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城镇化建设中彝族传统文化所面临的尴尬处境

作者:阿哲鲁仇直 发布时间:2016-04-13 原出处:“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化论坛”参会

摘要:HAz彝族人网

1、随着城镇化建设的突飞猛进,城市和农村间的差距越来越小。在热火朝天的城镇化建设过程中,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原有的建筑风貌却越来越边缘化,一些深具民族文化内涵的信息在悄无声息中消失。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地方政府把城镇化建设与政绩挂钩,致使在建设过程中部分官员盲目追求量化指标,使得一些较有价值的少数民族文化元素没有得到重视,更谈不上什么保护和发展。HAz彝族人网

2、城镇化建设的兴起,一些规划团队应运生,特别是一些所谓的资深团队被人们盲目追捧,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规划的趋同。这些大同小异的规划,在自觉和不自觉间覆盖着地方民族特色,吞噬着地方民族文化,这是得不偿失的。这一现象是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要不中央的“要传承文化,发展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的指导方针就会变成一句空话,一纸空文。HAz彝族人网

3、一个民族要是没有了自己的民族文化印记,那么这个民族是不够完美的,甚至是遗憾的。因此,我们要在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民族文化的发展中寻求一种平衡,把二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使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建设及民族文化建设得到更大的繁荣和更大的发展。  HAz彝族人网

关键词:城镇化 建设 彝族 传统文化 处境HAz彝族人网

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长久以来就是经济欠发达地区,以贵州省来说,黔西北地区的落后状况更为突出。黔西北地区历来是以彝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区,从1664年的“吴三桂剿水西”到1698年清政府的“改土归流”,大量彝民向云南滇东北一带及四川大凉山地区迁徙。为此,黔西北地区的民族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彝族由原来的主导民族变为依附民族,人口比例占不到总人口的10%。然而,在这不到总人口10%的彝民族,他们却拥有着诸多不可多得的文化遗存,比如黔西北地区内涵丰富的彝语地名(笔者曾收集整理有一篇《赫章彝语地名录》后改成《赫章彝语地名拾遗》)。目前,黔西北地区的彝族总人口有50多万,而在这些人口中,除大方县外,大部分居住在交通比较闭塞的纳雍、威宁和赫章。就是因为这些地区的交通闭塞以及经济的落后,曾经一度时期有人戏称说“纳威赫,去不得!”,更甚的是威赫地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洛佐(彝语地名)大坪子,荞麦洋芋过日子,想要吃顿包谷饭,等到婆娘坐月子!”从这些戏言里不难看出,这些地区的社会经济是多么的落后,生活环境是何等的艰苦!HAz彝族人网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昔日“去不得”的地方如今生气腾腾,一条条公路盘山而来,人们渐渐地从贫穷中解脱了出来。随着新农村建设的大力推进,许多乡镇逐渐向城镇化发展,城镇化程度越来越高,人民生活越来越富裕。地处黔西北深处的赫章县也是如此,通过几年的危房改造和新农村建设,一处处新村脱颖而出,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在这片面积为3245平方公里的古夜郎大地上,到处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HAz彝族人网

赫章县是一个典型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全县27个乡镇中有12个民族乡镇,境内生活有彝、苗、布依、白、回等17个少数民族,人口近17万,占总人口数的22%。从人口比重上来看,少数民族总人口还不及汉族人口的1/3,然而他们却拥有和占据着较多的传统文化资源。自古以来,赫章县便是古夜郎之地,古夜郎是古夷(彝)人的鲁朵氏的后裔武博支系创立的,从公元前300年前的博阿蒙开始到公元前27年的莫雅邪结束,共传承了27代王,历时数百年之久。可以说夜郎国是黔西北地区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神秘古国,根据彝族古籍《夜郎史传》记载,夜郎王颁布了严酷的二十条法律,这部法典叫《夜郎君法规》。《夜郎君法规》不仅在中国古代少数民族群体里,就是在整个大中国古代社会历史里也是最早、最完善的法典,虽然这部法典代表的是统治阶级的利益,但它依然是中国古代社会文明的具体表现,是深具文化内涵的浓浓一笔。HAz彝族人网

