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文化传承人

彝族毕摩乱世藏书 尘埃落定经典再现

作者:刘黎 发布时间:2010-06-08 原出处:玉溪日报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

 
彝族毕摩李加荣 

  彝文典籍

  毕摩是彝族社会的“传道、授业、解惑者”,历史上,毕摩规范了彝族文字,编撰了内容浩繁的彝文典籍,这些彝文典籍是探索民族史、地方史、彝族文化渊源和其他科学研究不可多得的资料。毕摩文化在文革中受到很大冲击,大量彝文古籍被大肆焚烧,留存不多,如今,大多数毕摩都已风烛残年,随着他们的去世,所存的毕摩经典亦大多流失。让人欣慰的是,如今,新平县平甸乡梭克村马场小组还有一位60余岁的彝族毕摩李加荣,他不仅精通彝族的民间习俗、礼仪和传统文化,还保存了100多部彝文典籍。

  传承家学

  彝族毕摩一般是男性,多是传承家学,少数为拜师学习。一个权威的毕摩,须具备宗教、经籍、历史、地理、历法、星占、医学、艺术、宗教仪式、民间文学等各方面的知识。新平县平甸乡梭克村马场小组的李加荣祖上是世传毕摩,他从7岁开始就跟随父亲学习彝文和彝族礼俗,父亲对其要求非常严格,如果不用心学习就会受到惩罚。“早上鸡一叫父亲就教我三遍彝族文字和彝话,要求三天后会读会写,要是读写不出来,就被揪耳朵了。”李加荣回忆说。

  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李加荣努力学习毕摩文化,但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说,整天反复背诵着枯燥而又不甚理解的彝文古籍,这样的努力多少有些迫不得已的味道。几年后,父亲临终时的一席话,让李加荣真正投入到了对毕摩文化的潜心修学中。“那时我也就十二三岁,父亲快不行了,让人把我叫回家,他对我说,‘除了书,什么都没有给你留下,书是宝,只要你学好了书中的经文,生计就不用愁了,这是祖宗传下来的宝贝,你一定要学好它’。”李加荣说,父亲随后让他背一篇经文,背了三段后,父亲的手从自己的头上滑落,老人走了。

  父亲的话深深触动了李加荣,从此,李加荣彻底改变了对毕摩文化的学习态度,睡觉、吃饭、做农活、外出,甚至上厕所,李加荣都不忘背上两段彝文经典,几年后,父亲走时留下来的部分彝文古籍就都装在李加荣心里了。

  乱世藏书

  毕摩文化博大精深,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由毕摩编撰的彝文典籍又是毕摩文化的精髓和核心,它不仅广泛应用于彝族原始宗教仪式,还较为全面地反映了彝族传统的世界观、审美观和艺术情趣,是探索民族史、地方史、彝族文化渊源和其他科学研究不可多得的资料。在李加荣的记忆里,父亲走后,留下的彝文古籍装满了三个大柜子,具体有多少部,李加荣自己也不清楚。内容浩繁的彝文古籍,让李加荣沉浸于其中,孜孜不倦地吸取着民族传统文化的氧分。但随着一个特殊时代的到来,李加荣却不得不亲自带人焚烧这些家传之宝,而唯有如此,也才有了李加荣至今保存完好的100多部彝文古籍。在李加荣的讲述里,时间回到了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浪潮中。

  在红卫兵的呼喊声中,破四旧的浪潮很快袭卷了梭克,在这个云南偏远的小山村,作为红卫兵队长的李加荣在一次会议后,再也无法安坐了,因为父亲的家传古籍在这次会议中被列为了“破四旧”的对象。一边是父亲临终时的重托,一边是激烈的政治风暴,如何选择?让李加荣进退两难。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冒险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们开会是在另一个村子,离我们家有十多公里,会议决定要烧书后,我脱不开身,但我马上在这个村子找到一个信得过的亲戚,叫他赶快跑到我家,帮我把一部分书藏起来,我在这边拖住他们,估计他已经藏好一部分书,我就带着人直奔我家烧书去了。”

  焚烧古籍燃起的熊熊火光,至今仍是李加荣心痛的回忆,那时,唯有偷偷藏在墙内的百余部书,让李加荣心中还有些许的安慰,“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保全它们了,烧了几担书。还好在墙里藏了些,是我教他们怎么藏的,先塞到墙洞里,再用石灰泯上,最后又用火烟把它熏黑,让人看不出来。”

  尽管藏在墙洞里的书时刻让李加荣提心吊胆,但冒着风险偷偷把书从墙洞里拿出来念上那么几段,成了李加荣在那个特殊年代里的一种享受。

  尘埃落定

  如今,李加荣保存的家传彝文典籍,主要有历史类如《吾查们查》、《们客》;天文类《青红轮转之书》、《天干地支》;占卜类《看八卦书》、《白夺书》;叙事诗类《人类起源》、《造天造地》等10个类别的上百部书。大部分典籍成书时间较早,据李加荣介绍,其中一部讲述八卦的典籍成书于1311年,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多年来,李加荣一直在对自藏的典籍进行整理、翻译,曾经有人出价上万元购买李加荣的一部典籍,但被他拒绝了,因为在李加荣眼里,它们是无价之宝。

 

  李加荣的藏书和对彝族的民间习俗、礼仪和传统文化的研究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1987年在原玉溪地区民委的组织下,李加荣对自藏书《吾查们查》黑、白、黄、红四种经典中的白《吾查们查》,进行了为期半年的汉文初译,他的初译成果受到有关专家的肯定。这部涉及彝文历史、宗教、哲学、文学、工艺、天文等各方面的三十万字的经典,1999年由云南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在彝文界曾引起反响。2007年,李加荣被命名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彝族人网,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网站,yiz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