,就是吹不响。才将它放下来仔细观察,原来是一只五色斑斓的金角。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邪苴隆一时怒起:雀子叫得凶,身上不长肉。哪来的金角,中看不中用?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迷喜虂顿时泪如雨下,哽咽着:……是一个卖绸缎的生意人带来的,我见它非常漂亮,就用神角把它换下来,还补了不少钱。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邪苴隆怒气未消:迷喜虂啊迷喜虂,好坏你不分,真伪你不辨,随便让敌人给骗!你枉自长到十七岁,只长身子不长脑袋。从小迁就你,不想到如今,大家同受害。祖宗的大业毀在你手里,断送我手中!你我死了后,祖宗定不饶!你坏了大事,难得好下场!我无好结果,要受尽苦难,要沦落天涯。今生今世,无出头之日!话还没说完就昏了过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孩子,孩子!玛依鲁拼命喊;少主,少主!索那保使劲叫。迷喜虂嚎啕痛哭,瞿楚楚一直掐着邪苴隆的人中穴。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众人乱了半天,邪苴隆终于苏醒过来。他一站起来,立即取出《恒投骂孜数》就念。可是,从头念到尾,天兵动不了。邪苴隆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索那保走到邪苴隆面前:少主,现在唯一的办法是你带着家人和瞿老将军,铺遮索布摩一起,趁敌人未到时逃走,我派一百个官兵护送你们。剩下的九千多官兵留下来,我指挥他们尽量拖住敌人,争取时间让你们走远!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邪苴隆伸手把索那保搂到怀里,两眼饱含热泪:这辈子我无法报答你,容我下辈子去报答!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索那保同样热泪盈眶:少主,快点上路吧!只是以后不要把我们九千多人的魂长期留在这里!说毕,把邪苴隆使劲推开,背转身,低着头朝远处走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4、山路上。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邪苴隆带领一百余骑二次向西疾驰。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旁白:要是邪苴隆不轻敌,夜郎就不会失败!可是邪苴隆轻了敌,夜郎失败了;要是邪苴隆乘胜捣进濯嘎洛姆,夜郎就不会失败!可是邪苴隆没有捣进濯嘎洛姆,夜郎失败了;要是邪苴隆不忙祭祖庆贺,夜郎就不会失败!可是邪苴隆祭祖三个月,夜郎失败了;要是迷喜虂不上当受骗,神角不被调包,夜郎就不会失败!可是迷喜虂上当受了骗,神角被调包,夜郎失败了;要是邪苴隆先把民众安顿,固守好城池,夜郎就不会失败!可是邪苴隆没把民众先安顿,疏于守城池,夜郎失败了!然而,世界上就偏偏没有那么多的‘要是’而只有‘可是’!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5、禹甸洛略城。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广场上,索那保的九千多官兵整整齐齐地列队站着,‘夜’字大旗依然在队伍前迎风招展。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队列前面的台子上,索那保在给官兵作出发前的动员:弟兄们,我们生是夜郎的人,死是夜郎的鬼,夜郎的国土暂时可以丢,但是夜郎的香火不能断!在敌人大军压境,天兵又无法再替我们战斗的情势下,为了保住夜郎王子,我们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呆在这城里对我们不利,我们要出城向北,在路上占据有利地形,主动迎敌,尽量拖延时间,让少主他们走远!他右手向前一挥,大喊:出发!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浩浩荡荡的队伍向北开进。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6、禹甸洛略城北·关隘。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头上,索那保指挥官兵在搬运、堆砌石头。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7、禹甸洛略城北·关隘。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下,马背上的鄂阿那看见关隘两边的山顶上都插着‘夜’字大旗,大笑:哈哈哈!邪苴隆这崽子不自量力,区区一万人竟敢阻挡我的大军,简直是螳臂挡车!他回转身向后面大喊:我的小鹰们,冲上关去,活捉邪苴隆,我给重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听到命令的鄂靡官兵潮水般向关上涌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8、禹甸洛略城北·关隘。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山顶上,索那保对号兵:快给对面山头发战斗号令!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士兵将号角贴上嘴皮吹响:‘呜——呜——’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两面山头上的石头宛若冰雹砸向鄂靡军队,顿时,山下死尸累累。部分未被击中的鄂靡官兵爬上山头,与夜郎官兵厮杀。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旁白:索那保的军队与鄂靡军队激战三日,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九千多条生命殉了夜郎国!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259、禹甸洛略城外。日 外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靡的大军来到城外,只见夜郎的篝火还未燃尽,夜郎的火把余烟袅袅。夜郎的残余却像黎明的星辰,没有下落,像松下的草,不见踪影。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成千上万的天兵化为石头,依然排着队,个个怒目远视。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靡的官兵一时吓破了胆。等到醒过味儿来,怒从心头起,搬来无数的铁锤、铜锤和干柴,动手敲石头,架柴烧石头。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剎那间,狂风大作,天空黑云密布,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夹杂着冰雹从天而降,打得鄂靡官兵哭爹叫娘,抱头鼠窜。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鄂阿那在马背上大喊:不好,老天发怒了,赶快撤兵!话还没说完,一阵闪电雷鸣将其轰倒,滾下马,昏了过去……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官兵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将昏迷中的鄂阿那搬上担架,抬着就跑……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旁白:天兵变的石林,安然留在夜郎境。夜郎的残余,逃去西边的啥靡,隐姓埋名。若干代后才打出旗号,称‘益那勾纪’……CME彝族人网(彝人网)- 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

彝族人-网诞生于北京,已经20年了。初心不改,在浮躁的网络时代,留一片净土,为彝族留下更多闪光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