公元前27年夜郎消亡后,赫章夜郎文化的中心地可乐又崛起了古夷人系列的濮人群体,他们在可乐发展畜牧业,其濮猪在当时就声名远播(现在的可乐猪的前身)。后来,彝族六祖之后德施部的勿阿纳之子纳阿宗问津了可乐,打败了濮人集团,继而在可乐经营了五代,直到五世孙妥阿哲时去了博扎扣(现在的贵州大方)建立了罗甸国。从这段时间直到公元1698年,这一地区基本上置于彝族文化的覆盖之下,从而便留下了以家支姓名、山川河流、从事职业或功能、军事关隘及建筑等诸多元素命名的彝语地名,譬如较为有名的“九裸十八嘎”等,所有这些都是古代彝族先民留下的宝贵的文化遗产。HAz彝族人网

明朝时期由贵州彝族水西统治集团主持修建的“奢香九驿”,把云、贵、川及周边的地区连成了一片,改变了贵州以往交通闭塞的状况,沟通了边疆与内地的联系,增进了汉民族与西南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促进了西南地区经济的开发和社会的进步。从奢香九驿的毕节驿过七星关经赫章与夜郎文化范畴的“九裸十八嘎”紧紧相连,云南境内著名的“茶马古道”便是和“奢香九驿”连成一体的,而赫章县境是“奢香九驿”的延伸路网,是上接云南下通四川的咽喉要道。HAz彝族人网

就赫章县的可乐乡来说,它是夜郎文化的中心,而这“九裸十八嘎”就是以可乐为中心延伸开去的。这些“裸、嘎”连缀着西南古代的南方丝绸之路,每个“裸、嘎”都默默地散发着其独有的历史文化芬芳,像一块块欲要挣脱开尘土覆盖的美玉。“九裸十八嘎”历史悠久,明朝时期又和“奢香九驿”连成一片,西南线是上威宁走昭通的,西线是通云南彝良的,北线是通云南镇雄的……HAz彝族人网

目前,这些古通道基本上被破坏殆尽,唯有彝语地名在默默地承袭着。比如溢嘎:彝语为水上游(上头)之意,是从可乐上威宁、走昭通的交通要道,是夜郎文化领域里的九裸十八嘎之一嘎;阿底嘎:为彝族阿底家支地名,阿底嘎即意为“阿底”家住的地方之意,阿底嘎是为九裸十八嘎之一嘎,夜郎时期的王糯克博曾在这里修建过祭祖灵房;则溪嘎:是彝族古代则溪制度里的一个处所,为九裸十八嘎之一嘎;克嘎:“克嘎”是彝语里做道场法事的地方,是九裸十八嘎之一嘎;磨那嘎:磨那嘎在彝语里意为看守尸首的人住的地方,同时这里也是九裸十八嘎之一嘎……我在想,这些地方特色的元素怎么就不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从而被融入到城镇建设中去呢?比如那些曾经穿寨而过的石板路,比如这些一直被沿袭下来的“九裸十八嘎”地名。HAz彝族人网

实则一些民族村寨,水泥砂浆和钢筋并不能支撑起一种记忆,特别是那些已经融进历史时空里的记忆。很多历史文化的传承下来,与一代代人们的自觉保护和传承分不开,我们不能让水泥砂浆和钢筋把犹如“九裸十八嘎”等这些有价值的文化填埋掉。HAz彝族人网

2000年的秋天,贵州考古界在可乐进行了一次为期40天的考古活动。这次考古,出土了罕见的“套头葬”古墓葬群,由此可乐“套头葬”古墓葬群被国家文物局评为2001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为此,可乐是得到了国家高度的认知,地方政府也做了高规格的规划,算是打纯文化品牌牌的城镇化吧。只是将来呈现在世人眼前的会不会具有夜郎味道,是不是真的能拥有地方民族特色而不与外界的趋同?其实这是人们一直很关心也很期待的问题。HAz彝族人网

国家“十二五”规划明确指出,“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坚持走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科学制定城镇化发展规划,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2012年毕节试验区城镇化率只有30.17%,低于全国全省的平均水平。一度时间里,这些指标成了城镇化建设的助推器,然而一些部门好大喜功,不从实际出发,把城镇化简单地理解为土地和房子的城镇化,忽略了区间人口总量的重要条件,从而衍生了一些崭新的却无人居住的空壳新区。城镇化指标固然重要,它甚至是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主要标志,然而一些人口密度本来就小,又没什么特色产业以及区位优势的村寨,我们只需要因地制宜,做些能改善老百姓生活条件的事就很好,没必要照搬硬套。HAz彝族人网

2013年12月12日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推进城镇化是解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重要途径,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有力支撑,是扩大内需和促进产业升级的重要抓手,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这次会议要求,要以人为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提高城镇人口素质和居民生活质量,把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首要任务;要优化布局,根据资源环境承载能力构建科学合理的城镇化宏观布局,把城市群作为主体形态,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合理分工、功能互补、协同发展;要坚持生态文明,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尽可能减少对自然的干扰和损害,节约集约利用土地、水、能源等资源;要传承文化,发展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这次会议除了反应中央继续深化城镇化建设的决心外,还对之前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所显现出来的不足进行了批评,更把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建设提到了一个高度,为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建设指明了方向。HAz彝族人网

这次会议对少数民族聚居区文化经济的发展是一次大的契机,特别是会议中提出的“要传承文化,发展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的指导方针,无疑给一些濒临灭绝的民族文化注入了生机。民族的是大家的,民族的是世界的,民族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发展,关乎着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HAz彝族人网
        随着城镇化建设的突飞猛进,城市和农村间的差距越来越小。在热火朝天的城镇化建设过程中,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原有的建筑风貌却越来越边缘化,一些深具民族文化内涵的信息在悄无声息中消失。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地方政府把城镇化建设与政绩挂钩,致使在建设过程中部分官员盲目追求量化指标,使得一些较有价值的少数民族文化元素没有得到重视,更谈不上什么保护和发展。HAz彝族人网

城镇化建设的兴起,一些规划团队应运生,特别是一些所谓的资深团队被人们盲目追捧,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规划的趋同。这些大同小异的规划,在自觉和不自觉间覆盖着地方民族特色,吞噬着地方民族文化,这是得不偿失的。这一现象是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了,要不中央的“要传承文化,发展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的指导方针就会变成一句空话,一纸空文。HAz彝族人网

不得不承认,一些名校名家的规划团队固然是精英,不过因常常脚踏几只船从而分身乏术,很多揽接来的“生意”只能派助手甚至是一些学生前往,所谓的专家规划仅仅是一块招揽生意的招牌!我们的一些规划业主因建功心切,一心想要给上级交上一张满意的答卷,从而对这些所谓的资深专家产生了依赖性,最后导致了骑在虎背上能上不能下的无奈。这种依赖性是促成一些规划粗制滥造的原因,而这样的规划又怎么能具有“特色”呢?当我们的规划业主发现上当受骗后,因为已经支付了费用或者脸面的问题,最后只好是哑巴吃黄连。HAz彝族人网

部分地方由于规划业主对规划团体的规划走向不熟悉,一些规划案子几经易主也难以达到要求,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种结果就是规划业主和规划方双方粗心大意甚至是不负责任而导致的,而最后为这些错误买单的还得是财政,说白了还是老百姓!当然,专家是一些在某个领域具有超越常人的理论和实践经验的人,然而专家也不是万能的,他们对地方的民族元素不一定都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南郭处士”自然不乏其人,我们的规划业主还是多为自己的黎民百姓想想,不要再去做“齐宣王使人吹竽,必三百人。”的事了,还是学学湣王“好一一听之,处士逃。”,这样我们的付出才有所值。HAz彝族人网

民族地方的城镇化离不开民族文化的支撑,没有民族文化的民族城镇就只是一个钢筋水泥的空壳,就会失却掉灵魂。因此,我们在民族地方的城镇化建设过程中,要兼顾到城镇化和民族化两种元素,要把民族文化的发展工作纳入城乡建设的实施过程中去,并有针对性地进行项目开发,重视那些能够突出本地特色和民族文化特色的团队和项目。HAz彝族人网

赫章县的少数民族,其居住格局基本上是大杂居小聚居,在全县近11万的彝族人口中更是如此。相对其他少数民族来说,彝族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时间较长,人口也相对较多,因此各种文化遗留也比其他少数民族的丰富。就拿地名来说,整个赫章县至今沿用的地名基本上就是彝语地名借音,现略举全县27个乡镇中的几个乡镇为例:HAz彝族人网

侯珠-赫章(城关):侯珠在彝语里为海子的冲子(长形的山间坝子)之意;HAz彝族人网
柯裸-可乐:彝语里称柯裸,是中心之意,在夜郎时期与成都、昆明、重庆等城市齐名;HAz彝族人网

洁勾-结构:即今结构乡政府所在地一带,彝语洁勾原意有打杀牛祭拜祖灵之意,同时也有围猎游乐的地方之意。HAz彝族人网

骂谷-妈姑:即现在的妈姑镇一带,彝语称骂谷,骂谷是为兵多将广之意。HAz彝族人网

根据《夜郎史传》记载,现在的妈姑即是古代夜郎王屯住军队的地方;HAz彝族人网

发吐-河镇:即现在的河镇乡政府所在地,彝语“发吐”意为白崖之意;HAz彝族人网

布吐-辅处:即现在的辅处乡政府所在地一带,布吐在彝语里是从事彝族文化礼教传播教学工作的地方,相当于汉文化意义里的中央皇家学校之意;HAz彝族人网

鲁启勾-六曲河:六曲河镇里的六曲河是彝语鲁启勾的谐音名,是从彝语演变过来的地名。鲁启勾是属龙日赶集的地方之意,是古代彝族用十二生肖定出的集市地;HAz彝族人网

苟计-姑基:是从彝语家支名演变而来的谐音地名,解放前这里是一家叫苟计的彝族土目的领地;HAz彝族人网

仁珠-哲庄:哲庄源自仁珠的谐音,仁珠是根据虎石雕命名的,但这里也是一家叫仁珠土目家的领地;HAz彝族人网

溢摩珠-野马川:野马川是为彝语溢摩珠的谐音地名,溢摩珠即有大河流淌的山川之意;HAz彝族人网

……HAz彝族人网

彝族的地名文化是不容忽视的人文文化,是浩繁的彝族传统文化里的一支奇葩。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彝族的地名文化是透进历史骨肉里的记忆,是不可多得的文化瑰宝。因此,在少数民族地方的城镇化建设中,我们应当把这些特色地名文化融入其中,使其更具地方性和民族性,也才会更有生命力。HAz彝族人网

和彝族的传统地名一样,彝族的文字也是很古老的,它甚至被评为世界六大古文字之一,并且是活用至今的唯一仅存硕果。与它同期的玛雅文字等早已没有了踪影,它们只是存在人们的记忆里,而彝族古文字却一直鲜活着,这是彝族之幸,是整个中华民族之幸!我们有着如此这般的不世瑰宝,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把它置放在一个高度?比如在一些少数民族城镇甚至村寨提倡彝、汉两种文字上建筑物,不论是以对联的形式还是书法的形式,抑或是给建筑物命名。在这里,彝族文字即是特色,是对彝族这一古老民族文化的展示和诠释,而汉文字是对彝文字的注解,是其他民族在这一特定环境里认知另一个民族的工具。HAz彝族人网

少数民族地区需要发展,只有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才能提高,只有发展了人们才能从低矮的小屋里解脱出来,才能住上宽阔明亮的住房。改善居住环境,提高生活质量,这应该是大多数人的愿望,少数民族地区的人们也是如此。而这些都不应该以断送掉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为代价,特别是那些经受住时间考验的彝语地名,还有文字、语言和风俗习惯等,它们是一个民族的构架,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所在。现代化的楼房住着固然舒适,宽敞干净的水泥路走着也很惬意,然而没有民族印记就谈不上民族特色。一个民族要是没有了自己的民族文化印记,那么这个民族是不够完美的,甚至是遗憾的。因此,我们要在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民族文化的发展中寻求一种平衡,把二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使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建设及民族文化建设得到更大的繁荣和更大的发展。HAz彝族人网

让我们携起手来吧,为把我们的少数民族地区建设成为“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而奋斗!HAz彝族人网

HAz彝族人网
参考文献:HAz彝族人网

1、王仔尧 《夜郎史传》 四川民族出版社1998年08月;HAz彝族人网

2、阿哲鲁仇直《赫章彝语地名录》 载《中国民族宗教网》2013.5.25;HAz彝族人网

3、阿哲鲁仇直《奢香九驿,水西十桥及四十八土目 》载《大西南月刊》 2012.04总第004期;HAz彝族人网

4、阿哲鲁仇直《可乐套头葬墓葬文化及其族属问题初探》载《云南彝学研究第九辑》,云南民族出版社(2012);HAz彝族人网

5、《深入推进毕节试验区改革发展规划》(2013—2020年);HAz彝族人网

6、CCTV,《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新华网,2013.12.14。HAz彝族人网

HAz彝族人网
编辑: 措扎慕 发布: 李金发 标签: 关于 城镇化 建设中 彝族 传统文化 面临
收藏(0 推荐(